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沈青桐,给本王生个儿子吧?/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没做声。

西陵越上前一步。

他伸手,原是想去握她的肩膀,但是转念想到她肩上有伤,便又缓缓地垂了手,把手背在了身后,面上表情冷肃的说道:“过去的就是过去了,时间是唯一不可逆转的东西。你自己不是就说当初吗?既然知道是无法回头也无法改变的东西,那就不必庸人自扰了,大可以大度一点儿的抛开了,继续的往前走!”

平心而论,他真的不是个会安慰人的人,这些话听在耳朵里,沈青桐难免觉得生硬。

她盯着他的脸,也着实是为此感到新奇,半晌,没说话。

西陵越被她盯着,慢慢地就有些不自在了。

他微微皱了眉头,重新又看了他一眼,道:“这世上,和你一样孑然一身的人还有很多,没什么是真正放不下的!”

他的语气,突然就有些烦躁了。

沈青桐脑中灵光一闪,这才突然明白过来——

他这话中隐喻,似是在说他自己。

这一刻,她突然又想起卫涪陵曾经她说过的,有关西陵越身世的内幕。

以前她是觉得皇帝很器重宠爱西陵越的,可是自那以后就隐隐的开始觉得心里不甚安定了,毕竟——

中间夹着一个瑨妃,为人君者,大都是唯我独尊的脾气,而且容易多疑,皇帝算是亲手逼死了瑨妃的,那么现在他真的能够毫无负担和毫无防备的来面对西陵越吗?

她不太了解皇帝,可是每每联想到这一重关系,都会觉得不安,暗暗的捏一把冷汗。

而这件事,她也从来就没有对西陵越坦白过。

所以,这一刻,莫名的,她就会觉得心虚,目光微微闪躲了一下。

西陵越却只当她是还有心结,心中飞快的略一思忖,就又深吸一口气,正色道:“事情本王都已经跟父皇说清楚了,北魏摄政王的事,他会出面和裴影夜交涉,至于最后处理的结果好坏如何,也都和你没有关系了。还有沈家大夫人冯氏溺毙的事情,他应该也不太可能再跟你求证什么了,但如果万一问起来的话……你照实话说就行!”

他这一口气交代了许多事,以沈青桐思维的敏捷程度,马上就把其中的关节都想通了——

也无外乎是他出面自己揽下了所有的事,皇帝才会放弃了对她的追究。

这两件事,都不是小事。

沈青桐的心头猛地一紧,有些难以置信的拧眉盯着他。

西陵越就有些不高兴了,冷着脸道:“北魏方面的这件事,下不为例?”

多少,是个警告的意思。

在那件事上,沈青桐当然知道自己给他惹了多大的麻烦,却没先到最后他会出面替她摆平了。

她咬着嘴唇,脑子里的思维突然就有些混乱了起来,盯了他半晌,犹豫再三,也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试着开口问道:“为……什么?”

西陵越冷笑:“除了本王,你还真以为还会有别人管你的吗?”

不对!还有那个碍眼的裴影夜!

想到这里,西陵越的胸中又是一闷,瞬间黑了脸,话锋一转,又再恶狠狠的警告道:“裴影夜那边我会尽快打发他走,他走之前,你都给我避嫌!再叫本王看见你和他在一起眉来眼去的,本王就不保证他到底还能不能安全的离开帝京了。”

他这话,说得着实难听。

沈青桐脱口反驳:“我没有!”

“本王说过,下不为例!”西陵越道,语气强硬的打断他的话,“如果你不想让本王把你关起来,那就自己知道点儿分寸!”

在他的王府里就天天惹是生非,给他气生,结果三更半夜就跑那裴影夜怀里哭得矫情了起来?

想想就觉得肺管子都要气炸了。

西陵越这一生气,那张脸上的表情看着就不怎么善良了。

沈青桐本来就情绪低落,这时候就干脆懒得和他逞口舌之快了。

西陵越见她居然没顶嘴,这才觉得气顺了些,稍稍缓和了语气又道:“老二被父皇罚禁足了,必定会换恨在心的,这段时间,你尽量避免进宫,省得皇后她们打歪主意!”

“太子被禁足了?”这一点,沈青桐倒是始料未及。

西陵越微微牵动唇角,露出一点嘲讽的笑容来:“只是禁足,事情的发展没那么乐观,总之你别得意忘形,还有那个卫涪陵,也尽量躲着她点儿!”

不用问也知道,肯定的昨夜的事情,西陵越借题发挥,把西陵钰给坑了。

这样一来,太子在他国使臣造访期间被禁足,丢了面子,后面对他们昭王府必定更加的恨之入骨,一定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的。

沈青桐的心里,凭空的升起一种浓厚的危机感,思忖道:“你的手上,还没有太子别的把柄?”

西陵越挑眉,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只是随后,他就云淡风轻的笑了,弯身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道:“父皇的儿子又不只有我和他两个,扳倒了他,还不是就给了别人出头的机会?给他人做嫁衣这回事……何必呢?”

说着话的时候,他眼底的神色冰凉,并且毫不掩饰的带了浓厚的嘲讽的神情。

沈青桐莫名的又是心口一凉。

她上前一步,甚至是有些惊恐的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皇上他默许你和太子争锋,难道他不就是属意于你?难道他的心里还会有别的想法吗?”

如果那个皇位,皇帝也没准备传给西陵越的话,那么他真正属意的又会是谁?

西陵卫?

