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本王在逼供/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策马到了近前,就收住缰绳跳下了马。

看见木槿人在马车旁边,他就甚是奇怪:“你怎么在这里?王爷呢?”

昭王府的侍卫,木槿看着也就只是眼熟而已,回道:“在车上。”

那侍卫也不及多想,快步走到马车前面,拱手道:“王爷,小的有事禀报,侧妃娘娘在回府的途中出了意外,受了伤了!”

马车里的西陵越和沈青桐都大为意外。

西陵越微微皱眉,“怎么回事?”

“车轱辘疑似被人动了手脚,走到半路,轱辘的轴承断裂,马车侧翻,随后拉车的马受了惊吓。”外面那人回道:“侧妃娘娘受了伤,昏迷不醒!”

柳雪意的马车被人做了手脚?

这件事,别说西陵越不信,就是沈青桐也十分意外的,毕竟以西陵越御下的手段,几乎是不可能有人能公然在他王府的马车上做手脚的。

西陵越的目光微微一凝,忽而收回目光朝沈青桐看来。

沈青桐蹙眉,脱口道:“不是我!”

好吧,如果说有谁能不动声色的在王府的马车上动手脚的,的确是只有她这个昭王妃会比较方便,而且她也有理由这么做。

西陵越也不说话,就只是目色微凉的盯着她。

沈青桐就有点急了,没好气道:“难道你还真的怀疑我吗?如果是我要对了她下手,犯得着冒这么的风险的把事情做在外面,光天化日之下吗?在府邸里随便做一点手脚,就足够将此事摆平了!”

她是满心的不耐烦,见西陵越始终不表态,干脆也懒得解释了,直接把衣服往他怀里一塞,转身就要下车。

不想西陵越却又拽了她一把。

沈青桐往后跌在他怀里,仰面朝天,一抬头就看见了他冷峻的脸孔。

西陵越看到她眼中防备气恼的眼神,登时也是气闷,不过他却居然没有发作,这就不冷不热的说道:“本王也没说怀疑你!”

“咦?”沈青桐闻言,倒是一愣。

正在诧异不解的时候,西陵越却又把她拉起来,轻而易举的将她扣在了怀里。

沈青桐半跪在他腿上,后腰被他禁锢,一时也抗拒不得,正在苦于无计可施的时候,他的脸却已经毫无征兆的凑了上来,鼻尖紧贴着鼻尖,口鼻间呼出的气息都落在她面上。

眼前的气氛,突然就从紧张变成了暧昧。

沈青桐脸上微微烧热,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想着他就算没正经也不能不分场合地点,可就算是这么安慰自己,眼前的这个局面也叫她局促又紧张。

“你……做什么?”她问,声音断断续续的有点儿打颤。

唇瓣一动,西陵越便就势擒住,将她的气息吞没。

最近这段时间,两人一直都的住在一起的,而且西陵越就没几日消停的,彼此间亲密的事情做了不少。

这会儿他就只穿了中衣,沈青桐的手搁在他肩上,就能精确的感知到那一层薄薄的衣料下面他肌肤的触感和温度。

外面正是天光大盛的时候,即使关了门窗,这车厢里的光线也是很足。

沈青桐偷看他的脸。

天光之下,他的脸孔也盈溢着淡淡的一抹红晕,本来就是极俊美的一张脸孔,就更是美得赏心悦目。

沈青桐看得微怔,正在失神的时候,本来正在细品她唇上滋味的西陵越却是毫无征兆的突然睁开看眼睛。

对上他的目光,沈青桐蓦然一阵心虚,刷的一下,脸上烧热全红,闪躲着别开了视线。

其实这丫头不强装大尾巴狼的时候,是挺可爱的。

西陵越忍不住由喉咙深处爆发出一声沙哑的浅笑,故意咬了一口她的唇,含糊不清的问道:“你看什么?”

“没!没什么!”沈青桐脱口道,后面回味,却是觉得很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西陵越也不和她计较,又含着她的唇瓣细品了一会儿。

沈青桐面红耳赤,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却又听他再次含糊不清的开口:“之前的话你还没回我呢,那会儿是卫涪陵在那里堵的你?你们都说了什么?”

沈青桐本来才刚有了那么点儿意乱情迷的意思,顿时被一盆冷水浇醒。

逼供就逼供,不带你这样色诱又占便宜的好么?

她一怒,就往旁边偏过头去,怒声道:“既然明知道是她堵的我,你那么想知道她说了什么,那你找她去问!”

