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开口求我就这么难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始料未及,不由的愣住。

她愕然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裴影夜。

那男人的面容平静,目光深邃,还是一直以来处变不惊的模样,没有半分的情绪外露。

沈青桐皱了眉头。

他已经将视线自她脸上移开,看向了对面的西陵越。

西陵越才刚于盛怒之下转身,一见这个场面,也是始料未及。

“西陵越!”裴影夜语气冰凉的开口:“你确定今天要在这里跟本宫鱼死网破吗?”

他眼底的光芒冷酷。

看着他卡在沈青桐颈间的手指,有那么一瞬间,西陵越的一颗心,没来由的往上一悬。

“做什么?这又是里应外合的一出苦肉计吗?”然后,他飞快的冷静了下来,一抬手,制止了乱斗中的云翼等人,同时,唇角勾起一点明显讽刺的弧度来。

裴影夜扬眉,唇角也是勾起一点似笑非笑的弧度来,“也许是,但也许不是!你可以赌一把,试一试!”

在这个过程里,沈青桐的脑子里则是混沌一片,一直没有理智的思考。

裴影夜一反手,将她转了个身,又往跟前一拉。

他的手劲儿有点儿大,再次卡住她脖子的时候,沈青桐的呼吸一堵,闷哼了一声。

西陵越看了他一眼,眼底现出浮躁又厌烦的一点情绪来。

然后,他重又看向了裴影夜,冷冷的道:“你这是在威胁本王?”

“算是吧!”裴影夜并不否认。

“哈!”西陵越就像是听了笑话一样的突然大笑了一声出来,然后,他上前了一步,容颜冷酷的盯着对面裴影夜的脸,语气阴冷道:“这么个吃里扒外的女人,你当本王稀罕她?苦肉计吗?你们用错对象了!拿她的命来威胁本王?裴影夜,你脑子没问题吧?”

前一刻,沈青桐还要挟他,要杀了她!

这女人,不遗余力的维护裴影夜,他们根本就是一伙的!

这一转眼,裴影夜却妄图拿沈青桐来威胁他?这逻辑,是真的存在极大的问题的。

可是,裴影夜不是那样没谱儿的人!

并且——

他此时的神情语气认真,都没有半点儿玩笑的意思。

西陵越有点儿拿不住他此时心里真实的想法,但是有一点很明确,他是绝对不会受这样的威胁的。

“苦肉计吗?”裴影夜却是始终一副郑重其事的表情,他低头看了一眼沈青桐,才又重新看向了西陵越,“你说这是苦肉计,其实也无可厚非的!今天你偏要把本宫堵在这里,那么回头事情闹大发了,本宫或是走,或是死!但是有一点你得知道——”

他说着,一顿,随后就又加重了语气道:“桐桐,是一定要跟着我的!我走,自然也会带她一起走,若是我死——”

说着,他便是将沈青桐往前微微一送,“也不能把她留给你吧!”

就冲着前面刚发生的事,沈青桐是把西陵越给彻底得罪了的,这种情况下,裴影夜怎么都要负责,不应该再把她丢回西陵越手里了。

他说这话,也算是在情理之中,可是当着西陵越这种阴险狡诈之人的面——

这些话,要搬出来糊弄人,却是要被仔细的计较和思量的了。

西陵越的心里是不怎么信的,这时候却也只是阴沉着脸,一语不发。

裴影夜又道:“你还是确定今天一定要将本宫留下吗?”

即使裴影夜不可能是全无准备而来,可是这里到底也是大越的帝京。

一旦大越方面所有的力量全面出动,他要全身而退——

即使可能,那也要付出相当惨痛的代价。

西陵越没有表态。

裴影夜就重又低头看向了沈青桐,他叹了口气,凑近她耳边轻声的问道:“桐桐,这些年里,活着很痛苦吧?我知道你现在生无可恋,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所以,这一次我们一起赌一把。这一次,我带你走,如果今天真的从这里闯出去了,我保证,以前没能给你的,我全都补偿给你!”

他的语气轻柔,很是带了几分诱哄的味道。

这些年,活着,很痛苦吧?

那种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活在痛苦煎熬里的滋味,不是身临其境的人,是绝对难以领会的。

裴影夜的承诺,她都听不见,只是一瞬间,所有的情绪再度瞬间崩溃失控。

泪水凝满眼眶,沈青桐努力的让自己睁大了眼睛,没叫眼泪落下来。

她说:“我不跟你走!”

音调不高,但是每一个字都坚决而肯定。

裴影夜没说话。

对面的西陵越却是怔了怔。

沈青桐也没看她,她的目光虽然直视前方,却明显是落在虚空处的又再重复了一遍道:“我不会跟你走的!当年,在我最恐惧艰难的时候,没有你,我也都自己走过来了,那时候你都没有出现,现在——就更没有这个必要了!”

她说着,缓慢而绵长的又再吐出了一口气。

闭上眼,两行清泪自眼角滑落脸庞。

随后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沈青桐的眼底又是一片清明。

她说:“你说得对,我生无可恋,早就活够了。我不用你带我走,你杀了我吧,从此以后,一了百了!”

