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不孕/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家主子,是个相当有决断的人。

青青点头:“事不宜迟,女婢马上回去!”

这件事,是她和卫涪陵之间的秘密,纵然卫涪陵从南齐带过来的心腹不少,却也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的。

青青带上门,匆匆的离开了。

不多时,就有婢女端了乌鸡汤进来:“娘娘,您刚失了血,喝一点汤,补一补元气!”

卫涪陵没有拒绝,接过汤盅慢条斯理的刚喝了两口,外面西陵钰就推门走了进来。

“太子殿下!”婢女连忙屈膝行礼。

卫涪陵抬眸看过来,面上表情依旧冷淡。

西陵钰怀揣了满肚子的郁气,可是想着今天卫涪陵的确是帮了他不少,并且在沈青荷的事情上,她也是不知者无过,便就忍下了脾气。

卫涪陵见他进来,却也没有起身相迎的意思,只就不冷不热的道:“前头的宴会这么快就散了?殿下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西陵钰也没发脾气,只含糊道:“提前散了!”

顿了一顿,却是主动问道:“你怎么样了?”

卫涪陵知道他是为什么,但她毕竟不是春心萌动的小女孩了,更不是一心等着自己夫君垂帘那些后宅女子,闻言,也不会觉得受宠若惊,只是淡淡的说道:“臣妾无恙,劳殿下挂心了!”

她这态度不冷不热的,西陵钰反而一时尴尬。

两个人,共处一室,气氛已然是现出明显的诡异来。

西陵钰是没心思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就道:“这边没什么事了,你也不用看着了,收拾一下,先回府歇着,本宫要进宫一趟。”

沈青荷的事,不去和陈皇后先通个气,他的心里也总是觉得不踏实。

“好!”卫涪陵点头。

婢女赶紧接过汤碗,扶她起身,又匆忙的取来披风给她披上。

西陵越走在前面,婢女们拥簇着,卫涪陵跟在他身后。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

卫涪陵走了一路,已然是感觉出身体的虚弱来,身上都是冷汗。

不过她的定力好,还能端庄的挤出一个笑容来道:“臣妾今天身子不适,就不陪您进宫去给母后请安了!”

西陵钰颔首。

她便就转身,先上了马车。

婢女去扶她的手的时候才察觉,她的手心里一片潮湿,手指冰凉,掌心里湿冷一片。

“娘娘!”婢女一惊,低呼一声。

卫涪陵侧目,微微摇了摇头,那婢女便就噤声。

卫涪陵强撑着力气上了马车,这时候自己都觉出明显的不对劲来了,不过就是踩着垫脚凳上车的时候腿抬高了一点儿,就觉得脚底下发虚,双腿几乎在打颤。

她咬着牙,没吭声,本想撑着回府的,不想才一进马车,终是腿软,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娘娘!”婢女吓坏了,惊呼出声。

卫涪陵试着挣扎了一下,也只勉强坐直了身子,一张脸上,血色全无,苍白的十分可怕。

彼时西陵钰在旁边才刚要上马,听到婢女带着哭腔的尖叫声,心下生疑,就快走几步过来道:“怎么回事?”

“娘娘她——”那婢女已经吓得红了眼眶。

“没事!不小心崴了脚!”卫涪陵却是抢先打断她的话。

西陵钰狐疑的打量了她一眼。

卫涪陵又嗔了那婢女一眼道:“别大惊小怪的,没得叫人笑话!”

“是!”婢女委屈的闷声应了,才又膝行过去扶她想要挪到马车的里面去。

卫涪陵咬牙撑着起身,不想西陵钰却是眉峰一敛,盯着她身后道:“你怎么了?”

卫涪陵狐疑的扭头看去,却赫然发现自己腰后,刚换了不一会儿的裙子上面又氤出了血色来。

“这——这怎么会这样?”那婢女吓得慌了手脚。

卫涪陵这才感觉到,好像从之前的那会儿开始,她就一直在断断续续的出血没停过。

这个时候,因为主人家离席,那园子里陆续已经开始有西陵越党派的朝臣带着家眷离席,正往这边走。

西陵钰直觉的感觉到事情另有隐情,当机立断的一撩袍角就上了车,随手把车门一关,道:“马上回府!”