说着,就手脚并用的想从他身上下来。

西陵越却没撒手,埋首在她颈边轻声的笑:“这个恐怕不行!”

沈青桐刚要问为什么,他却已然翻身,把她压在了地毯上。

沈青桐被她庞大的身躯压着,险些一口气没上来。

西陵越的目光服侍下来,眸子里带了点点笑意,那眉目间带了灼人的热度烙印在她的脸孔上。

沈青桐能够感觉到他呼吸间急促的心跳和炽热的气息,就只是屏住了呼吸,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

片刻之后,西陵越的吻再度落下,印在她眉心。

沈青桐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下一刻却察觉他的手居然已经落在腰际,在胡乱的剥她的衣裳。

这时候,外面的侍卫终于等不及了,试着开口询问道:“王爷?您在听吗?侧妃娘娘那边的事情到底要怎么处理?出事的地点离着这边比王府近——”

“人没死就送回去找大夫看,事情让周恒去查!”西陵越没好气的撂下话。

那侍卫一个字也不敢多说,立刻拱手道:“是!”

马车里,沈青桐的衣裳已经在抵抗中被他剥的凌乱不堪。

光天化日之下,沈青桐几乎无地自容,心里有气都不敢发作,只能勉强压着声音道:“你做什么啊?这大白天的,疯了吗?”

外面木槿和侍卫还有车夫都在,沈青桐不仅是觉得西陵越疯了,更觉得自己马上也要被他逼疯了。

西陵越按下她的手,还是继续剥她的衣裳,一边语焉不详的回答:“您不是不肯说实话吗?本王这是在逼供啊!”

这简直就是厚颜无耻的公开不要脸!

沈青桐欲哭无泪,再想跟他讲道理的时候就被她堵了嘴。

马车里的一番动作,沈青桐是前所未有的憋屈,连反抗都不敢,生怕动静搞大了会被外面的人听到。

木槿等了半天也没见里边的人出来,就也忍不住的出生询问:“王妃,王爷的衣裳换好了没?贤妃娘娘那边开宴的时辰就到了!”

沈青桐自觉是在做亏心事,下意识的就想要开口搪塞,可是一开口,声音就变了调,险些溢出口一声呻吟。

西陵越的动作一缓,忙抬手捂住她的嘴巴。

沈青桐脸憋得通红。

他自上而下服侍她的面孔,倒是十分乐意于欣赏她的失态和狼狈,倒是好心情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这嘲笑的也太明显了。

沈青桐的脾气上来了,抓过他的手就咬了一口。

“嗯?”西陵越闷哼一声,皱了眉头,刚要发怒,抬头见沈青桐正怒目圆瞪的瞪着他示威的时候,臭脾气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唇角勾了勾就抬头冲外面道:“去跟母妃说,柳氏出了意外,本王和王妃先赶回去了!”

外面木槿是觉得这车厢里的动静不太对劲,不过明知道这车厢里没有外人,就也没敢过问,直接答应了:“是!”

木槿转身又进了宫门。

本来都低着头,站在旁边憋得脸红脖子粗的车夫和侍卫就都赶紧后退三丈,躲开这马车远远地。

木槿只是个丫头,进宫是没资格坐轿子的,这一趟一个来回,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

身后还跟着苦着脸,老大不高兴的蒹葭和低着头,羞愧的满脸通红的侍卫云翼。

因为西陵越说要回去处理柳雪意的事,木槿出来的时候就以为王府的人应该早回去了,所以从宫门里一出来,抬头看到还停在远处的马车倒是狠狠地吃了一惊,然后赶紧快步走过去。

彼时那车厢里的动静已经消停了,车夫和侍卫没事人似的已经回到了原位待命。

明明所有的一切和她方才进宫的时候没什么两样,但是却又分明感觉上是有点什么古怪的。

木槿满心狐疑的走过去,将众人大量一圈,实在没看出什么来,就走过去敲了敲车门:“王爷,王妃?”

“嗯!”西陵越开口的声音很冷静,倒是和往常无异的,“话传到了那就启程回府吧!”

他和沈青桐待一块儿的时候,木槿和蒹葭是从来不往上凑的,可是这会儿蒹葭的衣裳湿了,木槿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敲开了车门道:“王妃,蒹葭的衣裳湿了,您能不能——”

马车里,西陵越衣衫齐整,正面无表情的靠在一侧的车厢壁上翻阅一本游记。

而沈青桐则是背朝外面,侧身躺在里面的软榻上,用被子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了个严实。

这场面,实在是有些诡异。

木槿一愣,还没反应过来,眼前已经一花,里面西陵越随手丢出来一件衣裳。

木槿受宠若惊:“多谢王爷!”

