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毒妇/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脑中轰然一声,匆忙站起来,却因为动态太过仓促了,一时间气血两虚,身子晃了晃。

“老夫人!”方妈妈一把扶住了她,一边赶紧问那丫头道:“你把话说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

那丫头却只是哭,抹着眼泪道:“奴婢也不知道,就是……就是……”

老夫人已经是等不得了,一把推开方妈妈的手,又将那丫头踢翻一边,就匆匆的就冲出了门去。

去到了胡氏的院子,才一进门就先闻到一股刺鼻的酸臭味。

老夫人皱眉,强忍着恶心快步进了门。

彼时那屋子里,已经是乱了套。

床边,榻边都是人。

大床那边,胡氏正死死的抱着小儿子沈良玉,哭得撕心裂肺:“玉儿,我的孩子!你可别吓娘,别睡啊,跟我说说话!”

几岁大的孩子,再加上一直长在北疆气候恶劣的地方,所以身体本来就有些瘦弱,再加上这时候胡氏已经吓坏了,手下没有轻重,抱着他死命的摇晃。

那孩子像是一具没有知觉的木偶一样,在她的臂弯里,频频翻白眼。

老夫人进门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这对母子,心里登时就咯噔了一下。

她干吞了口唾沫,一时去顾不上理,目光赶紧的在屋子里搜寻,右边的榻上,胡氏的小女儿沈青媛正被奶娘抱着,伏在榻边不断的呕吐。

而另一边的椅子上,坐着脸色苍白,看上去也明显已经虚脱了的沈良臣。

沈家的家养大夫正满头大汗的在旁边替他诊脉。

老夫人找见了他,就赶紧走了过去。

“祖母!”沈良臣看见她,连忙就要起身,不想这一动就没忍住,哇的一声又吐了。

满地是秽物,溅了老夫人一身。

老夫人养尊处优几十年,本身也是极好干净的,这时候胃里一阵翻腾,费了好大的力气忍住,道:“这个时候,还讲究什么虚礼?快!大夫,这孩子怎么样了?”

三房的沈良浩,是不扶不上墙的,而沈和的这个长子沈良臣,小小年纪就已经被教养的不错,跟着沈和在军队里待过,虽然年纪小,没上过战场,但是见识是有的,并且还十分的稳重有礼,老夫人是把沈家下一代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的。

相较于年纪更小,长的更讨人喜欢的沈良玉,老夫人心里真正在乎的还是这个孙子,什么也顾不得的赶紧扶他坐下。

那大夫也是急匆匆的刚刚赶来。

这时候,沈良玉的情况明显是更不好了,胡氏鬼哭狼嚎的回头喊:“大夫,你好了没有?快来看看这孩子,快啊!”

沈良臣的面色一紧。

而老夫人的态度更加强硬,直接按下了大夫的手,让他继续给沈良臣诊脉,一边焦急道:“这孩子到底怎么样了?大夫你快开药,一定不能叫这孩子有事!”

大夫无法,只能耐着性子继续替沈良臣把脉。

方妈妈从旁看着,是将方才那一刻沈良臣的反应给看在了眼里的,目光隐晦的一闪,她就转身出么屋子,招呼了两个小厮过来道:“家里的大夫不够用,马上出去再请两个大夫来。”

“是!”两个小厮应声,一溜烟的跑了。

彼时院子里,胡氏这边所有的下人都到齐了,全都唏嘘不已的扯着脖子去看屋子里的情况。

方妈妈随便点了个看着眼熟点儿的丫头过来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几位小主子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那丫头吓得也是有点魂不守舍的,“奴婢也不知道,就是夫人带着少爷和小姐们用早膳呢,吃到一半,先是小少爷,然后是六小姐,后来连大少爷都不好了。好像是吃坏了什么东西的样子!”

那丫头说着,又抬手一指屋子里面:“桌子上的东西,二少爷都没让动!”

出了这样的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是偶然。

沈良臣能想到这一点,说明他的确是机警,只是——

一个才刚十多岁的孩子就有了这样的心机,真的是好事情吗?

方妈妈心里叹了口气,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又再问道:“那大夫怎么说?”

“不知道呢!”那丫头摇头:“大夫也就才刚过来,本来小少爷的情况最严重,夫人就叫了要去给小少爷看的,可是二少爷突然晕倒,大夫就先给他扎针了,才诊上脉呢,老夫人就过来了!”