“是!”侍卫应了声,赶紧集中起来准备,一行人直接打道回府。

卫涪陵坐在马车里,因为持续不断的失血,手脚冰凉,整个人都在迅速变得虚弱。

她咬紧了牙关不吭声,却知道——

这一次针对她的人是下狠手想要置她于死的。

都不用想后面这人要出什么招,如果回头这血止不住,她也会活活的被耗死。

马车里,西陵钰的脸是也不好。

夫妻两个,各怀心事,沉默着回了东宫。

等到下车的时候,卫涪陵知道自己的状况不好,就没强撑,直接命令跟随自己的嬷嬷道:“嬷嬷,我身子不适,你抱我回去!”

“是!”她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是她从南齐带过来的,闻言,半个字都不多问,就过来抱她。

卫涪陵就转向了西陵钰道:“殿下去忙吧,我自己找个大夫来看看就好!”

西陵钰心下是对她突如其来的病症起了疑心的,几乎是立刻就想到是不是又是他府里的妻妾们争宠使出的手段。

又毕竟——

城里专门诊女子病症的大夫没有两个,他又要防着家丑外扬,就扭头吩咐自己的侍卫:“传本宫的口谕,去请毛太医过来,记得让他多带个医女!”

既然有人算计她,卫涪陵也做好了要被人把脉看诊的准备,所以干脆也没出声阻挠,只就闭上了眼睛,不剩虚弱的靠在了抱着她的嬷嬷怀里。

那嬷嬷抱着她快步进门。

西陵钰想了想,终还是放心不下驿馆那边的事,就还是趁着这个空当赶着进宫去了一趟。

这边卫涪陵被抱回院子的时候,青青正有些心神不宁的在屋子里踱步,听闻外面的动静,赶紧迎出来,登时吓了一跳:“娘娘,娘娘您这是怎么了?”

卫涪陵闭着眼,根本就提不起力气说话。

那嬷嬷抱着她直接进去,把人安置在里面的床上,这才忧心忡忡的转头对青青道:“本以为娘娘是来了小日子,可是这情况好像不太对啊!”

卫涪陵这才积攒了力气,睁开眼睛看过来道:“去给我找衣裳来换,再去陈大夫那里,先要点儿能快速止血的药给我!”

虽然明知道陈大夫已经被打发了,但是做戏做全套,她也还是这样吩咐。

青青立刻会意,点头:“好!”

然后扭头对那嬷嬷道:“我服侍娘娘更衣,你去找陈大夫来!快点!”

“嗯!”那嬷嬷应声,转身奔了出去。

青青送她出门,回来顺手从箱子里找了套干净衣服,抱着回到床边,看着卫涪陵虚弱的样子,眼泪直接就下来了:“娘娘——”

“你先别哭!去我的那个箱子里找找,里头有能快速补充元气的药丸,紫色的那个瓶子!”卫涪陵道。

“哦!”青青擦了把泪,赶紧去墙角的那个箱子里翻找,又从里面放着的一个楠木小箱子里拿出卫涪陵口中的瓷瓶,“是这个吗?”

“嗯!”卫涪陵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闭了下眼。

青青就去倒了温水。

那瓶子里一共两颗药丸,卫涪陵一口气全吞了。

青青瞧着她惨白的脸色就心疼的不住落泪,又扶她躺了回去。

好在卫涪陵相信青青办事的能力,这会儿没气力,也就没有亲自再去确认陈大夫那件事的细节。

她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脑子里却很清楚,时刻警醒的在等。

青青心疼她,只当她在休息,就一直没有打扰。

过了不多一会儿,去请大夫的嬷嬷回来,一脸焦灼的道:“青青姑娘,老奴刚我去找了陈大夫,可是他人不在啊,我又去问了门房的人,他们说早半个时辰,陈大夫说出门去采办药材去了,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啊!”

