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俩表妹掐起来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一脚踹在柳雪意腿弯。

柳雪意惨叫一声,就也往湖面上坠去。

云翼本来看着有人要落水,飞身就要去救,人才略到桥下,顿时惊慌失措,但是半空中无处借力了,直接被落下来的柳雪意砸水里了。

“小姐!小姐!”灵芝哭喊着扑到栏杆上。

沈青桐一脸煞气的站在旁边,霍的扭头看过来一眼。

灵芝一怕,哭声戛然而止,出于本能的反应,居然是仓促的往后退了两步,远远地躲开了。

下面的湖面上,已经是混乱成一片。

蒹葭本来是感激陆嘉儿,想要拖她上岸的,不想才刚要划水,就被后面惊慌失措死命扑腾的云翼一把抱住。

他这人高马大的,又被吓得没了魂儿,用力过猛,直接就把个瘦弱的蒹葭按水里了。

蒹葭被灌了两口冷水,头晕眼花,死命的想要扒开他又甩不掉,直接就想哭。

可是命总不能不要,无计可施之下,蒹葭只能用力踢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身上挂着的庞然大物云翼给拖上了岸,当场已经累残了,瘫在地上直喘气。

这边在附近巡逻的侍卫是听到灵芝的哭喊声才匆忙赶来的,过来就看见水里这一团的局面。

灵芝看到了救星一样的赶紧冲过去:“救命!快救命!我家侧妃娘娘,快救我家娘娘!”

语无伦次的苦喊一阵之后,就又着急的嚎啕大哭起来。

水里的人,一个是昭王府的侧妃娘娘,一个是永定侯府的大小姐,俩人都是身份非比寻常,不是随便什么人能近身的。

侍卫们可不想救了人再搭上自己的小名,一时间便就犹豫迟疑。

水里的柳雪意和陆嘉儿都是旱鸭子,折腾了这么久,早就被冰冷的湖水灌得神志不清,直往水底下沉。

沈青桐冷着脸不说话。

西陵越却是忍不住的款步上前,冷声斥责道:“还不下去救人,都杵在这里做什么?”

“这——”侍卫们还是迟疑。

沈青桐冷哼一声,直接绕开了西陵越就匆匆下桥,绕过去查看蒹葭的状况。

彼时的蒹葭已经缓过来了,只是怕死的云翼还在翻白眼,同时双手还死死的抱着蒹葭不撒手。

蒹葭掰不开他的手,就去踹他,众目睽睽之下,羞得眼圈都红了。

可是云翼不省人事,根本就奈何不了他。

两人叫着劲,沈青桐也无可奈何。

眼见着水里的俩人就要沉下去了,西陵钰不能再忍,就又斥责道:“人命关天,都聋了吗?还不给本王下去救人?她们两个但凡有个损伤,本王要你们的脑袋!”

好吧,既然横竖都是死,那就救人吧!

这时候,才有三个精通水性的侍卫跳下水,快速的把柳雪意和陆嘉儿拖上了岸。

“小姐!小姐您怎么样了?快醒醒,别吓唬奴婢啊!”灵芝从桥上冲下去,一下子抱住了柳雪意死命的摇晃。

柳雪意本来是直翻白眼,这时候倒是凑巧,被她大力的一抱,就吐出几口水来,咳嗽起来。

旁边的陆嘉儿一动不动的平躺在地面上。

救她上岸是迫不得已,但是这会儿侍卫可不敢再近她的身去进行任何的抢救措施了。

西陵越也不想勉强,好在这里离着永宁宫不远,这会儿陆贤妃等人刚好听到消息匆匆赶来了。

“嘉儿!”陆夫人健步如飞,直接冲过来,但是看着女儿苍白又毫无血色的一张脸,一瞬间,也是面如死灰,居然是脚下生了根一样,再就不敢往前挪动半步了,像是生怕会验证了某种可怕的现实。

她身边的郑妈妈也是打了个哆嗦,然后赶紧回头嚷道:“快!有谁精通水性的,知道怎么救人的?”

陆贤妃身边的嬷嬷是有在水乡长大的,赶紧挽了袖子过来,先是去按陆嘉儿的胸口,无果之后,又赶紧把人反过来,胃顶在膝盖上去敲她的后背,一直反复三次,陆嘉儿才噗的吐出一口水,再次有了动静。

看到女儿起死回生,陆夫人热泪盈眶,连忙过去,把女儿抢在了怀里,死死的抱着住了:“嘉儿!我的嘉儿!你可吓死娘了!”

陆嘉儿茫然四顾,是反应了一会儿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

她也是瞬间红了眼眶,扑到陆夫人怀里,委屈的哭诉道:“母亲!母亲我刚才好怕,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会死!”

