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那个女人,这是在警告她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愫的一颗心,狂跳不已。

“小姐!”丫头见她的脸色不好,就忍不住的担忧问道:“您是不是受了惊吓?没事吧?”

“没事!”郭愫连忙收摄心神,想了下,就又掀开窗帘对外面的跟车的管事道:“张伯,刚才前面那条街上闹得很,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不知道呢!”张伯道:“不过官府的官差既然都赶来了,那就肯定不是小事。”

“我觉得有点奇怪,你叫个人去打听一下吧!”郭愫道。

“好!”张伯倒是没多想,直接就答应了。

郭愫退回了车厢里,安静的坐着,脑海里却忍不住的不断重现方才那辆马车里,惊鸿一瞥,她看到的那张美人面。

即使当时的光线不算太明朗,可是那张脸的轮廓和五官的感觉……

她确信,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那是——

皇宫里深受皇帝宠爱,深居简出的常贵妃!

*

这边云翼驾车,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他家王妃逃离命案现场,待到把身后的喧嚣远远的抛开了,就一把扯下蒙面的布条。

而此时的马车里,沈青桐已经用带出来那条湿帕子,快速的把脸上厚厚的一层脂粉全部擦洗干净了,并且换上了事先放在马车上的一套常服。

“停车!”感觉到外面的街道上已无人声,她就叫停了云翼。

“吁!”云翼收住缰绳。

身后,沈青桐已经掀开了帘子道:“找个没人的地方,车上有火油,把马车烧了,我们走回去!”

言罢,已经不由分说的跳下了马车。

云翼对他家王妃大变活人的把戏倒是没怎么不适应,跟着就也跳下了马车。

此时夜深人静,这一片已经离开案发现场好远了。

两人赶着马车又往前走了一阵,找到一处废弃的巷子,云翼就把马车赶进去,淋上火油,放了火。

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有下雨,天气干燥。

火光蔓延,火舌迅速将整个马车吞噬。

“我们走!”沈青桐道,提了裙子就走。

云翼快步跟上。

两人一行,行色匆匆,穿过前面的一条巷子,刚要拐弯,冷不防就看到前面一侧街道的尽头火光蔓延,有一大片急促的脚步声快速的逼近。

云翼警觉的一把扯过沈青桐,往后闪到了身后墙壁的暗影里。

“那边好像有火光!”随后,就听到有人扯着嗓子叫嚷起来。

沈青桐皱眉,扭头看向了云翼。

云翼有些意外,愣了一下,眼见着那条火龙在迅速的朝这边逼近,他顿时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又是把沈青桐扯过来,往肩上一扛,然后纵身一跃,就跳过了身后的墙头。

那间宅子废弃已久,里面杂草丛生,一股霉烂的味道。

沈青桐倒挂在他肩上,几欲作呕,好在云翼还算有点眼色,扛着她随后又是几个起落,过了几个墙头,到了宅子另一边的街上。

“死的是北魏的摄政王,北魏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京兆府一旦得到消息,一定会全部出洞的,太子没准都会过去!”云翼把沈青桐放下,为难的挠了挠头。

沈青桐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怕的话你就先走!反正出了什么事,我也不会连累你主子!”

云翼眨眨眼——

他哪敢真的丢下他家王妃自己走啊?就讨好的咧嘴一笑:“要不属下找个地方,王妃您先藏着,我去把他们引开,回头天亮了,再想办法叫王爷找人来接您?”

他的轻功虽然好,可如果京城解严了,他要扛着个大活人在街上招摇过市,那也是找死。

沈青桐这时候才忍不住的想起西陵越此时会有的反应,正在失神,却突然就被云翼拽了个踉跄,拖着她就往前奔去。

迎面的街道上,一辆马车被重兵护卫着,快速朝这边逼近。

那些人手里也举着火把,火光刺目。

沈青桐抬手挡了下眼睛,这才看清楚,过来的那辆马车居然是西陵越专用的。

这三更半夜的,这人居然亲自找出来了?

这一刻,她才是后知后觉的有些心虚了起来。

但是根本就容不得她多想,云翼已经一路拽着她,欢天喜地的迎了上去。

“王爷!”云翼道,声音里明显偷着兴奋。

对面周管家一挥手,马车戛然而止。

随后,车门被打开。

沈青桐抬眸看过去,就见里面一尊冷面神一样的她家夫君正双手抱胸,靠着车厢坐在那里。

车厢里的灯火昏暗摇曳,他那张脸,真是怎么看都叫人觉得瘆得慌。

沈青桐心虚的很,正在迟疑不前的时候,因为车队停滞下来,后面的拐角处,又是一队人马拐了过来——

太子西陵钰,带着自己的府兵不下百人的阵容,匆匆而来。

沈青桐的一颗心,瞬间往上提,这时候,就再也顾不上矜持了,提了裙子快跑过去,自己爬上了车。

西陵越靠在那车厢上没动,冷眼看她,心里的火气却是一拱一拱的往上冒——

这个混账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没节操没底线!她不是能耐大得很,天不怕地不怕吗?真想把她丢出去,让这混账东西自生自灭啊!

