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疯狂,乱套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

一声惨叫声划破天际,将刚刚落下的夜幕残忍的撕开一条可怕的裂痕。

随后,整个沈家就彻底的炸开了锅。

大夫人闻讯匆匆赶来时,沈青荷已经被人从房梁上接了下来,舌头拉得老长,平时花容月貌的一张脸,这时候几乎完全分辨不出当时的模样。

大夫人匆忙的跨进门槛,紧跟着脚下一步踉跄。

“小姐!小姐!”一屋子的丫头婆子围着尸体抹眼泪。

大夫人看在眼里,本来就显沉重的步伐便是完全的挪不动了。

“夫人!”伏在沈青荷尸体旁边的紫玉会转头来,悲痛道:“夫人,大小姐她……去了!”

说着,就重又嚎啕着大哭了起来:“小姐啊,你怎么就这么的想不开啊!”

“夫人!”杨妈妈在一旁扶着大夫人的手,心里忐忑不安的试着开口劝道:“夫人,您还是节哀吧!”

大夫人一直愣愣的站在那里。

“不!”她突然开口,却是仓促的后退了两步,如梦初醒般的郑重摇了摇头道:“节什么哀?这不是我的女儿!”

说完,就仓促的别过头去,扭头就往院子里走,生怕再多看躺在屋子里的那具尸体一眼。

可是她看似镇定,内心里所有的信念却都已经在瞬间瓦解崩塌,即使落荒而逃,可是人刚奔进院子里,却是脚步一软,直接被绊倒,跪在了地面上。

“夫人!”杨妈妈奔过去扶她,看是拉了他一把没能拉动,最后反而也被带着一起摔在了地上。

大夫人的面色惨白,整个人看上去浑浑噩噩的,视线根本就找不到落点。

杨妈妈心疼的也是不断落泪,再次试着开口道:“夫人,奴婢知道您舍不得,可是大小姐是真的已经去了。夫人,大小姐在天有灵,也会希望您能好好地!”

“胡说八道!”大夫人怒喝一声,突然扭头,一巴掌甩在她脸上,凶神恶煞的怒喝道:“你这个老货,我自认为平日里待你不薄,你居然这样诅咒我的女儿?你这简直就是黑了心肝了!”

杨妈妈知道她对沈青荷视若珍宝,一时间肯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即便挨了打也不和她计较,只还是尽力的想要扶她起来:“夫人您快起来,这地上凉!”

奈何大夫人双腿发抖,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两个人试了两次都没能站起来。

而大夫人是听到身后那些嘤嘤的哭泣声就心里冒火,突然扭头冲着屋子里正在嘤嘤啼哭的丫头们吼道:“都给我闭嘴!不准哭!”

大夫人平时庄肃惯了,这时候一声怒喝,当真就是把所有的人都镇住了。

屋子里的哭声戛然而止。

恰在此时,院子外面却又传来一片熙熙攘攘的人声。

“夫人,您慢点儿!”有个丫头的声音,气喘吁吁。

杨妈妈扭头看去。

片刻之后,就见三夫人和胡氏,韩姨娘一行人被一大票的下人仆从拥簇着从门口挤了进来。

不过——

老夫人并不在其列。

“夫人!”杨妈妈自知事情不妙,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大夫人:“三夫人她们来了!”

大夫人扭头看去。

三夫人等人却根本就不理会她,直接就往屋子里走,一面刻薄的嘀咕道:“真是晦气!真的死了还是假的?”

站在门口一看。

屋子里只是仓促的点了两盏灯,光线昏暗,沈青荷横躺在那里的尸体,那副面目看上去就更是难看至极了,莫名其妙的就叫人觉得这屋子里鬼气森森的。

三夫人前脚跨进了门去,然后就不想再往前半步了,眼底露出嫌恶的神色,转身又退了出来。

本来一大早得到消息之后,她和胡氏就气愤的赶着去了红梅堂,想要跟老夫人要说法,可是老夫人不肯见,直接把人都轰出来了。

后来他们想来这边找沈青荷,又被大夫人安排的人堵在了门外,冲突了两句,因为忌惮老夫人,终究还是各自回去了,毕竟——

出了这么大的事,老夫人不能袖手旁观,什么都不管的吧?

而这会儿,沈青荷居然悬梁死了,她们就都再也熬不住了,急匆匆的赶了来。

三夫人转身从屋子里冲出来,直接又奔到大夫人面前,指着她悲愤的说道:“大嫂,你别再逼着咱们了,青荷的事情,今天你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来!她是沈家的小姐,又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却忽然不知廉耻的做出这样的丑事来。你们母女不要脸,这一大家子可都是还要继续过活儿的呢。现在她倒是好了,这一死,眼睛一闭,两腿一蹬……咱们其他的人要怎么办?你们母女这不是害人吗?”

