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秀恩爱?/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夫人的年纪大了,即使养尊处优,脸上本已经没有多少颜色了,而此时的表情僵硬,却是显而易见的。

旁边的方妈妈,更是张大了嘴巴,满面的惊恐。

木槿犹且有些搞不明白这里面的状况,目光不时地在这几个人脸上转来转去,试着想要发现些端倪来。

“那天我送大伯母进宫的时候,虽然没来得及知会王爷知道,可到底也是通过了昭王府的关系,晚上他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了。”沈青桐没等到老夫人说话,就又主动的继续道。

老夫人的牙根打颤,她在努力的克制,手里使劲的攥着帕子才勉强的维持了一个相对冷静的表情:“然后呢?”

“然后咱们府里就传出来大伯母的死讯!”沈青桐道,面上神色凝重,“我见实在瞒不住了,就把事情都跟他说了,他叫人去宫里问过了消息,然后又执意带着我回沈家奔丧,只是后来却再不叫我过问这件事了,就只当是没这回事!”

她的这番谎话说得实在漂亮,一面将大夫人的死因上的疑点说明,另一方面又挑明了西陵越知道一切,并且是死心塌地的护着她的。

皇帝现在对西陵越心存芥蒂,她不能再任由老夫人三心两意的见风使舵了。

她现在就要逼这老太婆做出一个抉择和取舍来,这时候,是断然也容不下任何拖后腿的人了。

不可否认,沈青桐这一番恐吓,是真起了作用了,连木槿都看出来,老夫人的眼神乱了,整个都都跟失了魂一样的惶惶不安。

西陵越发现了什么?

这话,他没办法去当面确认……

老夫人这会儿脑子里一团浆糊,整个儿都乱了,连思维也变得迟钝。

沈青桐一直盯着她,这时候才又迟疑着,一字一顿的道:“祖母,那天从沈家回去,晚上我做了个噩梦……”

老夫人的心里正乱,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就只是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什么?”

“我想起来一件事!”沈青桐道,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她的脸上,然后莫名的,老夫人的一颗心就砰砰直跳,有一种心脏即将破胸而出一样的错觉。

沈青桐说:“我记得了,那个池塘……当初那时候不是我自己走过去失足落水的,是有人半夜摸进了我的屋子里。”

“你说什么?”老夫人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

“小姐!”就是木槿也仓促的捂住了嘴巴,惊呼一声。

那一年,沈青桐六岁,已经是十一年前的事情了。

那是在沈竞出事的半年以后,因为在那半年的时间里,那个孩子一直都郁郁寡欢的不太正常,又不喜欢出门见人,所以后来出事,大家都以为是她自己脑子坏掉了,三更半夜的溜出去,又不小心才出了意外。

可是,如果那不是意外的话?

那么巧,大夫人也是被溺死在了那个池塘里?

这其中……

有什么真相,呼之欲出,但是惊雷轰然裂开之后,天地间就又乌云盖顶,混沌成一片,脑子里所有的线索似乎又一瞬间都纠缠在一起,成了一团乱麻。

老夫人面无人色,这时候已经失去思考的能力了。

方妈妈却是再也忍不住了。

她急切的上前一步,一把握住沈青桐的手,面色焦灼,又刻意的压抑着声音道:“二小姐您说什么?您可不能胡说啊!”

沈青桐没理她,只是神色庄重又认真的盯着老夫人的眼睛,认真的道:“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半夜下的小雨,我一直没睡着,然后后窗被人撬开了,黑灯瞎火的摸进来一个人。”

那天宫里有宴会,沈家一大家子一起进宫赴宴,一整天都阴天,所以老夫人也记得很清楚,那天就是夜里临近三更的时候开始下的雨。

就是因为下雨了,外面池塘边上又长满青苔,后来沈青桐出事,大家也就都没有多想。

这时候联想起来,老夫人忽的就出了一身的冷汗。

方妈妈更是如遭雷击,骤然松开沈青桐的手,神情惶恐的倒退两步。

那边木槿却是急了,一个箭步冲过来,也是抓着沈青桐的手追问道:“那就是说当时是有人要害小姐您的吗?小姐还记不记得那人的长相?我们把他揪出来!”