这一回,就是跟在方妈妈身边的铃兰都惊了一下。

很明显,三个孩子里面,沈良臣是症状最轻的,十岁大的孩子而已,怕死也正常,可是为了从弟弟妹妹身上争夺生存的机会,耍心机用手段……

他这小小年纪已经这样的自私自利,冷血无情,再过几年——

想想都叫人觉得毛骨悚然。

沈家一旦交到这样的人手里,谁还有盼头?

屋子里,一片鬼哭狼嚎的求救声。

这时候,方妈妈和铃兰两人心头上却笼罩了一层乌云,怎么看都觉得前程堪忧。

这边大夫终于给沈良臣诊脉完毕,大惊失色的回头看向了老夫人道:“老夫人,二少爷这是被人下了毒了!”

这件事,本来就在老夫人的预料之中,只是被确认了之后,她还是心里猛然打了个哆嗦。

那边胡氏也听闻了动静,暂时也顾不上小儿子了,放下儿子就冲了过来,抓着大夫的手臂,面目狰狞的嘶吼道:“你说有人下毒?是谁?是谁这么蛇蝎心肠,连这几个孩子都不放过吗?”

大夫被他掐的一头冷汗。

沈良臣这时候就咬咬牙,强忍着不适又叫了声:“祖母!”

听见他虚弱的声音,老夫人的心头又是一抖,感激收摄心神,问道:“大夫,这毒有解吗?你赶紧的!”

说是有人给沈良臣等人下了毒,而且又是在沈青荷刚刚使事的这个节骨眼上,老夫人从一开始就是怀疑大夫人的。

可是——

这个时候,却是突然不确定了。

大夫人既然出手,那么必定是孤注一掷的最后杀招,她自己也肯定很清楚,机会就只有这一次。并且以她在沈家掌权多年的资历,手上剧毒的药物不可能没有的,那她为什么不用?那样才能稳妥些,何必像是现在这样,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么拖拖拉拉的,她就不怕坏事吗?

一向对万事都是运筹帷幄的老夫人,这会儿是真有点儿拿不住大夫人的脉了。

然后就听大夫说道:“这药,其实本身并不致命的,说白了就是一种强力的泻药,我之所说它是毒,是因为它的药效太强,和一般的泻药都不一样的。大人的话,相对还要好些,尤其是小孩子的肠胃弱些,一旦沾了这东西,就算强行灌下去了别的药,也没办法起作用,这么上吐下泻的……至少小的医术浅薄,是束手无策的。老夫人,小的给二少爷诊过脉了,还要二少爷沾染的不多……”

话不用说得太明白,胡氏等人也都不傻。

胡氏如遭雷击,猛然松开了手,后退了一步。

老夫人也是怔愣半晌,然后才又勉强问道:“臣儿怎么样了?”

“这……”大夫也不敢夸口,只能如实道:“就二少爷目前的状况,就看他自己能不能扛过去了。”

这么说来,还是有希望的。

可是这时候,胡氏的另外两个孩子都已经奄奄一息,虚弱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到底都是自己的孙儿,并且年纪又小,老夫人看在眼里,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

方妈妈从外面走进来道:“老夫人,要不要试着请个太医过来瞧瞧?”

太医是皇家御用的,可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请来的。

何况沈和常年都在北疆,朝中关系淡泊,和沈家有点儿交情的太医是有,到底都不是医术最精湛的。

老夫人迟疑不动。

胡氏却看到了希望,扑过来,一下子抱住了老夫人的大腿,哀求道:“母亲!您不能看着几个孩子就这么被折磨死啊!您得救救他们,我求您了!”

说着,就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折磨死”三个字,猛然的刺激到了老夫人的神经上。

老夫人的目光一厉,咬着牙,面目瞬间狰狞了起来。

方妈妈试着道:“老夫人,要不——叫人去求一下二小姐吧?”

昭王府出面的话,要请太医,不管哪个太医都不好推辞的。

老夫人皱眉——

对于沈青桐,她总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些年,因为某些原因,她一直不喜欢那个孩子是真的,可是回来,等到想要缓和关系的时候,沈青桐倒是没有明确的拒绝,只是那种顺从和和气的态度,却是叫人怎么看都不太得劲儿。

“母亲!”胡氏的声音凄厉,又唤了一嗓子。

老夫人也顾不上想的太多,只能硬着头皮点头道:“那你亲自去走一趟吧!”

