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沈青桐,死你也死在这吧!/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用力的攥着拳头,眼底浮现出明显怒意的盯着她的脸。

这里闹成这样,这样的动静,很快就会把京兆府衙门的人引来。

沈青桐心急如焚,却是片刻工夫也耽误不起的。

她不让自己去直视西陵越的眼睛,飞快的已经别开了视线,同时冷声命令道:“都住手!”

云鹏等人可都是知道他们家王妃的臭脾气的,怎么都要顾着他们家王爷的人身安全。

“快住手!”云鹏忙道,却是不动声色的没有让步,刻意的站在了西陵越和沈青桐跟前,把裴影夜给隔离在了外面,并且严阵以待的戒备。

“让他们走!”沈青桐当机立断的开口。

这么大的主意,云鹏肯定是不敢拿的。

他神色有些紧张的回头去看西陵越。

彼时,西陵越的一张脸已经是黑成了锅底灰。

他谁也没看,目光只是一瞬不瞬的定格在沈青桐的脸上,那视线不见得有多锋利,但却如有实质,即使沈青桐再怎么样的强装镇定不去看他,这时候也鲜明的有了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可是眼下的形势危急,她也只能强迫自己忽略这些,鼓足了勇气再次收回目光,看向了西陵越道:“你放他们走!一旦惊动了其他人,后果不堪设想,你也一定不愿意看到的!”

北魏的摄政王已死,虽然时间仓促,裴影夜还没来得及登临帝位,但是无可否认,此时的他在北魏朝中已经占据了绝对的统帅地位。

这些年,他于夹缝中求存,本身就心思缜密,形势周到。

这一次,他既然孤身来了大越,那么就不可能不提前给自己安排后路。

现在看似西陵越人多势众,要拿下他,把握很大,但是随之而来会引发怎样的冲突和风暴,那就谁都无法估量了。

而且主要是——

西陵越他犯不着!

毕竟在这件事上,皇帝的都还没有明确表态了,如果西陵越擅自做主,一下子就把矛盾激化到无可调和的地步,这烂摊子可不是那么好收拾的。

沈青桐是抓住了他心有顾忌,所以态度就格外强势。

她的手很稳,簪子尖锐的底端就紧贴在西陵越的脖子上,只要稍微一手抖,必定马上见血。

巷子里的光线昏暗,可是黑暗中,她那双清冽如水的眸子里面却是波光潋滟,眼神看上去分明又冷酷。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她这样公然反水,当着外人的面拆他的台了。

上一次,许是事发突然,西陵越的脑袋一度空白,都没来得及细品其中滋味,可是这一次——

感觉鲜明。

众目睽睽之下,如是将自己所有不堪和难堪的一面,都裸呈于众人的面前。

世人的眼光,或是震惊,或是惶恐,或是无措。

可是这一刻,西陵越的眼中,已经看不到其他。

他只是盯着面前这个表情冷漠的女子,喉结抖动,声音低沉又沙哑的缓缓开口道:“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

他眼睛里,即将喷薄而出的怒意,已然十分明显。

而且,不仅如此,那双漆黑如夜的眸子背后,更有一股强有力的风暴即将席卷天地。

沈青桐也知道自己这次又做的过分了,可是形势所迫,这里也没有她选择和犹豫的机会。

所以,她也不矫情的解释过多,只是暗暗提了口气,稳定了自己的情绪,直视他的瞳孔道:“让他们走。所有的事情皆是因我而起,所有的后果,我来承担!”

“你来承担?”西陵越听了笑话一样的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沈青桐,你还真看得起你自己!你来承担?你要如何承担?就拿你的这条命吗?你真以为你这条命很值钱吗?之前有多少次了?若不是本王手下留情,不与你计较,你以为事到如今,你还能剩下些什么来?”

他说得都是实话。

其实沈青桐的心里也承认,这前面有很多次,她都是钻了他性格上面的漏洞和空子,瞅准了他那别扭的臭脾气,故意的顶风作案,打了擦边球。

其实细究起来,她的确是从他这里占了太多好处,也讨了太多的便宜了。

可是——

这些事,都和裴影夜没关系,她不能这时候抛出去都让裴影夜埋单。

这里大张旗鼓的打成这样,不可能不惊动前面京兆府衙门里的人的。

如果让他们在这里堵住了裴影夜,那就不容易说清楚了。

沈青桐的心里着急,便是手腕又往前一横,簪子的尖端抵在了西陵越颈边的动脉上。

她不再试图和西陵越沟通,而是面容冷肃的扭头看向了云鹏道:“我是说到做到的,云鹏你马上让他们让开,否则——我杀了他!”

