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她想一箭双雕?/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见着沈青桐往前走去。

青青户主心切,一个箭步迎上来,张开双臂挡在卫涪陵跟前的同时就要扯开嗓门大叫。

云鹏在跟前,哪能叫她得逞,当即飘身过去,也是抬手往她颈后一拍,青青也两眼一翻,身子软了下去。

云鹏接了她,反手就也把人扔那大花盆的后面了。

卫涪陵的确是聪明人,并没有多此一举的逃跑或者抵抗,她只是蹙着眉头,眼神防备的盯着沈青桐,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着,就顺势瞄了一眼还站在旁边,两只眼睛琉璃一样光彩夺目的胖团子西陵徽。

西陵徽是真的高兴啊,他长这么大,还没见哪个女人和人这样掐架的,本来就对那个看着还不大的三嫂很有好感,这会儿就更喜欢了。

他却是个没心没肺的,根本就在乎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直接蹭过去,猫一样扯着沈青桐的袖子,腻在她身边。

云鹏脸都青了——

这可是个皇子啊,又是皇帝有着特殊感情的最小的儿子,既不能杀了灭口,而且这么大的孩子,你还能指望能跟他讲道理,封住他的嘴吗?

他看看沈青桐,忍不住的心里苦,不断的心里碎碎念:王妃不管你怎么玩儿,一会儿可千万别让我把这小皇子敲成傻子,就算你后台硬,就算你有王爷给你撑腰……

可是,属下真的做不到啊。

这边沈青桐和卫涪陵只一个眼神交会的空当,云鹏的心里已经肚子唱了一出百转千回的精彩的大戏。

最后就愤愤不平的在想,特么的,王爷绝对是偏心云翼,带着云翼出门逍遥,留我在这里水深火热的伺候他媳妇!

王府这差事,没法干了!好想跟云翼一样缺心眼,王爷嫌弃智障儿童,就肯定不会放心把他宝贝媳妇交给老子了!

可是这时候,想要直接一头撞成智障都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熬日子了。

云鹏心里苦,但是没处说。

这边沈青桐低头看了眼西陵徽,却是眨眨眼,又是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忽悠那胖团子道:“你乖一点,别乱跑也别乱说话,我带你玩儿去?”

西陵徽狗似的,就差插个尾巴在屁股上摇了,眼睛闪闪发光的使劲点头。

卫涪陵根本没摸清沈青桐的脉,整个人都凌乱了。

她的眉头越皱越紧,又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今天的事都与我无关,你要找茬也别冲着本宫来,我……”

“我知道今天的事你肯定没插手!”沈青桐打断她的话,面上犹带着笑容,却是不慌不忙的道:“真的需要我叫云鹏动手吗?”

这个时候,其实只要卫涪陵大叫两声,马上就会惊动附近的巡逻的禁军和宫人,只要有人过来了,沈青桐还能当面云鹏上来劫持她不成?

可是,这个沈青桐今天的表现完全颠覆了卫涪陵以往对她的认知,这时候,卫涪陵就不得不多想几步——

这个疯子,当众叫侍卫掳劫自己的事,沈青桐如果不傻,就肯定不会做,可如果侍卫来了,她当众冲上来甩自己两个耳刮子或是踹两脚呢?

一个太子妃,一个昭王妃,当众掐架,皇帝能不过问?

谁知道到了皇帝跟前,这疯子又会出什么昏招?

所以这时候,卫涪陵根本就不敢惹怒她,咬着唇,满心的胶着。

沈青桐签着西陵徽的手,错过她身边的时候,卫涪陵只能一咬牙,也转身跟她们走了一路。

沈青桐对这宫里的环境并不是太熟悉,云鹏揣着一肚子苦水在前面引路。

沈青桐都没有避讳人的打算,于是一路上,巡逻的禁军和过往的宫女太监们就看到了一副极和谐的画面——

太子妃和昭王妃,没有忌讳前朝的明争暗斗,异常和谐的一起带着七殿下在花园里散步呢!

这些年,太子和昭王斗的乌眼鸡似的,所以两家之间的交往基本就是面子情,这两位娘娘这是作什么妖呢?

一路上,好事者围观的眼神都多少透出几分探究和不信任。

沈青桐是神色如常,卫涪陵心中暗恼,却又无计可施,只能已然端着她高贵典雅的气质,也是判若无人的往前走。

甘泉宫的位置稍微有点偏,离着这边比较远,但是离着那边唱戏的戏台子却相对近些。

一行人走到甘泉宫附近的时候,隐约便能够听到远处咿咿呀呀的唱腔了。

卫涪陵的思维敏捷,听那宫女供出甘泉宫的时候就知道这里必定有事发生,只是人到了门口,免不了的就心生怯意。

她的脚步略一停顿。

沈青桐侧目看她一眼,眼神里笑意漾出,明媚的刺眼。

卫涪陵也知道自己没第二条路可以走,不得已,就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沈青桐牵着西陵徽的手也跟着进了院子。

这甘泉宫是没人住的,虽然宫殿没有废弃,也有宫人经常打扫,但是没有主人的宫殿,看着难免凄冷荒凉了些。

这院子里空荡荡的。

云鹏走在前面,沿着回廊绕过了正殿。

一行人刚一进后院,看到的就是那里一片枯死的荷塘。

这个季节,其实如果打理的好,荷花也正该是茂盛的时候。

迎面一潭死水,透出来几分腐败荼蘼的气息来,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而这样的满目萧条之下,卧在池塘边的身段窈窕的女子哪怕只是穿了一身素衣,看上去也非常醒目亮眼了。

