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昭王妃疯了!/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青桐想不通其中关联,一时失神。

云鹏安慰道:“这是在宫里,太子不敢乱来的。”

就算太子有了孤注一掷的打算,但是为了不落人口实,他既然看到云鹏寸步不离的跟着沈青桐了,就肯定意识到西陵越这是在防范他了,他是断然不敢闹得满城风雨的公然在这里抢人的。

沈青桐此时关心的却根本就不是西陵钰到底有没有胆子出手。

只是她也没有刻意的纠正云鹏,只笑了下道:“嗯!那你小心点儿。”

这会儿才还不到中午,宴会是设在午后的未时中开始的,这中间还有差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

沈青桐当然对沈家老夫人没什么好感,只是她自己一个人呆着的话,回头真有点儿什么事,恐怕就真的说不清楚了。

“知道我家祖母这会儿人在哪里吗?”沈青桐问道。

云鹏进宫之后就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当然也不知道,两人走到花园里,遇到有巡逻的侍卫,就顺口问了。

得知老夫人去了戏台子那边听戏。

云鹏就又随便拦了个宫女道:“你过去戏台子那边,把镇北将军府的老夫人请过来,就说我家王妃找她过来说说话!”

“是!”宫女应了,刚要离开,却见沈青桐的眸光微微一动,闪过一丝狡黠,忽又抬手拦住了她道:“算了,祖母喜欢听戏。”

顿了一下,她又问:“太子妃已经进宫了吗?”

那宫女是帮着往宴会上送瓜果的,倒是知道今天都会有什么人受邀,马上就回道:“说是会来,不过在今天宴会的棚子那边,奴婢还不曾瞧见太子妃娘娘!”

八月正是好时节,白天日太阳毒,就在御花园的空旷处搭了棚子设宴。

这样既能吹到秋风,还能顺便赏景,确实比在殿内好。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沈青桐道。

好端端的,她找太子妃做什么?

云鹏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就拧眉道:“王妃……”

西陵越不在,他是真的有点怕沈青桐。

这时候惹了事,谁给她收拾烂摊子。

沈青桐眨眨眼,果然是一张璀璨的过了头的笑脸摆出来。

云鹏瞬间就头大了。

“叫个脸熟的人去宫门等着,就说我要见她。”沈青桐道。

以前卫涪陵总喜欢私底下找她,这时候她主动相邀,卫涪陵又有狐狸尾巴露出来被西陵越攥着,怎么都不会避而不见的。

云鹏有些犹豫。

沈青桐道:“快去!今天的事儿,恐怕没那么简单。”

云鹏也不能真的逆着她的意,只能答应了。

他自己不好擅自离开沈青桐左右,就叫了个小太监去给宫门口等候的侍卫送了个信。

前面再过不太远的地方,就是今天要设宴的地方。

虽然宴会还没开始,也有些不爱凑热闹的命妇千金们坐在棚子底下喝茶聊天的了。

沈青桐对替西陵越去搞人际关系的事情从来不上心,所以她也不往前走了,就站在这边一盆罕见的绿色菊花前面,正弯着腰在仔细的观察那花瓣的时候,就听远处隐约有人在叫喊。

这是在宫里,一般情况下,不是哪个奴才活够了,是不会这么大呼小叫的。

云鹏本来就在戒备突发状况,不由的脊背一绷。

沈青桐也站直了身子,仔细一听,却是个女人的声音在喊:“殿下!殿下您慢点啊!”

沈青桐正心里琢磨呢,远处穿着一身草绿色小袍子的小胖子已经一个被人踹飞了的球一样的飞扑过来。

这个孩子,是真的有点太胖了。

可是别看他圆滚滚的一团子,跑起来的时候却兔子一样,飞快。

转瞬就奔到跟前了。

云鹏松一口气。

西陵徽跑到沈青桐面前,却是突然停下来,眼睛滴溜一转,然后一闪身,就猫到了旁边那个用来种植菊花的巨大的花盆后面。

沈青桐马上就乐了——

这小子以为她会替他遮掩行藏啊?他们很熟吗?小孩子,果然还是太天真啊。

沈青桐甚至有些恶劣的,已经做好出卖他的准备了。

这时候,后面追着西陵徽过来的两个乳母也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见过昭王妃!”两人虽然着急,可是遇到沈青桐,还是停下来见礼。

沈青桐刚要开口说话,不想这俩人是真的着急,甚至都没来得及等她叫起,就已经越过两人,继续往前追去。

这真不是计较沈青桐会不会不满的时候,自从上回西陵徽出事之后,季淑妃就下了死命令,以后绝对不准西陵徽离开她们的视线,否则必定严惩。

可是这小祖宗,哪里是这么要看的?

