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嫁祸/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荷抱着身子使劲的后退,恐惧的尖叫起来:“你……你不要过来!你不能动我!”

“不能动?为什么?”摄政王堵在床边,一边手脚麻利的继续宽衣解带,露出一身叫人作呕的肥肉来。

沈青荷简直汗毛倒竖,抓过床上的枕头被褥朝她扔过去。

不过她的力气实在有限。

那男人再次扑过去抓住她的时候,沈青荷就觉得汗毛倒竖。

尤其那人一把撕裂她衣衫的时候,那一刻的感觉是犹如五雷轰顶,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和颜面的哭喊道:“你别碰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我是太子殿下的人!”

原以为,作为一国位高权重的摄政王,这男人多少应该有点儿心气儿的,抑或者至少他人在大越,也不敢公然和西陵钰为敌的。

只是——

这一次,沈青荷却是完全的失策了。

一则,她高估了她的太子殿下在人前的威慑力,二则,北魏的这位摄政王,其实真的是个荤素不忌的。

别人碰过的女人算什么?横竖又不是娶回去做正妃的,也没什么好丢脸的。

沈青荷鬼哭狼嚎,声音惨绝了,在这座驿馆的上空悠悠的回荡。

彼时,正走在回程路上的沈青桐却突然吩咐木槿道:“告诉车夫,我们不回王府,先回一趟沈家吧!”

木槿皱眉,有些迟疑的没有马上动作,“王妃要回将军府?”

“沈青荷的事情,大伯母既然交代给我去办了,我总要给个回信的!”沈青桐道,唇角弯起的笑容却是叫人一眼就能看出点儿不怀好意的味道来。

她家王妃,有时候做事真的也是太不靠谱了,突发奇招,叫你防不胜防的。

木槿的一颗心,本能的开始往上提,“可是——”

大夫人委托的事情,沈青桐根本就没有办妥好么?

那位北魏的摄政王,分明就没打算放人,否则的话,岂不是当场就应该让她们把人带走了吗?

在这种情况下,沈青桐去找大夫人能有什么好?

沈青桐看出她疑虑,就干脆毫不掩饰的眨眨眼,一边转身从车厢里面的小柜子里翻出一封帖子,推到她面前道:“我去沈家转一圈,到时候你出来替我办件事!”

桌上的帖子,是之前宫里以陆贤妃的名义下的。

本来是放在西陵越的那辆马车上的,出门前,沈青桐让木槿去马房要马车的时候,特意嘱咐她给带出来的。

木槿是真摸不准她要干什么的,就还是有点儿不放心的盯着她。

沈青桐就又笑道:“这件事本来就是大伯母太太真了,到了嘴边的肥肉,那位摄政王哪有不吃的道理?等着吧,明天一早,肯定是要东窗事发的。一会儿回了沈家,你从后门出去,黎雨巷那边,我记得是有个手艺很厉害的李跛子,你带这封帖子过去,让她帮忙做一封宫里出来的帖子,日期就定在后天傍晚,约一下北魏的摄政王,在崇明馆后院的雅间见面。”

木槿听了,差点直接蹦起来,几乎是如临大敌的低呼道:“王妃您还要再见那个摄政王吗?而且崇明馆那种地方——”

崇明馆,算是京城最负盛名的两大青楼之一。

一般正紧人家的姑娘,都是避之唯恐不及的,自家王妃这次是玩的太过分了好吗?

沈青桐一笑,端着桌上茶碗在手里晃了晃,却是漫不经心道:“谁说是我去见他的?不是让你去找人伪造帖子了吗?”

王妃你又是要坑谁?

木槿觉得自己再跟着她几天,心脏非得要承受不住了不可,正苦着脸不知所措的时候,沈青桐已经倾身过来,在她耳畔吐露了一个名字。

木槿闻言,更是如堕七里迷雾,一副恍惚是自己听错了的表情:“王妃您是说——”

“嘘!”沈青桐冲她晃了晃手指,做个噤声的手势,只是再笑的时候,那笑容之间就莫名的带了几分邪气,“你没听错,就是她!帖子做好之后,你就直接不要带回来了,随便找个人,让送去驿馆就行了!”

西陵越那个人,她还真是不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明目张胆的耍花招,所以帖子还是不要带回昭王府比较妥当。

木槿这时候还是满心惊异的打了个寒战:“可是为什么……”

自家王妃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很明显,她这是要算计人的,可是那个要嫁祸的对象却是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

她家王妃的脾气是不太好,可那也是在有人主动惹到她的时候,像是这样处心积虑的试图栽赃嫁祸给一个素无交集的陌生人……

这样的缺德事,就真是做的太过了。

沈青桐面上却是始终维持着自若的笑容,满不在乎的道:“没有为什么,你照我的吩咐去做了就是!”

