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惊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心中惊疑不定,忍不住的再次确认道:“是王妃娘娘进宫了吗?”

“是的!”那侍卫道,也不多言。

这一天一夜之间,沈家大小姐不贞的丑闻已经传得尽人皆知,那侍卫又不是不认识老夫人是沈家的人,看她的眼光都难免带了几分奇怪。

老夫人是个极好面子的人,这时候却已经全然顾不得了,只匆忙的点了下头,就被扶着上了车。

她看上去一直魂不守舍的。

跟着过来的海棠拿不定主意,只能试着开口问道:“老夫人,接下来还要去另外的宫门看吗?”

老夫人抬起眼睛,还是忍不住掀开窗帘一角去看那宫门。

海棠跟着看过去一眼,安抚道:“二小姐和小小姐又不对付,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二小姐心里也一定气恼着呢,老夫妇不要多想,即使大夫人真有这样的打算,二小姐那边的门路,她八成也是走不通的。”

“是吗?”老夫人却始终是心里不安生,喃喃道:“那冯氏她人呢?”

“这……”海棠却是答不上来。

按理说,大夫人既然已经孤注一掷的对胡氏的子女下手了,那么紧跟着的下一步就应该是冲着太子西陵钰的。

以她的身份和力量,能把西陵钰怎么样?无非就是当众把事情闹大,运气的好的话,能引来皇帝的追究,虽不至于为了区区一个沈青荷就重责了太子,但是小惩大诫还是要做给外人看的,另外——

最主要的是,只要把丑事公开,就能坏了西陵钰的名声。

有西陵越在一旁虎视眈眈,西陵钰的那个储君之位本来就坐得并不安稳,如果再出了行为不检,甚至闹出了人命的丑事,他在朝臣百姓中间的口碑就彻底的保不住了。

“皇后和太子都不是傻子,不可能不防着她的,就算她真的有心进宫来闹,也未必有机会闹的人起来吧!”心中思忖再多,老夫人也只能是这么想了。

或者,大夫人是真的来了宫里,但是被陈皇后和他私自的人制住了?

只是,目前这也只是个猜测而已,找不见大夫人的人,老夫人的心里始终是不踏实的。

“要不,还是去西侧宫门也……”心里权衡再三,老夫人道。

话音未落,外面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却是府里的管家的声音:“老夫人,小的可是找到您了,您快请回府一趟吧!”

管家不会骑马,坐着一辆破马车飞快了的冲到了跟前。

老夫人的心头一紧,使了个眼色。

海棠爬过去开了车门。

管家抹着汗快跑过来,一脸急色的道:“老夫人,请您快恢复吧,小少爷怕是……这就不成了!”

管家说着,用力的捶了下大腿,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老夫人心头一痛,脑中便是如遭雷击,轰然一声。

“老夫人!”海棠连忙扶住了她。

“回府!”老夫人缓过一口气来,连忙道。

车夫匆忙的调转了方向,又原路匆忙的往回赶。

这边的宫门之内,几个太监抬着一顶软轿匆匆而行,走的是贤妃永宁宫的方向,行至半路,轿子里的人突然开口道:“就在这里停了吧!”

跟在轿子旁边的木槿招招手:“停下!”

小太监们就顺势把轿子停了下来。

木槿走过去打开了轿帘,里面递出来一只纤纤玉手,她将人扶了出来。

那人语气淡淡的说道:“里头憋闷的很,也没剩下多远了,我走过去吧!”

“好!”木槿点点头,给了赏银,打发小太监们抬着轿子先走了。

待到目送他们走远了,被她扶着的“昭王妃”手心里已经全是冷汗了。

木槿感觉到了,去是不动声色,只转头对同来一个婆子道:“夫人,我们王妃能帮您的也只能是到这里了,后面您是要去找皇后娘娘还是贤妃娘娘,这就都是您自己的事情了,还请您也要遵守之前对王妃的承诺,所有的后果自负,无论结局是好是坏,都不要恩将仇报的拖我们王妃下水了!”

木槿说着,就打开腋下抱着的一个锦盒,从下面的各层里取出一套宫里嬷嬷的衣裳递给她。

大夫人伸手接了,一语不发的换掉了身上的衣裳。

然后,她方才抬头,冷冷的看向了木槿道:“她这真的是为了帮我吗?不要把话说得这好听,一旦扳倒了太子,最大的受益人是谁?一旦昭王上位,那个丫头也会跟着今非昔比。大家都是明白人,你也不同在这里专门给我说好听的了。既然你们怕惹麻烦上身,那咱们就在这里分手吧,桥归桥路归路,以后我做的事,就都与你们不相干了。”

木槿的态度倒是客气,一成不变,“那夫人您自己当心了!”

