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我要沈青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次偷鸡不成蚀把米,西陵钰算是在西陵越的手里吃了大亏的,这会儿但凡听到“昭王”二字就恨得牙根发痒,更别提还是和沈青桐有关的了。

他愣了一瞬,却是奇迹般的慢慢冷静了下来。

他抬头看向院子里,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来宝忙道:“是有这么一重关系在的!老陈大人在时,陈沈两家的关系很是不错,据说之前还有过联姻的打算,可是——”

当初沈青音以死拒婚的事情虽然被老夫人压下了,但是沈家也是人多眼杂,到底还是散了风声出去,闹得沸沸扬扬的。

知道西陵钰也是心里膈应,来宝立刻打住了话茬,连沈青音的名字都没敢提,只避重就轻的道:“后来出了点儿岔子,这才作罢的!”

西陵钰也没有马上表态,重又缓缓地坐回了榻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卫涪陵道:“臣妾之前出门应酬的时候有偶然听到过,据说这位陈公子和昭王之间走得很近,保不齐昭王和昭王妃的好事里头还有他牵的线呢。而且——这个人好像是真的一直对咱们敬而远之的,是不是?”

一个和沈家交情匪浅,又和西陵越走得近的人,却突然找上了他?

事有反常必为妖!

这个陈康梁突然主动登门,的确是太奇怪了。

“你是觉得,这其中会是老三的阴谋吗?”思忖片刻,西陵钰问道。

“不太好说!”卫涪陵道,顿了一下,又补充,“不过既然他来都已经来了,殿下见他一见也没什么损失的!”

西陵钰想想也是,这才点了头,对来宝道:“去带他进来吧!”

“是!”来宝答应了一声,就小跑着出去了。

西陵钰看一眼这满地狼藉的酒菜,也不指望卫涪陵,直接喊了院子里的婢女进来:“都收拾了!”

“是!殿下!”婢女们诚惶诚恐,一个个低眉顺眼的快速整理,重新擦拭地砖。

西陵钰一抬头,却见卫涪陵还站在那里没动。

他皱眉。

卫涪陵勾唇一笑:“殿下应该不介意臣妾留下来旁听吧?”

以前卫涪陵对他的事,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的。

西陵钰狐疑的上下打量她。

卫涪陵面不改色:“殿下的处境不好,我这日子也过得提心吊胆,咱们夫妻之间为了家事吵闹是一回事,臣妾还不至于轻重不分!”

她这话说的才是正经道理。

以前虽然皇帝纵容西陵越,但是都也还好,可是这一次,皇帝居然被西陵越几句话挑拨的就变相了软禁了太子?如今这东宫一门,可谓是人人自危的。

一旦太子西陵钰的地位被动摇,这一家子谁都不会有好下场,尤其是贵为太子妃的卫涪陵。

想到一大早宫里发生的事,西陵钰就是心头一堵。

他又看了卫涪陵一眼,就稍稍软了点儿语气,冷哼了一声:“你知道就好!”

这便算是默许了。

卫涪陵不动声色,待到婢女收拾好了,她就进了里间,躲在了帐子后面。

来宝出去了不多时就带了陈康梁进来:“殿下,陈通判到了!”

陈文林辞官之后,因为陈家捐出了绝大多数的家财,西陵越在皇帝面前讨了个口,就把陈康梁外放了,本来是从六品的州同,现在已经是正六品的通判了。

对于一个二十出头,才刚弱冠之年的男子来说,陈康梁这也是沾了世家子弟的光,其实已经混的相当不错了。

“微臣陈康梁见过太子殿下!”陈康梁行礼。

西陵越半靠在软塌上,也不叫起,只稍稍的抬眸看了他一眼。

他不说话,陈康梁却多少有点儿心浮气躁,于是主动开口道:“微臣贸然登门,打扰了殿下休息,甚是惶恐,不过因为事出突然,又万分紧急,关乎我大越朝廷的国本安危,微臣不敢怠慢,只能连夜求见了,还请殿下见谅!”

他这一开始就把人的胃口吊足了,西陵钰却并不买账,反而冷笑道:“哦?是吗?什么十万火急的事,你不先去禀了老三,却要过来求见本宫?”

冷嘲热讽,暗指陈康梁和西陵越之间的关系。

陈康梁心知肚明,也不废话,仍是义正辞严道:“殿下贵为一国储君,微臣本来不该擅自叨扰的,但是此事——是和昭王府有关,纵观这普天之下,除了皇上和殿下您,也再没有第三人能担待和处理此事了,所以不得已,微臣只能前来冒犯了。”

还是和西陵越有关的?

