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什么是玩火自焚?/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心有不甘,却也知道,皇帝没有正面的彻查追究就已经是在变相的维护他了。

是以,他也实在不敢得寸进尺,只是迟疑着,也并没有马上起身。

“退下吧!”皇帝不耐烦的又挥了挥手。

“是!父皇!”西陵钰这才咬牙应了,撑着起身,退了出去。

西陵越跪着没动,连眼神也都没有动一下。

西陵钰临走之前,终还是不舍气,拿眼角的余光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就不再迟疑,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了。

龚楠心里苦不堪言,斗败了的公鸡似的,耷拉着脑袋跟着他一起退了出去。

站在门口的侍卫见他出来,立刻上前一步来拿人。

几十年步履维艰的爬到了今天的地位,一朝从高处跌落,这一跤摔得龚楠是五脏六腑都疼。

他慢慢苦涩的止了步子,扭头去看西陵钰。

西陵钰这会儿自身难保,唯恐再被别人看出两人之间的关系,赶紧隐晦的给他递了个警告的眼神。

龚楠也拿他没奈何,只能暗暗地叹了口气,灰溜溜的被侍卫推了出去。

西陵钰目送他离开,脸色始终阴沉的也大步离开了。

身后的寝殿里,西陵越还是脊背笔直的跪在皇帝的面前。

他的目光没有直视皇帝,皇帝却一直都在看他,看了半晌,就重重的叹了口气道:“你也别怪朕偏心维护老二,这一次的事……你还欠着朕的一个说法呢!”

西陵越这才从旁边把目光到了他的脸上,正色道:“二哥的事情,父皇既然这么处置了,儿臣自当遵从,我这里,此事也就此揭过了,不会因为此事再让父皇为难了。只是昨夜在牢里,沈氏受了惊吓,儿臣已经私自做主,命人把她送回王府去了。她不过一介女流,请父皇也不要追究了!”

沈青桐被他送回了王府?

自己的这个儿子,有多雷厉风行,皇帝的心里一清二楚,其实他会这么做,也并不是太叫人吃惊的。

只是——

皇帝的眼神还是极其隐晦的略一闪烁。

“哦?”只是他面上表情不显,意味不明的沉吟了一声。

西陵越看着他,仍是直言不讳的开口道:“那日崇明馆里的事,本也是阴错阳差,和沈氏没有关系的,那件事——是我安排的!”

其实本来龚楠状告沈青桐杀人,皇帝的心里就不怎么信服的,并且一早就把这笔账算在了西陵越的头上。

毕竟——

那死的人是北魏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虽说那人好色是个弱点,但是仅凭沈青桐那么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要不着痕迹的杀人又脱身……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虽然心里早有猜测,但是现在西陵越当面认了,这就又是另外的一回事了。

“是你做的?”皇帝盯着他,审视:“那怎么提前不说?”

西陵越道:“儿臣不想让二哥觉得是父皇和儿臣联合起来,在瞒着他筹划一些大事。儿臣和二哥同样作为父皇的儿子,手心手背,儿臣也不想让父皇为难。何况——这样的事情,杀鸡焉用牛刀,即使不过父皇的手,儿臣也能做,所以就没给父皇额外的添麻烦!”

其实现在皇帝在皇储一事上面的出事作风,西陵越很不满。

他一来纵容着西陵越和西陵钰去正面交锋,各自在朝中经营势力,看似是默许了西陵越染指储君之位的,但事实上,他却从来就没有过废立太子的打算,最起码——

到目前为止,西陵越还没看出他有这个意思。

所以他不能说自己的这个父皇不宠他,但是这种刮目相看的宠爱之余,又在他头顶悬挂了一柄随时可能坠落的钢刀。

他这两个儿子的结局,其实全然都只是掐在了他的一念之间。

这些年,西陵钰活得战战兢兢,西陵越虽然不至于如此,但是这样的局面也让他心里很不痛快,而且面对皇帝的时候,他虽然不明说,却也不故意的隐藏,就是毫不忌讳的让对方知道。

皇帝也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却还是没有表态,只是含糊着掩嘴咳嗽了一声,又把话题拖回了前面道:“沈氏不知情吗?事发那天,朕听说宫里还发生了一些怪事呢!”