然后就再也一眼都不敢多看的赶紧关了车门。

把衣裳给木槿裹了,一行人打道回府。

木槿的心里始终觉得悬了什么东西,但是要细想的时候又完全捕捉不到痕迹,于是就恍恍惚惚的纳闷了一路。

下午西陵越也没回衙门,马车直接回了昭王府,在大门前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木槿和蒹葭跳下车,转头来敲门:“王爷,王妃,到了!”

“嗯!”车内西陵越应了声。

木槿开了车门,刚要吩咐人搬垫脚凳过来,却见里面西陵越直接用被子裹了沈青桐,居然是亲力亲为的把人给抱了出来。

眼下又不需要演戏给谁看,这待遇,简直是叫人震惊的。

木槿只觉得自己的是不是眼瞎了,瞪大了眼睛看着。

西陵越抱着沈青桐从车上下来,面不改色的道:“睡了!”

他怀里,沈青桐就只露半张脸孔,的确是双目紧闭的模样。

木槿等人赶紧让路,西陵越就抱着沈青桐先进了府。

“姐姐!”蒹葭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落水一次就撞了邪,居然会大白天的见鬼,就去扯木槿的袖子。

“你赶紧回去换了衣裳,当心着凉!”木槿道,催促她进去。

这才是三月里的天气,蒹葭用力的裹紧身上披着的衣裳,回忆起某些不愉快的经历就吸了吸鼻子先进去了。

木槿爬上马车去收拾,合上西陵越仍在桌上的书,再一看——

那方桌里面,乱七八糟落了一地的衣物。

狐疑的扒拉了一遍,木槿一拍脑门——

得了!就说怎么看蒹葭身上披着的衣裳都觉得别扭,可不就是因为眼熟么?那是她家王妃穿在外袍里面的深衣啊。

这不,除了那件深衣,王妃早上穿出门的,剩下的都落在这车上了。

木槿茅塞顿开,有条不紊的去收拾……

等等,好像……似乎……大概……也许……可能……是有什么不对的啊!

这边沈青桐一路都在装死。

西陵越把她抱回去,踢开门,径自走到里屋把人放在了床上。

因为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早回来,所以这会儿佩兰也没在这个屋子里,西陵越转身去关门。

沈青桐憋了一路,这时候终于忍无可忍的爆发,一咕噜爬起来,抓过枕头就砸在了他后腰上。

她这屋子里本来用的是瓷枕,后来被西陵越勒令给换了,只是一个荞麦枕头分量也不轻。

西陵越被撞了一下腰,怒然回头,就见沈青桐半裹着一床棉被,小脸通红的死盯着他,半个肩头露出来,现出胸前半遮半掩的弧度来。

她的手臂纤细雪白,一串儿金银绞丝的细镯子挂在腕上,看上去更显得手腕纤弱,楚楚动人。

她的这副模样配上眼前的这幅表情,实在是不怎么协调。

西陵越似笑非笑的勾唇看着她。

沈青桐见他居然还有脸笑,就更是怒上心头,骂道:“你还要不要脸?”

刚才下车的时候她偷偷的睁眼看了,那些侍卫和车夫,一个个獐头鼠目,一副做贼心虚的表情,想想自己以后是真的不要做人了。

西陵越只要能把她逼得跳脚,那么他自己本来就算是有天大的火气也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他本来是要去关门的,这时候便是冷嗤一声,又举步走回了床边。

一大片的人影压下来,沈青桐仰头和他对峙,脸色黑成了锅底灰。

西陵越居高临下的瞄了眼她裹在她身上的被子,却是有恃无恐的挑眉问道:“什么叫不要脸?”

沈青桐被他堵得无言以对。

他便就倾身下来,近距离的逼视她的眼睛,重复道:“你刚才说什么叫不要脸?再说一遍!”

解释?这有办法解释吗?

这人不仅不要脸,还是个流氓。

沈青桐气的胸口起伏,却是咬着嘴唇,半天说不出话来。

两个人,对峙半晌,就在沈青桐无计可施,准备自暴自弃的息事宁人的时候,西陵越却突然一把扯开她护在身前的棉被。

沈青桐本来就抓着那被子很紧,他这一拽,她就险些跟着一起飞下床,正在暗骂倒霉,等着脸先着地的时候,不想西陵越的肩膀稍稍一侧,刚好是将她拦下了。

沈青桐结结实实的撞在他怀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顺势一把捞过来,压上了床,道:“那我解释给你听!”

