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还好本王媳妇娶的早啊!/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目睽睽之下,他突然笑成这样,沈青桐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一把拿开他的手,大力的甩掉。

昭王殿下的脾气不怎么好,这是众人皆知的。

王妃黑了脸,他却居然完全没有被激怒的意思,若无其事的偏头朝一边,端着酒杯继续抿酒。

沈青桐被他嘲笑了,心里就老大的不高兴,反而冷了脸。

在座的众人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昭王殿下和王妃那一桌的情景太诡异了啊!

片刻的冷场之后,西陵钰才回过神来,打圆场道:“没什么事了,这曲子不听了,本宫府上有两个从南齐带过来的舞娘,南齐的宫廷舞蹈也是别具一格的,最近新排了歌舞,请出来给摄政王鉴赏吧!”

他说着,扭头给卫涪陵使了个眼色。

卫涪陵一笑,回头冲青青耳语了两句。

青青转身下去了。

厅中的乐师们纷纷起身行礼。

这一曲未能尽兴,其实西陵钰倒也是无所谓的,毕竟他本来的用意也不是请摄政王欣赏乐曲的,这时候,只作不经意的随手一指中间那个琴师道:“你过来服侍,替摄政王斟酒!”

彼时那琴师正在低头取下面纱,察觉有人朝这边看来,她有些惊讶的摇头。

艳若桃李的一张脸。

双瞳剪水,面色讶然。

赫然——

正是沈家的大小姐沈青荷!

西陵钰还只顾着和摄政王说话,都没仔细看她的脸。

这大厅之内,却是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

沈青荷满面通红,目色茫然,怔怔的看着上首的西陵钰,却发现西陵钰完全没顾得上看她,倒是和他同坐在手席的胖硕男人眯了眼睛,神情慵懒的打量她,一时之间,更是手足无措了起来。

东宫宴会上的琴师怎么会是沈家的大小姐?

在座的众人也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太子特意的安排,一时间也没人敢多嘴,就只是神情古怪的看着僵硬立在场中的沈青荷。

西陵钰只顾着和摄政王说话。

他身侧的太子妃卫涪陵瞧见了,低头抿了口茶,唇角隐晦的牵起一个弧度,却没有做声。

那边西陵钰见着他钦点的琴师半天没动静,就不悦的冷声斥道:“本宫叫你过来服侍摄政王,你没听见吗?”

话音才落,其他的乐师未免惹祸上身,就都赶紧的撤了。

真个大厅当中,就只剩下沈青荷一个人。

沈青荷是大家闺秀,几时被人这样的审视围观过?羞窘的面色通红,泫然欲泣的脱口唤了声:“殿下——”

大夫人一直说让她韬光养晦,会替她想办法,可是这都过去快两个月了,事情又毫无进展,反而是卫涪陵的毒解了,并且慢慢的好转。

沈青荷实在等不得了,就趁着这次宴会的机会想来见上西陵钰一面。

毕竟两人之间几度缠绵,她总觉得那男人不会对她这么绝情的。

可是今天西陵钰一心只顾着招待贵客,宴会前那边的水榭上就封锁严密,不准任何人接近的。而如果等到宴会上来,在座的这么多人,她又怕西陵钰看不到,所以绞尽脑汁的想了个博眼球的法子。

想想也是运气好,她本来是想去买通一个乐师,来借用一下这个机会的,摸到隔壁的院子里却刚好遇到那乐师临时闹肚子,正在到处寻人替补,于是就塞了银子,欣然前来了。

这时候,独自站在厅中,沈青荷有了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西陵越一回头才注意到是她,整张脸上的表情也是瞬间僵住,随后就五颜六色,极为精彩的变化起来。

“你——”反应了半天,西陵钰倒是心虚,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

沈青荷的姿色不俗,在京城的贵女中间是数一数二的。

北魏的那位摄政王盯了她半天,眼珠子几乎就一直是挂在她身上的,这时候就颇为满意的捻须笑道:“大越果然人杰地灵,太子殿下府中随便的一个琴师就是才貌双绝的。”

他这个人,这些年在北魏只手遮天成了习惯,所以在人前也没什么忌讳,这会儿盯着沈青荷的眼神就带了毫不掩饰的色欲气息。

沈青荷平时是见的都是恭谨有礼的世家子弟,几时被人这样当玩物一样的打量研究过?被他盯着,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被人当中扒光了衣裳,羞窘的几乎无地自容。

西陵钰这个时候也是进退两难了——

本来他只是想投其所好,送个美人儿给摄政王,拉拢一下关系,可是现在——

他倒不是舍不得沈青荷,只是如果将错就错的把沈家的嫡长女送给个老色鬼亵玩,沈家人还能和他善罢甘休了不成?

