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传说中的宅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沈青桐这边不仅惊动了西陵越,更是破天荒的宣了太医,所以整个王府都轰动了,即使是最近深居简出,一直声称在养伤的柳雪意那边都听到了风声。

其实她伤得不重,只是那件事后受到了太大的打击,所以最近就有点儿心灰意冷,一直憋着不出来见人。

灵芝没了,新来的丫头用着总不是那么顺手的。

彼时柳雪意正意兴阑珊的在喝药,闻言,便是下意识的顿住了动作,拧眉道:“王妃那边宣太医了?她怎么了?”

“不知道呢!王爷在,也没人敢随便打听,整个院子里的人都弄得很紧张。”丫头说道,也没注意到她明显变化的有些明显的脸色,只道:“娘娘怎么了?是这药凉了吗?要不要奴婢去给您热一热?”

“不用!”柳雪意道,低头重又继续喝药,心里却忍不住的在琢磨——

沈青桐的身体平时看着都挺好的,怎么就突然需要宣太医了呢?

而此时沈青桐这边的院子里,气氛名副其实,是相当凝重的。

西陵越在她床前一站就是半个时辰,他死沉着脸,一语不发,其他人就没有敢吭声的,整个屋子里,除了痛的神志不清的沈青桐偶尔发出来的细微的呻吟声,然后就再就真的落针可闻了。

半个时辰之后,将功补过的云翼已经把太医扛了进来。

那位太医是一介斯文人,本来不会骑马,云翼又等不及,直接把人提上了马背,下马之后又扛着一路狂奔,以最快的速度赶了来,真的是出门就脚不沾地。

所以这会儿被云翼往地上一掼,整个人都晕头转向的,完全找不到北。

西陵越扭头看过来,只那么一眼,目光冷凝而犀利。

太医被吓得一个哆嗦,一下子就惊醒了,仓促的跪在地上:“微臣见过昭王殿下!”

“起来!”西陵越面无表情的冷声说道:“过来给王妃诊脉!”

“是!”太医应了声,赶紧过去。

彼时沈青桐还抱着被子,使劲的缩着身子,额头上全是冷汗,已领都被汗水浸湿了。

“太医请!”木槿也顾不上害羞了,走过去,一边帮他把沈青桐的手拉过来,一边把病症和起因都大致的说了。

宫里的女人多,太医对这方面的病症还是很有经验的,凝神诊了一阵。

木槿一直屏息敛气,等他收了手,放才迫不及待的问道:“太医,我家王妃这到底是怎么了?她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子的!”

“王妃这是阳虚内寒之症,应该服用温经散寒,养血止痛的方子调理。不过王妃此时的症状比较严重,还是先用一副止痛的药吧。”太医说道。

木槿也顾不得许多,赶紧引他往外间走:“好!太医您这边请,奴婢这就给您准备笔墨!”

说话间,佩兰已经极有眼色的出去了,片刻之后就捧了文房四宝进来。

太医把两贴药的药方都一切写好,又把煎服的注意事项都说了。

蒹葭和佩兰仔细的记好,道了谢,就先下去抓药去了。

木槿回头看一眼床上还痛的死去回来的沈青桐,到底还是不放心的又问:“太医,服用了您开的药,我家王妃确定就没事了是吗?”

“唉——”太医应了声,刚要说话。

从他进门的时候起就一语未发的西陵越却突然冷着声音开口道:“有话说话,本王叫你过来是为了诊脉查找病因的,不是听你在这里奉承客气的!”

他的语调不高,可是却寒气逼人,冷飕飕的。

太医闻言,便是心头微微一颤。

木槿却是意料之外,不由的愣住了。

西陵越看过来。

太医稍稍抬眸,视线刚一和他相撞,便就又是心头一抖。

随后,西陵越已经款步走到他面前站定了道:“她以前可从来就没有这样!”

言下之意,已然是十分明显了。

太医面上表情略一僵硬,他是懂得察言观色的,本来宫里和哪家的深宅大院里,不干不净的事情都多了去了,有些人,为了面子,也或者为了息事宁人,是不喜欢外人多管闲事的。

可是现在,西陵越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说明他是真的想要这个真相的。

太医当即就跪了下去,如实回禀道:“王妃的这个症状,的确是有些不同寻常,如果只是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多少是会有个诱因的,可是方才这位姑娘也说了,王妃这小日子来之前,什么特殊的情况也没有。而且她这前后两次,中间突然隔了这么长的事件,本身就是有问题的……”

他尽量想把话说的委婉。

西陵越却不耐烦了,冷声道:“说重点!”