昭王殿下气得心肝肺都要一股脑儿的炸裂了。

后面西陵钰一行人已经快速的追了上来。

“本宫就说什么人,三更半夜这么大的阵仗人在这里呢,原来是老三你啊!”西陵钰看清楚是昭王府的车队之后,便就是目色一凝,顺势收缓了缰绳,款步策马踱步绕到了前面。

沈青桐低了头,不吭声。

西陵越就坐着没动,此时稍稍侧目看过去一眼,挑眉道:“我的阵仗再大也大不过二哥你,怎么,二哥你这是连夜练兵吗?”

西陵钰哪里有心思和他开玩笑,脸色当时就又暗沉了几分下来道:“明人不说暗话,北魏的摄政王出事了,你难道不是过去凑热闹的?”

那位摄政王出事的消息一传出来,他就直接想到了西陵越——

毕竟在这大越的地界之内,有理由也有能力做这件事的就只有西陵越了。

可是这会儿骤然看到一起坐在马车里的沈青桐,却是愣住了。

西陵钰的目光移过去。

西陵越就有点不高兴了,再次开口道:“北魏的摄政王出事了吗?本王没兴趣!最近不是一直都是二哥和你走得近,也是你在负责招待他的吗?二哥既然你有公干,那我就不耽误你了,请便吧!”

西陵钰闻言,又是一愣。

西陵越却是不耐烦了,冷笑一声道:“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和二哥不同路,我深夜出门,是陪着王妃一起回沈家奔丧的。”

沈家的事,西陵钰因为一直有叫人盯着将军府的一举一动,多少是有些耳闻的,疑似沈家的内斗闹出的人命官司。

但是这些,沈青桐却是不知道的。

骤一闻言,她倒是有些始料未及。

“你倒是真有闲情逸致!”西陵钰冷嗤一声,他是真的没多少耐性,言罢,就调转马头,带着人先去了。

西陵越冷眼目送,等他们走得远了,见周管家等人还愣着没动,就又不耐烦的催促,“走啊!”

“哦!”周管家赶紧收摄心神,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多说多错,也还是不得不开口问道:“王爷,咱们这是往哪边去?”

他们出来,就是为了找沈青桐的。

现在人找到了——

西陵越一脚把放在旁边的一个绣墩踹出去,怒吼道:“你聋啊!”

周管家本能的山神一躲,堪堪好躲开了攻击,一抬头,对上他家王爷乌黑的脸色,心脏就都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了,赶紧冲过去一把合上了车门,匆忙的指挥道:“去镇北将军府!”

既然是被太子碰上了,而他家王爷又放了话,那么就算只是为了圆谎,这一趟也是要直奔沈家的。

马车继续前行。

车厢里,西陵越一直一语不发。

沈青桐却是诧异,忍不住的脱口问道:“沈家的什么人没了?”

其实她心里清楚,早上大夫人进宫之前,必定是在沈家做了点什么手脚的,只是她也看出来了大夫人的仓促,想着对方应该是不至于把老夫人怎么样的。

这样一来,倒霉的就只能是胡氏母子了?

诚然,沈青桐也只是顺口一问,话一出口,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马车里的气氛不太对。

她骤然抬头,就见西陵越目光冰冷的盯着她。

“你还好意思问我?难道这时候不该是你先主动给本王做个解释吗?”西陵越问道。

虽然他也想端着架子,等这女人自己主动认错。

可是——

太生气了!

他活了二十几年,遇到的所有糟心事都没有这个女人给他制造的麻烦多。

杀人放火也就算了,问题是——

她居然金蝉脱壳,偷偷摸摸跑到青楼里去杀人?

花样真多哈!

这个混账东西!

西陵越说话的时候,虽然在极力的压制怒火,出口的声音也是再不可能表现的友善了。

反正事情做都做了,尤其还是这么大的一件事,沈青桐一开始就没准备跟他装糊涂。

这时候,便是僵硬的扯了下嘴角,坦白道:“北魏的摄政王,是我杀的!”