这个女子,能屈能伸,有时候倔强,有时候刚强,也有的时候蛮邪气的。

一直以来,她都是个敢想敢做的人,从来都以那么一副无所畏惧的面目示人,这是头一次,西陵越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万念俱灰的死气。

那种气息,不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应该有的,那是一种历经沧桑,看透了人情冷暖之后的冷漠。

对别人,也——

对她自己。

于是,有了那么一瞬间,西陵越突然就会觉得,她已经不在他的世界里了。

那种明明是在视线之内,却又错离在世界之外的感觉,甚至让他由心而发,生出了一种莫名恐惧的情绪来。

双方对峙。

前面京兆府衙门的方向已经远远的传来高低起伏的嘈杂声。

“真的不跟我走吗?”裴影夜悠悠的又是一声叹息。

沈青桐不语,面无表情的往旁边别过了脸去。

“殿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听着前面的动静越来越近,赵凛忍不住的催促。

裴影夜真的会伤沈青桐吗?

他不会的!

这一点,西陵越其实比其他的任何人都看得清楚。

可是,他更清楚的是——

今天,一旦是让裴影夜把沈青桐带走了,那么,这么女人就算是彻底从他的生命力被抽离了开去,从此以后,无论是永别还是重逢,她和他之间,就都再也不会有任何的关系和交集了。

不过区区一个女人而已。

他应该是不在乎的,可是现在,哪怕只是在心里设想一下那样的情况,他就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对面的裴影夜,深吸一口气,果然是松开了卡在沈青桐颈边的那只手。

他刚要下令硬闯,却听对面西陵越突然冷声说道:“把她留下,本王就当今天没有见过你们!”

话音才落,云鹏等人都是愣住了。

他们都太了解自己的主子了,这人眼里不容砂的,今天沈青桐当面给了他这么大的难堪,甚至一顶绿帽子都差不多扣严实了,按照他的为人,这时候应该不遗余力的杀人灭口才对。

可是现在——

他却居然就这样的妥协和放弃了。

只是这会儿沈青桐的心情并不好,也没心思去仔细思考他的话,只是有些意外,慢慢的抬起了眼睛看向了他。

这时候,西陵越的视线却没落在她身上,而是错过他去,冷冷的看着他身后的裴影夜道:“你赢了!在本王改变主意之前,赶紧走!”

改主意?

这个大尾巴狼装的,裴影夜明显是不信的。

可是眼下也不是他们互相斗法解闷到时候。

裴影夜苦涩的笑了下,他没再去接触沈青桐的视线,只是抬起手来,从她背后握了下她的肩膀,短促的一触,然后松开。

沈青桐这时候还处于对西陵越这个决定的震惊当中,一直都在狐疑的盯着他看。

裴影夜已经松开了她的肩膀,转身一挥手:“走吧!”

云鹏等人都自觉的把封锁解开。

“撤!”赵凛一挥手。

前后两拨暗卫,四十多个人,化作四十多条影子,转瞬时间就消失于四面八方暗沉的夜色当中。

裴影夜的人,很快就走了个干净。

西陵越带过来的人虽然不少,可是这个时候,人人都识时务,整个箱子里,虽是挤满了人,这一刻,却是寂静无声,落针可闻的。

沈青桐垂手站在那里。

她不动,西陵越就率先举步走向了她。

沈青桐咬住了嘴唇,强迫自己没有因为下意识的反应而后退。

她的目光,一直胶着在他的面孔上,眼神里却是明显的带着探究和防备的。

西陵越走到她面前,站定。

“你——”沈青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没等她开口,西陵越已经抬起了手。

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是有一种冲动,想要狠狠的拥抱她一下的,只是瞧着她眼底明显带了防备的那种神色,便是心里一堵,手指在半空中停顿片刻,然后,他的手缓慢落下,轻触了下她的脸颊。

肌肤相触,沈青桐一个激灵,看着他的神色里就更是添了几分惶恐。

“沈青桐!”西陵越开口唤她的名字,一开始的语气十分的疲惫无力,但是随后就是话锋一转,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道:“开口求我一次,真就那么难吗?”

每一次,她都是我行我素,付诸于武力,用自己的力量,不计后果的去解决事情。

一次一次,她都是在赌运气,挑战他的底线。

没有信任,也没有坦白!

她从来都不需要他的帮助,她从来都把彼此之间的界限划分的很明显,各凭本事,各取所需罢了。

这一刻,西陵越终是不得不承认——

这个女人对他,是真的自始至终都无所求的,有他或者没有,她一点儿都不在乎。

而更可笑的是——

他却是真的舍不得放弃她,放走她!

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里有暴涨的怒意。

他气得是他自己,对面的沈青桐却是被眼底这种生动变化的表情困住了。

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西陵越却是将她反手一拨,推到了身后的云鹏面前,道:“带她回去!”

那可是皇帝口谕,要将她关在这里的。

“可是——”沈青桐一惊,这才猛地回过神来,想说什么,却是又被西陵越不留情面的打断:“走!”

云鹏不敢忤逆,赶紧一把拽了沈青桐的胳膊:“王妃,走吧!这里的事,王爷会处理!”

说完,就当机立断的把人往肩上一扛,翻墙而去。

这边京兆府大牢里出了事,毕竟动静不大,前头的衙门里并没有被惊动,只是后来,这边巷子里打起来了,前面的人就不能装聋子了。

龚楠一听说这边在打斗,心里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来,一边默念着此事千万不要和太子派来的刺客有关,一边急匆匆的带人就赶了来。

到了后巷这边,没看到人,却闻到了血腥味。

再看大牢的门开着,就一路带人冲了进去,直奔了关押沈青桐的那件牢房,不想才刚到了大牢外面,一抬头,就见西陵越穿着一身锦绣华服,大马金刀的坐在对面的石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