大夫人冷哼一声,转身就先行闪进了旁边的浓密的花丛里,转过去,从另一侧的小径上很快的走了个干净。

木槿一直盯着她走远,又警觉的四下里观察,确定四周无人,就又感激把手里拿着的衣裳塞给身边的佩兰道:“快把衣裳换了,别叫人看见!”

彼时,佩兰身上的衣裳已经几乎全要被汗水湿透了。

她接了衣裳,赶紧脱下身上昭王妃的朝服,摘了首饰,换了大夫人之前穿的那一套。

也好在沈青桐那个昭王妃做的从来就低调,再加上身份尊贵,其实每次进宫的时候,抬轿子的小太监也没几个胆子大,敢光明正大去记她长相的——

当然,这还多亏了沈青桐进宫的几次,身边几乎都有那个冷面神一样的昭王殿下亲自保驾护航,就更没有敢细看她了。

所以这一次,佩兰照着沈青桐的样子,仔细的描摹了眉眼的轮廓,又换了王妃的朝服,居然真就顺利的混了进来——

毕竟每次进宫,侍卫们重点盘查的都是随从,哪有人敢公然质疑王妃有假的?这个漏洞钻的虽然冒险,但是不得不说,只要胆子大,运作起来还是十拿九稳的。

佩兰匆忙的把衣裳换了。

木槿又把衣服塞进了锦盒的夹层里,都伪装完毕了之后,佩兰还是盯着大夫人离开的方向很不放心的道:“我跟了她有几年了,一直以来夫人最看重的就是大小姐,现在大小姐没了,真的保不准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今天王妃掩护她进了宫,回头只许是不出事,否则真要盘查起来,一点一点的核对细节,这个破绽最终还是会被发现的。王妃这么做——真的没事吗?”

尤其,还是瞒着王爷的。

木槿跪在地上,仔细的把锦盒整理好,其实心里也是担忧,但只能强作镇定道:“大夫人说的本来就没错,现在她要针对的是太子,这个契机也是千载难逢的,一旦太子有所损伤,得益最大的就是咱们王爷,这样的机会,抓住了……总归不是什么坏事吧?”

木槿这么说着,也有点底气不足。

毕竟——

这事儿真的是沈青桐瞒着西陵越做的。

只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确定锦盒已经伪装的看不出破绽了,木槿就拍拍裙子站起来,“走吧!我们赶紧出宫去,在这里滞留的时间越短越好!”

“嗯!”佩兰慎重的点头,两人又匆匆的徒步往回走。

好在这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一路上并没有遇到进宫觐见的命妇,两人急匆匆的折返宫门,那里的侍卫果然是有些意外的:“咦?你们不是才跟着昭王妃进宫的吗?怎么……”

佩兰为了怕察觉了长相有异,就稍稍垂了眼睛。

木槿笑道:“王妃说她一会儿出宫从前朝那边等着我家殿下,然后跟着殿下一起回去,就打发了我们先回了!”

因为沈家刚出了事,想也知道,出身沈家的昭王妃进宫见了陆贤妃之后也会跟着受责难。

说是王妃要去昭王殿下,其实八成——

是提前约了让殿下下朝之后就赶着过来救场的吧?

毕竟——

以往每次昭王殿下进宫,几乎都是把个王妃拴在裤腰带上,形影不离的带着的。

两个侍卫互相眨眨眼,露出一副“我都明白”的表情,就没再多言,又查了一遍盒子里的东西,看到还是带进来时候的那匹锦缎,也就直接放行了。

两人道了谢。

宫门在身后合上的瞬间,两人齐齐松了口气,再一天头,却赫然发现本该是等在那里的马车居然不翼而飞。

“这……怎么回事?”佩兰猛然一惊,扭头看向了木槿:“王妃不是说在这里等我们的吗?”

木槿也是一脸茫然,面色僵硬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那怎么办?王妃她不会有什么事吧?”佩兰道。

木槿也是一脸的神色凝重,咬着嘴唇想了半天,最后道:“不管了,先回府去看看吧,没准王妃是等不及先回去了!”

目前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否则这个多事之秋里,沈青桐还能去了哪里?

“好!”佩兰赶紧点头。

两人也没有马车代步,就只能是步行往昭王府的方向赶着。

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晌午,虽然只是四月里的天气,但是艳阳高照的时候,日头也是很毒的。

两个丫头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回了王府,一问——

却发现沈青桐的马车根本就没回来。

俩人这么一问,周管家也急了,问木槿道:“王妃不是进宫去见贤妃娘娘了吗?”

