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刺客/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皇后要找见他?

西陵越听了这话,倒是想笑了。

那女人就算再沉不住气,难道还会为了太子被责一事,直接找他过去兴师问罪吗?

“今晚的宴会,母后不参加了吗?”西陵越问道。

“娘娘应该是会出席的!”那内侍回道,“不过娘娘说有要紧事,必须要先见殿下一面,殿下,时间紧迫,还请您赶紧过去一趟。”

西陵越可不会给自己找事儿的,只道:“离着开宴的时辰近了,若是迟到,岂不失礼?既然母后也会过去——有什么话就都等会儿说吧!”

他说完,却也不动。

那内侍强装镇定已久,此刻早就捏了满手的冷汗,可是这时候,却是实打实的尴尬了。

眼前的场面眼见着僵持,沈青桐已然是感知到了明显危险的气息。

她其实也无所谓,只是总有些自知之明,不想拖西陵越的后腿,便就不动声色的往他身后退了半步,警惕的注意着周围,防止有人突袭。

“殿下——”对面那内侍满面难色的又再开口。

话音未落,就听迎面的御道上传来一道冷讽的笑声:“看来皇后娘娘的面子还真是不够大,居然都请不动昭王殿下现身一见?”

此言一出,众人便是齐齐的循声望去。

那前面不远处就是一个拐角,扫了一盏灯笼,那地方看上去就更是显得光线昏暗,也正是因为如此,云鹏和云翼也才疏忽了,居然没注意到那里还藏着两个人。

出来的两个人,一前一后。

走在前面的,赫然就是一身盛装,面色寡白的陈皇后。

她颈边一把断刃的锋芒森凉,她身后却是一个比她还要矮上些许的穿着内侍服的人。

那人几乎整个都隐在陈皇后身后,看不到他的脸。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云鹏怒喝。

那人这才自陈皇后身后探出了半张脸孔来,其貌不扬,却是十分眼生的一张脸。

云鹏皱眉。

之前过来传信请西陵越的那个内侍便是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的求道:“救命!昭王殿下救命啊!这人潜入凤鸣宫,劫持了皇后娘娘,殿下,您快救驾啊!”

有人进宫来挟持皇后?这话怎么听都叫人觉得荒唐。

可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事情的确是有些棘手的。

西陵越不语。

那内侍却是急了,霍的又再扭头冲着那人喊道:“你不是要见昭王殿下吗?现在已经见到了,快放了我们娘娘!”

那人根本就没理他,只是一双眸子里,目光阴鸷的的盯着西陵越。

西陵越这才事不关己的慢慢开口道:“你想要什么?”

“不要什么!”那人一梗脖子,却居然也是若无其事的笑了,“只是帮昭王殿下找点儿麻烦!”

趁他说话的间隙,云翼已经瞅准了时机,蠢蠢欲动的想要趁机冲过去强人——

他的轻功数一数二,就算对面那人也是个高手,但是那人手里还掐着个人质,云翼还是有把握可以攻下他的,然则他才刚一动念,却被旁边的云鹏一把拉住了,“别轻举妄动!”

这人摸进宫里来,还挟持了陈皇后,这座皇宫,有十万禁军护卫,他潜进来不知道花了多少工夫,但是闹了这么大的事情之后——

想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现在,这个人就是个亡命之徒,他是不会在乎拉了谁垫背的。

云鹏这会儿只是百思不解,这会是谁的人。

而只在这一句话的工夫之间,远处已经有一队禁军巡逻经过,远远的看到这里的人影,就嚷开了:“是什么人在那里?”

陈皇后受制,本来也是围着自己的安全考虑,咬着牙没吭声,可是她到底只是个妇道人家,这会儿早就是吓得腿软,听见禁军的声音,便是如同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凄声的嚷:“来人!救驾!”

话才出口,那人便是一掌敲在她背心,把她推了出来。

陈皇后哇的吐了一口血,就往前扑来。

西陵越的眉心隐约一跳。

那内侍已经大叫一声,哭了出来:“娘娘!”

