第126章 她们这样算计你,你不生气?/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对陆嘉儿的事,的确是全不关心的……

可是——

卫涪陵出现在这里,又是由她来告知这件事的……

这位太子妃娘娘,可是出了名的冷美人儿,心气儿高得好,她在自己家里都“超凡脱俗”,不屑于和太子后院的那些女人为伍的,现在却突然这么人心肠了?

沈青桐可不觉得这什么巧合。

她笑了下:“是吗?是我家殿下的表妹啊?我记得我大婚的时候她应该是有去吃过喜酒的,可惜那天我不方便,没见着。”

“这是!这位陆小姐是不怎么经常回京的!”卫涪陵道,顿了一下,她便就稍稍敛了神色,又对沈青桐说道:“上回宁舒的满月宴上,我们府上连累你出了那样的事,本宫是一直想找机会当面给你道歉的。”

她是特意叫人送了礼物过去赔罪,可是——

沈青桐装傻,就是不露面。

沈青桐道:“只是意外,过去了就过去了,娘娘不必太过介怀了!”

卫涪陵笑了笑。

她一直没开口说让沈青桐先走,而沈青桐——

也确实是对这位太子妃娘娘很感兴趣,就也没着急。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寒暄,她身后跟着是柳雪意就实在是尴尬又着急了,于是就主动开口道:“王妃和太子妃娘娘在这说话,妾身就先不打扰了,我先过去永宁宫和母妃打个招呼吧。”

沈青桐侧目,看她一眼。

关于那个陆嘉儿,沈青桐是从一开始就没什么想法,可是这会儿柳雪意却是明显的流露出几分紧张又焦躁的情绪来了。

她心里微微有个声音在提了个醒,略一颔首,淡淡的道:“那你先去吧,我一会儿就过去!”

言罢,又转头对蒹葭道:“你也先跟着把礼物带过去吧!”

“是!王妃!”蒹葭点头,招呼了一声,两个捧着丫头就都跟了过来。

“是!”柳雪意屈膝给两人行过礼,就先带了人,往永宁宫的方向去。

沈青桐盯着她的背影看了两眼,还是没事人似的。

卫涪陵来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倒是忍俊不禁,也是盯着柳雪意的背影看了一会儿。

“你和昭王之间……处得还好吗?”她问,十分的突然。

“咦?”沈青桐从远处收回了目光,抬头对上她的视线。

卫涪陵面上表情还是带着惯常的高雅和淡漠。

她微微勾唇:“咱们是妯娌,又难得的遇上能说两句话,本宫就是随便问问。”

沈青桐只是看着她,眨了眨眼,没说话。

她这今年也不过才刚满十六,再加上不爱打扮,总是素面朝天的,就这么看着你的时候,真是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模样。

卫涪陵愣了愣,随后就抿着唇,忍不住的笑了——

这个沈青桐是真挺有意思的,且不管她是真天真还是装出来,单就从西陵越本身来讲,他那样的人,心机太深沉,算计的又太多,如果后院里的女人又都是装模作样,面上一本真经,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在盘算着利益的女人,估计他也疲于应付。

现在看来——

他娶了这么个王妃,应该恰到好处,正合他的胃口了。

沈青桐被她笑得莫名其妙,脱口道:“嫂嫂笑什么?”

卫涪陵的心情很好,也不回答,止了笑,就扭头对青青道:“你们给我仔细的找找,这会儿太阳大了,本宫和昭王妃去前面找个凉亭避一避。”

“是!娘娘!”青青应了。

卫涪陵就又看向了沈青桐道:“走吧,我们去前面!”

沈青桐看她一眼,没说什么,跟着她一起往前走。

她心里十分确定,卫涪陵今天是故意在这里等她的,虽然不管对方的目的如何她都没太当回事,但是装傻这回事也是过犹不及的。

所以,待到把那些婢女甩开了一段距离,沈青桐就主动的开口道:“嫂嫂今天在这里是特意为着等我的吗?”

就冲着卫涪陵面对西陵钰妻妾的那股子淡定的气质,沈青桐的心里就很清楚,这个女人不简单。

不过——

她也不怕啊!

齐崇那件事可是个天大的把柄,她握在手里,这个卫涪陵不管翻出任何的花样来她都不怕。

卫涪陵的心里其实也奇怪,毕竟两家的立场对立,这丫头私底下和自己接触居然都毫不带戒心的,不过沈青桐的心思她猜不透,就也不浪费精力去猜,直接切入正题道:“那个柳氏急匆匆的样子,你就不觉得可疑吗?”

“她?”沈青桐扭头看着她,等她的后话。

卫涪陵道:“这会儿我没事,陪你一起走走!”

说着,也不等沈青桐首肯,还是不徐不缓的继续往前走。

沈青桐也不阻止,跟着她一路前行。

卫涪陵对这宫里的路线明显比她更熟悉,一路走过去,等到走到了小路的尽头,抬头,沈青桐看到的却是远处永宁宫的大门。

她微微诧异,回头递给卫涪陵一个询问的眼神。

卫涪陵面上笑容淡淡,半点的心思算计也看不出来,只道:“这里是贤妃娘娘的地方,我不好越俎代庖,那大门口的几个守卫你能支开吗?”