只是,刚出了沈青荷的事,沈青桐作为沈家的女儿,也跟着受到了波及,这种情况下——

沈青桐的态度姑且不说,西陵越的脾气可是不好的。

老夫人想着,就觉得脑壳都疼。

但是想着,也是实在没办法了。

方妈妈答应了,就先匆忙的离开了。

这边沈良臣也处于人之将死的恐惧里,眼眶里含了泪道:“祖母,您要替我们做主……”

话音未落,胡氏也下一下子反应过来,也是瞬间红了眼,冲着老夫人道:“母亲,刚大夫说是有人下毒是吗?您一定要揪出这个杀千刀的,替臣儿他们报仇啊!”

可是报仇有什么用?

这话说着狠厉,说到底,如果几个孩子真有个万一,就算揪出凶手,报仇了又有什么用?

胡氏回头看一眼几个孩子奄奄一息的模样,绝望的一屁股又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老夫人这会儿是真的急怒攻心,一扭头就脚下生风的冲出了门去。

去的,自然是沐云楼。

能想出这么恶毒的法子对沈和的子嗣下手的人,就只会是大夫人了!

“这个毒妇!”老夫人心里暗骂一声,只是带着人,气势汹汹冲到沐云楼的时候,却扑了个空,找遍了所有的屋子——

大夫人,不知所踪!

“冯氏呢?”面对跪了一地的奴才,老夫人厉色质问。

杨妈妈领头众人跪在地上,这时候才战战兢兢的抬起眼睛看了老夫人一眼,茫然道:“奴婢也不知道,一大早过来的时候,夫人还在的,可是后来外面三夫人那边像是出了什么事,有些人就去看热闹了,再回来的时候,夫人就已经不在了!”

老夫人显然是不信的,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道:“不肯说是吗?你们还包庇她是吗?来人,给我脱出去,挨个的打!我看这些奴才的骨头能有多硬!”

“是!”几个婆子撸袖子就冲上来拿人。

先被拖出去的玉竹吓坏了,孤苦狼嚎的大声道:“老夫人,奴婢们真的不知道夫人的去处啊,昨夜大小姐下葬,咱们都跟着忙了一晚上,后来太累了,回来夫人没让服侍,就都去睡了。早上是奴婢和杨妈妈一起过来的,杨妈妈没说谎,夫人她一大早的时候真的还在,后来——后来才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给我打!”老夫人明显是只要一个结果的,任何的解释对她来说都没用。

两个婆子把玉竹按在冰冷的地面上,找来板子就招呼。

玉竹惨呼一声。

那声音,实在太尖锐凄厉了,震得屋子里所有的奴才都抖了抖。

一个负责打扫屋子的二等丫头满头冷汗,犹豫了一下道:“老夫人,奴婢……奴婢知道!”

老夫人一抬手。

外面行刑的婆子住了手。

那丫头伏在地面上,战战兢兢道:“早上奴婢进去打扫的时候,发现大夫人的朝服……不……不见了的!”

朝服不见了?

那个贱人,是进宫去了吗?

是了!沈青荷之所以会死,太子也难逃责任的。

现在她对沈和的子女都下了狠手,又赶着进宫去了,该不会是去拆太子的台的吧?

如果真的让大夫人去揭发了太子的丑事,那么陈皇后和太子都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沈家的。

“老夫人!”铃兰紧张的道。

“还等什么?还不快起追!”老夫人怒道,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还是觉得不够稳妥,就又扭头对铃兰道:“宫里那边我去追,你马上去一趟东宫,跟太子说一声,实在拦不住的话,就叫他想想办法,就算是找皇后娘娘出面,也行,总之不能让事情闹大了!”

大夫人是没了女儿就不要命了,可是他们沈家不想都给沈青荷陪葬。、

“好!”铃兰答应了,赶紧先跑了出去。

这边老夫人也顾不上换衣裳,赶紧的叫人备车,直奔皇宫,心里却暗恨——

她居然还是被冯氏拔了一道又一道。

冯氏给沈良臣等人下药,要报复杀人只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原因,以那女人的脑子,肯定也想到了自己会叫人盯着,控制她的自由,不准她进宫去闹的,而现在,接着沈良臣等人出事的几乎,府里乱成一团,再加上大夫不够用,会有人出去请,这样一来,就给了大夫人可乘之机,顺利的逃脱出府了。

老夫人心急如焚,却又不知道大夫人究竟走的哪一道宫门,只能碰碰运气,走了她们进宫最常走的南侧宫门,唯恐冯氏已经在皇宫门口闹起来,那样的话,就算她赶到也晚了。

可是,她们一行过去的时候,却扑了个空。

老夫人提心吊胆的,又赶着去了东侧宫门,一问,没人见过沈家的大夫人,却说赵王妃得陆贤妃传召,才刚进宫去了。

沈青桐?她和大夫人之间?

怎么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