他转身想要扑过去,已经是来不及。

云鹏不能真看着陈皇后摔在地上,不得已,只能以后箭步抢上前去,把人扶了一把。

那内侍吓蒙了,整张脸都绿了,正在浑身僵硬的时候,那刺客已经冲上来,一脚踹在他胸口,把人踢飞了出去。

迎面那队禁军侍卫才刚拐了个弯过来,就见迎面一物飞来,把跑在最前面的四五个人全部砸在了地上。

那刺客就是冲着伤人的目的来的,出手之快,根本就没给任何人参与的机会,将那内侍踢飞了出去,他趁机便就纵身一跃,要翻墙而过。

“是刺客!快住他!”有人惊慌失措的大喊。

侍卫中有人身上是暗藏了袖箭的。

蹭蹭蹭的几声破空,风声一过,那刺客才刚纵身到半空,就生生的被射了下来,闷哼一声,就落在了地上。

云鹏这时候已经明白了这人的目的,低吼道:“留活口!”

然则还没等他强过去,那人摔在地上时,偏头过来露出一个古怪的得逞了一样笑容,然后嘴角渗出一丝黑血,当场就咽了气。

云鹏一松手,陈皇后也扑在了地上。

那队禁军赶到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场面——

陈皇后口吐鲜血,趴在地上抽搐,两个穿着内侍衣裳的人都死透了,云鹏站在当中,探出了手去,脸上表情却是僵硬铁青的。

而再前面一点,昭王西陵越和王妃沈青桐完好无损的站着,旁边还有个一脸纯洁天真又茫然的大眼睛侍卫云翼。

“啊!”几个侍卫奔过来,大惊失色:“皇后娘娘!”

也顾不上什么礼仪规矩了,赶紧过去扶人。

方才那刺客下了狠手,直接一掌将陈皇后的内脏震碎了,此时侍卫一动她,她就是痛苦的呻吟了一声,蓦的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来。

“娘娘!娘娘您怎么样?”侍卫们全都吓得不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大声叫嚷着:“传太医,还有,快去禀报皇上!”

后面有人一转身,拔腿就跑。

西陵越自始至终没有插手的意思。

虽然知道现在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沈青桐也只能是站出来,神色凝重的道:“快别乱动娘娘了,这附近最近的宫殿在哪儿?先把娘娘送过去!”

“哦,好!”侍卫也不敢耽搁,赶紧抱了陈皇后,起身就走。

西陵越负手而立,站在原地没动。

云鹏这时候才猛地倒抽一口凉气,回过神来,转身快走过来,焦灼道:“王爷,我们中计了,怎么办?”

如果真把西陵越骗到了凤鸣宫,或者他们公之于世的就会是陈皇后的尸体了,到时候死无对证,又刚好赶在陈皇后母子和西陵越水火不容的这个节骨眼上,西陵越他百口莫辩。

但是显然——

背后的人也聊到了西陵越不会听陈皇后的传唤,所以干脆快刀斩乱麻,直接把人带到了这里。

当面的一场刺杀戏码,打了个措手不及。

云翼也缩了缩脖子,往西陵越身边凑了凑道:“内伤很重,救不回来了!”

陈皇后在西陵越的跟前被人明目张胆的杀害了?可是他们夫妇两个却完好无损的冷眼旁观?

言官们的唾沫星子这一次都能把昭王府给淹了吧?

沈青桐也是从没想过会出这样的事,也忍不住的扭头看向了西陵越道:“谁做的?”

显然不会是太子。

到底是亲母子,西陵钰要是有这个魄力,这些年早就不止是今天这样的处境了。

“谁做的,有区别吗?”西陵越冷笑,冷冷的斜睨了一眼那刺客的尸首,“这人身上肯定不会留下追查幕后主使的线索,无头公案而已!”

