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王妃约他私奔?/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门外。

周管家等了一个多时辰才等到西陵越出来,本想迎上去的,但是一抬头就看到北魏的摄政王和太子西陵钰也都先后出来了,他便没敢露面,干脆闪身往车厢后面躲了躲,暂时避开了。

摄政王被人扶着,已然是有了些微醺,眼神迷离,身子摇摇晃晃的。

西陵钰道:“王爷喝多了,需要本宫叫人送您回驿馆吗?”

摄政王眯了眯眼,眼神有些淫肆的上下打量他一眼,又指了指天上的半弯月亮道:“良辰美景,不可辜负,太子殿下要是有雅兴的话,不妨和本王一起去别的地方坐坐?”

这个人,就是个色中饿鬼,并且也从不掩饰自己好色的本质,在京的这几天里,经常出入风月场所,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而西陵钰这些人,虽然也都妻妾成群,只是身为皇族或是达官贵人,自恃身份,却是绝对不会去那样下九流的地方找乐子的。

西陵钰的面色略显尴尬,勉强笑道:“不了!本宫的酒量浅,而且今儿个一整天没去衙门,还要先绕道过去看看的!”

“这样啊!”摄政王也不勉强,只是出人意料,却是突然目光一转,看向了负手而立,站在离他们一小段距离之外的西陵越,问道:“昭王殿下呢?难道也要去衙门办差吗?你们大越国,这样亲政爱民的皇子,出一个就足够了吧?昭王有没有兴趣跟本王一起换个地方再喝一杯?”

这句话,不乏带了几分话里有话的讽刺意味。

西陵越本来就对他没兴趣,再加上这时候他已经注意到周管家过来了,心知必定是府里有事,就梗没心思和那人应付。

“哦!”西陵越的唇角勾了下,才要说话,却是旁边的西陵钰冷笑一声,调侃道:“摄政王就不要为难我家老三了,我家老三有娇妻在怀,早就心满意足,哪里还有工夫去想别的?今儿个一天没见王妃,想必这会儿正归心似箭呢。”

西陵越的确是只有一妻一妾,这一点摄政王是知道的。

只是因为听说之前他刚新婚就去了北疆的军营督战,而这样算下来,他真正和自己的妻妾接触的机会也不多,如果说是新鲜劲儿还没过去,这也属于正常,所以就没多想。

只是——

这会儿西陵钰的话却是明显的话里有话,而且怎么听都不像是单纯的揶揄调侃,甚至——

还带了几分酸溜溜?

摄政王直觉上就觉得此事似乎有些猫腻在里头,玩味着摸了摸下巴,上下打量起西陵越来。

西陵越也没澄清什么,只道:“摄政王的行程,本王的确是没什么兴趣,就不奉陪了,摄政王请便!”

说着,就摆出了一副敬而远之的姿态来。

摄政王本来就是收到了帖子,要赴约去的,一时兴起才故意拿话调侃了两句,这时候自然不会真的约两人同去,于是也没说什么,只是郎朗笑道:“良宵苦胆,既然如此,本王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先行一步,诸位告辞!”

“摄政王慢走!”西陵钰道。

毕竟沈青荷的事情是公然丢了大越王朝的人,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所以今天宫里的宴会上,皇帝也算是没叫外人,只留了西陵越和西陵钰,再就是左右丞相陪同。

摄政王上了马车。

目送了马车离开,西陵钰就也带着自己的人策马回府了。

“昭王殿下,那臣等就也先行一步了!”右丞相走上前来,拱手道。

“两位丞相大人辛苦了,请便吧!”西陵越颔首。

两位丞相就也上了马车离开了。

西陵越的眸光一凛,面上形容也跟着冷下来三分,一撩袍角,大步的朝着自己的马车走过去。

“殿下!”周管家匆匆的迎上来。

“什么事?”西陵越沉声问道,说着就满脸不耐烦的要上马车。

“王爷!”周管家汗颜,虽然揣了一肚子的惊魂散,却也还是只能硬着头皮如是禀报道:“王妃……又不见了?”

西陵越脚下一滑,直接就没能上得去马车。

“什么?”他这人好面子,也没人敢去扶他,他自己手按在车辕上缓了有好一会儿,就在周管家等人憋气憋得快闷死了的时候,才听他听了笑话一样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管家一个激灵,不只是觉得头皮发麻,简直觉得正个后背都在发麻。

西陵越面上表情却已经收放自如的恢复好了。

他重新直起了身子,又慢条斯理的排掉手上灰尘,语气平稳而缓慢的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王妃……不见了!”周管家舌头僵硬,勉强的又重复了一遍。

西陵越没说话。

周管家大着胆子拿悄悄抬起眼睛,拿眼角的余光打量他一眼,却赫然发现他家王爷额角的青筋正跳得欢畅。

这是要出事儿啊!

