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惨死/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宫婢见她迟迟不去,就嫌弃的很,冲着她的背影喊道:“你还不快走?后宫这地方是不能乱走的,回头若是被巡逻的禁军撞见,保不准就要追究你的!”

大夫人的脑子里乱哄哄的,这时候胡乱应付了一声:“哦!”

然后提脚便走。

昭阳宫里,常贵妃听到动静从殿内走出,一路走到门口,不悦道:“卫儿在做功课呢,你在这里嚷什么?”

“娘娘!”那宫婢一惊,连忙屈膝请罪:“是个冷宫那边过来的奴婢,刚嬷嬷借她来帮着抬了下花盆,她在后宫里走失了路,奴婢给她指了下路!”

常贵妃闻言,就更是不高兴了,斥责道:“以后不要什么人都往咱们宫里头领!”

“是!”那宫婢答应着,心里却道这人又不是我叫进来的。

这时候,刚好之前那曲嬷嬷忙完了之后从偏殿出来,见着常贵妃神色不愉,就也赶紧的快走过来,小心翼翼的道:“娘娘,怎么了?您有什么吩咐吗?”

那边大夫人却是逃也似的,脚下步子飞快,转瞬已经奔出去老远了。

常贵妃拧眉盯着她的背影,呢喃道:“那个嬷嬷的背影,本宫怎么瞅着像是在哪里见过的!”

曲嬷嬷扯着脖子看过去。

说话间,大夫人已经拐过前面一处的花圃,很快消失不见了。

曲嬷嬷却没看出个所以然来,道:“一个下等的奴婢罢了,娘娘怎么会见过她?”

常贵妃想想也是。

只是,莫名的,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像是揣了一团迷雾,似乎走一步就能豁然开朗,但就是穿越不透。

她心里狐疑着转身。

这时候,旁边的宫婢思忖着,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道:“方才奴婢也听她好像在说……像是在哪里见过娘娘的。可是她自己说是在冷宫里呆了多年的,怎么可能有幸见过咱们娘娘的?”

曲嬷嬷闻言,倒是没觉得怎样。

常贵妃却是骤然一惊。

她猛地顿住了脚步。

那宫婢始料未及,险些撞在她身上,赶紧后退一步,跪了下去:“奴婢该死!娘娘赎罪!”

常贵妃却是顾不得追究这个,只是神色凝重的再次确认道:“她说她见过本宫?”

那宫婢因为她这反应,一脸的摸明奇妙,仔细回想,因为当时大夫人也是自语,声音不大,她想了半天,也就只有个模糊的印象,道:“奴婢好像是听她在那嘀咕,说……娘娘像什么人?”

像什么人?

常贵妃几乎是一瞬间就胆战心惊了起来。

可是——

刚才离开的那个婆子的背影,又像是什么人呢?

这么一想,她就几乎是瞬间乱了方寸,猛然打了个寒战,扭头就要往外走。

屋子里的西陵卫听到外面一直断断续续的说话声,这时候刚好狐疑的追出来,问道:“母妃您要出去吗?”

“哦!”常贵妃飞快的调整表情,转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这都过午了,也没听到你父皇那里的消息,本宫过去看一眼,你留在这里,别乱走,好好温习功课!”

“哦!”西陵卫倒是没多想,点头答应了,重又转身进了屋子里。

常贵妃一转身,忽的就又冷了脸,沉声吩咐道:“多叫上几个人,跟我走了!”

联系到宫婢的话,她就再也不敢掉以轻心了。

且不管方才那嬷嬷到底是个什么人,都总要堵住了,查问出个究竟她才能放心的。

虽然她什么也没说,但只就一向都与世无争的常贵妃突然露出这样焦灼又凝重的表情,曲嬷嬷就不敢掉以轻心,赶紧的又叫了两个莫名和四名宫女跟着。

常贵妃一路疾走,追着方才大夫人离开的方向寻去。

只是这么一耽搁,到底还是晚了一步,刚刚追到了前面那个拐角处,却已经没了对方的身影。

“奇怪!刚才明明是往这边来的!”前面的这条路不短,按理说如果就只是正常的行走进,那人也不该这么快就走没影了。

除非——

她是一路快跑过去的。

可是,她又为什么要跑呢?