“这个……”木槿的目光闪躲,却知道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继续瞒着了,就把她们听从沈青桐的吩咐,移花接木掩护大夫人进宫的事情都说了。

周管家是沉稳又好脾气的一个人,听了这番话,都直接就黑了脸,质问道:“现在不管你们都做了什么,问题是,王妃呢?王妃她人呢?”

“这个我们就真的不知道了!”木槿也是急的要哭的模样。

周管家到底还是有些心软,想了想就吩咐道:“再叫上几个人,都换了衣裳,别叫人知道你们是昭王府的,跟我出去找。偌大的京城里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是王府的马车仅此一辆,丢不了。”

说完,就点了一队侍卫匆匆的寻人去了。

这边大夫人人在宫里,虽然过去的十年间,她也常有机会进宫赴宴,或者参加年关的命妇朝贺,但是每次进宫的路线都有明确的规定,是不允许她自己随便乱窜的,这么一来,这一次潜入宫中,他就成了人生地不熟。

一个人摸索着,拼命搜寻记忆里的印象,又在脑海中回忆着沈青桐跟她说的永宁宫的方向找过去,一边走还一边要躲避巡逻的禁军和路过的宫婢内监,这么一走一个多时辰,加上正值晌午,日头也分辨不出来方向,她居然是在御花园里走迷了路。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陈皇后和西陵钰必定有在宫里宫外设防,严禁她进宫来闹的,所以这时候未免落入陈皇后之手,就格外的小心。

一路摸索着前行,也不知道大大小小转了几个圈,一抬头,就见前面隔着一个池塘,一座疑似永宁宫的建筑赫然在目。

大夫人重新振奋了士气,提了裙子,绕着池塘的边缘匆忙朝那边走。

等到走近了才发现,那高高的门匾上鎏金的三个大字却是“昭阳宫”。

空欢喜一场,大夫人心里一阵失望,转身刚要离开,就听身后有人叫她:“你等等!”

大夫人的心头一紧,不由的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寸一寸的回转头去,却见那院子里一个穿着体面的嬷嬷正面容冷肃的冲她招手:“你过来搭把手!”

彼时她身后一个宫婢和一个小太监正合力试着搬动摆在正殿正前方的一个汉白玉的大花盆。

大夫人心里紧张,唯恐被认出来,就使劲低垂了眼睛走过去,“嬷嬷叫我?”

那嬷嬷居高临下的打量了她一眼,狐疑道:“看着眼生,你是哪一宫的?”

这些个嬷嬷不比宫女,都是有资历的,大夫人如今也是穿这个嬷嬷的衣裳,自然也不敢随便谎称是哪一宫的,毕竟各宫娘娘之间常有走动,很容易就露馅了。

不过大夫人的应对能力从来不俗,心里飞快的略一思忖,就谄媚道:“奴婢哪有服侍主子的福气?不敢劳嬷嬷问,奴婢就是在冷宫外头帮忙跑跑腿的,平时哪能得机会往内宫这里来?只是今天了农那边的午膳迟迟没有送去,所以管事的公公叫我去御膳房看一眼,这不——奴婢蠢笨,好像是找错了路!”

她这嘴巴够甜,那嬷嬷也没多想。

“你是走错了路!”那嬷嬷道:“今天日头大,先帮着把这花盆搬到旁边去,回头我叫人给你指路!”

“谢谢嬷嬷!谢谢嬷嬷!”大夫人受宠若惊的赶紧道。

几个人合力,终于是勉强把花盆挪到了墙根底下。

大夫人直起腰身擦了把汗,正好看到了敞开的窗户里面,里头一个穿着华丽宫装的中年美妇人正在看着一个十来岁大的孩子读书。

按理说这座宫殿的规模不小,里头住着的人位分肯定也不低,可是大夫人一眼看去,居然是没能认出来她。

正在诧异,脑中又是灵光一闪,忽而又觉得那妇人浓妆之下的五官居然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意思。

“妈妈,你瞧……那是不是像什么人?”大夫人一时失神,一时失神就忘了自己是在宫里,还以为杨妈妈就在身边,于是就喃喃问道。

彼时那嬷嬷已经不在跟前了,旁边的宫女不高兴的道:“娘娘的寝殿也是你能随便看的吗?走,我给你指路,你不是要去御膳房吗?”

大夫人闻言,如梦初醒,登时后怕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忙道:“多谢姑娘!”

那宫女赶苍蝇一样的把她送了出去,大夫人且走且想,没走几步,却突然脑中惊雷乍现,猛地又顿住了脚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