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是该生个娃儿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是在外面,老夫人和方妈妈也不敢多说什么,待到缓过一口气来,就勉强撑着身子站起来,往前院的方向去。

这边她人刚走,隔壁沈青羽的那间屋子里,却是沈青瑶带着丫头走了出来。

她本来是因为老夫人一直没出现,过来这边找老夫人的,却误打误撞的偷听到了老夫人和方妈妈的私房话。

丫头秋云这时候还探头探脑,一脸的惊恐,迷迷糊糊道:“小姐,刚才老夫人在说什么啊?什么太子妃?太子妃去找谁了?她们……”

方才老夫人和方妈妈说话的时候用词已经刻意的隐晦了些,沈青瑶又只是三房的一个庶女,不受重视,她的丫头自然也没有什么见识,老夫人和方妈妈随口那么一提,她根本就分不清楚说的到底是谁。

可是沈青瑶也是心里生疑,只是较之于这个丫头,她的头脑却要清楚很多。

她盯着老夫人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道:“这都不是重点,五妹妹进了东宫,就跟被打入了冷宫一样,现在祖母又和二姐姐关起门来说了这么久的私房话,她的心是偏向于谁的,不是很明白吗?”

秋云拧着眉毛想,不由的低呼一声:“这么说来,五小姐就已经是丢做弃子了?”

沈青音虽说是自己蠢,非要去蹚东宫的浑水才落得这样的下场,可是她一个嫡女姑且如此……

推己及人,沈青音的心里就不免的生出些兔死狐悲的感慨来。

秋云见她的脸色不好,就赶紧安慰道:“小姐您别多想,五小姐是五小姐,您是您,自从五小姐进了东宫之后,三夫人的尾巴都翘上天了,这些日子也不打您的主意了。您是沈家的女儿,老夫人总要顾念着的,最近这半年多,也是因为府里接二连三的出事,老夫人心烦顾不上,这会儿皇后娘娘的热孝期过了,就该张罗着给您议亲了。到时候等您许了人家,三夫人和五小姐他们再怎么样也都和您没有关系了。”

沈青瑶去年年底就满十五了,本来大户人家为了联姻巩固各自的地位,女孩儿都是及笄之前就会把婚事定下来的。

可是这两年,沈家是真的风波不断,老夫人天天生气,几乎都心力交瘁了。

三夫人又只看得见自己的亲生女儿,对沈青瑶这个庶女的事根本不上心,况且这样的事,沈青瑶又部能自己去找老夫人提,所以她的婚事就一直搁浅,到了这时候都没有眉目。

本来她自己也该着急了,可是秋云提了这茬儿,沈青瑶面伤神色却还是一派自然。

她没说话,秋云却是真的心疼自家小姐,感慨着道:“您跟三小姐都差不多大,三小姐这会儿儿子都有了,姑爷对她又好,这可真是行了大运了。改天不如奴婢也去红娘子庙替小姐上一炷香,求个姻缘,希望小姐也能和三小姐一样的顺遂!”

沈青瑶听了这话,便是失笑。

她转头看向了秋云道:“你觉得三姐姐过得很好吗?”

顾岩泽虽然才刚入仕,又是白手起家,家里的门第比不上世家大族,可就是这样的门第才好,关系没那么复杂,沈青羽上面又没有公婆需要侍奉,看着沈青羽在娘家的时候柔柔弱弱,一副扶不上墙的样子,现在在顾家也是当家主母,管着整个后院了。

她这区区一个庶女,再糟心一点儿就可能是被用作联姻的工具,送去哪个高门大户的人家做妾去了,如今她能过成这样,真的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秋云说着话的时候,满眼都是羡慕的神色。

沈青瑶却是不以为然的冷嗤了一声道:“她的确是好造化,不过这大好的造化,也不过是得了沈青桐施舍的一口冷饭而已。”

这段时间,大房的两位夫人闹得后宅鸡飞狗跳的,没她什么事,沈青瑶却是暗暗的摸清楚了门路,慢慢的明白过来了,沈青羽之所以能嫁给顾岩泽,全都是因为韩姨娘靠上了沈青桐。

其实再大的造化,也不过就是西陵越一句话的事。

人与人的差别,之间的鸿沟就是这样巨大而明显,对有些人来说,可能是需要修几世的善缘才能求来的这一世因果,可是对另一些人而言,不过就是举手之劳的事情。

可是,这世道就是这样的不公,谁都没有办法抗拒。

秋云是个实心眼的丫头,当初三夫人选了她给沈青瑶用,就是因为她实诚好掌控,这会儿秋云倒是一头雾水,被沈青瑶说的全懵了。

她眨着眼睛盯着沈青瑶看。

沈青瑶道:“走吧!要是让人看见咱们在这里,就该惹事了!”