凶手无从追究,但是他昭王西陵越见死不救不忠不孝的帽子却是被扣牢了的。

西陵越说完,抬脚就走:“走吧!过去等着吧!”

沈青桐也想不通这会是谁的手笔,毕竟——

把陈皇后推出来做靶子的事,放在谁的身上,谁都得掂量掂量。

沈青桐也知道多说无益,也就闷声跟着他往旁边最近的华阳宫走去。

陈皇后伤得很重,人被平放在大床上,脸色惨白,身体不时的就在痉挛抽搐。

几个侍卫把她送进去,也不敢在里面呆着,就退到了外面,见着西陵越夫妇过来,赶紧转身让路:“王爷!王妃!”

“还不去查刺客的身份,再传本王的口谕,封锁宫门,全面搜索,看他还有没有同谋!”西陵越道。

事到如今,他也不屑于为难这几个侍卫了。

“是!”侍卫们如蒙大赦,磕了头就起身冲了出去。

彼时住在华阳宫里的两位嫔妃已经被惊动,加上宫女嬷嬷,十来个人,全都挤在正殿里。

哪怕是做样子给外人看的,西陵越也不能只站在院子里,遂就也走了进去。

“殿下!”众人转身行礼。

西陵越只看了那床上的陈皇后一眼,表示了一下关心的态度,也没说话。

他人在这里,其他人就也都觉得局促,再加上后宫之主伤成这样,每个人的心里都忍不住的恐慌,一时之间这殿内就泯灭了人声,落针可闻。

大家都苦熬着时间在等。

这里离着晚上要举行宴会的地方不算太远,赶在太医之前,皇帝就带了一大票人风风火火的赶来了。

“见过皇上!”一屋子的女人都跪地行礼。

皇帝沉着脸,目不斜视的大步走进来,一面问道:“宫里闹刺客了?抓住了吗?”

去报信的人只说宫里发现刺客,皇后娘娘受伤了,去没敢说具体的。

皇帝一进门,先看到西陵越在场,倒是本能的略有几分心安。

西陵越面上表情冷肃,只道:“母后伤得不轻,父皇快看看吧!”

皇帝听了这话,还没来得及多想人已经到了床前。

床上陈皇后又吐了两次血,血水都染红了衣领,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神里充斥着无边的恐惧情绪,脸色更是苍白的不像是个活人的样子。

这是他的皇后!他的结发妻子!

一直以来,都是端庄又雍容是一个女人,皇帝是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在她身上看到这样血腥惨烈的画面。

皇帝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心中深深的震撼。

“这……这怎么回事?”他问,语气中就带了很重的怒意。

“皇……皇……”陈皇后见到他来,立刻就湿了眼眶,想要叫他,却是气血逆涌,根本说不出完整的字句来,再一开口,胸肺处就如是万箭穿心,痛的她佟云目眩,痛苦之下,她只是费力的抓住了皇帝的一角衣袖。

皇帝扭头,目光凌厉的看向了西陵越。

西陵越跪下去,道:“儿臣携王妃进宫赴宴,路上刚要遇到母后被一内侍打扮的刺客所劫,都还没来得及多问呢,那人立时就下了毒手!”

这话说出来,皇帝会信吗?

这个人,恐怕是除了他自己,就谁都不会相信的了吧。

西陵越说这话的时候,都不屑于伪装情绪,面上神色只见凝重,并无惶恐。

沈青桐垂眸,跟着他一起跪下去。

皇帝的目光,落在西陵越的脸上,然后就不动了,那目光不见得有几分锐利,只是那种深刻又暗沉的凝视,叫人觉得很不舒服。

皇帝也就只是盯着他,半天未置一词。

然后,太医就被侍卫揪着匆匆的赶来了。

“皇上!太医来了!”路晓提醒了一句,同时,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西陵越夫妇。

皇帝倒是什么也没说,移开了视线,“快进来!”

他转身。

身后床上的陈皇后这才慢慢的缓过了一口气,拉着他的袖子,哀哀的道:“皇上,太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