常贵妃的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一咬牙道:“留下两个人在这附近找,其他人跟我再往前面去看看!”

“是!”曲嬷嬷刚答应了一声,才要点两个人出来,可是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却瞧见迎面那小径的尽头,淑妃被人拥簇着拐了过来,一只手还牵着眼睛乱转,不住的四下里看新鲜的七皇子西陵徽。

自从上回西陵徽险些出事之后,淑妃虽然明面上没和常贵妃冲突,但实际上背地里早就势同水火了。

此时——

狭路相逢!

“娘娘!”曲嬷嬷连忙提醒:“是淑妃娘娘!”

常贵妃心烦意乱的一回头,果然就见那母子两个笑吟吟的往这边行来。

淑妃虽然不及她得宠,但是毕竟年轻。

进宫这么些年,常贵妃面上不争不抢,和谁都不互相算计,可是心里却不能不计较的。

这一刻,这双母子的出现,无疑又刺激到了她的眼睛。

不得已,常贵妃只能强打精神。

曲嬷嬷提醒了下头的人一句,几个人就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走。

对面的淑妃这时候也已经看到了她,美目中飞快的掠过一抹冷色,便就挺直了脊背,牵着儿子继续前行。

“臣妾见过贵妃娘娘!”待到走近了,淑妃就先止步行礼。

西陵徽眨了眨眼,倒也乖巧懂事,也跟着上前一步,一本正经的行礼:“见过贵妃母妃!”

“七殿下真是乖巧!”常贵妃口不对心的敷衍着赞了一声。

“娘娘谬赞了!这孩子到底还是年纪小,不懂事,上回都吃了那么大的亏了,居然还是这个性子——贪玩!”淑妃笑道,绵里藏针,“这不,臣妾可是再不敢离他左右了,这大热的天,还要陪着他在花园里逛!”

常贵妃平时都不和人斗嘴,何况是在这会儿心有旁骛的时候。

“七皇子还小嘛!贪玩一点也是应该!”她说,又怕表现的太急切了,会引起淑妃的怀疑,就还是勉强压着脾气道:“本宫还有别的事,就不陪着你们母子一起了,你们请便吧!”

淑妃当然也不会和她走一路,一侧身就让了地方:“娘娘慢走!”

常贵妃横竖平时就不和谁拉帮结伙,这时候就还是我行我素,直接错开他们母子面前,继续往前走去!”

待到她们这一行走的远了,淑妃身边的向嬷嬷就撇撇嘴,冷嗤一声道:“瞧她那个样子,八成又是去皇上跟前献殷勤了。一把年纪的人了,儿子都那么大了,还用那些狐媚手段去争宠,也不嫌寒碜吗?”

小胖子的西陵徽年纪还小,对这些话还是一知半解的。

淑妃本来也有心奚落两句,但是一低头,看见儿子正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好奇的盯着她,立刻就皱了下眉头,回头警告向嬷嬷道:“胡说什么呢?风云雨露都是君恩,这些个乌七八糟的事,不要在孩子跟前说!”

向嬷嬷自觉失言,脸上就讪讪的。

但她是淑妃的奶娘,自然也不会计较,随后就扯开笑脸,妆模作样的假装打了自己一嘴巴,笑道:“是奴婢老糊涂了,口无遮拦,小殿下就当没听见吧!”

西陵徽显然是不懂她说什么,又眨巴了两下眼睛。

“走吧!你不是说想要个风筝吗?御景园的太监小李子手艺最巧,母妃带你去找他要一个!”淑妃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见他脑门上有些汗湿,就拿帕子擦了擦,又问:“热不热?”