“哦”她举步,秋云应了一声,就也是不再多想,快步的跟上了。

因为却是没从老夫人的话里品出什么惊天猛料来,所以秋云是真的没多想,脸上也么没表现出什么不正常来。

沈青瑶带着她回了前面,刚进了院子,迎面已经有老夫人身边的人找了出来,不满道:“四小姐您去哪儿了,这就要开宴了,老夫人找您呢!”

“祖母已经过来了吗?我就是一直没见到祖母,这才……”沈青瑶道。

不过就是个庶出的,又没有什么惊人的美貌或是才华,那婆子压根就没瞧得上她,当即已经不耐烦的打断她的话:“行了,赶紧进去吧!”

说完,就转身引着她往里走。

秋云心里气愤,可是对于这样的情况,她早就见惯不怪了,就只闷不做声。

沈青瑶跟着进了厅里。

彼时,老夫人已经落座。

沈青瑶这样的身份,自然没必要给她单独安排座位,直接就用老夫人身边的一个陪坐打发了。

沈青瑶走过去,温顺道:“祖母!”

老夫人的心情不好,斜睨她一眼,语气有些不悦:“没事别到处乱跑,省得惹事!”

“是!孙女知道了!”沈青瑶小声的应了,低眉顺眼的陪坐在她身边。

大越朝中的风气还算开明,并没有男女不同席的大忌讳,今天因为祁哥儿要在这里行抓周礼,所以客人们也便就宴在了一处。

顾家添丁,是喜事,他家的宴会摆得并不铺张,但是各方面安排的却很周到,这一席宴会下来,宾主尽欢,其乐融融。

席间沈青瑶一直本分的替老夫人布菜,偶尔抬头往上首扫一眼,就看到那里并排坐在一起的西陵越和沈青桐了。

许是顾家的饭菜不太合胃口,西陵越几乎没怎么动筷子,倒是把桌上酒壶里的竹叶青喝了不少。

他就不是那种平易近人的人,所以也几乎不与人寒暄。

沈青桐坐在他身边,倒是随意,上来她喜欢的菜品和点心,就吃一些。

只是这两人真的很奇怪,都是各顾各的,明明知道西陵越没吃什么东西,沈青桐都也不知道给他布菜,服侍他吃一些。

柳雪意出事之后,至今昭王府里是没有别的侍妾的,并且因为本来西陵越就是拖到二十好几才成亲的,外面背地里各种揣测议论声都有。

沈青瑶忍不住好奇的多看了两眼。

木槿本来正服侍沈青桐吃饭呢,她看得多了,就隐隐的觉得不对劲,循着本能的反应突然抬头看过来。

沈青瑶一惊,连忙移开了视线。

顾家设的是午宴,吃完饭大家也就陆续的散了。

西陵越要走,顾岩泽自然亲自出门来送。

木槿是个十分细心的姑娘,扶着沈青桐上车的时候就又回头看了眼隐匿在人群里的沈青瑶。

这一次,沈青瑶倒是没看见她。

西陵越和沈青桐夫妇是第一个离开的,西陵越喝了不少酒,因为是空腹喝的,这时候就有点儿上脸。

隔着薄薄的一层窗帘,外面午后的阳光照进来,落在他的脸上。

他的肤色,呈现出一种迷离的浅绯色,那种色泽,有一种言语难以描述的奇异的魅惑的美腻之感。

沈青桐盯着他,忍不住的多看了两眼。

西陵越睁开眼睛。

他挑眉:“看什么?”

沈青桐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一阵的心虚,赶紧正色道:“没什么!”

然后,顺势就移开了视线。

西陵越倒是没多想,就懒洋洋的靠在车厢上,盯着她问道:“你今天去见沈家老夫人,又使什么坏去了?”

虽然沈青桐在后宅,但是她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沈青桐肯定部能实话实说的,就干脆的撒谎:“是她要见我,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也没什么事,就是老生常谈的说了些有的没的!”

沈家那老太婆最担心什么?西陵越不用想就知道。

他唇角勾起一抹笑纹,上下又打量了沈青桐一眼,没说话。

沈青桐低着头,是能感觉到他看她的时候,那一眼的目光很有些意味深长,不过就是打死不抬头。

马车稳稳的前行,回到昭王府。

木槿过来开门扶了沈青桐下来。

沈青桐回头,却见西陵越还靠在马车上没动。

“王爷?”她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西陵越道:“本王要去衙门!走吧!”

