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本王再原谅你最后一次!/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

皇后大丧,宫中停灵三日,百官命妇进宫为其守灵哭丧。

死者为大,什么样的事情也大不过丧事,所以西陵钰这一晚上风平浪静,西陵钰并没有就此发难,只是越过了西陵越这个礼部的掌事者,奏请皇帝,亲自着手安排陈皇后的后事。

皇帝自是允了,也没有特意叫人去知会西陵越。

西陵钰磕头谢恩之后,就一脸悲怆之色的离开了,皇帝却是坐在椅子上,久久未动。

路晓从外面进来,小心翼翼的道:“陛下,方才贵妃娘娘过来问安,请陛下一定要保重龙体啊!”

皇帝靠在椅背上没动,满脸的疲惫之色。

他抬了抬眼皮,问道:“刺客的身份核实了吗?”

“还是老样子!”路晓叹了口气,“禁军已经把正个皇宫翻了一遍,再没有搜到可疑人等。那刺客进宫已经四年多了,本是个侍卫,逐一问过和他有接触的人了,也没有人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他的衣物也都仔细的检查过,也是一无所获。禁军和大理寺还在彻查此事,希望能早日找到母后主使者吧!”

一个普通的侍卫,没有杀害陈皇后的动机。

虽然那人本来就是为了嫁祸,离间皇帝和西陵越的,但是陈皇后当时奄奄一息,也不知道是口不能言还是故意没说,并且西陵越也没有解释澄清什么,可是皇帝这样的人,不用想也知道,这样的事,不可能是区区一个侍卫的本意作为的。

他抬手揉了揉眉心。

路晓低着头,悄悄拿眼角的余光看了他一眼,又再开口道:“皇上您请节哀,生死有命,这些事本来就都是无可奈何的。方才大理寺卿梅彦明梅大人还过来请旨,事发当时就只有昭王殿下在场,他说可不可以去跟殿下再询问一下当时的细节,或者能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对破案会有帮助的!”

他没请梅彦明进来,而是直接打发了,那就一定是替皇帝回绝了这个请求的。

皇帝倒是也不见怪。

他勾了勾唇,也不知道那一个表情算不算是个笑容,只再开口时就带了几分揶揄的味道道:“你倒是心里清楚!”

路晓一笑,颇有些谄媚道:“奴才跟了陛下三十七年了,是看着殿下和公主们长大的,咱们昭王殿下就不是这样子的人,这事儿和他打不着关系的。”

西陵越没有必要杀陈皇后,陈皇后说是皇后,最多也只能限制住贤妃,她影响不了皇帝的任何决定,费心费力的设计杀死这么一个人,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私底下,路晓和皇帝说话的时候就有些随意了,不似人前那般拘谨。

皇帝又看了他一眼,唇角的那一线笑纹就在瞬间凝固,消失。

他说:“即便不是他做的,但是当时他一定是袖手旁观了吧?”

路晓心头一凉,立刻也整肃了神情,“皇上——”

皇帝却根本就没听见他的话,只是兀自感慨着说道:“那个孩子的心,从来就够狠的,朕一直都知道!”

他连对自己亲生母亲的冤死都能无动于衷,要说是顺水推舟,对陈皇后见死不救,那都是太正常不过的了。

冷酷无情,能隐忍,这是一个帝王可以具备的品质,但是推己及人——

这一刻,皇帝的心里,却大抵是一种狡兔死走狗烹的心境了吧。

路晓最懂他的心思,一颗心猛地往上一提,然后就闭口不言,再就一个字也不多说了。

而皇帝这时候已经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仍是仰靠在椅背上,感慨着苦涩的道:“以这孩子的这般心智,若是朕和皇后换换,你说……”

他会不会也是这么个态度?