胡氏是紧随着三夫人身后,也跟着进去看了沈青荷的遗体一眼,确定人是真的死了,一转身出来,却是气得直接哭了出来:“你们这不是缺德吗?你们不要脸那是你们的事,现在连累的沈家所有的姑娘都跟着坏了名声,我的女儿,我的媛儿……”

说起来,这里最憋屈的还要属她了。

沈青音和沈青羽毕竟都是嫁出去的姑娘了,虽然因为沈青荷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她们都有被休弃回来的可能,但也只是有风险而已,反而是她的女儿沈青媛尚且年幼,照着目前的这个状况来看,是绝对没有正经的人家会把这家的女孩儿娶为正室了。

胡氏气得直哭。

她其实一直都有些惧怕大夫人,这会儿一时失控,就直接扑上去,扯着大夫人的领口来回晃荡:“害人精!你们母女两个都是害人精!沈青荷她自己不要脸,死了活该,可怜了我的女儿!”

大夫人被她晃得,却像是个提线木偶似的,都没有挣扎,只是这时候,突然狠狠的一把将胡氏推翻在地。

胡氏摔了个倒仰,一时间也忘了哭,差一点朝她看去。

就见大夫人坐在地上,脸上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来,冷冷的嘲讽道:“你怕你生的赔钱货没人要吗?那就把你拿捏勾引男人的手段教教她好了。我家青荷是被人骗了,害了。她要有你的本事,又何至于沦落到今天?”

大夫人不愧是大夫人,她真要发起狠来,只几句话就能把胡氏挤兑得无地自容。

胡氏是内想到她这是还有心情挖苦自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见了鬼一样的看着她。

身边的张妈妈走过去,把她搀扶起来。

三夫人皱着眉头,盯着大夫人道:“大嫂,这就就是你的不对了,要不是你溺爱青荷,把她宠得不知道天高地厚,她也不至于会这么不知事,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我们——”

话音未落,大夫人又是当仁不让的冷笑了一声,挑眉看向了她道:“你说得对,是我没有教好了青荷,没加她学着五丫头强上男人的本事,说起来,青荷她也真的是没用的!”

沈青音和西陵钰之间但事,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因为中间出了一些误会,西陵才被迫纳了沈青音的,却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其中内幕。

此言一出,院子里外围观的下人们,眼神就都微妙的变了——

“这是怎么回事啊?”

“是真的吗?”

“别胡说!大小姐已经这样了,五小姐怎么会……”

是啊!大小姐既然都已经是这样了,那么如果五小姐也做了什么出格的事,那就更有可能了不是吗?

大家本来看向大夫人的同情的目光,一下子就变成了疑惑,开始挪到三夫人身上打量了起来。

三夫人脸上烧热,脸色涨得通红。

“你这个毒妇!你自己的女儿做了不要脸的事,她没得好,你就恨不能把所有的人拖下水,也不叫别人好过的是吗?”三夫人咬牙切齿的怒骂。

她本来就是市井出身,撒泼起来是完全不顾脸皮的。

这时候,就是袖子一撸,扑过去就把大夫人扑在了地上,手扯着对方的头发,死命的往地上撞。

大夫人可不是她,虽然正在盛怒之下,但她是个体面人,几时和人撸袖子打过架?

后脑勺在地上被狠磕了几个,大夫人先是懵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也是豁出去了,使劲全力的抬手使劲一挠。

“啊!”三夫人惨叫一声,脸上就出了几条血印子,血水飞快的渗出来,糊了一脸。

大夫人趁机使劲的一把将她掀翻在地。

然后也是卯足了力气扑上去,骑在三夫人身上狂甩耳光。

这一刻,她的面目狰狞,脑子里想到的全都是西陵钰——

要不是西陵钰言而无信,骗了她的女儿,她的女儿又何至于落得这样的下场?而沈青音进了东宫,这个时候大夫人看到西陵钰,就把仇恨转嫁到了所有能和西陵钰扯上关系的人身上。

她疯了一样的抽打三夫人。

很难想象,书香门第出身的女子,并且又已经病入膏肓,真要发起狠来,就是三夫人那样的悍妇都不是对手!

“你这个疯婆子!你疯了吗啊——”三夫人抬手去隔她的手,最后无能为力之下,就只剩下嗷嗷乱叫了。

“胡氏!”无计可施之下,眼角的余光扫见那里正看得目瞪口呆的胡氏,三夫人病急乱投医的尖叫道:“你还傻愣着干什么?你闺女都被这毒妇害的嫁不出去了,这时候你不报仇还等什么?”

胡氏也是被大夫人压制着,心里痛恨的。

这个机会难得,她猛地打了个寒战,“哦!”

然后,目光凌乱的左右一瞥,瞧见放在旁边花坛边上的扫帚,一把抓过来就往大夫人的后脑勺上扫了一棍子。

大夫人一痛,闷哼一声。

三夫人趁机一脚把她从身上踹下来。

翻身过来,又要去扑她。

“哎呀!夫人!”