而事情又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再推诿不给,又是要得罪这位摄政王的。

西陵钰也是面色尴尬,一阵的为难。

旁边的卫涪陵看了他一眼,这一次倒是十分体谅的出面打圆场道:“殿下恕罪!咱们府上那位琴师发了急症,不能前来。摄政王是贵客,臣妾不敢怠慢,您知道,镇北将军沈家的大小姐琴艺超群,所以我便请了她来帮忙。毕竟摄政王身份贵重,沈大小姐献上一曲,只算美人赞慕英雄的君子之道,也不算辱没亵渎了彼此吧!”

她这一番话,说得是相当的漂亮,算是解了西陵钰的燃眉之急了。

只算——

沈青荷是镇北将军沈和的女儿,这事情就又不太一样了。

西陵钰找到了台阶下,忙道:“原来如此,倒是本宫事先不知情。”

说着,他就正了正颜色,一本正经的看向了沈青荷道:“本宫只是无心之失,沈大小姐莫怪!”

沈青荷心情略一放松,听了他的声音,更是满心的委屈,连忙道:“殿下言重,折煞臣女了!”

说着,微微吹了眼睛,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旁边的摄政王在听了卫涪陵口中“镇北将军”四字的时候,眼底就有精光隐晦一闪,这时候便是意味深长的笑道:“原来是镇北将军的千金,镇北将军大名,本王在北魏也是如雷贯耳。沈大小姐琴艺卓绝,实属罕见,用你斟酒,本王自是无福消受了,还是本王敬你一杯,谢过沈大小姐方才的表演。”

说话间,他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直接把自己端在手里的酒杯递给了身边婢女。

那酒杯是他用过的,他虽不明说,但是言下之意却是相当明显了。

西陵钰又是面色一僵。

婢女又不敢怠慢贵客,只能硬着头皮将那酒杯接了,埋头快走过去,呈到沈青荷面前。

沈青荷倒是没多想,只觉得这人是在故意的羞辱她,看一眼眼前的酒杯,想着座上那男人的嘴脸,胃里就是翻江倒海,一阵的恶心。

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无意间自己好像是闯了祸了。

她就只是盯着那个酒杯,脸憋得通红,也不肯去接,半晌,就红着眼睛又求救似的看向了西陵钰,道:“殿下——”

摄政王就是那个意思,西陵钰心知肚明,他是怎么都不可能为了个女人就把这人给得罪了的。

大厅中的气氛,一度僵持。

西陵钰无计可施之下,只能再次侧目给卫涪陵使了个眼色,心里却没谱儿——

毕竟,他的这个太子妃本身就是难以驾驭的,他是实在不确定对方会不会肯于再出面。

只是出乎意料的,卫涪陵今天却很配合,笑了笑,就招呼婢女端了一碗茶上来道:“本宫依稀听闻沈大小姐是不胜酒力的,可是摄政王的好意不能驳,沈大小姐就以茶代酒,敬摄政王一杯吧!”

她挥了挥手,婢女就端了茶碗过去。

沈青荷如蒙大赦,这一次赶紧就接了,规规矩矩的冲着座上的摄政王举杯:“小女子不才,不敢担待摄政王的谬赞,以茶代酒,敬摄政王!”

她是被那人的眼神吓怕了,这时候倒也懂得伏低做小。

摄政王被卫涪陵搅了局,心里明显不悦,只是也没说什么,还是接过侍女重新递上来的酒杯,一饮而尽。

西陵钰自然感觉到了他的不快,心里顿时有片刻的悬空,一边心不在焉的摆摆手道:“沈大小姐辛苦了!”

“臣女告退!”沈青荷如蒙大赦,赶紧屈膝一福就要往外走。

却不想,她刚一转身,就听座上的摄政王又郎朗的开口道:“之前本王人在北魏朝中就经常听闻镇北将军的事迹威名,横竖今日机会得当,还请沈大小姐在园中暂留片刻,回头等宴席散了,私底下好与本王好好讲讲令尊的有关事迹?”

这个人,贵为一国摄政王,居然会无耻到这种地步?

他这番话已经影射的相当明显——

他就是跟西陵钰要人的!

沈青荷如遭雷击,脑中轰然一声,脚下就像是生了根,险些当场瘫软在地。

西陵钰更是紧张,忙道:“沈大小姐一介女流——”

虽然明知道这位摄政王就只是想找个玩物,也或者是因为沈和一直驻守两国边境的关系,想纳了她的女儿,以便于给他一个下马威——

就算无伤大雅,可沈青荷毕竟是被他沾了身的。

以北魏摄政王的身份,给他送了个破了身的女人过去,没准是要结仇的。

“是吗?难道是不方便?”摄政王一笑,打断他的话,紧跟着就是话锋一转,忽而抬眸看向了西陵越道:“之前替我朝擒获叛贼的人是昭王殿下吧?您与镇北将军是曾经一起公事过的,不知道宴后是否得空?咱们聊聊?”