沈青桐:……

木槿抱着沈青桐的衣裳手忙脚乱的跑回来的时候,就见房门大开,里面隔着一扇屏风,她家王爷和王妃正在床上打架,于是几乎魂飞魄散的赶紧关上了房门,自己再就寸步不敢擅离的抱着那一大包衣裳蹲在了门口把门。

宫里陆贤妃听到柳雪意出事的消息时候,去给她贺寿的客人都到齐了,她也不能赶人,于是还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把寿宴进行到底了。

待到寿宴散伙了,陆嘉儿母女就也告辞从宫里出来。

回去的马车上,陆夫人想着这一天之内发生的事就很有些唏嘘。

“柳氏那边到底怎么回事?”她思忖着,喃喃的道:“今天是娘娘的生辰,居然是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晦气的事情,不知道娘娘会怎么想。”

“她怎么想我是不在乎的,我现在比较关心的是柳氏到底死了没有!”陆嘉儿道,面上神色也是十分凝重。

陆夫人印象里的女儿一直都是识大体的大家闺秀,冷不防听到她这样一沉沉的语气,不由的就是心头一惊,失声道:“嘉儿!”

陆嘉儿抬头朝她看去,却是面色不改的继续道:“母亲,你要相信,如果柳氏这个时候殒命,这对我们而言,绝对是件好事情,真的不能继续放任她在表哥的府邸里作妖了!”

陆夫人还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马上就听出了她的话里有话,不由的又是心头一惊,不可思议道:“嘉儿,难道是你——”

本来柳雪意出事的消息一传开,她和陆贤妃就都下意识的以为是沈青桐做的。

毕竟要对柳雪意下手,沈青桐既有近水楼台的便利,又有将柳雪意置之死地的理由。

陆夫人想到此事可能是和女儿有关,一颗心就悬到了嗓子眼。

陆嘉儿面对母亲的质问,只选择了默认。

“嘉儿!”陆夫人吓坏了,不由得惊叫出声。

陆嘉儿和她想的明显不一样,赶紧不耐烦的打断她道:“好了母亲你别说了,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柳雪意虽说是姑母送进去昭王府的,但是姑母她到底也是陆家的人,虽然我们能和她划清界限,到时候也要看表哥肯不肯听。所以那个柳雪意,是真的不能留的,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让表哥因为她和我们起了嫌隙也是得不偿失的,祖父一开始没有阻止姑母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冒险了,现在我就只希望在这之前柳雪意还没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来。”

西陵越才是陆家的希望,陆贤妃什么都不是!

这一点的立场,陆嘉儿是十分坚定清楚的。

昭王府这边,柳雪意伤得不轻,马车侧翻的时候她磕到了头,虽然出血不多,但是脑补淤血,昏迷了足有两天三夜才醒,胳膊脱臼了,还有大小的擦伤无数。

不过也算她命大,保住了一条命,倒是没有生命危险。

沈青桐对这事儿是挺好奇的,一开始她是怀疑这是西陵越监守自盗做下的,毕竟别人要在他们昭王府的马车上动手脚不太容易,后来就去问了周管家。

“是有人在马车的轴承那里暗中装了锯子,马车跑过一段路,车轴就被锯断了。”周管家面有难色,却还是如实的说了。

沈青桐就更奇怪了:“在马车上做手脚的人找到了吗?”

难道是王府有内鬼?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

“唉!”周管家叹了口气,倒也没刻意的隐瞒,如实道:“是嘉儿小姐!当时她过去,围着马车那边转了一圈,因为是她,侍卫们也不好拦着。说出来怕是王妃见笑,不过表小姐她不懂事,殿下也不能追究,所以——”

所以,西陵越才后来就没提,直接选择了息事宁人?

毕竟一个是亲表妹,一个是表了好几表的远亲,亲疏内外,一目了然。

沈青桐比较奇怪的是陆嘉儿这么做了,就不怕西陵越会对她心生不喜?那这位陆表妹到底还有没有打着搞定王爷表哥的目标在努力啊?

西陵越将这件事含糊过去了,沈青桐十分的遗憾郁闷。

这件事很快就不显山不露水的时过境迁了,但是没有消停几天,北魏的使团就按照预定的行程进京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