周管家心里叫苦不迭,很有一种冲动,想要伸手去把他额角正凸起的部分给按下去,柔平了。

可是——

他还没疯,胆子也没那么大啊!

而这时候,昭王殿下内心的小灵魂却是已经开始骂娘了——

他娘的,沈青桐那闲不住的女人又给他出难题了,多安静几天她能死吗?能死吗?能死吗?

他这娶的是个媳妇吗?那绝对就是个祖宗!

三两天的就给他找点儿事情出来,散散气?

是不是不把他气死了,这女人就都没完了?

昭王殿下很愤怒,这一愤怒,直接就导致了面部表情不怎么善良了。

周管家头上冷汗直冒,使劲的垂眸,叫自己忽略不去看他那张脸,语速飞快的继续解释道:“属下已经带人明察暗访去找过了,早上王妃说是要进宫来给贤妃娘娘请安,可是——”

周管家已经跟木槿问过了。

沈青桐丢了,木槿就再一个字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的就把她们掩护大夫人进宫的事情都说了。

周管家又把原委转述给了西陵越知道,然后接着补充:“下午属下已经在吉庆银楼的外面追踪到了王妃出门时候坐的马车,车夫和侍卫都在,说王妃进去买首饰了,让他们在外头等,可是属下进去银楼里面找了一圈,人已经不见了。后来他们银楼的伙计说,是有一个疑似是咱们王妃的人从他们后门出去了,可是属下带人再追出去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早就不见了王妃的踪影。”

这王妃怎么就又跑了呢?

他家王爷怎么这么窝囊?白瞎了那一张脸了好么?连个媳妇都看不住!跟了这样的主子,实在是太遭罪了!

周管家苦着一张脸,心里更是扭曲成了麻花,却还是不能撂挑子,仍是进本尽责的禀报道:“这样的事情,属下也不敢招摇,各处城门那里都不敢叫人去堵人,只是暗中安排了我们的人去盯着,可是,如果王妃是在那之前就出城去了,怕是就没有办法了!”

他是以为沈青桐又跑路了。

跟在西陵越身后的云鹏沉吟了半晌,这时候就神色凝重的上前一步道:“王爷,王妃的行事一向谨慎,如果不是有完全的把握,一定不会拿她自己的性命去冒险的。”

木槿那几个丫头都还在呢,云鹏是不信沈青桐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再逃跑了。

西陵越冷笑,又过了一会方才扭头看向了他,却是不答反问道:“云翼呢?”

如果不十分必要的场合,一般云翼和云鹏两个是轮流当差的。

今天云鹏跟着西陵越,云翼就留在府里休息了。

这个问题,云鹏自然回答不了。

他看向了周管家。

周管家却是一头雾水,脱口道:“云翼今天不当值,许是在府里睡觉呢吧!”

西陵越没再说话,冷着脸,一声不吭的钻进了马车里,一边吩咐道:“分别人去宫里还有沈家探听一下沈和那个夫人的下落,我们回府!”

沈青桐这个混账东西!

这次只许是她死在外面,要是敢活着回来,他非要打断她的腿不可!

让她不安生!让她惹事还没个完了?!

昭王殿下白天喝了一肚子酒,从宫里出来,又生了满肚子的气,坐在马车上,感觉整个车厢都要被他自己给气炸了。

而与此同时,昭王府里,云翼的确是在蒙头大睡。

平时不当差的时候,云鹏不太让他出去乱晃悠,久而久之,他也就只拿睡觉当消遣了。

这会儿他正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被子蒙着头,下面露出一双大脚丫子,正睡得香呢,就有人哭哭啼啼的来扯他的被子。

云翼脚丫子蹬了蹬,死揪着被角捂着头,不想被打扰。

可那人的眼泪落得太汹涌了,滴滴答答的直往棉被上砸。

云翼也是实在扛不住了,一骨碌翻身坐起来,抬脚就要往对方脸上踹。

好在——

他的应变能力还是极为强大的。

偌大的脚丫子已经踩到蒹葭鼻梁上了,又及时的打住,眼睛圆溜溜的瞪了半晌,随后脸上刷的一红,赶紧把以一个怪异姿势蹬到半空的脚丫子缩回去,拿被子死死的裹住了。

蒹葭本来就只顾着哭,这时候欣赏他偌大的脚丫子半天,眼泪都忘了流,就木愣愣的站在床前。

“你……你怎么跑这里来了?”云翼脸蛋通红,死裹着被子,却是莫名心虚的不敢去看人家小丫头的脸——

上回实在太尴尬了!