就她一个人,又是在宫里……

沈青桐也不多想,直接扭头对木槿道:“你去附近四下里逛逛!”

木槿领会其意,点头:“是!”

然后点头,往另一边的岔路口走去。

沈青桐就也没管卫涪陵,自己径自举步朝永宁宫的方向走去。

卫涪陵饶有兴致的看着——

这个沈青桐,看着不像是个喜欢斗心眼的样子,但是这个我行我素的作风——

未免也是洒脱的过了头了吧。

青青不放心这边,从后面跟上来,皱眉道:“娘娘,您做什么要蹚陆贤妃和昭王他们的浑水嗯?”

卫涪陵漫不经心的一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边沈青桐独自一人朝永宁宫走去。

“见过王妃!”守门的四个侍卫恭敬的行礼。

“嗯!”沈青桐点头,问道:“柳氏先过来了吗?”

“是的!”侍卫道:“侧妃娘娘带着人已经先到了!”

“哦!”沈青桐一边提了裙子往台阶上走,一边道:“刚才过来的路上,我的那个婢女木槿走没了,这宫里的路我不太熟悉,她人应该就是在附近走岔路了,你们去帮我找一找吧!”

大白天,又是在宫里,侍卫们压根也不觉得离开一会儿能出什么事,答应着就四下去找了。

沈青桐站在那台阶上看着。

待到侍卫们离开了,卫涪陵才带着青青款步走过来,三人一行,进了永宁宫的大门。

永宁宫里,柳雪意先到一步。

今天陆贤妃的生辰,虽然没准备大办,但是以她的身份地位,宫里也会有不少人登门道贺的,不过这事儿时候尚早,倒是没见着怎样的热闹,只有宫婢太监们来来往往的在忙碌。

柳雪意过来的时候就没见到黄嬷嬷的面。

“侧妃娘娘来了啊!”一个宫女过来迎她,看见了蒹葭等人不禁奇怪:“咦,王妃怎么没有一道过来?”

“哦!王妃路上遇到了太子妃,在说话,我就先来了!”柳雪意道,目光却是忍不住的往大殿那边看:“娘娘呢?在殿内吗?”

“舅夫人来了,娘娘这会儿和舅夫人在后殿说话呢!”宫婢笑道:“这会儿时间还早,其他人都还没来呢,侧妃娘娘路上辛苦,您先进去喝杯茶吧!”

“我还好的!”柳雪意道,暗地里心思一动,就回头看着蒹葭等人捧在手里的东西道:“我和王妃都给娘娘带了寿礼,你带她们拿下去收起来吧!”

“是!”那婢女也没多想,招招手就带着蒹葭几个往偏殿那边去了。

柳雪意面上笑容敛去,眼底神色忧虑的盯着那正殿的方向看了眼。

灵芝也扯着脖子看过去,不解道:“小姐,您看什么?”

柳雪意没说话,而是心里略一思忖就转身径自去了茶水房。

以前她在宫里,为了讨好陆贤妃,很多事都是亲力亲为的伺候的,这时候就过去沏了两杯茶,交给了灵芝道:“这个你端到大殿那边去!”

灵芝没太明白她的意思,还是照办了。

灵芝端着茶水进了正殿。

柳雪意随后从茶水房出来。

今天永宁宫里的事情多,黄嬷嬷还从别的地方借了人来帮忙,宫女们忙忙碌碌的,瓜果点心都忙着往正殿那边送,也没有人顾得上柳雪意。

柳雪意侧身躲过几个人,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往前走,一边瞅着时机,见到没人注意的时候,就一个闪身,快走了几步闪过回廊的尽头没了踪影。

永宁宫里的布局她太清楚了,轻车熟路的沿着屋檐下狭窄的台阶往后面摸去。

走到尽头,从种着一大丛牡丹花的花圃里穿过,跨过篱笆,从拐角那里进了后面狭窄潮湿的一条暗道里。

这里后面还有个小花园,但是因为临水,湿气重,所以就用墙壁封死了。

而砌墙之后,无景可赏,这里的一扇窗户就常年不开了……

这扇窗户虽然很小,不起眼,又从里面用架子挡住了,但是柳雪意很清楚,那里面就是陆贤妃寝宫的暖阁。

她蹑手蹑脚的摸到窗下,竖着耳朵听,果然里面陆贤妃正和陆夫人在小声的说话。

“嘉儿那丫头,有日子没见,看着又长高了,也是越发的机灵乖巧了!”陆贤妃赞道。

“娘娘可别夸她。”陆夫人也笑,说是谦逊,声音里却透着明显的满足,“瞧着是长大了,就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我和你哥哥都降不住她。”

“她聪明着呢,只要有分寸就好,嫂嫂也不要过分拘着她。”陆贤妃道。

“我知道!”陆夫人道,低头喝了口茶,心里暗暗琢磨权衡了好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道:“娘娘,昭王府里的事儿……您之前答应的,都还作数吗?”