太可怕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那时候沈青桐半年多里一直精神不好,而且沈竞夫妻罹难之后,锦澜院里的下人也狗仗人势,管事的婆子伺候的都不精心,那段时间晚上是没人给沈青桐守夜的,于是她和蒹葭两个小丫头就经常一起缩在外间的睡榻上陪着。

可是出事的那天晚上,她们都一点动静也没听见,是一直到外面闹起来才惊醒的。

当初为了这件事,两个人因为自己没能看住了沈青桐,还一直都很自责。

而如果说那天沈青桐不是自己出去的……

哪怕是过去十多年了,木槿这时候想来也是后怕的头皮发麻。

老夫人的一颗心,更是颤抖的不像样子。

她竭力的让自己维持冷静,也是不安的试探着开口道:“是啊,那你还记得当时摸进你房里的是什么人吗?”

是那个女人!

几乎是在这一瞬间,老夫人脑中又瞬时清明一片。

如果沈青桐当时是被人丢下水的,那么联系起大夫人诡异的死状……

这一切,就都有迹可循了。

当初她杀沈青桐,是为了杀人灭口,而大夫人也是进宫一趟,就神秘的被溺亡在了自家后院里,或许,就是因为那天她在宫里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所以才会被人封了口。

那个女人,不会就此又盯上他们沈家了吧?

老夫人这时候几乎是全身的汗毛倒竖。

她的脸色铁青,竭力的屏住了呼吸,又盯着沈青桐,那神情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的。

沈青桐摇头:“当时天黑,而且那人依稀还是蒙了脸的,我不记得了!”

说着,她就是话锋一转,又再正色的问老夫人道:“祖母,本来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我是该息事宁人,不再叫您操心了的,可是左思右想,我就是想不明白,那时候我还什么事也不懂,有没有挡着了谁的路,到底是什么人会容不下我?”

她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悲愤,情绪很鲜明。

老夫人看在眼里,也没看出破绽。

她僵硬的扯了下嘴角:“是挺奇怪的!”

沈青桐不知道内幕,那就再好不过了,否则……

还指不定会掀起什么轩然大波呢。

沈青桐是瞧见了她的心不在焉的,不过也只当是没看见,仍是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咱们将军府的守卫也算森严,可还是有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我屋子里?这样的人,应该不是外面进来的吧?”

她这是怀疑大房和三房他们吗?

“二小姐——”方妈妈张了张嘴,老夫人已经一个眼神横过去,抢先上前一步,从木槿手里接过了沈青桐的手,劝慰道:“居然有这样的事,我以前是不知道,所以疏忽,让你受了委屈。”

沈青桐见她语气一顿,就皱了眉头:“所以?”

老夫人叹一口气,语重心长道:“桐桐,最近外头闹得沸沸扬扬的,昭王殿下的处境也不是很好,我知道你受了委屈,心里头不痛快,可是这时候翻旧账追究起来,把事情闹大了,你大伯的关系就不好相处了。”

沈青桐的眉头越皱越紧,老夫人唯恐她听不进去,就又赶紧的继续说道:“毕竟已经时过境迁,冯氏人都没了,现在五丫头又进了东宫,你要在这时候翻旧账……你大伯膝下如今就剩下臣儿这一个儿子了,我也是希望你们互为依靠才好!”

沈和,根本早就上了太子的船,和太子狼狈为奸了。

可是这老太婆,这时候还打算着诓她呢。

沈青桐也不答应,就是一脸的愠怒之色。

木槿也有点儿气不过,不过主子的事,她还是有分寸的,本分的没有开口。

老夫人继续开解道:“你都已经是昭王妃了,有什么比前程更重要的?现在翻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有什么意思?你听祖母一句劝,什么也别问,就当是没有那回事,你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赶紧调养好身子,尽早的为殿下生下小世子,这样你的地位才能稳固,省得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沈青桐还是一脸老大不乐意的表情,不语语气却没有那么强势了,脱口道:“是柳雪意在府里作妖生的事,他答应过我,不会再纳别人了。”

听了这话,老夫人和方妈妈都是惊了一跳,不由的面面相觑。

这是个什么话?

堂堂的一朝亲王,这昭王是昏了头了吗?居然会对一个女人许下这样的承诺来?