“放风筝!母妃带我去放风筝!”小胖子拉着她的就往前跑。

淑妃被他拽了个踉跄,只能是仪态尽失的跟着她跑。

“哎!咱们小殿下这贪玩的脾气到底什么时候能改改?敲这风一阵雨一阵的!”向嬷嬷无奈的摇头笑道,然后重新正色招招手:“快走吧!都跟上!”

“是!嬷嬷!”宫婢们答应了,匆忙跟上,一行人说说笑笑的继续往前走去。

这边仅隔了半片花圃的一簇牡丹花丛后头,蹲在那里的大夫人已经双腿打颤,出了浑身的冷汗。

前一刻的惊雷乍现之后,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在无意中居然是撞破了这样惊人的一个秘密。

这一刻,她早就顾不得自己此次进宫的初衷了!

因为,她知道——

这会儿找谁都没用了!

常贵妃在找她!

那个女人也在找她!

难道对方也认出她来了?

这样一来,不管她手里握着谁的把柄,也或者是握着什么样的把柄,也全都没用了!

因为——

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说出来了!

没人会听她的话,她说什么都没用了!

这一刻,脑子里还浑浑噩噩的仿佛是做了一场不切实际的噩梦。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简直太匪夷所思,也——

太可怕了!

可是周围宫廷深深,她到底要怎么才能逃出生天?

就算万念俱灰,可是,但凡是人,又都总是会有求生的本能,这一刻,她心里真正在想的也不会是如何再去构陷别人,而是——

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才能逃出生天。

这边的常贵妃,妆模作样的带着人不紧不慢的一路走到小径的尽头,举目四望,仍是没见到大夫人的踪影,顿时就耗尽了所有的耐性,脸色阴沉的分外可怕了起来。

“娘娘!还是没有!”曲嬷嬷道:“淑妃他们刚从这边过来,也不知道有没有撞见那人!可是——娘娘到底要找那么个奴才做什么?您要就是想找她,那奴婢叫个人去冷宫问问?”

那个人,真的是冷宫里做事的嬷嬷吗?

虽然没有亲眼确认,可是这个时候,常贵妃的心里已经起了本能的危机感,她怎么都觉得不是的。

只是现在怎么都找不见人,也没办法。

心里飞快的权衡,最后,她便下了决心道:“好!那你亲自去吧,然后传本宫的话下去,就说那人混进了昭阳宫,偷了皇室赐给本宫的一对儿耳环,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人拿住,送过去给本宫说清楚了!”

她是个做事滴水不漏的人,要在宫里搜查找人,自然不会给人留下怀疑的把柄。

曲嬷嬷等人是都不能理解,高高在上,从来都与世无争的常贵妃为什么会突然主动诬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下等奴婢,只是主子的事,她们全都不敢过问,便只能都点头应下了。

曲嬷嬷带了两个宫女去冷宫寻人。

这边另一个宫婢道:“娘娘,那咱们回宫里去等吧!今儿个太阳毒!”

常贵妃去似乎根本没听见她的话,而是认真是略一思忖,问道:“这会儿皇上在御书房吗?”

“娘娘要过去吗?”宫婢不解,“可是今天皇上可能不得空,听说镇北将军沈家刚出了大事,今天的早朝过后,皇上就在永和宫设宴款待北魏的摄政王呢。”

常贵妃从来不打听别的事,所以下头的人也没主动把这个事情和她说。

常贵妃闻言,倒是一愣,“沈家?你说的是哪个沈家?”

“就是镇北将军沈和沈大人家里!”那宫婢道,把听到的有关沈青荷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她这么一说,常贵妃的思绪在沈家众人身上大致的都过了一遍之后,脑中便是灵光一现——

突然的,她就知道为什么之前看到的那个所谓的嬷嬷的背影会觉得眼熟了。

因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镇北将军沈和的夫人冯氏!

居然!是那个女人!