陆贤妃微微皱眉,抬头看向了她。

陆夫人一急,连忙澄清道:“我和你哥哥从来和你都是一条心的,既然是你交代的事情,我们就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嘉儿——”

陆夫人说着,就有些忧虑了起来:“她今年这也十五了,婚事一直拖着,不给定个婆家就太不像话了。”

自己的那个女儿,性子也是古怪的叫人捉摸不透。

本来陆贤妃这边有打算,才叫她留着陆嘉儿的,她是怕女儿到了年纪了会着急,有时候想着安抚一二吧,最后陆嘉儿反而是一副淡然处之的姿态,却是比他们夫妻都还沉着镇定不着急的。

陆夫人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心情,总归是觉得心里不踏实。

陆贤妃看向了她:“嫂嫂,嘉儿是我的亲侄女,我还能坑了她不成?别的都好说的,只要皇上那边别起疑心,你们就不用管,安心等着就是。”

陆夫人还是觉得心里忐忑,捏着帕子道:“可是殿下他那里的态度,万一将来……”

陆夫人当然知道他们和陆贤妃是一条心又同坐一条船的,可是西陵越却不是全都陆贤妃的,谁都操纵掌握不了。

陆贤妃手里捧着茶碗,倒是不以为然:“他那里也没事,横竖打断骨头连着筋,到了最后,还能便宜了别人去了吗?”

“但是殿下已经有王妃了——”陆夫人道,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件事有有些麻烦:“沈家的那个二姑娘我之前也有特意的打听过,听说那性子是不怎么讨人喜欢的,她我倒是不担心,就是——她现在跟着殿下,万一先有了子嗣——这可是殿下的亲骨肉,到时候……”

沈青桐是可以给陆嘉儿让路的,可是如果她先生了西陵越的孩子,总不能指望着让西陵越给掐死了吧?

而别人的孩子,先摆在了陆嘉儿跟前,就怎么都是阻碍的。

陆贤妃沉默片刻,方才抬头看她。

陆夫人面上表情期期艾艾的。

陆贤妃刚要说话,外面黄嬷嬷就道:“娘娘,淑妃娘娘宫里来人给您送寿礼了!”

话茬被打断,陆贤妃放下茶碗起身,整理了衣裙往外走:“我去去就来!”

“好!”陆夫人点头。

目送了她离开,旁边的郑妈妈就开口安慰道:“夫人还是忌惮那昭王妃呢?”

“唉!”陆夫人叹了口气:“嘉儿那孩子你也看到了,每回我跟她说这件事,她都是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我这心里不踏实啊。我知道她心宽,能忍,可是万一昭王妃生了孩子,到时候放在那里,不是叫那丫头堵心吗?”

屋子外面,柳雪意用力的掐了掐手心,脸色微微发白——

陆贤妃之前一直跟她说,为了避嫌,陆家是不可能直接和昭王府联姻的,这让她坚信,陆贤妃一定会扶持她的,所以她才会那么有信心,义无反顾的就去了。

可是现在——

原来陆贤妃其实一直都打算陆嘉儿用作最后的筹码吗?

屋子里,郑妈妈都是全不担心的看,想着陆贤妃一时半会儿的也不会回来,就略微压低了声音道:“夫人您多想了,娘娘的设想永远都比我们周到呢!”

陆夫人一愣:“怎么说?”

“那个柳雪意啊!”郑妈妈道,神秘的眨眨眼:“那么个破落户,夫人您也不想想,娘娘凭什么抬举她?横竖所有的其他人都是幌子,最后都是咱们小姐的垫脚石,如果娘娘就只是想送个人去王府里争宠的话,那么送谁不行?非要用柳雪意?”

陆夫人想了想:“到底也是表亲,娘娘是觉得有着这层牵连,她好歹是和咱们一条心,也比较好掌控的吧?”

话是这么说,她心里却是豁然开朗,已经有了另外的想法。

陆贤妃之所以选了柳雪意,的确是看中了那点亲戚关系,因为这样,哄着糊弄着,柳雪意是比较容易拿捏的,只要让她觉得陆贤妃是真心抬举她的,她在昭王府里才会干劲十足。

说白了——

陆贤妃用柳雪意去争宠是假,实际上是送了一把刀过去,用来全力攻击沈青桐的。

陆嘉儿暂时不能浮出水面,有柳雪意在昭王府里对付沈青桐,到时候如果运气好的话,就是两败俱伤,运气差一点也是一死一残吧?怎么算,最后坐收渔人之利的都是陆贤妃和陆家。

郑妈妈见她领会其意,就笑了道:“夫人真的暂时不必多想这些,有柳氏那个蠢货在呢,王妃想要顺利诞下昭王殿下的子嗣也不是容易的事。”

窗户外面,柳雪意神情恍惚,慢慢地移开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墙壁后头,卫涪陵脸上却带着好整以暇的笑容侧目去看身边的沈青桐。

沈青桐也听了这些人的墙角,可是从头到尾,面上居然半分格外的情绪也没有。

“他们这样算计你,难道你都不生气吗?”卫涪陵十分好奇,问道。

------题外话------(⊙⊙)!太子妃凉凉,真是超级的热心肠啊,战斗力杠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