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踹一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卫涪陵失笑,神色之间颇有几分失望,但是很快的,她就把这种情绪从眼眸深处隐去,继续云淡风轻的笑道:“说不说是我自由,就如是——信不信,也是你的自由!”

其实这前后两世算起来,卫涪陵没什么变化,沈青桐是打从心底里坚信——

她是绝对没有帮着西陵钰谋划,并且掺合到他的大位之争这个漩涡里来的。

只是——

卫涪陵和她沈青桐是什么关系?她也犯不着就这么掏心掏肺的信任她吧?

沈青桐并并没有表态,只是也跟着露出一个和气的笑容道:“不管怎样,我都要谢谢嫂嫂你跟我说这些。时候也不早了,我先走了!”

说完,就带了木槿转身。

青青有些紧张的扭头去看卫涪陵的反应。

卫涪陵盯着她的背影,见她走出去了一段距离,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再次开口叫住了她:“沈青桐!”

沈青桐止步,回头,递给她一个询问的眼神。

彼时卫涪陵眼底的笑容已经隐去,神色间是鲜有的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道:“今时今日,我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但是命该如此,我已然注定是走不出去了,你怀疑我的用心,这是对的,只是真心实意的说一句话——”

她说着,顿了一下,语气刻意的深刻三分,然后字字郑重的道:“但愿,这个漩涡,你能跳的出去!”

嫁进了皇家,不管你愿不愿意,都绝对没有回头路可以走,哪怕前面是悬崖火海,你也只能是一路走到底的。

沈青桐亦是看着她,半晌,莞尔道:“是真心话吗?”

她的笑容,不灿烂,却是十分明媚的。

卫涪陵始料未及,微一怔愣。

沈青桐却没等她的回答,又径自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卫涪陵身后,青青紧张的半天忘了呼吸,这时候才微微松了口气,惊魂未定的道:“娘娘!”

卫涪陵却没叫她说下去,已经平静的转身:“走吧!”

青青张了张嘴,无话可说,赶紧快走跟上她的步子。

这边木槿一直若有所思的跟在沈青桐身后,一步三回头的瞧着这边卫涪陵主仆,待到两人拐进了花园里这才也是紧张不已的赶紧回头去扯沈青桐的袖子:“王妃——”

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前面沈青桐突然顿住了步子。

木槿一时没有防备,撞在她身上。

沈青桐被撞了个踉跄,往前两步,却又仓促反的打住了。

木槿惊慌失措的抬头,下一刻却是心头猛然一缩,脸上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

然后,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反应,直接腿一软,仓惶的就跪下去了:“王爷!”

这边通往永宁宫的御道上,西陵越带着个侍卫云翼站在面前,身上紫金朝服,看上去尊贵无比,光芒无限。

彼时,他面上神色好整以暇,正定定的望着自己的王妃。

虽然从他站着的这个距离来看,之前沈青桐和卫涪陵之间的谈话他应该是听不到的,可是他却必然瞧见了沈青桐和卫涪陵之间鬼祟私会的场面了。

木槿脑中思绪飞转,正想着该怎么才能搪塞解释的过去。

对面的西陵越也才要开口说话,就见沈青桐的眸光微微一闪,然后毫不犹豫的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仰着脸笑道:“王爷是下了朝直接过来的吗?今天只是家宴,您穿这身过去给母妃贺寿好像不太好,马车上我记得有带着衣裳的,我陪您去换?”

西陵越:……

这丫头屡出奇招的本事,西陵越有阵子没领教,倒是一时间的始料未及。

沈青桐面上端着的表情神色真的可谓贤良淑德,这会儿就算说她不是心里有鬼西陵越都不信了。

他就稳如泰山的站着,嘴角扯了下,仍是不依不饶的问道:“刚刚走过去的那个是太子妃?你们刚在一起,多说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凑巧遇见了,寒暄了两句!”沈青桐道。

这丫头撒谎的时候,西陵越基本也就不指望去窥测看透了什么。

沈青桐前面是打着浑水摸鱼的主意,可是西陵越没中计,她也就不想了,便就越发的规矩起来道:“还是别叫母妃等了,我们——”

话音未落,西陵越却是忽而上前一步。

他抬手。

沈青桐吓了一跳,还以为他要打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后退一步,不想西陵越却是目不斜视的从她身旁错过,同时伸手一揽,将她压在了臂弯里,半搂半胁迫的就挟着她往那桥头的方向走去。

沈青桐措手不及,被他拽了个踉跄,整个人就小鸟依人的落在他怀里了。

她惊讶的抬头去看他的脸。

西陵越刚好也是垂眸看来,道:“王妃不是说陪本王去换衣裳吗?难得这么懂事周到了一次,本王还能不领情?”

换衣服?换什么衣服啊?这是吃饱了撑的吗?

诚然,她就只是情急之下随口那么一说好么?

沈青桐胸口被憋了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就被他拥着大步往前走。

木槿跪在那里,则是全程懵逼状态——

画风转变太快,接受无能啊!