今天的宴会是淑妃主持,今天一早她就从寝宫出来,在这边盯着布置了,小胖子今天书房太傅给放了假,嚷着要来找母妃,两个乳母就带着他出来了,不想这一出寝宫的大门,这祖宗是撒腿就跑啊。

“哎!”眼见着两个乳母跑了,云鹏上前一步就要去追。

西陵徽早有防备,已经窜出来,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直接挂他腿上了。

这大小也是个主子,云鹏又不想跟西陵越似的,直接就给他一大脚,于是就有点小尴尬。

这一尴尬的心思才起,两个乳母火急火燎的已经拐弯不见了。

云鹏脸都青了。

西陵徽的眼睛很大,而且十分有神,仰着头盯着他的时候,都看得他不好意思。

“七殿下,她们已经走了!”云鹏闷声道。

西陵徽从他身边看过去,确定两个乳母是真的看不到影子了,这才松手,却是一转身又撞沈青桐腰上了,乐呵呵道:“小嫂嫂!”

这小子胖的跟个肉团的似的,沈青桐要把他拎走都费劲,就这么被他挂身上了。

她虽然对西陵徽没什么恶意,但也实在说不上有多亲近,顿时就有点哭笑不得:“你这么乱跑,不怕淑妃娘骂吗?”

而且她跟这小子很熟吗?

“我母妃忙呢!”西陵徽道,说着就两只手去扯沈青桐的手,拖着她就走:“小嫂嫂跟我玩吧,这里不好玩,我带你去看马!”

前几天,北疆那边有官员进献了几匹极品的战马,当时路晓为了让皇帝分分心,就劝了他去看,路上遇到西陵徽,这小子就死赖着跟了去。

对自己的这个小儿子,皇帝还是格外的宠爱的,当时见他兴奋的很,就随手指了一匹幼马,说等他练好了骑射就送给他。

可偏偏,这小子不是个肯吃苦练功夫和骑射的主儿,一边想方设法的不肯跟着武术教习吃苦,一边又对那匹小黑马垂涎三尺,总偷偷跑过去看,有琢磨着怎么能弄到手。

这小子劲儿还是有的,沈青桐被他拽着踉跄着往前走了两步,很有些哭笑不得。

“别闹了,淑妃娘娘找不见你,该着急了,我送你过去。”沈青桐坚决的不走了。

云鹏是真的不能直接过来把这小皇子拎走,一时间那小胖子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两人就这么杠上了。

场面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远处就见一个宫女匆匆走来。

见到这个场面,她就有些发愣,反应过来才赶紧行礼:“见过昭王妃,七殿下!”

西陵徽只是个孩子脾气,根本就不管她。

沈青桐见这宫女站在跟前不走了,心里立刻明白——

她等着的事儿终于是要来了。

云鹏也十二分警觉的立刻防备起来。

沈青桐看了那宫女一眼。

宫女道:“王妃,镇北将军府的老夫人在听戏的时候偶感不适,今儿个她是独自进宫的,奴婢们不知如何是好,能否请王妃过去看看?”

三夫人林氏本来是要留在京城给沈青音出谋划策的,可是就在前两天却听到消息,说三老爷沈慵又纳了一房美妾,并且已经有了身孕。

现在沈良浩就一病秧子,万一再让妾室生了儿子那可不得了,三夫人一着急,连夜就打包出京,杀过去了。

老夫人进宫没带沈青瑶,沈青桐是明白的——

典型的做贼心虚,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让大家都别注意到她家还有个庶女一直没有许人家。

沈青桐是不知道三夫人离京的事情的。

本来她对这些都不关心,这时候却是故意问道:“我三婶呢?今天没跟着进宫?”

“沈家的人说,沈三夫人出京去了三老爷那边,所以这次是没有进宫的!”那宫女却是对答如流的。

她以为自己准备周到,毫无破绽,却不想就是这么周到,才更容易让人起疑的——

试问,沈家的人会跟她一个宫女解释这么多?

