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冷血/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沈青桐盯着他的背影,执意问道。

西陵越似乎还有些犹豫,但是终究,这一次却是回转了身来。

他看着她的眼睛,问:“你想知道?”

沈青桐皱眉,不解。

西陵越显然是不会说什么心事给她的,勾唇笑了下,就又要转身。

沈青桐是真的急了,心里飞快的略一权衡,就一咬牙,上前一步,抓住了他的一边衣袖道:“之前——太子妃有跟我说过一些事情!”

西陵越的脚步顿住。

沈青桐既然决定坦白,也就不再隐藏。

但是她知道西陵越的脾气不好,所以说话的时候就尽量斟酌着试探道:“你——知不知道,早年陛下有一位瑨妃——”

说话间,她一直在注意着西陵越的反应。

可是自始至终,西陵越的表情都平静又冷静的有点过了头。

“所以呢?”他问。

沈青桐的心里咯噔一下,就有点懵了。

“呵!”西陵越突然就笑了:“那个女人,还真是不省心!”

他这么说,就说明他是知道了?

虽然心里一早就有了这种揣测,沈青桐一时间还是有点儿反应不及。

“你知道?”她问。

西陵越挑眉,算是默认。

沈青桐就更急了:“那你——”

“没什么好奇怪的,他自己被女人给戏耍了,却又不甘心,为了让那女人尝尝鸡飞蛋打的惨败滋味,难道最好的杀人利器不就是本王吗?”西陵越道,语气轻松,甚至带了浓厚嘲讽的味道。

也许是压抑的久了,这一刻,他才突然就平破天荒的也有了点儿倾诉的欲望,只是这说话时候的神情语气,都像极了一个局外人,不温不火,半点私人的清晰也不掺合。

沈青桐却是整个人都愣住了:“你是说,是皇上他——是他告诉你的吗?”

“当然不是他亲口说的!”西陵越道:“但是我知道,是他!毕竟除了他,没有人有这个胆子,不是吗?”

“我一直以为——”沈青桐愕然。

“那是因为,相较于老二,本王的确有让他能够刮目相看的资本!”西陵越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顺势打断她的话。

他眼中神色薄凉,唇角带着淡淡的讽刺的弧度,冷冷的道:“可是——晚了!”

他从来就不是那样的人,从来就不是为了博取任何人的宠爱而活的,这些道理,都是他那么冷酷无情的父亲,和那座冷酷无情的宫廷教给他的,他又不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怎么会把博宠作为这一生的终极目标来完成呢?

所谓的文成武就,所谓的谋略智慧……

他曾经那么努力的表现出一个优秀皇子该有的样子,为的——

不过就是有朝一日,碾压一切,站到任何人都只能仰望的高度上去。

别人的宠爱,那么不靠谱的东西,他从来就不需要。

沈青桐民乐抿唇,无话可说。

平心而论,她其实能明白西陵越的这种心情的,因为——

这么多年了,她也和他一样,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依赖任何人,毕竟人心隔肚皮,没有谁是值得完全信任的,为了不被摔得更惨,那就只能不寄希望于他人,而是竭尽全力的靠自己。

沉默了一阵,她才又抬头看向了西陵越,认真的道:“你不肯相信他对你还有夫妻之情,是……因为瑨妃娘娘吗?”

西陵越看她一眼,面上神色却是出奇的坦荡。

他说:“那个女人于我而言,就只是一个名字,一个封号而已!”

那是他的母亲,十月怀胎生下了他的人。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西陵越自己都觉得自己残忍,可是——

对于那个女人,他真的没有任何的一点的印象。

不管是她曾经的荣光,还是后来的屈辱和死亡,她所遭遇的一切,他都没有办法感同身受的去跟着她一起爱或是恨。

他只是知道,那是他的母亲,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能将这天下收入囊肿,他是会把她的排位供奉起来,让她享受身后的荣光。

可是——

仅此而已!

西陵越的话音才落,又觉得自己今天在这个女人面前似乎坦白的过了头。

于是马上的,他又重新整饬了一遍自己的心境,越发无所谓的冷冷说道:“而且,我这样的人,难道不是本来就该是这样的吗?”

从一开始,他就被他的父皇推上了一条不归路,这条帝王之路,他要一路走到底,就该彻底摒弃七情六欲,从来只看利益得失的,否则,他是活不下去的。

他把话说的这么绝,沈青桐反而再一次的无言以对。

西陵越见她沉默,就又抬手抚了抚她脑后的发丝道:“沈青桐,本王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我只要是我答应过你的事,就永远都不会食言,把你那些不该有的心思都收了,就安心的留在本王的身边,好吗?”

这一次,软了语气,倒是个商量的意思。

沈青桐闷不吭声。

他就又说道:“除了这里,你还有别的更好的去处吗?北魏朝中,摄政王横行霸道二十余年,所谓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现在虽然他人死了,可是这么多年他手下培育出来的势力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彻底扫平清洗的。现在,裴影夜的处境也不是那么乐观的,这一点你应该也很清楚!”