不是应该大发雷霆,严刑逼供的吗?就算人在外面,多少要脸,那也该是横眉冷对,吹胡子瞪眼啊?这个亲密无间,相亲相爱,你侬我侬,郎情妾意的画面到底是要吓死谁?

木槿可不信她家王爷有一天能转了性了,只觉得他这是以退为进,在憋大招,甚至担心他别是要把沈青桐拖到没人的地方去暴打一顿,于是惊慌失措的爬起来,就追了上去。

云翼很高兴啊,看着他家王爷风骚俊俏的笑脸,心里那个美滋滋啊——

果然夫妻感情都是睡出来的嘛,看看,这才个把月的,王爷和王妃的感情就这么好了。

重点是,不用再换一个王妃,让他重新去讨好了,太省事了啊。

于是,昭王殿下揽着王妃走在前面,丫头木槿见了鬼似的在后面追,云翼昂首挺胸,骄傲啊,高兴啊,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四个人,却拉了一长串画风迥异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往那石桥上走去。

*

与此同时的永宁宫里。

柳雪意从那殿后的夹道里摸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魂不守舍的——

虽然她一直都知道陆贤妃对她存有利用之心,但她却从未想到对方居然会做的这么绝!难道真的如陆夫人母女两个所言,陆贤妃送她去昭王府的目的,甚至都不是利用她去占位置的,而只是为了拿她当枪使,就是要用她去给陆嘉儿开路,对付沈青桐的吗?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可想而知,等到将来一切尘埃落定时,那女人也绝对会把她一脚踢开的。

枉费她忍辱负重,这些年来当牛做马的侍奉,原来那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没准备给她好结果?

柳雪意一步一步从那回廊后面挪出来,脚下步子却是一下比一下更沉重。

彼时灵芝去殿内送了茶,出来没见到她,已经急坏了,刚从偏殿找了一圈出来,看见她,就赶紧跑过来:“小姐,您去哪里了?让奴婢好找!”

话音未落,就发现她的脸色不对,登时吓了一跳,赶紧握住了她的手道:“小姐您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奴婢去找贤妃娘娘说,请她传太医来——”

说着,就要往内殿的方向走。

不想,柳雪意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之大,让灵芝龇牙咧嘴,险些的叫出来。

“小姐——”灵芝诧异的回头。

柳雪意的目光却也不知道是在坚定的看着什么,只是问道:“陆嘉儿呢?”

灵芝一愣,不解的左右看了眼,然后才道:“说是去御花园里散步了,奴婢也还没见呢!”

柳雪意于是缓慢的松开她的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她一直在隐忍,脸上肌肉都因为太紧绷,看上去古怪又僵硬。

灵芝也赶紧的追上去,“小姐——”

才要说话,柳雪意却又问道:“王妃呢?过来了吗?”

“还没!”灵芝下意识的回。

柳雪意的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这时候才突然扯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来。

灵芝只觉得瘆得慌,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柳雪意又道:“王妃的那个丫头呢?找她来?我们一起去找一找王妃!”

灵芝心里狐疑不解,却是没有多问,点头去后面找了蒹葭。

蒹葭过来的时候对柳雪意本来也是存了几分戒心的,行礼道:“侧妃娘娘找我?”

“王妃一直也没过来,不知道为什么耽搁了,你回去看一看吧!”柳雪意道。

蒹葭一愣,心里却是不由的更加戒备:“奴婢对这宫里的状况又不熟悉——”

“咱们王爷和太子殿下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王妃和太子妃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也不妥当。”柳雪意道,眼底神色渐渐地就有了点儿看热闹的意思。

蒹葭一愣,心里瞬间就没了谱儿。

柳雪意于是又道:“这是在宫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省得给王爷惹麻烦了,你不去是吗?那我去好了!”

说着,就当真是健步如飞的朝院子外面走去。

蒹葭是真的担心沈青桐别有什么事,一咬牙就小跑着追了上去。

柳雪意走在前面,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唇角便就隐晦的勾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来。

蒹葭紧张的跟在后面,不想柳雪意从永宁宫出来,却是走得另一边的路。

蒹葭一愣,赶紧快走两步上前去拦下了她:“侧妃娘娘,不是说要去找王妃吗?”

柳雪意道:“哦,我才想起来,贤妃娘娘叫我去御膳房看看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要不——”

话音未落,她便是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一把拨开了蒹葭道:“咦,那边不是王妃吗?”

蒹葭仓促的回头,却没看见什么人。

灵芝已经明白过来自家主子的意思,赶紧也跟着道:“怎么人影一闪就不见了?”

主仆两个一唱一和的就往前面快走而去。

蒹葭也是关心则乱,连忙也是扯了裙角去追,可是追到前面小路的尽头,却没见到人。

柳雪意左右看了眼,沉吟道:“好像不太对劲!”

说完,就又往前走去。

蒹葭是一心想着沈青桐的,倒也不是没想到她会不会暗算自己,只是也不太怎么太当回事,就宁可信其有的跟了上去。

柳雪意在宫里住的时间长,对这御花园里的环境了若指掌,左右拐了几个弯,就已经不动声色的绕到了前面那石桥的另一端。

蒹葭擦了把汗,左右环顾:“怎么又到这里了?没看到我家王妃啊!”