“她不知道!”西陵越道,撒起谎来,照样的面不改色:“父皇既然查过了就该知道,沈青荷出了事,那天沈家大夫人求到了王府,沈氏的年纪小,经不住她的软磨硬泡和花言巧语,那一整天都在忙着折腾沈家的事,根本就顾不上别的!”

谁能在宫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大夫人溺死了,然后又把尸体扔回了沈家的后花园?

皇帝是什么样的人,西陵越再清楚不过了,他虽然对回宫嫔妃之间的争斗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事实上,宫里没有什么大事是能完全瞒着他的。

所以,从事发的当天西陵越就知道——

大夫人的死,必定是和皇帝的授意有关的。

本来皇帝不提,他也装聋作哑,这时候就干脆和和盘托出了。

皇帝看着他冷峻又波澜不惊的一张面孔,眉头就不由得使劲皱了下。

“沈家的那毕竟是件丑事!”皇帝道:“朕也是为了皇室的颜面!”

大夫人进宫,是为了投诚陆贤妃,然后抖出太子做的丑事,来针对太子的。

毫无疑问,西陵越的这个神情语气都成功的误导了皇帝,彻底的把他的注意力从沈青桐的身上拉开了。

“本来也是沈氏年少无知,太过异想天开了!”西陵越道:“儿臣明白!”

皇帝突然觉得今天和他谈话时候,他的抵触情绪很浓,甚至让他有些无法把这谈话再继续下去了。

皇帝被噎了一下。

这大殿之中,突然出现了死寂一般的沉默。

父子两个,各自无言。

一直又过了好一会儿,皇帝才有些兴致缺缺的摆摆手道:“罢了!你也退下吧!”

“是!”西陵越拱手一礼,一撩袍角起身。

皇帝本来正在拧眉沉思,这时候却又突然开口问道:“沈氏……没怎么样吧?”

西陵越止了步子,回头看了他一眼。

父子两个四目相对,他倒是没多想,只道:“还好!就是受了惊吓!”

皇帝又看了他一眼,重又摆摆手。

西陵越一拱手,转身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殿下慢走!”路晓亲自送他出了皇帝寝宫的大门,又目送他走远了,这才一甩拂尘又转身进了殿内。

“昭王走了?”皇帝本来正单手扶额,闭目养神,听了他的脚步声,也没抬头。

“走了!”路晓道,走过去,把桌上的空茶碗拿起来,顺手塞给旁边的宫女,道:“收拾了吧!让御膳房直接传膳!”

“是!”宫婢们应诺,埋头过来,一声不响的把桌上的糕点碟子都收拾了下去。

待到清了场,路晓就走到皇帝身后,一边帮他掐着肩膀一边道:“手心手背,奴才知道陛下为难,可咱们昭王殿下就是这么个脾气,现在他给陛下摆脸子,耍脾气,恰是表明了殿下他是和陛下亲近呢,这要不亲父子,殿下他有什么事,还不就藏着掖着了吗?”

“呵——”皇帝闻言,由喉咙深处爆发出一声沙哑的浅笑声,叹道:“你呀,跟在朕身边这么些年,别的没长进,就是这张嘴,越来越会说话了,就是诓着哄朕开心!”

“奴才说得都是实话呢!”路晓面上却是一派自若的表情,但是他在皇帝面前却有分寸,从来都绝口不提皇储的事,又给皇帝捏了两下,见着皇帝仍然兴致缺缺的样子,就再次开口道:“昭王殿下对陛下还是孝顺的,陛下若是觉得他娶了媳妇之后没那么贴心了,其实——”

当初西陵越一门心思的想娶沈青桐,他原以为皇帝是一定不会答应的,可是最后阴错阳差,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反正最后皇帝居然点头应承了这门婚事,就是到了现在,路晓回头想想也觉得这事儿邪乎的很。

今天皇帝一直不开心,他琢磨着之前西陵越维护沈青桐的那些话,就兀自揣摩了起来。

皇帝本来一动不动,老僧入定了一样,这时候,却是突然睁开了眼。

路晓吓了一跳,手下正在给他捏肩的动作顿住,面皮僵硬道:“皇上……”

不想,皇帝盯着他看了眼,后面却是突然洋洋洒洒的笑了。

“这你就想多了!”他站起身来,随手拍了下路晓的肩膀,感慨道:“他今天有意维护沈氏,朕看得出来,可是没别的,这孩子的性子就是这样,他护短!朕的儿子,朕了解他!”