虽然平时看着他能轻易的压制住她,但是西陵越的心里却很清楚,那也只能实在那个女人愿意的时候,否则——

她可是软硬不吃的。

而扪心自问,其实沈青桐却是真的从来就没动过要跟裴影夜走的心思的,哪怕是那一次情绪激动的质问,也只是积攒在心里多年的委屈,一瞬间的失控而已。

她仔细的斟酌着想了想,然后又抬头对上西陵越的视线,突然问道:“王爷,那么平息而论,这么多年的勾心斗角,这一条路走到现在,您累吗?”

累吗?

西陵越被她问得一愣。

但是答案一目了然——

如果可以平稳安定的生活,又有谁会过这种攻心斗角,险象环生的生活?

西陵越拧眉不语,递给她一个询问的眼神。

沈青桐道:“也许这一条孤家寡人的路,王爷你如今一个人走的无聊,而现在,我无处可去,陪着你一起走一程,也是无所谓的。可是这样阴谋喋血的日子,您自己走的都会倦了,我……我也不愿意!”

且不论在这场夺嫡之争当中,昭王府前面会有多少的沟壑和明枪暗箭,就算最后西陵越他披荆斩棘,拔得头筹……

他君临天下之后,这场战役就算彻底结束了,可到时候他却会有后宫三千,她的战争,却还要无休止的继续下去。

何必呢?何苦呢!

西陵越显然是没听明白她在说什么。

沈青桐勾唇笑了笑,抬头直视他的目光道:“前朝明争暗斗,但是哪一朝的后宫里又不是血雨腥风不断?无论是虚有其名的皇后,还是曾经宠冠一时的瑨妃,再或者是败局已定的贤妃……哪怕是现在过得最安心自在的淑妃……王爷,他们有人是要替儿子争,有人或许是因为爱,还有人就是野心勃勃,只求权利,只为了高人一等的上位,而也有人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而不得不在那深宫之中占有一席之地。总之或多或少,她们都有自己不得已的理由和目的,而我……他们所求的那些,我都不要!所以,我不想让自己成为她们之中的一员,去过她们那样的生活。”

她可以不争的!

她沈青桐就是有这样的气魄,可以孑然一身的抛开所有的牵绊和名利不要的。

而,对于一个无所求的人——

要跟她做交易你都拿不出能让她心动的筹码来。

西陵越被她问住了。

而那——

毕竟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遥远到他是从来都没有来得及思考过的。

西陵越一时没有做声。

沈青桐就干脆把话说得更直白些道:“将来王爷你会有妻妾成群,而我这样的人,若是不死,就注定只会搅得你家宅不宁,王爷真的考虑过后果吗?”

诚然,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心态已经放平,出口的话反而带了几分揶揄的味道。

西陵越的眉心一跳,隐隐的,额角的青筋都有了点儿要愉悦起来的迹象——

还说什么妻妾成群,这才几个月,只沈青桐这一个人,就气得他脑袋上冒青烟了。

当然了,如果换成是其他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一定不会有这个和他对着干的胆子。

思及旧事,西陵越又觉得的心肝脾肺都在隐隐的发疼。

诚然,沈青桐只是故意气他的一句玩笑话,说完就转身往里边的桌旁走。

“沈青桐!”不想,西陵越却在背后一本正经的叫她的名字。

她下意识的回头,挑眉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那男人脸上的表情一本正经。

他说:“本王要的只是这江山天下,只是你别再存外心思,其它的,都可以随你!”

沈青桐一愣,一时有点没有反应过来,然后就听他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前提是,你得叫本王后继有人!”

话这么一说,就清楚明白的多了。

但是这样的话,不管是玩笑还是承诺,落在心里,都有点儿太厚重了,毕竟——

如果是玩笑,她和他没那么熟,担不起这样的宠爱;而如果是承诺——

那就是更是叫人惶恐的无从说起了。

沈青桐面上表情一僵,只是眼神探究的盯着他的脸,半晌都忘了反应。

西陵越款步上前,在她面前站定。

他伸手,手指轻触她的脸颊,再开口的时候,唇角已经带了三分顽劣的笑意来,揶揄道:“所以,在本王能彻底做主之前,你最好也是费点儿心,不要自毁前程。”

不管他是一个帝王,或者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都必须要有儿子来承继香烟的。

这一点,是底线。

沈青桐这会儿已经被他的话给乱了心神,根本就无从思考,被雷劈了一样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

西陵越于是一抬手,一手压在她腰后,将她往怀里一扣。

沈青桐赶紧抬手抵住他胸口。

他自高处俯视下来,一瞬间又是语气冰凉,冷冷的问道:“之前柳雪意算计你的事,你是故意的?”

他问,却是笃定的语气。

当然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她有意放水,就凭柳雪意,能算计的到她?

可是这男人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又想起翻这一出旧账了?

沈青桐的思路是彻底的乱了,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

她自己心虚,索性就闭紧了嘴巴,不说话了。

西陵越也是拿她没辙,只是见她没有太抵触的要推开自己,心情倒是也没有那么糟糕的,僵持了一阵,也就主动后退一步放开了她的。

沈青桐终于松了口气,赶紧后退了一步。

西陵越低头整理了下袍子,就又转身推门走了出去。

“王爷!”云鹏赶紧迎上来。

“备马!去驿馆!”西陵越道。

沈青桐这边暂时算是稳住了,现在该赶紧把裴影夜扫地出门了,一个晚上他也不想多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