“王妃已经患上了非常严重的宫寒之症!”太医心头一抖,脱口道,话已出口才察觉自己被吓着了,于是匆忙的又补充:“微臣怀疑这是特殊因素造成的,只是目前也只是揣测,不知道——”

话没说完,西陵越已经打断他的话,冲站在外面的云鹏使了个眼色:“去!把服侍王妃饮食和茶汤的奴才都控制起来,挨个审问搜查,再去把她平时用的东西都拿出来,让太医验!”

他这雷厉风行的手段,果然的名不虚传的。

“是!”云鹏应了声,扭头就走。

这边太医却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正在心里发抖呢,木槿却是不可置信的冲上前来,再次确认道:“太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我们王妃这是被人给暗害了吗?”

这怎么可能?

这里是昭王府,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而且——

如果真是有人作祟,沈青桐怎么会毫无察觉的?

木槿是一脸的紧张也惊疑不定。

那边云鹏的动作却很快,不多时就有人从小厨房和茶水房里把沈青桐平时用的餐具和喜欢用的茶叶和补品都送了过来。

这回太医也学乖了,不等吩咐已经走出去,蹲在院子里一一查验。

木槿紧张的跑过去,跟在他的屁股后头。

太医半点也不敢马虎,逐一把东西都检查过,最后,却是把个盛放盐巴的盐罐子单独挑了出来。

“难道是这个——”木槿的脸色微变,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太医没理,而是小心翼翼的捧着那盐罐子,转身又朝着屋子里西陵越站着的方向跪了下去:“王爷,这理由被混进了分量不轻的秽物,这是王妃小厨房里出来的东西吧?即使王妃不是每天的饮食都是从这里供应的,但只冲着这个分量,隔三差五的服食,至多一年,就会对女子的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木槿已经不敢呼吸了,大着胆子追问道:“什么损伤?”

“患了宫寒之症的女子,会不容易受孕的!”太医道,因为西陵越在场,所以吐字就格外的艰难。

木槿脸色一白,险些站不稳。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已经抬头朝西陵越看去。

西陵越一直站在门内,一张脸上,始终全无表情。

院子里,为了方便太医查找,点了许多的灯笼和火把,这样相形之下,屋子里的光线就显得晦暗了许多。

他那张堪称完美的脸庞,半掩映在黑暗中,看不到眼底具体的深色。

木槿越发的紧张了起来。

太医则是规规矩矩的跪着,看上去本分极了。

半晌,才又听西陵越开口问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是太好!”太医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硬着头皮道。

木槿突然就慌了,一下子跪倒在地,拉着那太医的衣袖道:“太医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我们王妃她……她……”

后面的话,却是再不忍心说出来了。

万一沈青桐的身体亏损,以后都怀不上孩子了,那么——

西陵越是不能没有嫡子的,这样一来,这个昭王妃的位子就迟早都是要让出来的。

本来沈家的那些人就靠不住,如果她们被从昭王府赶出去了,沈青桐的后半生将是何等凄惨?她根本想都不敢想。

西陵越没再做生。

太医也不敢夸口,虽然看木槿看着可怜,也还是谨慎的实话实说道:“还好发现的不算太迟,仔细的调理,还是有希望的。只是这事情急不来,须要慢慢来,就是……就是照王妃目前的状况来看,最近这一两年之内,应该是不容易受孕生子的!”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偷偷的去看西陵越的脸色。

嫁入了皇家,一个女子的命运就受到了诸多牵制,虽然他不想这么缺德的拆这位昭王妃的台,可是为了自己的脑袋,更不敢昧着良心说话。

一两年?

就西陵越现在的这个地位和处境,他能等吗?

木槿的心里并不确定,还是胆战心惊。

但是西陵越却没有纠结这个问题,他再次开口,问道:“混在盐罐子里的是什么东西?总有个具体的名字把?列出来!”

云翼在旁边也是紧张半天了,这时候已经赶紧进屋子卷了纸笔塞那太医手里了,催促道:“快写!”

可千万不能让他家王爷把媳妇换了啊!眼见着他才和她王妃成了生死之交,有个一起杀人越货的交情,这一旦是被换掉了,他就又得重头再来了。

讨好女人实在太难了,这活儿他是真的不想再从头做一次了。

太医也不敢马虎,就把混在盐巴里的两样粉末的成分写了下来。

西陵越道:“一家一家药铺的去给本王查,谁给的方子,又是从哪里抓的药,天亮之前,本王要一个人赃并获!”