昭王殿下简直就想拆马车。

然则这黑灯瞎火的,他也不想走路回去,强忍之下,啪的一掌拍在了桌子上。

黄花梨木的桌板还算解释,可是座下整一辆的马车抖了一下。

驾车的车夫被震出了一身的冷汗,用力的抓着缰绳。

马车里,西陵越额角青筋暴起,咬牙盯着对面一脸神色坦然的沈青桐,一字一顿道:“沈青桐,你是我八抬大轿抬进门的王妃,你当我昭王府是什么地方?你真当是本王的脾气好,奈何不得你了是吗?能由着你集采三番的胡作非为?”

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怒到恨不能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亲手掐死。

沈青桐看着他脸上几乎可以说是狰狞的表情,心中反而有了几分释然。

她往身后的车厢上一看,直视对面那男人愤怒的面孔,却是一脸轻松的反问道:“怎么?王爷这是后悔了?”

这女人,自己做了错事,还这么有恃无恐?

“呵——”要不是此时他的意识很清醒,西陵越身之都要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不可思议的笑出声音来,“你说什么?”

“这个昭王妃不是我主动要做的?也是不我求着王爷把我抬回去的,您这时候后悔了?是说给我听得吗?”沈青桐道。

也说不上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杀了那人之后,那一瞬间她是有过一种热血激荡的兴奋的心情的,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心里反而是多了几分萧索的情绪。

对面的西陵越一脸的错愕。

沈青桐看着他,就又笑了:“如果真觉得我是个麻烦,或许——王爷您现在还可以考虑,再用一口八人抬的棺木把我从你昭王府的大门里头送出去?”

她说这话时候的神情轻松,语气揶揄。

但是这样的玩笑,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对面,那女子的容貌清丽,笑容慵懒,灯影下,眸光闪烁,那种光亮,依稀带了几分美好星光的味道。

西陵越从她这话里,没有听出挑衅的味道,反而莫名其妙被感染的心里发堵。

他就是一念之差,一时兴起才会娶了这么个女人回来,而且一次又一次的,她也的确是给他造成了许多困扰,也制造出了太多的麻烦,但是很奇怪的,虽然他常常会被气得七窍生烟,可是打从心底里,却是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把这个麻烦处理掉的。

他这是有病吧?有病到了近乎自虐了!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既然舍不得处理掉,那就只能继续收拾她制造出来的麻烦,继续忍了,横竖——

太子那样的对手,一点趣味也没有,他这媳妇,好歹还能给他找点儿刺激,偶尔也丰富一下人生不是?

对面的沈青桐是在等着他发作的,可是等了半天,等昭王殿下气饱了,他也就成功的自行渡劫超脱了。

他瞪了她半晌,最后便是冷冷的别过了头去,道:“冯氏死了!”

沈青桐还等着他发作追究自己呢,这一瞬间,他的态度和话题都转变的太快,一时间始料未及,沈青桐是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整理好了思路。

“你说谁?”她问,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

大夫人明明是被送进了宫里,可是西陵越派出去的人明察暗访之下,并没有得到她从任何一处宫门出宫的消息,反而——

天黑之后,沈家传出来她的死讯!

溺死的!还是溺死在了沈家后院的池塘里?

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

西陵越也是左思右想都没有摸清楚一个具体的脉络来。

这时候,他就故意的不给沈青桐解惑,冷嗤一声,闭口不谈。

沈青桐被吊着胃口,这时候是真的困惑和迷茫的——

大夫人死了?死在宫里的吗?怎么会?是谁杀了她?陈皇后的人发现了她,所以赶在她把事情闹开了之前,杀人灭口了?

这样一来,沈家现在应该是被推上了风尖浪口了吧?

毕竟——

大夫人死在了宫里,沈家人是不可能不闻不问的。

西陵越就是闭口不言了,沈青桐心中思绪烦乱,胡乱的想了一路,待到两人去到沈家的时候,才发现沈家愁云惨雾,居然是胡氏的一双儿女也都没了。

老夫人等人全都在胡氏那边。

“王爷,王妃?你们怎么来了?”管家大为意外,赶紧过来行礼。

沈青桐还只当大夫人是死在宫里的,直接道:“听说大伯母遭遇不测,我们过来看看她,她的遗体呢?”

这么一说,管家才想起来,尴尬道:“这个,府里小公子和六小姐也刚过了,还没顾上!大小姐去世了,夫人许是伤心过度,这才失足落水,溺毙了吧!”

管家说着,边引两人往后院走。

沈青桐这才察觉了异样,再一抬头,看到远处黑黢黢的那个池塘,顿时便是冷笑出声。

那个女人,这是在警告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