家里的几个夫人这样掐架,成何体统?

何况眼见着大夫人双拳难第四手,这是要吃亏,杨妈妈惊呼一声,就要扑过去帮忙。

张妈妈见状,眼疾手快的深处一脚。

杨妈妈跑的急,一时不察,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眼睛都花了。

胡氏眼睛一亮,如是被振奋了士气,手里死死的抓着扫把扑故去,本来是想再打大夫人的人,可刚好三夫人扑过去,她一下就打在了三夫人脸上。

“啊!”三夫人脸上又是一道红痕,一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破口大骂:“你个废物你瞎啊!”

胡氏理亏,脸都白了,正在迟疑,大夫人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随手摸过旁边花圃里的一块鹅卵石,也没细看,抓着就朝着三夫人暴露在她跟前的后脑勺拍去。

啪的一声。

这会儿三夫人就只是短促的闷哼一声,然后就两眼一翻白,往旁边栽了下去。

“啊!死人了!死人了!这里打死了人了!”不知道是谁的婢女胆子小,惊叫着就大哭起来。

三夫人身边的人也都尖叫着,前仆后继的冲过来。

刘妈妈摸她脑后一把血,立刻就红了眼,一咬牙:“不能让他们这样行凶,得给夫人报仇!”

说完,就撸袖子朝大夫人扑去。

大夫人的人不能不来救主啊,立刻也跟着扑上来,双方的人,互相扭打在一起,胡氏的人也难以幸免,总之是院子里整个都乱了套,几个人,花花绿绿的衣裳,各种高低粗细不一的哭喊声叫骂声连成一片。

夜空之下,像是沈家在后院煮沸了一锅粥,场面混乱不堪。

韩姨娘明哲保身,一早看着形势不妙,就先推到了角落里,本来也没打算多管闲事的,可是眼见着闹成这样,她再不闻不问,就难保老夫人不会怀疑她是居心不良了。

“姨娘!”身边的丫头丹砂扯着她的袖子,一脸的着急:“这要怎么办啊?这么下去,是真的要出人命的,姨娘您想想办法啊!”

韩姨娘再不能坐视不理,咬牙道:“这里我盯着,你快去红梅堂!”

事到如今,只有老夫人出面才能止住这些疯婆子了。

“好!”丹砂会意,点点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院子里沿着墙壁的和边缘摸索了出去。

老夫人本来也的确是没准备理会沈青荷的这件事的,反正事情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就算她出面,又能怎么样?是打杀了沈青荷?还是弄死了大夫人?

是!这来人的命她都可以要了,可是杀了她们有用吗?

所以,气愤之余,老夫人干脆就放任不管了。

可是这会儿出了这样的事,丹砂过去一说,老夫人即使再如何生气,也只能赶紧的赶了来。

因为丹砂说这边三位夫人带着人打起来了,老夫人又正在气头上,所以过来的时候就直接让管家调了两队家丁,气势汹汹的杀了来。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过来之后,老夫人还是被这场面惊了一跳。

“老夫人!”韩姨娘隔门看见了她,欣喜的就要迎出来,不想才从墙根底下走出来,就被一个正在打群架的丫头撞了个踉跄,一屁股跌在地上,随后被人群淹没,就再也看不见了。

老夫人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当机立断的就黑了脸,怒喝道:“都给我停手!”

然后又转头对跟来的家丁道:“给我拿着棍子进去,还不住手的,都给我往死里打,打死打残的都算我的!”

盛怒之下,她用最大的声音怒吼出来。

二十多个家丁提着大棍冲进了院子。

他们也不想随便打杀了人,于是为首一人,抡起棍子就先把刚好被人推到了门口的张妈妈从背后一棍子打趴在了地上。

这一声的动静有点儿大,众人都吓了一跳。

院子里闹哄哄的吵闹声戛然而止,众人齐齐朝门口看来。

刘妈妈如是看到了救星,在人群里抱着昏迷不醒的三夫人大声道:“老夫人救命!大夫人居然下毒手要打杀了我们夫人,老夫人要提我们夫人做主啊!”

老夫人本来就对大夫人和沈青荷恨入骨髓,此时目光凌厉的一扫,就瞧见了刚好被人扶着站起来的大夫人。

大夫人也是一身狼狈。

“冯氏!”老夫人怒吼,刚要开口质问,不想大夫人才刚站起来,却是身子晃了晃,又栽倒了下去。

院子里,立刻又乱成一团。

因为大夫人突然晕倒,老夫人也没办法发作了,堵了满肚子的气,费了好些力气才遣散了众人。

这边大夫人被杨妈妈带人抬回了天香苑。

杨妈妈吓坏了,匆忙的就要吩咐人去找大夫,不想一回头,却见大夫人已经目光幽暗,没事人似的坐了起来,道:“马上给我做件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