言罢,就已经往旁边移开了目光,低头慢慢的品茶。

木槿看她摆出一副拒绝交谈的表情,一颗心就更是不安的狂跳,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的确认道:“这件事……是要瞒着王爷的,是吗?”

“嗯!”沈青桐,点头,却是再就一个字也不多言了。

木槿用力的抿抿唇,知道多说无益,后面干脆也就没再问了。

马车平稳的行进,很快抵达镇北将军府。

这是沈青桐出嫁之后的第一次回来,并且十分的突然,直接打了门房的婆子一个措手不及。

“二小姐?哦不,王妃!奴婢见过王妃娘娘!”彼时天都已经黑了,那婆子提着灯笼下了台阶,待到看清楚了来人是她,感激的伏地跪拜。

“起来吧!”沈青桐淡淡的道,径自提了裙子往里走,“我这次来得有点突然,祖母应该已经睡下了吧?”

“老夫人一直都睡得比较早!”那婆子爬起来,满脸谄媚的给她打灯,引她往里走,“王妃您慢着点,当心脚下!”

既然回来了,那就不可能绕开老夫人直接去找大夫人。

反正沈青桐也不着急,就跟着她一边往前走一边对木槿道:“木槿你回锦澜院看看,之前我有两把用惯了的桃木梳子收在哪里了,给我找出来,顺便带回去吧!”

“好!奴婢回去找找!”木槿垂眸应下,直接半途停住了脚步。

昭王妃回家省亲,这是件了不得的大事,仆从们前呼后拥,一大队人都浩浩荡荡的往红梅堂去。

过去那边的时候,老夫人屋子里的灯倒是还亮。

“王妃?”听了动静从下人房里匆忙出来的方妈妈就先意外的吓了一跳,“都这个时辰了,王妃怎么……”

沈青荷被北魏的摄政王强行带走的事,整个京城都传开了,只仔细一想,方妈妈也就有点儿明白了她的来意。

“有点急事!”沈青桐也不含糊,“不知道祖母睡了没,我急着见她一面!”

“哦!好!王妃您里边请!”如今她的身份已经和往日不同了,老夫人在她面前都不好端架子,方妈妈也不通传,直接引了她往里走。

“方妈妈!”海棠从里面开了门。

方妈妈道:“老夫人歇了吗?王妃回来了!”

“见过王妃!”海棠一愣,连忙行礼,随后才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屋子,面有难色的小声说道:“还没呢!老夫人今儿个心情不好!”

因为沈青荷的事,老夫人这一晚的晚膳都没用。

方妈妈叹了口气,打开帘子引了沈青桐进去,果然就见老夫人正靠坐在暖阁的炕上,闭目养神,脸色看着十分的不好。

“老夫人,您睡了吗?王妃娘娘回来看您了!”方妈妈走过去,推了推她。

老夫人倒是没睡。

并且,其实沈青桐刚一过来,她就听到门口的说话声了,只是心情不好,精神就格外倦怠,赖着没动,这是才缓慢的睁开眼睛。

“祖母!”沈青桐走过去。

老夫人欠了欠身子,坐起来,倒是也是拿她当晚辈,并没有下炕的意思,只道:“回来了?”

“是我扰了祖母休息吗?”沈青桐问道。

“没有!”老夫人叹了口气,还是精神恹恹的没有了后话。

沈青桐在炕桌的另一边坐下,也不跟她卖关子,就直言不讳的开口道:“祖母,我这会儿过来,其实是为了大姐的事的,北魏摄政王的人都登了咱们的府门了,我就也不用多说了,就是傍晚的时候,大伯母又去找了我。大姐的这件事,如果闹大了,对咱们沈家的名声不好,我就央了王爷,他准我以他的名义去了一趟驿馆!”

大夫人去求她的事,其实沈青桐心里有数——

至少老夫人也是知情和默许了的。

毕竟——

沈青荷一个人的死活不算什么,可是一旦她的事情闹出来,那么会毁掉的就会是沈家满门的名声,会让他们整个镇北将军府沦为京城的笑柄。

听到沈青荷的名字,老夫人就气得心尖儿都忍不住的在颤抖,脸色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勉强冷着声音道:“那边怎么说?”

沈青桐虽然心里幸灾乐祸,面上却还是保持一片庄重之色的道:“事情恐怕还是要糟糕,明面上摄政王答应不为难咱们了,却根本就是敷衍我的,只支走了我,又不见把大姐送还给咱们。祖母,我是瞧着这事情怕是要坏事,您这边可有什么好的对策?”

有什么对策?难道是豁出去这张老脸,进宫去找皇帝告状吗?

要是为了别人那还好些,就沈青荷那个扶不上墙的蠢货——

让她到处去求人下跪说好话?老夫人是真心觉得不值得,也没这个必要,毕竟——

那个小贱人没脑子成那样,就算这一次勉强保了她的性命下来,之前她做的蠢事也未必就能遮盖的严实,去保她,十有八九都是得不偿失的。

“我能有什么对策?”老夫人怒极,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咬牙切齿道:“这些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一个个的,是巴不得早点儿把我气死了。我死了,她们就都痛快了!”