之前她就是真刀真枪的和西陵越动过手的,云鹏也是心有余悸。

这时候,便是踟蹰:“王妃——”

只是西陵越面前,他也的确是没有擅自做主的习惯,同样——

也是明白,他说了也不算的。

所以,云鹏为难之余,就又看向了西陵越,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王爷——”

西陵越来堵裴影夜,就是为了在赌这一口气的,真把裴影夜堵在这里了,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还要告诉全世界的人,他的王妃和别的男人之间有交情?

北魏太子为了昭王妃劫狱?说出去,岂不成了笑话?

绿帽子的款式难道就真好的让人无法抗拒吗?

何况,现在他的王妃为了帮助别的男人脱困,居然当众挟持威胁他!

云鹏是想着,西陵越赶紧松口,先把这里的事情敷衍过去,心里却又分明很清楚——

就冲着王妃这次的作为,就凭着他家王爷的臭脾气,会服软妥协才怪呢。

果然,西陵越是看也没看他。

“杀了我?”他冷眼看着沈青桐,瞳孔突然剧烈的一缩。

沈青桐的心头猛然一颤,已经是嗅到了不同寻常的危机感。

她下意识的想要撤手,可却还是晚了一步——

西陵越突然一步上前。

沈青桐手一抖,动作还是慢了半拍。

发簪尖锐的尖端刺透皮肤,鲜血从伤口里涌出,沿着西陵越颈边的脉络,迅速的滴入衣领里。

他的眼睛盯着她的脸,目光森凉又冷厉。

沈青桐的动作僵住,更是觉得浑身的血液都瞬间冻结在了血管里,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脚下步子还是仓促的往后退去。

其实她知道西陵越这人是软硬不吃的,所以威胁的也只是云鹏而已,却是全没想到,西陵越这一怒之下,居然会极端至此。

她手里握着发簪,手,已经明显的能看出颤抖了。

西陵越上前一步,她就后撤一步。

一步又一步……

她不是个嗜血的凶徒,会随便的伤及无辜,更何况——

平心而论,这个人的脾气好坏不论,但是这一年多一来,确实是给了她不少的庇护的,她怎么也都不可能真的对他下杀手的。

连着往后退了四五步,脚后跟就抵在了墙根底下。

沈青桐一怔。

下一刻,西陵越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沈青桐猛然一惊,仓促的抬头,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发现那男人似是疯了,手握着她的手,居然毫不犹豫的朝他自己的颈间压去。

发簪的尾端尖锐。

沈青桐的头皮发麻,几乎是魂飞魄散。

他的力气很大,且毫不犹豫。

出于本能的反应,她几乎是用了所有力气挣脱,使劲的甩开了他的手,力道之大,以至于在挣脱的那一瞬间,身体失衡,直接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肩膀的骨骼咔的一声,半边的肩膀就痛的再也动不了了。

这时候,她却也顾不得这些了,只是靠在墙壁上,手捂着肩膀,用一种惊恐的见了鬼一样的眼神防备的看着眼前西陵越呈现在她面前的侧脸。

这男人的面孔依旧英俊到了近乎完美,只是寒霜笼罩之下,就像是戴了一副冷酷无情的寒铁面具,带着杀伐的寒意,笼罩了全身。

沈青桐咬了嘴唇,生平的第一次,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一种惧到了骨子里的情绪。

西陵越却是于这个瞬间,突然扭头朝她看过来。

他的唇角牵起的那个弧度,从表情上看,像是个笑容,实际上却让人领会不到丝毫的笑意,反而一下子就看出了一种森凉到骨子里的冷酷的寒意来。

“你不是要杀了本王吗?怎么又突然收手了?”西陵越面无表情的说道,唇齿间迸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甚至是带了明显咬牙切齿怒意。

沈青桐手抱着肩,关节那里,也不知道是脱臼还是碎裂了,痛的钻心,豆大的汗珠挂满了额头,可是这一刻,比疼痛更加鲜明印刻在脑海里的,却是西陵越这种陌生又恐怖的神情。

他盯着她的眼睛,讽刺的冷笑:“还想跟着他远走高飞是吗?”

这样的念头,其实从一开始沈青桐就没有过。

“我——”她下意识的张了张嘴,想要解释。

可是,西陵越并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已然是话锋一转,字字森凉无比的又再说道:“沈青桐,要死你也死在这里吧!”

言罢,他面上阴郁的表情一瞬间就奇迹般的烟消云散了。

他转身,再次面对众人的时候,又是神情高贵桀骜的那个当朝皇子,面上姿采飞扬,表情收放自如。

人群里,他看着对面面容冷静,处变不惊的北魏太子,声音郎朗的道:“全力以赴,生死不计,今天,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要给我放走!”