东宫养了两位大夫,一直给卫涪陵看诊的就是这位陈大夫。

青青道:“李大夫呢?这时候还计较什么,把李大夫请来!”

“李大夫那里老奴也去了,可是听说他家中老母病种,四天前他就回老家去了,这也是不在呢!”那嬷嬷道。

青青心焦不已。

这时候卫涪陵才睁开眼,偏头看过来道:“我好多了,殿下不是叫人去请太医了吗?等着吧,你们先帮我把衣裳换了!”

说着,就要挣扎起身。

“娘娘别逞强,奴婢来!”青青赶紧过去。

那嬷嬷帮着把卫涪陵身上的衣裳又换了,确乎是她服用的药丸起了作用,这会儿出血的症状已经几乎止住了,只是人还很虚弱。

两人给她换了干净的衣裳,床上的被褥也脏了,那嬷嬷就把人抱到旁边的榻上,两人一起麻利的把床单也换了。

刚刚整理好,院子里就传来脚步声。

随后,有人敲门:“娘娘,太医来了!”

青青回头去看卫涪陵,见卫涪陵首肯,这才过去开了门。

一个须发花白的老太医埋头走进来,带着医女一起跪地行礼:“见过娘娘!”

“毛太医不必拘礼,起吧!”卫涪陵有气无力的道。

青青赶紧就去扶了那毛太医起来,拉他到那榻边:“太医您快给我们娘娘看看!”

随后,就把卫涪陵的症状都仔细的说了。

毛太医掏出脉枕开始诊脉。

青青紧张的盯着他的反应,却见他的眉头越皱越紧。

他搭了卫涪陵的腕脉,却是一遍遍的诊了又诊。

青青等不及了,追问道:“太医,我们娘娘到底怎么样了?”

卫涪陵也看着她。

毛太医却是目光闪躲,一副有难言之隐的模样,支支吾吾道:“这……这个……”

卫涪陵的唇角扯出一抹笑,深吸一口气道:“太医有话就直说吧,本宫受得住!”

毛太医却还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场面正在僵持间,外面就见西陵钰和陈皇后相携而来。

“太医已经来了?太子妃她怎么样了?”西陵钰进门就直接问道。

卫涪陵却没看他,而是越过他去,看了眼跟着他一起过来的陈皇后,那一瞬间,心里就突兀的蹦出来一个念头,隐约的明白了今天这件事的缘由。

只是她也还是不动声色,道:“母后怎么还亲自来了?请您恕罪,这会儿我的身子不爽利,不能给您行礼了!”

“就是听说你不舒服本宫才来的,你就坐着吧!”陈皇后道,也是看向了毛太医。

她也不说话。

但是好歹她不是当事人了,毛太医就恭敬的走过去,拱手道:“娘娘,还是别扰了太子妃娘娘休息,请您借一步说话!”

在场的人,又都不傻。

西陵钰看了卫涪陵一眼,随后就是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

陈皇后沉默了片刻,刚要点头,却听卫涪陵声音坚定的道:“都别走,有什么话就当着本宫的面说!”

“这——”毛太医回头看她一眼,又是面露难色。

卫涪陵道:“这身子是本宫自己的,还有什么真相是本宫不能听的?”

她的态度十分强硬。

陈皇后又看了她一眼,最终只能是妥协:“有什么话,太医你直言无妨!”

“是!”毛太医无奈,这才硬着头皮应下,只是要开口之前,还是于心不忍的回头又看了卫涪陵一眼,这才说道:“娘娘今天会突然血崩,似乎是服用了剂量不少的大寒之物,伤了身子所致。”

“你说什么?”青青登时就红了眼,就要冲上去质问详情。

陈皇后横过去一眼,她便忍着顿住了脚步,面上表情愤怒不已。

陈皇后是看出了毛太医的话没说完,就只是盯着他,等他继续。

毛太医定了定神,才又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太子妃娘娘之前有个两次小产的经历是吧?”