沈青荷蠢到无可救药,沈青音也不妨多让,这么一比较下来——

虽然沈青桐也是个靠不住的,但是老夫人心里还是激动感动以及冲动啊,这么多孙女儿里头,好歹是还有一个智商不离大谱的,至于孝不孝顺,到底和谁一条心,这时候都已经没心思计较了。

沈青桐就低着头,摆出一副一筹莫展的表情听着她叫骂。

老夫人近年来诸事不顺,但是她本来就心思深,所以很多的时候,都还是强压着情绪,这会儿算是找到突破口了,就口沫横飞的骂。

沈青桐在她这里一坐就是大半个时辰。

而沐云楼大夫人那边,本来一直都在望眼欲穿的等,后来听说沈青桐回来,却是直接去找了老夫人的时候,大夫人自欺欺人了许久而保存的那一点底气,就在那一瞬间散了个干净。

“完了!”她眼神呆滞,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手抓着桌角,指关节突出,惨白惨白的,看着分外瘆人,“果然那丫头就只是敷衍我的!”

其实说实话,她是根本就信不过沈青桐那丫头的,可是——

当时实在是走投无路。陈皇后和太子都对她避而不见,她不想坐以待毙,就只能去找沈青桐了。

这样的结果,其实大夫人并不意外,不觉得吃惊,只是觉得像是梦碎了,整个人都萎靡不振了起来。

“夫人也先别太悲观了,回头等二小姐从老夫人那里出来,咱们先当面的问一问!”杨妈妈安慰道。

大夫人却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

这边沈青桐在红梅堂呆了将近一个时辰,待到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二更了。

木槿刚回来没一会儿,还带了点儿微喘,低头站在门外一侧,见她出来,赶紧伸手扶了她,一行人往外走。

方妈妈要送。

沈青桐道:“祖母的心情不好,妈妈陪着她吧,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了!”

“这样也好!”方妈妈并不勉强,屈膝福了福,就站在门口目送,一直到沈青桐一行拐进了花园离里,她也方才叹了口气,转身又进了屋子里。

这边沈青桐沿着花园里的小径往大门口走,行至半路,就从前面花丛的后面走出一个人来。

“见过王妃!”

来人,是韩姨娘!

不过想来也只有韩姨娘还敢来见她了,大夫人这会儿估摸着正恨她入骨呢,胡氏又怕她怕的要命,至于三夫人,彼此间没什么交情,又因为沈青音进了东宫,那女人早就得意洋洋的主动和她划清界限了。

“这么晚了,姨娘怎么还在这里?”沈青桐也不意外,微笑问道。

“王妃何必明知故问呢!”韩姨娘苦笑,见着跟在她身后的都是生面孔,就知道这几个丫头都是她从王府带来的,并且沈青桐也没有回避的意思,她也就没有刻意的绕弯子,直接道:“大小姐的事情是已成定局了吧?王妃,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这件事——真的毫无转机了吗?”

沈青桐撇撇嘴,却是一副全部在乎的表情道:“她的事情,自有祖母和大伯母去操心,姨娘你怕什么?”

“可是你和羽儿,你们——”韩姨娘满面的忧色。

沈青桐就又笑了,居然还有心情调侃道:“这也未必就是件坏事情,都说是患难见真情,等明儿个东窗事发了,不是正好可以看看韩姨娘你为三妹妹选婿的眼光吗?”

韩姨娘闻言,脸都绿了,嘟囔道:“这个时候了,王妃就不要开玩笑了!”

沈青桐却还是嘻嘻哈哈,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倒是有些从善如流的咳嗽了一声,稍稍正色道:“其实也还好!顾岩泽不是还在礼部当值吗?我家王爷都没说要休了我,姨娘你怕什么?”

如果顾岩泽真是个有情有义的,肯定不会为了沈青荷的事情就把沈青羽怎么样。

而如果他的人品真的不行——

那么,一个连妻子都能抛弃的小人,他舍得放弃昭王府这棵大树的庇荫,来西陵越的面前找不自在吗?这两者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

韩姨娘是个聪明人,马上就绕过了弯子来。

时间已经不早了,沈青桐也不想和她多说,就直接绕开她,继续前行出府去了。

待到上了马车,她才问木槿:“交代你的事都顺利吗?”

“嗯!”木槿点头,对这事始终心存疑虑。

沈青桐也不解释什么,又沉默着回了王府。

回到院子里,静悄悄的。

沈青桐仓促的洗漱过后,已经快是三更了,直接就灭了灯,往屏风后面的床榻走去。

这屋子里她常来常往的,即使黑暗中也没什么差别,不想刚钻进被窝,却是发现空间有限——

黑暗中,有人已经直直的躺在那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