西陵钰这才为之一振,稍稍坐直了身子,不耐烦道:“别再卖关子,到底什么事?”

陈康梁单膝跪下去,行了大礼,“微臣偶然发现了一个秘密,是和前镇北将军沈竞有关的!”

关于沈竞这个名字,虽然这人死了十多年了,但是因为当年名声大噪,西陵钰也是如雷贯耳的。

“沈竞?”只是这会儿他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就越发的烦躁起来,斥道:“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事情是有些复杂,所以还请殿下稍安勿躁,听臣把话说完!”陈康梁道:“微臣年幼时曾被家父送去沈竞处学了几天兵法,那时候沈竞其实已经有一个得意门生了,据说很得他的重视,几乎是形影不离的带在身边教导的,后来有一次沈竞回京省亲,微臣有幸和他的这位关门弟子有过一面之缘……”

沈家的陈芝麻烂谷子,西陵钰本来没心情去关心,但是和沈竞有关的,他就顺口问了句:“是吗?沈竞身边还有这么号人?”

但是沈竞死时,他身边所有的人,全军覆没,包括他的夫人和家仆都一起丧命了,如果他的那个徒弟一直跟着他,那么十有八九也是死在那次的事件里了。

“是啊!十多年前,沈竞在北疆遇难之后,他的这个弟子就销声匿迹了,本来微臣也没多想,但是就在今天,机缘巧合,微臣又见到这个人了!”陈康梁道,说着,语气就不由的一沉,强调道:“就在今天,这京城之地,天子脚下!并且——这个人的身份还十分特殊,殿下也一定意想不到!”

他的这个郑重其事的语气和表情,不得不说是真的感染到了西陵钰了。

西陵钰也不由的重视起来,脱口道:“是什么人?”

陈康梁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一字一顿道:“他姓裴!”

西陵钰脑中灵光一闪,已然是倒抽一口凉气。

就是帷幔后头的卫涪陵也是意外的屏住了呼吸,手指用力的扣紧了雕花门框。

陈康梁道:“对!就是那位北魏太子,北魏的储君,马上就要登临帝位的太子,裴影夜!”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意外,也太叫人震惊了。

西陵钰蹭的一下子站起来,紧张的质问道:“裴影夜?你确定?”

裴影夜曾经师承沈竞?居然还有这种事?

沈竞是当年威名赫赫,赤手可热的武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他真的曾经收过裴影夜为徒,并且教导过……

西陵钰只觉得脑中惊雷阵阵,有很多的事情,错综复杂的交替缠在在一起,反而叫他一时之间理不出个头绪来了。

陈康梁瞧见他眼中闪烁的光芒,便是暗地里冷笑了一声。

“微臣确信自己一定不会认错!”再开口时,他还是面容严肃:“本来微臣也十分的震惊和意外,但是那人之前我见过,确信无疑就是他。殿下,微臣常年在外,这一次也是机缘巧合回京省亲才遇到了,本来也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后来听说了一些近期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就更是觉得匪夷所思了!”

“你是说——”西陵钰这会儿也慢慢的缓过神来,重又慢慢的坐了回去。

陈康梁道:“北魏的摄政王被一青楼女子所杀?这样的事情,殿下信吗?”

西陵钰当然不信,并且他有确切的人证,能证明就是沈青桐出面拿银票收买了绿腰,把人骗走,进而冒充她的身份,做了杀人的局。

诚然,他并不会觉得这是沈青桐的个人所为,早就认定了是西陵越的手笔。

本来以为他可能是用来拉拢裴影夜的,但如果陈康梁说的这一重关系真的存在的话……

那么——

极有可能,他们两个早就勾结在一起了。

本来西陵越就很得皇帝的宠信,他的这个太子宝座坐的就颤颤巍巍的,如今若是西陵越真的又和裴影夜结盟了的话……

西陵钰根本就不敢往后想了。

他的一颗心砰砰直跳,喉结山下滑动了好几下,总觉得有一股寒意正从背后缓慢的升腾。

“殿下?”陈康梁试着叫他。

西陵钰一寸一寸的缓缓抬眸,盯着他的脸孔道:“你说的这些,有证据吗?”