西陵越之前没给他面子,他一点好感也没有,这诚然就是逼迫西陵钰就范的。

西陵越还没应声,西陵钰已经勃然变色,赶紧道:“我家老三和镇北将军到底是外人,有些事知道的哪有沈大小姐清楚?既然摄政王有兴趣,那——”

说着,他就转头看向了来宝道:“给沈大小姐在隔壁找间屋子安置!”

话是这样说,他的心里却是另有打算——

赶紧把沈青荷送走了,横竖那摄政王就只是色迷心窍,回头给他再挑选几个美人儿送过去,总能哄住的。

来宝也是相当激灵,马上会意:“是!”

说着,就亲自走过去,搀扶了僵在那里,双腿打颤的沈青荷往外走:“沈大小姐请!”

沈青荷吓得整个人都蒙了,脸色惨白,眼泪就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儿,这时候就木头人似的被来宝扶了出去。

沈青桐看着她不剩虚弱的背影,简直就想当众扶额——

这个蠢货!真是蠢到无可救药了!这是什么场合?明知道座上有只色中饿鬼,她还敢公然出来卖弄风情?

旁边的西陵越侧目,看到她嘴角抽搐,一副牙疼一样的表情就又起了逗她的心思,啧啧叹道:“还好本王的王妃娶的早啊!”

北魏的这位摄政王,明显是势在必得的。

回头一旦被验明正身,沈家的门风就全毁了,所有沈家女儿的名声都要跟着一败涂地,如果遇到严重的——

已经嫁出去的女儿都有被休弃的可能。

西陵越这个幸灾乐祸的语气,着实叫人难以受用。

沈青桐心弦一颤,一时情绪还没控制好就扭头朝他看来。

西陵越挑眉,也不掩饰,眉目晕染一点揶揄的笑意,看着她道:“她是她,你是你!既然你进了昭王府的门,就是本王的人了,和他们沈家没什么关系。放心,本王是不会轻易休妻的,毕竟……”

顿了一下,他随手捞过桌上酒杯饮了一口酒,又道:“换一个还是挺麻烦的!”

沈青桐跟他处得久了,早就对他明里暗里的挤兑麻木了,干脆就不理他,别开眼睛,也端过酒杯低头慢慢的抿着杯中桂花酿。

沈青荷被来宝扶着刚一出去,摄政王身后的一个随从就也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西陵钰一愣,面色瞬间铁青。

旁边的卫涪陵也瞧在眼里,却是不动声色的站起身来,微笑着欠身福了一礼道:“摄政王莫怪,起身失礼,失陪一会儿!”

然后就转身,递了手给青青扶着,也从侧门出去了。

今天她的表现,已经给了西陵钰太多的意外,这时候西陵钰的心思倒是莫名的突然安定了几分,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继续和摄政王对饮寒暄。

来宝扶着沈青荷从那大厅里出来,沈青荷咬着牙,一步一步往外走,好不容易撑到挪出了院子,就再也提不起一丝力气了,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哎!沈大小姐!”来宝赶紧去扶她。

可是沈青荷根本站不起来,咬着嘴唇试了几次,直接把嘴唇咬出了血来,脸色惨败而没有半分的血色。

来宝正在手足无措的时候,等在不远处的丫头紫苑刚好寻来,看到沈青荷坐在地上,登时也是吓了一跳,赶紧过来帮忙:“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伤着了么?”

沈青荷只要想到方才那老男人看她的眼神,就忍不住的头皮发麻。

她咬着牙,一声不吭,身子还在微微的发抖。

来宝焦虑的左右看了眼,忙道:“沈大小姐别慌,咱家这就送您出去,您的马车是停在哪个门口了?”

沈青荷有些意外的瞪大了眼睛回头看他。

来宝苦笑,安慰道:“这里的事情殿下会处理善后的,您先回去,最近不要出门了!”

说着,又问紫苑道:“你们的马车停哪儿了?”

“南门!”紫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脱口回道。

沈青荷本来是真的不确定西陵钰会不会把她推出去,这时候感动的眼泪险些就要落下来,强撑着力气,被两人扶着就要往南边的小路上走。

却不想,刚走了几步,身后就追来一片的脚步声。

几个人都慌了。

仓促间回头,就见太子妃卫涪陵带着一群人杀到了。

“娘娘?”来宝一惊,满脸的戒备:“您这是——”

卫涪陵也不管他,直接越过他,却看缩在他身后的沈青荷,冷声命令道:“你让开,给本宫把这个女人带走!”