几年之内,卫涪陵两度小产,根本不是秘密。

西陵钰就不耐烦了,催促道:“别吞吞吐吐的,有话都一次会本宫说完了!”

“这——”毛太医擦了把冷汗,终还是忍不住的又拿眼角的余光偷偷回头看了卫涪陵一眼,这才一咬牙道:“娘娘会小产,这是必然的!微臣虽然不知道娘娘的身子是何时开始受到的损伤,可是就方才微臣给娘娘把脉时候娘娘的脉象上来看……娘娘的身子,早就不适合孕育子嗣!”

卫涪陵是太子妃,只有她生出来的孩子才是西陵钰的嫡出子女,如果她以后都生不了,那么——

西陵钰大骇,不由的倒退一步。

随后,他又看向了卫涪陵,一脸惊疑不定的神色。

“你胡说!”青青立刻尖叫起来,大声的指责:“什么不能孕育子嗣,前面我们娘娘明明也怀孕过的。太医你年纪一大把了,却当众信口雌黄,这样的诋毁我们娘娘,到底是何居心?”

青青说着,就激动的想要冲上来和毛太医厮打。

陈皇后使了个眼色。

古嬷嬷立刻带人上前拦住了她。

卫涪陵则是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低头盯着自己的腹部,似是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你继续说!”陈皇后还算冷静。

毛太医道:“这位姑娘有所误会,微臣不是说太子妃娘娘不能受孕,只是娘娘的身子受过损伤,怀孕之后,孩子是绝对带带不住的,最多不过五个月,是一定会流掉的!”

这个消息对西陵钰而言,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而陈皇后,同样也是震惊不已——

今天,卫涪陵身上,本来就是她设的局,而毛太医也是提前得了她的吩咐的。卫涪陵太桀骜不驯了,她已经不能容忍,只是因为南齐的关系,又不能让西陵钰直接休妻,于是她就找了个借口,让毛太医谎称卫涪陵不孕。所谓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届时卫涪陵的太子妃之位就算不废,那就只把她搁在一边,荣养起来就好。而她,就可以用太子不能没有嫡子为名,请皇帝准许西陵钰娶平妻了。

要知道,一个太子妃之位,可是笼络人的绝佳武器。

可是现在——

毛太医给卫涪陵诊脉之后,却爆出了意料之外的其他隐情?

陈皇后也是震了震。

她飞快的镇定心神,又再确认道:“此言当真?”

“是!”毛太医也是唏嘘不已。

陈皇后和西陵钰两人都傻了眼,正在心里震惊,还来不及细想其中是否还有内幕的时候,忽而就听毛太医身后的卫涪陵发出丝丝瘆人的冷笑声。

众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

卫涪陵一寸一寸的抬起眼睛,眼睛里迸射出强烈的痛恨之意,盯着毛太医,冷冷的道:“你胡说!如果本宫的身体真有什么问题,这些年,大夫难道诊不出来?你跑到本宫的面前来妖言惑众?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毛太医虽然说得是实话,可是初衷的确有猫腻,不由的就是心虚的眼神闪躲了一下。

他没做声,却是青青急切的附和道:“对!如果娘娘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陈大夫早就说了,你这根本就是污蔑!”

话音才落,站在旁边角落里的那个嬷嬷就打了个哆嗦,小声的道:“陈大夫刚好出府去了,会不会——会不会——”

会不会这人做了亏心事,畏罪潜逃了啊?

“到底怎么回事?”西陵钰一头的雾水,冷声喝问。

那嬷嬷把她去寻陈大夫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

西陵钰怒道:“马上去把人给本宫找回来了!”

卫涪陵一直冷着脸,眼神愤恨的不说话——

这些年,她为了掩饰这件事,给了陈大夫太多的好处,心知陈大夫就算不幸被找回来,也不敢胡说八道的。

那边侍卫才应声冲出了院子,外面管家就黑着脸快步走进来,禀报道:“殿下,昭王府刚来人了,说是昭王回府的马车在街上撞伤了咱们府上的陈大夫,昭王府的人亲自把人送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