说着,就怀疑的看向了柳雪意。

柳雪意面上表情有些讪讪的,却是突然改了口风道:“哦,那许是我看错了吧!”

蒹葭越发的不解,刚要说回去,就听身后的灵芝道:“娘娘,那边好像是表小姐过来了!”

柳雪意转头——

其实她在花园里找了一圈,也正是以为刚才看见了陆嘉儿的踪迹,这才故意的在这里停了下来。

这时候,她也露出些微诧异的表情,然后就站着没动。

陆嘉儿倒是连婢女都没带,就一个人迎面走过来。

她和柳雪意见过两次,马上就认识出了对方。

见到柳雪意出现在这里,陆嘉儿倒也不见得意外,脚下步子轻快,从容的就直接走了过来。

“嘉儿,有日子没见,你是越发的标致漂亮了!”柳雪意率先打招呼。

陆嘉儿十五,五官生得不错,脸蛋还有点儿婴儿肥,清秀中,看着又有几分可爱,一眼看去,倒是个性格爽朗的姑娘。

她走过来,看见了柳雪意,也是打招呼:“你怎么在这里?”

“哦!母妃的宫里有客人,我没什么事,随便走走!”柳雪意道,看了眼她身后,“你出来,怎么也不带个丫头?”

“我嫌她们唠叨麻烦!”陆嘉儿道,“我要回去了,就不陪你继续逛了!”

她又不傻,就算和柳雪意之间之前没什么冲突,可是好不容易进宫一趟就能这么巧的在这里遇到?说是巧合?谁信啊!

陆嘉儿说着,就要错开柳雪意身边上桥。

柳雪意见状,赶紧也是转身跟上去:“倒是也没设么好逛的,一起过去吧!”

说话间,她已经是拿眼角的余光给灵芝使了个眼色。

灵芝领会其意,不动声色的暗中点了下头。

这一点小动作,他们主仆两个自以为做的隐秘,陆嘉儿却是一眼看透了。

她的眸光闪了闪,却没点破。

两个人,并肩往前走。

蒹葭是有些莫名其妙,心不在焉的跟在后面。

灵芝见她失神,就刻意的又错后两步。

她们两个是跟在柳雪意身后的,而桥面就这么宽,前面柳雪意和陆嘉儿并肩的时候,蒹葭就差不多是跟在陆嘉儿后面的。

一行人慢悠悠的上了桥。

柳雪意主动和陆嘉儿攀谈起来,心里却是十分庆幸——

真是好运气,陆嘉儿居然一个人就跑出来了,否则到时候如果多一个人在场的话,她的话想要彻底的取信于人就还要费些力气的,这样一来就容易的多了。

并且,一开始她是想设法对蒹葭下手,再栽给陆嘉儿的,这样就能让她和沈青桐结仇了,她再从旁推波助澜的煽煽风,提醒西陵越一番。只要让西陵越知道了陆家的野心,以西陵越的为人,他就势必不肯答应让陆嘉儿进门了。

这是离间计!

可是现在,她却突然临时改变了主意。

与其还要冒着风险去西陵越面前演戏,不如直接釜底抽薪,直接把陆嘉儿给锄了。

没了陆嘉儿,看陆贤妃和那陆夫人还能怎么办?到时候,他们一方面恨上了沈青桐,一方面因为没有棋子可用了,就只能是勉强的再把希望压在自己身上了吧?

主意一定,柳雪意就半分的也不迟疑了。

前面她和陆嘉儿之间说着话,后面灵芝默默地观察蒹葭,等到快走到桥上最高处的时候,灵芝突然一抬脚——

她原是要去踩陆嘉儿的裙摆的,同时一把推在蒹葭背心,想用蒹葭把陆嘉儿撞出去。

殊不知陆嘉儿一早就对他们主仆有所防备,再加上她从小跟着兄长学了两招防身的功夫,反应也比一般的女子要快上几分。

灵芝一踩她的裙,她马上就顿住了脚步,没再往前走了。

灵芝还等着她从台阶上滚下去呢,她却突然一侧身。

蒹葭是毫无防备的,当即惊呼一声,身子一偏就往水里扑去。

柳雪意以为陆嘉儿不知道蒹葭是沈青桐的人,并且一开始她就故意的含糊没介绍,但是在西陵越大婚那天,陆嘉儿却是见过蒹葭的。

陆嘉儿本来也没准备管蒹葭的死活,横竖这丫头死了,最后是柳雪意作茧自缚,又算不到她的头上来。

可是就在她侧身躲避的那个瞬间,不经意的一侧目,却见另一边的桥头,西陵越刚好和沈青桐并肩上了桥。

陆嘉儿的心思一动。

“小心!”于是千钧一发,她果断的也是闪身一扑,探身往桥下拉住了已经坠落半途的蒹葭的一只手。

只是一个小姑娘,毕竟力道有限。

被蒹葭一带,她就也跟着一起往水面上栽落。

沈青桐一怒,但是指着她救人是不可能了,只是么——

她一生气,那就没谱了,于是当机立断的一个箭步冲上来,抬起一脚就把个柳雪意也踹水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