四五个膀大腰粗的嬷嬷立刻冲上前去。

“你们干什么?”紫苑惊慌失措的张开双臂就要往沈青荷前面挡,却被两个嬷嬷直接扑倒,按在地上,摔了个狗啃泥。

另一个婆子撞开了来宝。

又有两个人上前,把沈青荷架住了。

“你们放开我!”沈青荷惊恐的一下子哭了出来,使劲的挣扎着看向了从来都端庄冷傲的太子妃:“你要做什么?放开我!”

来宝也急了,赶紧劝道:“娘娘,您可别做糊涂事,这是太子殿下的意思,沈大小姐她……”

“这里不关你的事!”卫涪陵打断他的话,语气干脆又决绝。

她盯着沈青荷,开口的语气四平八稳的道:“我比你更了解殿下的处境,和区区一个女人相比,北魏的摄政王更不能得罪,这件事你别管了,回头有什么事,殿下要追究的话,都由本宫承担!”

“可是——”来宝还想劝。

卫涪陵已经不想听了,直接一挥手:“把人带下去,好生的帮着拾掇一下,再去个人到镇北将军府报个信,就说北魏的摄政王和他家的大小姐情投意合,咱们殿下做主,给许了!沈大小姐这样的身份,再有朝廷和殿下的面子撑腰做主,他们怎么还不得许个侧妃之位?”

北魏的摄政王是非要留人不可的,来宝也知道。

虽然说西陵钰想着用别的方法摆平了此事,但这也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相形之下,还是要把沈青荷留下会比较靠谱一点儿,只是——

只要想到沈青荷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来宝还是一身一身的冒冷汗。

此时太子妃的态度强硬,来宝也抗衡不过。

沈青荷听着卫涪陵三两句话就定了她后半生的命运,整个人都惊呆了,反应了一下,才又目赤欲裂的尖叫起来:“你凭什么做我的主?我要见殿下!卫涪陵,你——你这是——”

这女人是故意的吧?因为知道她和西陵钰有染,所以公报私仇?

卫涪陵也没理她,直接对来宝道:“你还不回去?”

来宝满头大汗,迟疑片刻,只能点头:“是!”

那嬷嬷松了手,他就一溜烟的跑了。

不远处的花从后面,观望了半天的北魏侍卫也悄然隐退。

卫涪陵拿眼角的余光看到那边的动静,唇角隐晦的勾了下。

这边沈青荷胆战心惊的还在叫嚣:“你不能随便动我,我是——”

“嘘!”卫涪陵走上前去,唇角带着高雅的笑容,抬手啪的一拍她的脸,力道不大,但是声响清脆,“我知道你的身子是给了太子殿下的,你也别觉得是我故意要为难你,说实话,这种事,我还真是不在乎。今天你走这一步,也算是命该如此,你放心,不管今天这事儿之后会引发什么后果,但凡是你的太子殿下他开口,本宫照样不计前嫌的接你进东宫!”

如果她真的被北魏的那个摄政王玷污了身子,西陵钰怎么还肯要她?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口蜜腹剑的毒妇!

沈青荷恶狠狠的盯着她,但是瞧见卫涪陵脸上高高在上的表情,就知道硬来是不行的,于是赶紧服软,声泪俱下的哀求道:“娘娘,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背着您和太子殿下她——”

卫涪陵笑了笑,再次云淡风轻的打断她的话,摇头道:“我说过,我不怪你!不过本宫这个人,素来都是心肠好,这一次,我帮你看看你的太子殿下的真面目。如果你还有点良心,那还事后,不管结果如何,你都应该感激我的!”

说完,她就突然又冷了脸,挥了挥手道:“带走吧!”

这一刻,她面上表情冷若冰霜,眸子里的光光芒幽暗又恶劣,看在眼里,居然是和以往那个端庄高贵的太子妃判若两人。

沈青荷吓得肝胆俱裂,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已经被人堵了嘴,强行拖下去了。

卫涪陵目送她的背影,良久,勾唇一笑,转身递了手给青青道:“走吧!咱们回去!”

青青扶着她,又原路回到了厅中。

彼时摄政王应该已经暗中得到了外面的消息,正和西陵钰相谈正欢,见到她进来,却也蛮欣赏的抬眸看了眼。

卫涪陵没说话,提了裙子刚要弯身落座,忽见她身后一个婢女白了脸,指着她身后惊恐的道:“呀!血!好多血!娘娘您见红了!”

------题外话------

嗯,荷花姐好久没出来作了,这一次又作出新高度了,热烈鼓掌O(∩_∩)O~

ps:我的太子妃凉凉依然霸气圈粉好欢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