家丑不可外扬,今天他带过来的这些人,其实都是他昭王府的府兵。

“王爷!”云鹏一惊,屏住了呼吸,可是想说什么的时候,又知道多说无益。

“上!”于是,他干脆利落的一挥手。

刚刚平静下来的场面再次被引爆,双方又再剑拔弩张的缠斗在了一起,杀得热火朝天。

西陵越负手而立,站在战圈的最里面,冷眼旁观。

也不知道是不是破罐破摔了,虽然沈青桐就在他身后,他却是分毫也不理会,不防备,也不关注,就好像是完全忽略没有了这个人一样。

沈青桐抱着胳膊,撑着站直了身子。

西陵越这人唯我独尊的脾气她了解,这一次明显是把他彻底激怒了,她就真的是完全的无计可施了。

甚至于——

跪下去求他都是徒劳的。

所以他就只能是无所事事的站着。

那一瞬间的场面滑稽极了,眼前的巷子里拼杀惨烈,热火朝天,她却好像是完全被隔离在了这个局面之外。

西陵越明显是人多势众。

巷子外面被他的府兵堵死了,里面众人都施展不开,一时之间就只是场面胶着,胜负难分。

只是裴影夜既然是来,那就不可能全无准备。

约莫又过了有半炷香的工夫,他留在外围接应的人手久等不见他的人露面,就循声找了来,直接从一侧的院子里翻墙而过,又把西陵越从后面给包抄了。

巷子里的人越积余越多,场面也是越加混乱了起来。

“殿下!”赶来接应裴影夜的人隔着人群喊,这个群殴的场面实在有欠着优雅,再到了后面,更是就连热血都谈不上了,整个人就是乱成了一锅粥,别说斗武了,刀剑都挥舞不开,每个人都苦不堪言。

这种情况僵持下去,是分不出个胜负的,只是继续耽搁,却是迟早要把京兆府衙门的人引来。

沈青桐再也按耐不住,挤过去,扯了西陵越的袖子,劝道:“王爷,你退一步吧,横竖这个局面,你也不能将他如何,反而一旦京兆府衙门的人赶来,这个局面,就又给了太子一党借题发挥的契机了!”

说得好像是她真的会为他着想一样。

西陵越是看见了她就气不打一处来,眼睛盯着她抓住他袖子的手指,怒道:“本王的事,不用你管!”

说完,就甩开了她的手。

沈青桐站稳了身子,还想要再说什么的时候,对面混乱的人群里,却听裴影夜暗无波澜的低沉嗓音道:“赵凛!”

话音才落,顺势给被堵在里面的赵凛打了个手势。

其他人都不解其意,赵凛却是瞬间明白。

本来他人被堵在里面,就离着西陵越和沈青桐比较近,这时候,突然手中钢刀一横,运了内力将对面两个侍卫给震退了开去,同时飞身而起,凌空中长刀一甩,劲风猛烈,直接朝着巷子里的西陵越砍去。

“王爷!”云翼和云鹏都被人群隔开了,此时暴怒之余只能干着急。

而这巷子本身就狭窄,再加上沈青桐人就在西陵越身边,虽然赵凛的目标就只有西陵越一个,但是刀风所到之处,难免误伤。

西陵越也没想到裴影夜会有狗急跳墙之举,心中恼怒之余,便是第一时间一把扯过了沈青桐,同时一剑迫开挡在他跟前一个裴影夜的暗卫,往前奔去。

赵凛一刀劈空,落地。

但是瞬间,已经被地方夹攻,哧的一声,手臂上被划开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肌肉翻卷。

他咬了牙,哼一声都没有,就又奋起御敌。

这边西陵越一手拽着沈青桐,一手刚又隔开了一个试图拦截他的暗卫,却就觉得另外一边手里沈青桐被她握着的手腕突然被一股外力往外拽去。

西陵越一怒,仓促间回头,就是觉得眼前一黑。

裴影夜不知何时,已经趁乱挤了过来,此时一掌击出,直取他面门。

西陵越本能的身子后倾,这一躲,旁边云翼已经抢了过来,趁机一剑斜刺,取的是裴影夜心口。

生死关头,裴影夜自然不会不要命,及时收势。

但是云翼的剑锋太快,还是将他广袖的袖口割裂了一片,并且在他的左臂上割裂了一道伤口。

“师兄!”沈青桐低呼一声,顺手扶了他一把,“你没事吧?”

“没事!”裴影夜低声道,这一抬头,眼底的神色突然就带了几分复杂难辨的味道来。

“我要走,他强留不得!”他说,唇角忽而便是自嘲似的勾起一抹笑,语气很轻,明显只是说给沈青桐一个人听的,“桐桐,可是你用错方法了,你知道吗?”

这种十万火急的情况下,他这话又说得模棱两可。

沈青桐心中一阵迷茫,不免失神了一瞬。

然后,下一刻,眼前的裴影夜已经身形一动,稳稳地站直了,同时,沈青桐就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下一刻,就是喉间一紧。

裴影夜的手指袖长有力,以一个极优雅的方式卡在了她喉间。

------题外话------

这一天一夜的留言区,太汹涌了…来呀来呀,师兄也一起来,大家一起加入作死大军的行列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