陈康梁也是为了这事儿苦恼。

虽然他现在非常确定裴影夜就是当年自己那个神秘的大师兄,但是他和那人接触的太少了,口说无凭。虽说用里通外敌作引子,皇帝必定格外的重视,这种情况下甚至可能有备无患,宁肯错杀也不放过的,可是——

事情又牵扯到了皇帝最宠爱的皇子西陵越。

万一皇帝一念之仁,这一次不能一击必杀的话——

陈康梁不蠢,他当然不可能自己站出来指证的,这样太冒险。

可是这样的机会,也绝对不会放过。

于是暗暗提了口气,他道:“北魏摄政王被杀一案,本来就透着蹊跷,陛下圣明,此时必定也是心里有数的。这个人的身份,微臣十分确定有问题,至于证据——殿下随便拿出来一点儿,其它的——纸包不住火,只要皇上下令彻查,就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来!沈竞他包藏祸心,辜负了陛下对他的信任和栽培,居然投诚北魏,好在是报应不爽,他先战死了,否则若是遗留到了今天,指不定咱们大越的半壁江山早都丢了。此等乱臣贼子,陛下绝不会轻纵!”

皇帝多疑,尤其是在他的江山社稷有可能被威胁了的前提下,这件事只要提出来,十有八九他是会彻查追究的。

一旦沈家乱臣贼子的帽子被扣牢了,那么就是抄家灭族的灭门大祸,整个沈家,包括沈青桐在内,谁都逃不过。

而现在,西陵越和裴影夜之间也不太说得清楚,即使平时再怎么得宠,皇帝会容他吗?

西陵钰此时的心情是已经激动的有点儿不能自己了。

这么大的利益摆在眼前,的确,先伪造一点所谓的“证据”出来,也未尝不可的。

可是……

他想着,便又瞬间凛冽了眸光,盯着陈康梁道:“为什么跑来告诉本宫这些?沈竞不是你的恩师吗?你这么做,不觉得有背信弃义之嫌吗?”

好在他还没有被冲昏头脑,万一这个陈康梁只是西陵越的棋子,两人联手挖坑给他跳的呢?

“当初沈竞常年征战在外,其实微臣和他也只是徒有师徒之名罢了。而且江山为大,陛下为重,这样的事情,微臣既然已经知道了,又哪能坐视不理?任由他们一起密谋筹划出惊天的阴谋,危及我大越的江山?”陈康梁道,那态度端得是一个大义凛然。

西陵钰从他的话里没听出破绽,只是毕竟是件攸关前程和生死的大事,他并不敢贸然做决定,思虑再三,还是说道:“这件事,事关重大,要怎么做,本宫还得先仔细的计较一番,今天天色已晚,你先退下吧!”

“殿下!”陈康梁得不到他的准话,哪能甘心,刚要说什么,外面就有个侍卫匆匆进来。

他也不知道西陵钰这里有人,见到陈康梁,便是打住了话茬,谨慎起来。

西陵钰看过去一眼,目光微闪,直接道:“什么事,说吧!这里没有外人!”

“是!”那侍卫倒是不含糊,拱手道:“属下最新得到的消息,北魏摄政王被杀一案,陛下已经做主结案了,北魏太子也没有提出异议,说是今天下午已经向陛下递出辞呈,后天一早就要离京了!”

“这么快?”西陵钰大为意外。

那侍卫懂事的很,不等他吩咐,已经退下了。

陈康梁便是急了,道:“殿下,机不可失,一旦北魏太子离京,后患无穷!”

西陵钰此时也是左右为难。

这么大的决定,他一时半会儿的也不能轻易做下,就只是拧眉沉思。

陈康梁心急如焚,又不敢说过激的话,就只是面色焦灼的盯着他。

“这件事哪里是说说这么简单的,要想一举成功,还得从长计议!”西陵钰道:“本宫知道你是一片忠心,你先回吧,明日一早,本宫会给你消息的!”

陈康梁虽然着急,但是也拿他没办法,最终只能咬牙点头:“是!”

他以头触地,拜了一拜。

西陵钰挥挥手。

陈康梁却还是跪着没动。

“你还有别的事?”西陵钰等了会,没听到脚步声,就又抬头看他。

陈康梁咬着牙,面有难色,最终还是心一横,拱手道:“殿下,微臣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希望殿下看在微臣一片忠心的份上,能够成全!”

西陵钰已经没心思和他多说了。

陈康梁道:“是沈竞的女儿沈青桐!虽说沈竞大逆不道,但是微臣与他毕竟是有那么点儿师徒一场的缘分,实在不忍看他断送了血脉。此次如若殿下大事得成,能不能高抬贵手?”

西陵钰一愣,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陈康梁的目的本来就只有一个,索性就一不做二不休,道:“我要沈青桐!”

西陵钰面上表情一木。

那帷幔后头藏着的卫涪陵却是险些失声笑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