话音未落,陆夫人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别胡说!”她赶紧把女儿从怀里拖出来,盯着她的眼睛严厉的警告:“什么死不死的,别说这样的晦气话!”

旁边云翼因为最早找到救命的稻草,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晕过去,但是被呛了水,吓坏了,始终一个巨型婴儿一样死死的抱着他的救命恩人蒹葭。

蒹葭掐也掐了,踹也踹了,可就是甩不掉他,最后没力气了,就只红着眼圈,瘫坐在那里不折腾了。

云翼双手死死的搂着她,脑袋藏在她肩膀的一侧,一直用一种受了惊的无辜孩童一样的眼神茫然的四下里打量。

陆贤妃看着眼前这个诡异的场面,兼职纳闷疯了,同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谁能告诉本宫,这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陆贤妃没好气的怒斥。

陆嘉儿还伏在陆夫人怀里嘤嘤哭泣,却是灵芝找到了发泄口一样,立刻回头一指冷着脸站在旁边的沈青桐道:“是王妃!是王妃把我家侧妃娘娘踹下水的!”

因为从事发到现在,沈青桐的表情实在是太过事不关己了。

陆贤妃看过去一眼,几乎是本能的就信了灵芝的话。

她刚一皱眉,却不想,这边就听沈青桐冷笑了一声:“你说我踹她下去的?谁看见了?”

刚才她踹柳雪意下去的时候,那是何等的嚣张,简直就是有恃无恐啊,这个时候却要矢口否认了?

灵芝气急,大声的道:“奴婢就看到了!”

那些侍卫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所以她并不确认其他人有没有看到。

可是——

她推陆嘉儿的时候是暗中进行的,沈青桐害人的时候可是明目张胆的!

这一点,怎么都不容她抵赖的!

灵芝这会儿的心态,就好像她是背地里害人,便就可以当做没什么回事,而沈青桐是从明处来的,那就必须要被严惩一样。

陆嘉儿也是个不吃亏的,愤怒的一把将陆夫人推开,刚要说话,却见沈青桐眉毛一挑,冷笑道:“你看见了?把你的眼睛挖掉的话,你就看不见了吧?”

语气不重,却自有那么一种铿然的力度。

她斜睨过去一眼,目光冰冷。

灵芝居然会觉得真要被她这冷厉阴暗的眼神给戳瞎了双眼了,喉咙一紧,就莫名的没了声音。

显然的,沈青桐作为昭王妃,当众的既不澄清也不否认事实,并且还要当众恐吓妾室的丫头?这就太不合适了。

陆贤妃的没有越皱越紧。

柳雪意用力的咬着嘴唇,眼神闪躲着思索对策。

场面一时间微微有些僵持了下来。

这时候,陆嘉儿就抹了把眼泪,转而郑重其事的跪在了陆贤妃的面前,端端正正的磕了个头:“姑母!您要替嘉儿做主啊!”

陆贤妃等人都是始料未及,一时间不明所以。

陆嘉儿委屈的满眼圈跑泪,回头愤恨的一指柳雪意道:“是她们主仆狼狈为奸,想要推我下水,王妃表嫂的丫头是为了救我才跟着掉下去的!”

当时西陵越和沈青桐刚好从桥头这边上去,大致上是看到了灵芝的下动作了,但是但是的情况却又和陆嘉儿所言截然相反——

陆嘉儿说蒹葭是为了救她,但事实上却是千钧一发,她拉了蒹葭一把。

这一点,蒹葭是清楚知道的。

本来她对陆嘉儿是十分的感激又惭愧的,可是这时候却突然开始不怎么确定这位表小姐真实意图了。

如果她只是为了要加重柳雪意主仆的罪名,以便于报了自己落水的一箭之仇,才这么信口胡诌的也还罢了,但如果她要绊倒柳雪意,是为了另外的私心和目的,那就麻烦了。

蒹葭本来是已经准备开口帮忙说明的,这时候却再不敢贸然开口,直接闭了嘴。

这边陆贤妃还没说话,陆夫人却已经瞬间震怒。

“嘉儿你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柳氏这个贱人她——”陆夫人打了个寒战。

陆嘉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汹涌决堤,含泪点头道:“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去花园里散步回来经过这里,她们主仆就刚好在这里等我,柳雪意邀我一起回去永宁宫,女儿也不曾多想,就跟着她一路走了,没想到走到桥上的时候,她的丫头却突然推我下水!”

陆夫人的目光,刀子似的刷的就朝柳雪意射去。

柳雪意心下一抖,匆忙解释:“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你的意思,还是我故意污蔑你了吗?”陆嘉儿怒斥。

柳雪意道:“我只是就事论事,方才我们两个一起走在前面,嘉儿表妹你突然就失衡往桥下栽去,我知道你受了惊吓,可是怎么能这样随便的污蔑我的丫头?而且退一步讲,就算真的有人在后面推了你,你也说了是在后面了,难道你背后还能长了眼睛,怎么就能断定这是我的丫头所为?”