他闭着眼一招手,云鹏就关上了车门,又带人护卫着马车离开了。

沈青桐愣在原地半晌——

原来他不是休沐,还去衙门啊?那他今天特意跟着自己去顾家赴宴就真的只是单纯的闲得慌吗?

“王妃,太阳有点儿大,先进去吧!”木槿见她站着没动,小声的催促。

“哦!走吧!”沈青桐回过神来,转身进了门。

一路上无话,一直回了院子里,木槿打发了蒹葭去打水,沈青桐才道:“你有话就赶紧说,也不怕憋出毛病来!”

木槿此时的面色却是鲜有的凝重。

有些事,她始终想不明白,想着不该问,却又实在忍不住的想要一个清楚明白。

于是她咬着最近思虑良久,这才缓缓地抬头对上沈青桐的视线,眼神认真又庄重的问道:“小姐,那会儿在顾家,您和老夫人说的话都是真的吗?”

沈青桐一笑。

有些事,对别人来说,也许会震惊到无所适从,但是她——

毕竟是过了这么多年了,当初再强烈的感情也足矣被时间慢慢的磨平冲淡,哪怕是再沉重压抑的往事,再聊起来的时候,都是桑海桑田已过,一切云淡风轻了。

她走到桌旁,给自己倒了杯温开水,抿一口,淡淡的笑道:“八九不离十吧,当然为了营造适当的氛围和效果,也有刻意的渲染一些。”

比如——

所谓西陵越对她的承诺和宠爱?

她笑笑,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鬼话连篇又面不改色的本事了。

木槿的心弦却在此时铿然一声,挣断了一根,脸色刷的就惨白一片。

她急切的上前一步,激动地拉着沈青桐的手,再次质问道:“真的是大夫人做的吗?当年将军罹难之后,他们跟着享尽了好处,不死感恩也就罢了,忽然还这么丧心病狂的的对……”

以前从来就知道,其中还有那么残忍可怕的事情发生。

木槿的眼泪决堤,气恼之余,已经流了满脸。

沈青桐没去劝她。

那段往事与她而言,实在太过久远了,她看着木槿脸上愤然的表情,仔细的试着品了品,却真的发现她这一刻是心如止水,真的觉不出悲痛了。

可若是要问她恨吗?她却清楚的能够听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斩钉截铁的告诉她——

那些磅礴激涌的恨意一直埋藏在她的心间,她是从来就没有一刻放下过的。

因为恨,所以她连当面的质问都不屑。

因为,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原谅。

因为恨,感情就变成了很奢侈的东西。

因为,真的再没有余力去矫情计较感情那些虚无缥缈的事情了。

木槿哭得梨花带雨。

沈青桐骤然回过神来,突然有些不耐烦的冷冷打断了她的话:“别哭了,不是她做的。”

木槿的声音戛然而止,却又有了一瞬间的茫然无措。

“小姐——”半晌,她支支吾吾的开口。

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大夫人做的?那么又会是谁?而且听沈青桐这说话的语气,她分明知道的?那么,那会儿她为什么不对老夫人挑明?

木槿的脑子跟着就转不过来了。

“别问了,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沈青桐道,把杯子里的水都灌下去,然后就岔开了话题道:“我看你今天看了沈青瑶好几回,是有什么事吗?”

木槿的思绪被打断,虽然心里谜团重重,可是沈青桐明显是不想说,她也就不勉强了,赶紧擦了把眼泪,道:“也没什么,我就是总觉得今天在顾家,她一直在偷瞄您。”

沈家的那几个姑娘,真是没一个省心的。

可是这个沈青瑶,是一直跟着三老爷沈慵在任上的,木槿和她几乎没有接触,所以也不敢随便揣测。

“她在偷瞄我?”沈青桐倒是没有多少吃惊,弯身坐在了桌旁,冷嗤一声道:“她那未必就是在看我,不过她可能是察觉到了祖母留着她的用意了。”

木槿一愣,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沈青桐的唇角带着嘲讽的一抹笑,也没解释。

木槿的脑子还是很灵光的,仔细仔细一想,登时又是怒上心头:“小姐您是说老夫人她……她……”

到了后面,就气得隐隐发抖,说不出话来了。

沈青桐一笑,仍是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

她低头,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腹部,沉吟道:“她总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的!”

老夫人从来就不喜欢她,两个人之间一直都是逢场作戏的,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时候,老夫人不会怎样,可是——

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沈青桐突然认真的在想,是不是,她真的应该给西陵越生个孩子了?

毕竟——

她这个人,不愿意成全别人,看着其他人的算计落空,实在是取悦自身的好戏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