有史以来的头一次,他不再以欣赏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儿子处变不惊的决绝和冷漠。

曾经,深埋心底,枯萎了许多年的那可憎恶的种子,似乎就在这一夜之间被陈皇后唇角溢出的鲜血浇灌,重新苏醒,别赋予了生命,甚至还伴随了一种叫做“恐惧”的情绪,一起在心底扎了根,疯长。

路晓垂首站在门口灯光的暗影里,沉默着,一语不发。

次日,因为要给陈皇后办丧事,皇帝罢朝三日。

天还没亮,木槿就捧了孝衣过来,服侍两个主子梳洗。

西陵越一直很平静,我行我素,没事人一样,命人传膳,两人吃了饭才带着沈青桐出门。

云鹏在院子外面等了许久,见着两人出来,赶紧侧身让路:“王爷,王妃,马车已经备好了,是现在就出发吗?”

西陵越看了他一眼:“有事儿?”

“昨儿个下半夜,礼部来人送信,说太子过去了!”云鹏道。

“本来就该是他的事儿!”其实云鹏指的是这消息是礼部传来的,而不是皇帝告诉的,西陵越却是不以为意的一笔带过。

云鹏张了张嘴。

沈青桐冲他摇了摇头,云鹏就欲言又止的闭了嘴。

沈青桐想了想,回头吩咐道:“这两天木槿陪我进宫就好,蒹葭你们都在府里呆着吧,尽量别出门。”

“好!”去宫里哭灵又不是好事儿,蒹葭等人赶紧就答应了。

夫妻两个出门上了马车。

沈青桐终于忍不住的问道:“昨晚的那件事,你心里有数没有?到底是谁做的?”

他们昨天没参加宴会,回来的早,而且沈青桐肩上的伤还没好利索,也干不了别的,所以一早就睡了,这会儿两人的气色都不错。

西陵越靠在车厢上,抬眸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却是说道:“裴影夜今天就走了!”

这驴唇对不上马嘴的……

沈青桐却没心思和她计较,只是眉头深锁的盯着他。

西陵越与她对峙片刻,却是一笑,伸手把她捞过来,拢在了身边身边道:“这次进宫要呆三天,再眯会儿,养养精神!”

他就是吊着胃口不说,沈青桐也没办法,干脆就不问了。

这一次,他们来的很早,到了皇宫门口的时候天才蒙蒙亮。

那附近是稀疏的几辆马车,也有皇亲和命妇早早的来了。

两人下了车,直奔凤鸣宫。

因为陈皇后去得突然,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礼部和内务府都毫无准备,乱成一团。

西陵钰在忙着协调各方面准备,这会儿人并不在凤鸣宫,那里除了宫妃和宫女太监们,再就是半夜带着东宫两位侧妃赶过来的太子妃卫涪陵在主事了。

西陵越夫妻两个在凤鸣宫外刚下了轿子,沈青桐的目光不经意的往旁边一扫,恰是瞧见卫涪陵带了一队宫女,手里捧着祭奠用的器具从远处过来。

西陵越见她没动,就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卫涪陵却很坦然。

“王爷?”沈青桐叫了一声。

西陵越却是稳稳地站着不动了。

卫涪陵从远处瞧见,眉心隐约的一跳,最后还是款步而行,从容的走了过来。

“昭王殿下,王妃!”宫婢们齐齐行礼。

卫涪陵道:“太子殿下在忙着安排母后的身后事,这会儿不在这里,你们自行进去吧!”

说完,她也是料到了西陵越来者不善,于是挥挥手,打发了身后跟着的那队宫女:“把东西都送进去!”

“是!”宫婢们答应着,埋头上台阶,匆匆的进了宫门。

沈青桐这个时候已经心里有数,只是颇有些意外罢了。

她就跟在西陵越的身后,也没主动往前站。

卫涪陵也没动。

西陵越的眉目含笑,一点淡雅的目光自她脸上掠过,淡淡的道:“卫涪陵,本王再原谅你最后一次!”

说完,就顺势牵起沈青桐的手,径自转身往门里走去。

卫涪陵其实都已经做好了他要兴师问罪的准备了,见他轻描淡写的这一转身,意外之余,反而愣在那里,有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

一直到西陵越一行人进了凤鸣宫的院子,青青才脸色铁青的打了个寒战,颤抖着声音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口:“娘娘,昭王他……”

这个人,实在是太犀利了。

昨晚的那个刺客,已经在宫里蛰伏数年之久,为了保险起见,在昨天要做那件事之前,卫涪陵甚至都从来没和他联系过的,青青十分确定,西陵越一定找不到线索的。

可是——

他却还是一眼将这件事的真相看穿了吗?