他很的时候,都还不太记事的时候,家乡似是发了一场大洪水,正个村子都冲没了,后来的记忆里,没有自己父母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只是对那一场吞噬了一切的洪水记忆犹新,很小的时候,甚至看到雨天的小水洼都会害怕到发抖,看到水塘河流更是远远的就绕着走。后来慢慢的长大了,惧水的毛病是好些了,也不需要刻意的回避了,只是没想到,意外落水之后,那些不好的记忆就又瞬间复苏,整个人又像是丢了魂一样,又变成了那个对一切都无能为力的小孩子。

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天在宫里自己都做了什么丢人的事,事后想起来,就觉得丢人,尤其是蒹葭,最近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都视为洪水猛兽,绕着走的。

这会儿蒹葭突然出现在他房里,云翼整个人都慌了。

蒹葭本来也是被他的脚丫子吓到了,这会儿想起了正事,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王妃……王妃不见了,一会儿王爷回来就遭了,你帮忙去找找吧!”

“啥?”她家那个不省心的王妃又跑了吗?云翼的眼珠子差点一下子瞪地上。

蒹葭抹了把眼泪,神秘兮兮的左右看了看,确定院子里没人,就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来,递给他:“这是下午我从我枕头下面找到的,王妃说让你去这个地方找她。这是个什么地方?我不认识,你带我去!”

“啥?”云翼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他家王妃这次逃跑还特别约了他?难道是要约了他一起私奔的吗?就算要骗个保镖一路保驾护航,那也不带这样的,他家王爷的绿帽子,是随便能戴的吗?

云翼觉得他家王妃太不爱护他,太坑他,也太缺德了。

老大不愿意的一边车过来外袍往身上套,一边接了蒹葭手里的纸条,再一看,就是手一抖,眼珠子又落地上了!

青楼?!

她家王妃跑去青楼等着他去会和了?果然是王爷高一尺,王妃高一丈,这避难的地点都选的独树一帜,怕是任凭他家王爷想破了脑袋也不会知道王爷的去处的。

云翼飞快的穿了衣裳,套上靴子,跳下床。

蒹葭见他如此的好支使,意外之余也是心头一喜,赶紧擦了把眼泪就要跟着走。

云翼见她跟着,可停下步子,挠了挠头道:“你别跟着了,怪碍事的,我一个人,快去快回,保证把王妃给带回来就是了!”

他又是傻子!

王妃真把他当傻子,因为他会掩护她逃跑吗?

云翼的心里,其实还是个忠心耿耿的好侍卫的,一种忠诚的使命感油然而生。

蒹葭却对他不很放心,只是想了想,又觉得他说得是有道理,于是咬咬牙道:“那好!不过——这件事,你可别告诉王爷知道,”

“嗯!”云翼嘴上点头,心里却是暗叹一声——

王妃的丫头和王妃一样的天真,还真以为她们能瞒着王爷做成啥事儿么?

幼稚啊!太幼稚了!

云翼暗暗叹了口气,就提了长剑出门去了。

这边蒹葭趴在门边,看着他的背影,紧张不已,只是盼望着云翼能在王爷回来之前把王妃找回来。

这边云翼踩着夜色才刚走了不一会儿,西陵越一行就匆忙的回府了。

回来一问,沈青桐果然人不在。

云鹏脚下没停,直奔了云翼的住处,果然是扑了个空,心里稍稍安定,赶紧回去给西陵越复命:“王爷,云翼不在府里,也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虽然只是一种可能,但是云鹏愿意相信,云翼是被他家王妃哄走了。

西陵越的脸色阴沉,一语不发,站在门口停顿片刻,就太价搜直接去了沈青桐那里。

蒹葭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的,本来她在枕头下面意外发现了一张半露在外面的纸条,知道沈青桐跑了,为了不连累木槿他们,这才没声张,一个人找去了云翼那里,请云翼帮忙去了。

而这时候,木槿和佩兰两人则是胆战心惊,在院子里坐立不安的等。

佩兰只是当沈青桐失踪了,而木槿却知道事情的始末,能把沈青桐要做的事情猜个大概出来,所以这会儿,是不仅担心西陵越先回来,堵住她们,跟担心沈青桐那里别是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两个丫头正在惶惶不安的时候,外面西陵越已经大步走了进来。

“见过王爷!”俩丫头腿一软,直接就跪了下去。

西陵越举步进来,直接在两人面前站定。

他人在这里,自上而下就是一股子凌厉的威压之势,不说话,已经给木槿二人的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她人呢?做什么去了?”西陵越开口,语气冰冷。

说沈青桐帮着大夫人进宫去闹市,这根本就是她糊弄周管家的幌子,她根本就是借口进宫,以便于制造了那样的一个机会出府去,然后好设计脱身,另外去做些什么事。

而这件事,如果没有个丫头和她里应外合,她也不容易做到。

而在她的几个丫头里,西陵越几乎想也不用想的就知道——

木槿,一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所以,她这一开口,就是针对木槿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