说完,他就一撩袍角出门,直接出了院子。

“王爷!”木槿焦急地唤了声。

西陵越却是置若罔闻,临走都没再回头往屋子里看一眼,木槿不由的就胆战心惊了起来。

云翼抓了那纸条就蹿了。

片刻之后,周管家过来,客客气气的把太医送了出去,顺便把盐罐子抱走了。

木槿叫人收拾了院子里的其他杂物,就进去陪着沈青桐了。

这边西陵越从院子里出来,就直接去了前院的书房。

云鹏的动作很快,这就已经把审讯的结果带来了——

果不其然,一无所获。

“王妃当时从沈家带过来的人就只有一个嬷嬷和她那几个丫头,其他人都是周管家安排的,是咱们的人,还是可靠的!”云鹏道。

而且,只是往个盐罐子里混一点东西,其实也没必要非要买通沈青桐院子里的什么人,毕竟一罐子盐巴可以用很久的,随便找机会下一次手就可以拖很久。

而至于那个敢在昭王府里对王妃下手的人,还是下的这样的毒手——

这人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出去吧!”那屋子里没有电灯,西陵越站在敞开的窗户前也没有回头,只道:“云翼那边有消息了,马上来告诉我!”

“是!”云鹏点头,刚要离开,想了想,就又提醒了一句道:“王妃服用过止痛的汤药了,说是好些了,王爷不必担心!”

担心?

西陵越一开始只觉得这个词很可笑,可是最后落在心里的却只是一声叹息。

云鹏看不到他的表情,就也没再多言,转身带上门离开了,里带着把院子里的守卫也都一起支开了。

西陵越站在窗前,看着月光洒在地面上呈现出来的凄冷的白色,莫名的,也只是觉得心烦意乱。

能在他的府邸里不显山不露水做了这件事的,就只有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柳雪意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他不是不知道陆贤妃和柳雪意各自的私心,也早就知道这两个女人都居心叵测。

可是他没防着柳雪意,是因为一直以为没必要,毕竟——

沈青桐是有自保的能力的。

那个女人的心思细密、心机深沉,连他都防着,更何况是那个从一开始就对她敌意明显的柳雪意?

她的无所作为,本身就是一种放纵,她不可能想不到柳雪意会对她出手,却居然没有提前防范?

她不是没有这样的远见和能力,只是顺水推舟吧?

因为她根本就懒得去和柳雪意争什么,也——

根本就不想为他孕育子嗣。

因为——

她从来就没期望过他们两人之间会长久了。

她本分的呆在他身边,并且逆来顺受,从一开始就是权衡利弊的权宜之计。

她从来就不信任他,并且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有朝一日要逃离他的身边去。

她不要孩子,因为孩子会成为她的软肋和束缚。

她也不要他,所以现在再他身边的每一天都是将就。

这个女人,这样的不知好歹!

他应该生气的吧?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愤怒的,只是在这同时,却又分明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西陵越低头,盯着自己修长的手指看了半晌,最终,也只是无力的苦笑——

他这双运筹帷幄,足以操纵乾坤的手,却唯独在面对沈青桐这个女人的时候,是完全的被动,无计可施的。

这样一个女人,他还留着她做什么?

不!

也或许——

她就只是将计就计,想要借自己的手锄掉柳雪意?

这样的借口想出来的那一瞬,西陵越自己就先觉得不可思议。

就给了给自己找台阶下,他居然自欺欺人的编排出了这样幼稚而荒唐的借口。

她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嫁给他的,这就是事实,他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以前从来就没有介意过,在他的概念里,只要她名义上是她的王妃,本本分分的呆在他的王府里,别生出什么异心来,一切就都是最完美的样子。

而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找对了人,这女人虽然不好控制,但是因为太精明也太懂得审时度势,所以——

作为他的王妃,她一直都做得很好,除了这一次,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杀了北魏的摄政王,平时她算是没有给他招惹额外的任何麻烦,让他能够集中所有的精力去做朝堂上他该做的大事。

这样的相安无事,不就是他想要的吗?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内,意料之中,可是为什么,这一刻他还会觉得愤怒?

是的,那是愤怒,而非是不甘。

因为,她的女人从来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哪怕只是一点点!

而他——

却即便如此,冥冥之中,居然还是有这么一种不可思议的坚持,居然都没想过要和她就此结束这种同床异梦的关系。

这一整夜,就在他这样矛盾的心境中缓慢的度过了。

赶在黎明之前,云翼就揪了两个人从外面进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