这回,说她没问题都没人信了。

“是吗?三婶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沈青桐顺口又问。

“这个……奴婢就不清楚了!”宫女道。

她是头次做这样的事,心里免不了有些紧张,虽然暂时面上表情收放自如,拿捏的很好,可是却也怕耽误的久了要露出破绽。

“王妃……”宫女张了张嘴,想要再催。

沈青桐的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就见到远处姗姗来迟的太子妃卫涪陵。

卫涪陵还是老样子,身边带着青青,显然是因为先收到她约见的消息了,所以就提前把其他的丫头都支开了。

这时候,卫涪陵也看见了她。

这边一个宫女的背影,还有拉着沈青桐手,半坠在地上的西陵徽。

这是怎么个局面?

卫涪陵微怔。

沈青桐却已经遥遥的冲她露出一个笑容。

卫涪陵是不知道她私底下约见自己所为何事,这时候也是戒心很重,但是她也知道,在这宫里,沈青桐是不敢贸然出手对她怎么样的,所以心里只是短暂的迟疑,脚下的步子甚至都没缓的就走了过来。

但是那宫女,却是明显的心慌了——

这太子妃来的,也太不是时候了。

她有些犹豫,是继续把沈青桐骗过去,还是就此作罢,这一迟疑,卫涪陵已经近在咫尺了。

她微微蹙眉,眼底的眸光却是一片清明冷静的和沈青桐对视。

西陵徽左右看看两人,又叫了声:“太子妃嫂嫂!”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卫涪陵笑道。

这时候西陵徽还挂在她手上,沈青桐又甩不掉,就只能是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道:“你先松手,我这里有个好玩的东西,我拿给你看!”

西陵徽一看她这神秘的模样,马上就是眼睛一亮,立刻就撒了手。

他站起来,后退一步。

沈青桐却真的从袖子里去摸什么了。

西陵徽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眼睛漆黑又明亮。

卫涪陵等人也都好奇的等着,却冷不防沈青桐突然一个箭步上前。

她是从袖子里掏出了个什么东西,却是根发簪。

此时这簪子尖锐的尾端,就恰是抵在那宫女白嫩的颈边。

宫女顿时花容失色,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旁边的青青只觉得这昭王妃疯了,忍不住脱口喝问道:“王妃,当着我们娘娘的面,您这是做什么?”

沈青桐本本就没理她,眸子里带了些雪亮的笑意,却透着森然寒意的逼问那宫女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王妃!”这宫女哪里想到她会直接动手挟持自己,有心想要圆几句,沈青桐却已经打断她的话,重复问道:“别让我再问第三遍!你要带我去哪里?”

她并不问这宫女是谁的人,也不问她意欲何为。

宫女是觉得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尊贵王妃,又是高门大户出身,哪能真的就这么杀人的?最初的惊吓过后,这会儿心里其实倒不是那么恐惧的。

“我——”她还想强辩。

站在沈青桐身后,一座大山一样的云鹏已经开口,语气冷肃道:“你死在这里,我会对宫里的禁军说你是刺客,你家里还有亲人族人吗?”

这些话说出来,他的语气平稳,却是赤裸裸的不加掩饰的威胁。

沈青桐一个清丽明媚的小姑娘,云鹏却是跟着西陵越上过沙场的死士,这种区别,谁都感觉的到。

那宫女立刻就软了腿脚,身子僵硬不敢动的回手指了指身后的方向:“那边,甘泉宫的院子里有个水塘……”

沈青桐当然不觉得这丫头有谁有本事当着云鹏的面溺死了她。

她唇角扬起一抹笑,收了手。

云鹏还是了解她的。

那宫女还没来得及送一口气,眼前就是一花,人影一闪,同时她颈后一麻,然后就两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沈青桐使了个眼色。

云鹏提小鸡一样的把人扔到了那个大花盆的后面。

西陵徽一声不吭,眼睛里的光芒却是更加明亮夺目了。

卫涪陵这个时候也有点傻眼——

她和沈青桐是打过多次交道的,可还是像头一次认识她一样。

趁她发冷的工夫,沈青桐已经扭头问云鹏道:“昭阳宫的动静,王爷有安排人盯着吧?”

她之前甚至都没有提前确认,毕竟卫涪陵和常贵妃勾结起来了,西陵越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不盯着?

“嗯!”云鹏点头默认。

卫涪陵听见“昭阳宫”三个字之后,突然有点明白过来了。

这时候,沈青桐已经重新扭头看向了她,挑眉道:“嫂嫂你是聪明人,就不需要我再动手了吧?一起走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