万一他要把这件事告诉了西陵钰……

青青想来,就是一身的冷汗。

卫涪陵盯着斜对面已经空旷无人的大门口,却是一样冷静的说道:“他不会说的!”

他要真的要去跟西陵钰抖出来,那就犯不着还特意来这里警告自己了。

“可是……可是他怎么知道……”青青却是六神无主,越想越怕的。

“我说过,他没有证据!”卫涪陵重复,一字一顿,掷地有声,说着,又是话锋一转,语气越发鄙夷的说道:“这朝中的局面,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我现在横插一脚,或者——他还在等着坐收渔人之利呢!”

西陵钰在西陵越的面前,根本就完全的不堪一击。

可是皇帝还有其他的皇子,只要一天西陵越没有被册封为太子,不,只要他一天没有坐上皇位,他的敌人和障碍,就都远不止西陵钰一个人。

这么早扳倒西陵钰的话,只会让他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而现在她卫涪陵横插一脚进来——

西陵越必定也想到了,她根本就不是真心要帮扶西陵钰的。

他,在等着她帮忙引其他人入局。

他想利用她,那么就要承担这其中的风险!

这一次,她卫涪陵要走的,就是一朝险中求胜的棋!

“可是娘娘,您这又是何苦呢?”青青焦急道,只要想想方才西陵越那一笑面上带着的邪气就头皮发麻。

“青青,我只是不甘心就这么认命!”卫涪陵道。

她素来冷淡的眼底,突然间就翻江倒海,迸射出强烈的怨念情绪。

她说:“南齐,我是注定回不去了。”

青青心里一酸,急道:“还是有机会的!如果太子殿下登基,他不会放着您不管,他一定会想办法接您回去的!”

卫涪陵从远处收回目光,看了她一眼,突然就笑了。

“真的吗?”她问。

青青却是心虚的别过了眼去。

卫涪陵本来也没指望等她的回答,冷笑道:“青青,你七岁就跟着我了,其实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现在的处境,我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齐崇?他能为我杀了那个老妖婆吗?他不能!如果他会那么做,那么这些年里,他也早就做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南齐有太后把持朝政,皇帝昏庸无能。

以卫涪陵目前这样的身份,即使西陵钰死,她也不可能名正言顺的回归南齐。

并且,退一万步讲,就算齐崇会想办法给她改头换面,接她回去,那又能怎么样呢?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又生不了孩子。

同样的深宫之中的红瓦高墙,在哪里被困死一生,还不是一样的?

卫涪陵的这份心思,是真的孤注一掷了。

青青却是急得哭了出来:“太后她年纪大了,她还能活多少年?娘娘,这里是大越啊,就凭您的一己之力,您能做什么?而且现在昭王已经看出来了,您要和他硬碰硬的话……”

西陵越方才的话,明显是话中有话。

青青总有一种十分不安的预感,那个人,似是已经捏着了卫涪陵的把柄了。

一旦他恼羞成怒,那么……

那后果,青青根本就连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卫涪陵这时候赢是铁了心的。他的

她的眸色一冷,怒道:“别说了!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给他一条命,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我部能回南齐了,那么——放手一搏,把大越的天下握在手里的感觉……也应该是不错的。”

那个老太婆,以为已经断了她所有的出路了是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东宫一日日的衰败下去,她却突然就不甘于沉寂于此了。

大越的国土,要比南齐广阔的多,如果有朝一日,她能站在这座皇城之巅,那老太婆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吧?

什么样的人最可怕?就是走投无路又无所畏惧的那一些。

“娘娘——”青青却是一百个不赞成的,在她看来,还是安安稳稳的活着最实在。

“你闭嘴!”卫涪陵已然是听不进去她任何一个字的劝诫了,声色俱厉的瞪了她一眼。

青青立刻噤声。

卫涪陵便是一转身,朝里面灵堂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