这三个字突然蹦出来,沈青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常贵妃得宠,西陵卫本来就应该母凭子贵的,如果西陵越的话是真的的话,那么皇帝这是推了他出来掩人耳目,替西陵卫开道的吗?

沈青桐越想就越是觉得胆战心惊,手指掐着掌心,脸色都微微带了几分苍白。

西陵越瞧见她的脸色,心头一软,便是伸手去拉过她的手,把她攥着的手指一根根的掰开。

他的动作缓慢而优雅,带着处变不惊的从容。

沈青桐低头看着他的半边侧脸,良久,终也还是忍不住的开口问道:“是——瑞王吗?”

皇帝他在利用太子和西陵越的内斗来拖延时间,好留给西陵卫时间,让他顺利安全的长大成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眼下的这个局面,就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瞬间,沈青桐忍不住的心乱如麻。

西陵越不说话,也不抬头看她,手攥着她的指尖,唇角带一点揶揄的笑意,半晌之后,将她拉过来,抱在了膝头。

他的下巴,从后面压在她的肩窝里。

沈青桐一呆,有些局促和茫然的也不知道该不该转头。

然后,就听他在她耳边慢慢地开口说道:“没关系!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本王不在乎!”

他终是没有正面回答沈青桐的问题,但是这一句话,却带了过分决绝的惨烈,听的沈青桐更是胆战心惊。

她的思绪时而混乱,又时而空白,有好半天都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西陵越却是对此毫不在意的模样,从背后抱着她,他的手臂,强劲有力,圈住她纤细的腰肢,又是半晌,忽是信念一动,落在她腰际的那只手往前挪了挪,隔着衣物压在了她平坦的小腹上反复的摸了摸。

沈青桐正在心乱如麻的想事情,根本就没在意他的小动作,直到听他突然又开口:“回头等你的身子调养好了,沈青桐,给本王生个儿子吧?”

沈青桐一惊,如遭雷击,顷刻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她如坐针毡的想要跳起来。

但是西陵越却早就料到了她会有的反应,手臂一用力,还是将她稳稳地禁锢在怀里。

但是这会儿沈青桐是真坐不住了,脸色涨得通红,又出了一身的汗,用没受伤的右手使劲的去掰他的手。

这画风不对啊!明明前一刻还腥风血雨,愁云惨雾的,怎么转眼就聊到生儿子的话题上来了?

这人是脑子有病吧?

她也不说话,就是死命的扭动身子顺带去掰他的手。

西陵越将她卡在怀里不松手,却也不见动怒,只是半调侃的继续追问道:“怎么?你不乐意?”

沈青桐只觉得身上和他接触的地方全都不自在,哪有心思听他说话,急的都要哭出来了,一边使劲去掰他的手,一边敷衍道:“太医说我身子受损,我生不了!”

“呵——”西陵越闻言,便是好心情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他说:“没关系!那本王等泥啊!”

沈青桐脑中又是轰然一声,惊雷再起,三魂七魄都被击了个七零八落。

她的身子僵住,彻底不动了。

西陵越手卡着她的腰,将她转了个方向,仍是坐在他腿上。

沈青桐整张脸上的表情都是木的,僵硬的面对他。

他看着她的脸,唇角犹且还带着那几分揶揄的笑,抬起手指,把她腮边的一缕乱发拨到耳后。

脸上清爽了,沈青桐也一个激灵,猛地回过神来。

“我——”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无从说起。

西陵越看着她惊慌又无措的眼神,唇畔笑意荡漾。

他埋首下来,轻吻了下她的鼻尖,沈青桐惊慌的想要后退,却还没等看清楚他的表情,他又就势一把抱住了她,埋首在她耳畔轻声的叹道:“孤家寡人的路,走下去,太孤独了。你的那些过去,既然觉得不够美好,不想要,那就都忘记吧,丢掉吧。呆在本王的身边,给本王生个儿子,只要有我一天,我让你在这天下横着走!”

一个人的荣光显耀,太冰冷了,有些成就和喜悦,如果有人分享——

那滋味,也许就会有些不同了吧。

出了名不近人情的昭王殿下,果然哄女人的手段都和别人不一样的。

沈青桐的脑子里一直有惊雷阵阵,一时恐慌,一时又尴尬,真的完全顾不上顺着他的思路去构建美好的能够横着走的未来蓝图,她只是觉得,她家夫君抽风了,被皇帝给刺激疯了,这局面,太叫人惶恐了。

这时候,她可不敢惹他,干脆就硬着头皮闭口不言了。

西陵越抱了她好半天,大概是终于抱够了的时候,就自己松了手。

沈青桐也不好表现的太激烈了,就规规矩矩的从他腿上下来,埋头整理好衣裙。

西陵越盯着她,自然将她刻意掩饰的表情尽收眼底——

就知道这女人从来都拿他的话当耳旁风,根本不带走心的。

可是今天他把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是到了极致了好么?再多一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于是等沈青桐整理好衣物,西陵越也就拍了拍衣袍站起来往外走,一边嘱咐道:“最近如果母妃召见,你也称病直接推了,以后——”

他说着,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也尽量离她远一点!”

沈青桐一愣,不由的抬头朝他看过去。

西陵越款步往外走,他伸手去推门,沈青桐心中略一思忖,终于还是忍不住的再次开口问道:“皇上属意的皇子到底是谁?”

西陵越的手指,落在门框上,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顿住。

他没有回头。

沈青桐又追上去一步,再次确认道:“真的是西陵卫吗?”

西陵越还是没有转身,却是忽而勾唇下了下,他说:“反正是谁也不会是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