常贵妃的心头一怒,随后又是一恼,眼底的神色变化太快,居然是成功瞒过了身边婢女的眼睛。

“这件丑事,在宫外闹得沸沸扬扬的,据说皇上也大为震怒,这一次就是为了安抚北魏的摄政王的,所以这个时候,娘娘还是不要去打扰了!”她身边宫婢还在唏嘘不已的劝。

岂料,常贵妃根本就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指甲掐在掌心里,紧了紧,又紧了紧,最后便是目色一厉,冷声道:“那就不惊动皇上!路晓一定也守在那边,你过去,让他马上出来见我!”

路晓是宫里的太监总管,即使是皇后,对他也都尽量客气,这样颐指气使的强硬语气从常贵妃嘴里吐出来,所有人都惊了一下。

那宫婢一时完完全全的愣住了。

常贵妃见她不动,就又怒斥:“还不去!叫他马上来见我!”

却还是不说原因。

说完,就一扭头,匆匆的回了昭和宫。

这边那婢女愣了半晌,最后也是无计可施,只能匆忙转身,小跑着去找路晓了。

而出乎意料的,路晓听说常贵妃找他,又没说原因,却居然是纡尊降贵,一点儿架子也没摆,当时就匆忙的赶来了。

这个时候,常贵妃已经在寝殿里忐忑不安的来回踱了无数圈。

“娘娘!”路晓从外面进来。

常贵妃匆忙回头,一看跟进来的曲嬷嬷,就一抬下巴道:“你们都出去!”

曲嬷嬷也是觉得心里奇怪,却没多说,直接带上门退了出去。

路晓见着常贵妃的面色不善,刚要说话,常贵妃已经单刀直入的开口:“沈和的那位夫人好像混进宫里来了,我不方便出面,你马上想办法把她找到!”

路晓一惊,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怎么会?咱家这边什么消息也没听到啊,如果是命妇进宫……”

主要是,沈家出了那种事,大夫人也不能被允许进宫的。

常贵妃焦躁的一跺脚:“别问了,赶紧找!我虽然没和她正面交锋,但是八九不离十,那人绝对是她!绝对不能让她活着出宫,或者再见到别的什么人,你赶紧的!”

这件事,的确是十万火急的,路晓也不含糊,赶紧答应了,就亲力亲为的去办了。

他是皇帝的心腹,在宫里,吩咐禁军办事,跟皇帝传下来的口谕没什么两样,暗中下了死命令下去,路晓也是觉得奇怪,就又叫人去查了大夫人可能进宫的渠道。

他那边要查到确切的消息很容易,很快就锁定了,今天进宫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昭王妃沈青桐,另一个就是陈皇后的母亲,定国公府的陈老夫人。

并且——

在昭王府的人进出宫门的细节里,破绽也很快露出来。

这会儿皇帝一直在宴请北魏的摄政王,得了这个消息,路晓也是一头雾水的过来找了常贵妃,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

“这事情真挺奇怪的!”路晓喃喃的道:“如果说有人帮着沈夫人进宫来的,那就只能是昭王府了,可是——”

为什么?

把人送进来,就不管了?

这样的目标不明,又没什么明确好处的事,不像是西陵越会做的。

至于沈青桐——

路晓根本就想也没想。

常贵妃坐在椅子上,眼底的眸光莫名的就带了几分森然。

“找到冯氏之后……”她说:“先告诉我!”

“娘娘!”路晓瞧见她脸上这样罕见的表情,不由的就是心头一紧。

正个下午,永和宫里饮宴的气氛都十分融洽,完全盖住了后宫里一场突然袭来的波涛暗涌。

一直到了日暮时分,酒宴才散。

摄政王和西陵钰、西陵越等人纷纷出宫,西陵越才一出宫门,就被周管家堵了个正着。

而这边,天色渐渐晚了,将军府里,大夫人依旧行踪成谜,一队侍卫从花园最北边的边缘行过,走到那边的那个早些年险些出过人命的荷花池时,都刻意的绕开一点儿。

突然,一个侍卫狐疑的顿住了步子,盯着那水面影影绰绰的地方道:“你们看,那里——是不是浮着什么东西?”

其他人也纷纷扭头看去。

不多时,整个将军府里就炸开了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