如果说太子会被哪个女人鬼迷心窍,难以自拔,皇帝还会相信,可是对西陵越——

他有信心!

皇帝说这话的时候,已然是恢复了平时意气风发的模样,路晓却从他的神情语气之中品出了明显骄傲的味道。

那是一个父亲对于儿子的感情。

这种下意识的感情流露,便是叫路晓心里打了个突儿,谨言慎行的越发慎重了起来。

这边西陵越从皇帝的寝宫出来,直接就出了宫。

“王爷,哪儿去?”云翼把马鞭递给他。

“回府!”西陵越道,一抬脚已经翻上了马背。

云翼一招手,就带着侍卫各自上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打马离开。

待到离着宫门远了,云翼就打马往前追了两步,探头探脑的试着问道:“王爷,今儿个皇上捂住了太子的丑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想现在追究,以免在北魏人面前丢脸吗?”

云翼是个直肠子,以前就只觉得皇上对他家王爷好啊,否则哪个做皇帝的能容忍除了太子之外的儿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排挤打压太子的?

可是今天皇帝却替太子收拾了烂摊子……

云翼就有点儿不高兴了。

“要不然能怎样?”西陵越却是头也不回的冷笑:“你以为他会废太子吗?”

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啊?”云翼也看出来了皇帝没打算废太子,可是这么好的机会……

西陵越看他顶着一脸问号的表情,却是心情很好的轻哂出声,随后便是眼底寒光乍现,凉凉的道:“他纵容我去和太子争,自然有他的盘算和图谋,可是太子也是他的儿子,而且还是嫡子,他从一开始就不可能随便废了太子给本王让位子的!”

“啥?”云翼这会儿是彻底蒙圈了,眼睛瞪得更圆更亮,一脸纯洁的天真,

西陵越又侧目看了他一眼,却只是笑笑,没有再多说话。

云翼左思右想,又兀自琢磨了好一阵子,这才突然察觉此事棘手,他振奋了精神,赶紧打马追上了西陵越,难得一脸凝重之色的道:“如果皇上没打算废太子,那咱们怎么办?”

这些年里,步步为营,为的不都是那个皇位吗?

如果皇帝就没打算给……

西陵越勾唇一笑:“给不给,是他的事,可是事到如今,本王要不要拿,他也一样插不上手了!”

其实他感觉的到,现在皇帝对他是真的有几分赞许和期望的,但是这全都没用,终有一天,他会让那人知道什么叫玩火自焚!

一盘棋,并不是第一个落子的人就是永远的控盘者,这天小风云,不可能尽握在一人之手,这世道,这朝局,也都是会变的。

云翼对他的话,似懂非懂,又一路琢磨着,就回了昭王府。

西陵越下马,随手将马鞭一甩,一边大步往里走,一边问道:“她呢?”

周管家在门口等了多时,自然知道他问的是谁,赶紧道:“王妃在后院,小的叫人去请太医了,应该就快到了!”

西陵越面无表情,也没再说话,就一路脚下生风,直奔了后院。

沈青桐那边,云鹏这会儿多加了一重小心,直接把人给隔离了,都没让蒹葭几个进院子,就他一个人守在大门口。

“王爷!”终于等回了西陵越,云鹏总算是松了口气。

西陵越看了他一眼,云鹏也没跟,直接让到了一边。

西陵越自己进了院子,一把推开了房门。

沈青桐本来就坐在正对门口的桌子旁,听了动静,一抬头,才瞄见院子里冲进来的云翼被云鹏扯着领口丢出去老远,然后就是砰地一声,西陵越拂袖合上了房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