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已经颤抖成一片。

陆嘉儿有陆夫人撑腰,又是陆贤妃握在手里的王牌,这些,都是她完全不能比的。

如果她就是不依不饶,陆贤妃一定会替她做主的。

柳雪意也慌了,匆忙的爬过去,扯住陆贤妃的衣裙哭诉道:“母妃,您难道也不相信我吗?我和嘉儿表妹无冤无仇,我——”

沈青桐一直看着这俩女人做戏,这时候突然开口,凉凉的道:“嘉儿表妹指证的凶手是你的婢女,柳氏你这么紧张做什么?难道那个婢女的作所作为都是你致使的?所以你心虚了?”

柳雪意一愣,这才猛然察觉自己方才的表现过于激进了。

她的脸色,又是刷的一白,袖子地下的手指用力的掐在了掌心里。

自家小姐是个什么秉性,灵芝是知道的,那绝对不是个舍己为人的主子。

灵芝心里一怕,马上就起了巨大的危机感。

“娘娘!”灵芝仓促的开口。

柳雪意果然是没给她开口的机会,抢先打断她的话,扭头盯着她的眼睛沉声质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是你做的吗?”

灵芝心里叫苦不迭。

陆贤妃显然也知道,只要是灵芝做的,那就必定是柳雪意指示。

可是——

这一次的情况来看,好像柳雪意和沈青桐之间已经正面成仇了,留着柳雪意,对她而言绝对是有好处的。

“够了!”于是,陆贤妃就当机立断的出生何止了争执不休的几个人道:“不就是一场意外吗?本宫知道你们受了惊吓,难道你们是都吓糊涂了,连一点儿的脸面规矩都不要了吗?”

还是息事宁人,留着柳雪意在昭王府继续作妖吧。

柳雪意其实知道她对着急必定不安好心,但是至少眼前的危机解除,她就应该庆幸。

“是!雪意知错了!”柳雪意忙道。

陆贤妃刚要招呼众人一起回永宁宫,陆嘉儿却是不依了。

她一咬牙,就提着湿漉漉的裙子起身,转而奔到一直事不关己站在稍远地方的西陵钰面前,拽着他的袖子,急切的道:“表哥,刚才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吧?就是柳氏做的,是她要害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你就像是我的亲兄长一样,你要替我说句公道话,替我做主啊!”

她看着西陵越的眼神,期期艾艾的。

沈青桐本来正冷着脸在生柳雪意的气,可是看到这个场面,突然就新奇的忘了生气了——

不得了啊!就她家夫君那个臭脾气,真的是三丈之内,活物退散的气场,除非是哪个获得不耐烦了才会主动往他跟前凑的。

陆家表妹好气魄,好胆识啊!

这会儿她盯着陆嘉儿抓着西陵越袖子的那只手,仿佛能在那一角看出朵花儿来,眼睛都亮得灼灼生辉,根本就顾不上柳雪意了。

怪不得陆贤妃会在陆嘉儿的身上押宝,看来——

真的可能有戏啊!

这样的话,是不是早点成全了她们把陆表妹弄进王府去,西陵越转移目标了,她就能脱身了?

沈青桐开始严肃的思考这个套路的可行性……

西陵越看见她锃亮的眼神,却是莫名的眼神一暗。

陆贤妃和陆夫人都因为陆嘉儿的突然之举大为意外,差异过后,陆夫人赶紧过来拉陆嘉儿:“嘉儿!不要胡闹!娘娘和殿下她们自有定夺,还能让你受了委屈不成?”

陆嘉儿就是死拉着西陵越的衣袖不送手,强势的坚持道:“就是柳氏的丫头推我下水的,她别想逃避责任!就算不是她指示的,也是她管束下人无方,才给了那贱婢那样的胆子来暗害我。不管怎么样,她都要负责人!”

“嘉儿——”陆夫人见劝不住她,心急如焚。

陆嘉儿却就死死的盯着西陵越,坚持道:“这样的人,怎么配得上表哥?分明就是个搅家精,我要表哥休了她,为我出气!”

这个陆嘉儿,真是狮子大开口,她以为她是谁啊?

柳雪意觉得像是听了个笑话一样,可是事到临头,她又笑不出来。

陆贤妃脸上也有点儿绷不住了,沉声道:“嘉儿——”

陆嘉儿盯着西陵越不撒眼。

西陵越却在看沈青桐。

沈青桐见他在看自己,立刻就脱口道:“是林芝推了陆家表妹的,我看见了!”

不就是把柳雪意扫地出门吗?对她没坏处啊!

------题外话------

宝贝儿们,元旦快,217年,大家都要幸福哦(∩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