可是看沈青桐那个随意的语气,这又不像是假的。

这个丫头,平时看着沉默寡言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手段,居然是把那个出了名鬼见愁的昭王殿下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因为太过震惊,老夫人便始终觉得这话听听也就算了。

她勉强定了定神,还是抓着沈青桐的手苦口婆心的劝:“王爷这是为了柳氏的事情对你抱愧呢,可是他那样的身份,这样的话,你听听也就算了。我还是那句话,趁着这个机会,暂时府里没有别人,赶紧的把身子调养好。太子还没有嫡子呢,你早点替王爷生了儿子,也能助他稳固地位。”

沈青桐似是对西陵越太过信任了,对老夫人生儿子的这一番言论始终不怎么上心,闻言就冷嗤一声道:“太子,如今大抵已经是个外强中干的空架子了吧,昨儿个晚上我才听见云鹏跟王爷说,太子妃深夜进宫,私会常贵妃去了。”

老夫人一听“常贵妃”三个字,汗毛又是一竖,所有的毛孔几乎就要瞬间炸开了。

“你说什么?”她低呼。

“说是太子妃偷偷去了昭阳宫,估计是太子不行了,她这就想着另谋出路了吧!”沈青桐道,面上完全是一副不以为意的表情。

老夫人已经是被今天这一连串的惊天秘闻打击的三魂七魄都飞了。

她手脚发软,渐渐地就有点站不住了。

“老夫人!”方妈妈张了张嘴,要去扶她,她自己却是先转身,魂不守舍的一步一步走回桌旁,弯身坐在了椅子上。

方妈妈这时候也是一颗心悬在嗓子眼,老夫人不说话了,她就安安着急,忍不住的就问沈青桐道:“二小姐,您刚才说太子妃也会贵妃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啊?”

“我也不知道,就是昨天偶然听见云鹏和王爷说的!”沈青桐道,还是一副不知深浅,满不在乎的表情,也走回桌旁坐下,一边倒了杯水慢慢喝,一边道:“常贵妃的娘家又没什么人,而且瑞王才多大?能起什么风浪?”

老夫人这时候是真的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沈青桐也不管她,两个人就在屋子里坐着,一直到临近中午要开宴的时候韩姨娘过来请,两人这才各自调整好表情,起身走了出去。

“前面的宴席摆好了,再有一刻钟就开,王妃和老夫人也准备一下,过去吧!”韩姨娘笑道,自是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两个人的脸色都不太正常,尤其是老夫人,简直丢了魂一样,完全的不在状态。

老夫人这个时候是真没什么心思去吃酒席了,就只想回府去,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可是这时候就走的话,又难免会惹人猜忌。

“哦……”她勉强定了定神,话到嘴边又改口道:“方才屋子里一直有些闷,桐桐你们先去吧,我在这廊下坐会儿,透透气就来!”

韩姨娘看着她的精神是真不好,就问:“老夫人是不舒服吗?要不要给您找个大夫?”

老夫人恹恹的,也没个精神说话,只就无力的挥挥手。

韩姨娘也没勉强。

前面客人多,她怕沈青羽招待不周,就冲沈青桐一福身,又匆匆的过去帮忙了。

“那我就先过去了!”沈青桐对老夫人道。

“嗯!”老夫人坐在回廊下的石头栏杆上,应了声。

沈青桐一笑,转身先走了。

老夫人面无血色,浑身乏力,坐在廊下的阴凉处,看着外面白花花的日头,就总觉得眼前飘飘忽忽的。

方妈妈伸长了脖子,一直看着沈青桐主仆拐过前面的拐角处没了踪影,就也是满面惊慌的压低了声音道:“老夫人,二小姐说得不像是假话,虽然说太子妃去找那女人,这说法不太靠谱,可是那女人本来就不是个安分的。就算现在都还好,回头等太子或是昭王里头的任何一方垮台了,她能不跳吹来替她的儿子争?”

而一旦西陵卫上位,常贵妃掌权,那么,等待整个沈家的只怕就只有灭顶之灾了。

老夫人哪里想不到这一点,早就是一身的冷汗了。

她手指用力的掐着掌心,咬着牙,声音仍是忍不住的颤抖道:“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得势!”

在太子和昭王之间,她姑且还能隔岸观火,待价而沽,但是常贵妃母子,却是非锄不可的。

不能等了,部能一直存着侥幸来得过且过的过日子了,恐怕这一次得想想办法,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了。

方妈妈一听她这话,登时又是被唬了一跳,连忙道:“老夫人,这……这您可要三思!”

常贵妃虽然只是个女人,可是——

她是皇帝的贵妃。

老夫人心里也是慌的很,但是这么多年提心吊胆又满腹怨念的生活,她也是压抑的受够了。

这时候,虽然也是心里不安有恐惧,却还是强打精神站起来道:“这些年,我也是受够了,最起码有着这重关系在,二丫头和咱们就是站在一起的,赌一把吧!”

但愿西陵越最后能拔得头筹。

------题外话------

桐妹儿这恩爱秀了老夫人一脸啊!太丧心病狂了嗷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