然后在她的旁边,石子路上跪着个被堵了嘴,双手反缚的宫女。

那宫女看着已经不年轻了,身上衣裳有点旧,看年纪应该是宫里负责调教宫女的姑姑了。

横竖沈青桐不常进宫,看着谁都觉得眼生。

那宫女旁边还站着另一个宫女,就穿着普通宫人的衣裳,只是这时候却拿帕子蒙了脸,只露出眼部以上。

彼时跪在地上的姑姑正想奋力挣扎。

她喊不出声音,就呜呜的怪叫着摇头。

旁边的宫女一脚踩在她的腿肚子上,看着也不像是用了多少力气的样子,可她挣扎半天,就是没能起来。

这时候,看见云鹏,那宫女便是眼睛一亮,刚要说话,就又看到跟在他身后的一串人。

“王妃?”纵使沈青桐不认识她,自家主母来了,她也是极恭敬的赶紧行礼:“见过王妃?”

说完,又拿眼角的余光偷偷去给云鹏递眼色。

她是叫人传信云鹏,想问问这里的事怎么处理的,却没想到沈青桐会亲自过来,何况——

太子妃和七殿下又算怎么回事?

云鹏心里苦,可也只是说:“你回去吧,这里我会处理!”

西陵越安插在宫里的细作,到底是训练有素的,纵然心里再如何的好奇,也是一个字的废话也没有。

“好!”她颔首,撤了脚,又冲沈青桐一拱手:“属下告退!”

说完便是一闪身,穿过旁边的花圃,很快没了踪影。

那边跪着的嬷嬷见到这几个人,也是傻了眼,这时候一个激灵回过神来,才仓促的想要爬起来,可是她跪了半天,腿又被人强行踩着,这会儿那条腿又麻又痛快,早就丧失了大半的知觉,老实跪着还好,这一挣扎着起身,都没用别人碰她,当场腿一软,又摔了个狗啃泥,牙都在石子路上磕破了。

卫涪陵脸色阴沉的就要滴出水来。

沈青桐回头看她一眼,又是一笑,然后就松开了西陵徽的手,先下了台阶走过去。

倒在地上的素衣女子正在昏迷中,旁边落着一根木棍,她头上倒是没有见血。

本来人是趴在地上的,沈青桐纡尊降贵,蹲下去,拨开散在她脸上的黑发,露出清丽可人的一张瓜子脸。

卫涪陵狐疑的皱了下眉头。

沈青桐瞧见她的反应,就是笑道:“原来嫂嫂你还不认识她啊?太子殿下的表妹!”

卫涪陵的思维何等敏捷,心里马上有数。

沈青桐已经抬头看向了她,仍是语气闲散的道:“嫂嫂你是高高在上的一国太子妃,不认识她也很正常,毕竟就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女而已,现在想要一步登天,爬上来和嫂嫂你并肩?也是太自不量力了!”

定国公府的老夫人势力,能看在眼里的都是嫡子嫡孙,本来若不是陈皇后的死让陈家失去了安全感,急需推一个人上位来巩固关系,她自己都不会正眼看这个不起眼的庶出孙女。

而卫涪陵素来清高冷淡,她虽是太子妃,也不会常常和府的人走动,是以见过的也只是经常会被带出来应酬的几位血统尊贵的主子。

说起来,她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陈婉菱。

卫涪陵袖子底下的手指死死掐着掌心,只是黑着脸,一语不发。

沈青桐抬眸冲云鹏使了个眼色。

云鹏会意,就上前一步,揪着那位姑姑的头发,把人提起来,扯掉了堵在她嘴里的破布。

“啊——”那人也是吓疯了,张嘴就要大叫。

云鹏一巴掌扇她脸上,心里也是气啊——

老子怎么说也是个有格调的侍卫,还从来没打过女人,跟着王妃出来混,太掉分子了。

心里生气,又不能吼他家王妃,这一巴掌就有点没控制住力道。

就听啪的一声。

又是哇的一声。

那姑姑嗷的就吐了一口血水出来,两颗后槽牙混着血水落在地上,整个人更是七荤八素的,眼冒金星,半边的腮帮子好像都没了。

“呜!”西陵徽是被淑妃保护的很好的,从小到大还没见过这场面,虽说初生牛犊,又是个熊孩子,这时候也是嗷的叫了一声,一闪身躲到旁边一株大树后面,遮住了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还是炯炯有神的滴溜乱转,看着也不像是个被吓坏了的样子。

这边云鹏一失手,就更郁闷了。

沈青桐已经骂道:“你下手就不知道轻点儿么!”

云鹏黑着脸,不吭声,又拍了拍那姑姑的脸道:“有什么话都赶紧说,省得一会儿想开口都没机会了!”

那姑姑碎了半嘴的牙,眼泪瞬间就流了满脸,可是这时候却再不含糊,连忙挣脱云鹏的手就趴在了地上,大哭道:“王妃,冤枉!奴婢冤枉啊,不知道奴婢犯了什么错……”

她是不觉得沈青桐这么个平时都没什么存在感的昭王妃有多可怕的。

沈青桐已经不耐烦再听下去了。

她起身,顺手拎着落在地上的木棍走过去。

棍子一头压在颈边的时候,那姑姑就浑身骨骼僵硬,舌头打结,再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沈青桐道:“这人不是你打晕的吗?”

她问,却是笃定的语气。

那姑姑张了张嘴,就听她又说:“我要是把你交给定国公夫人,你也是这套说辞?”

定国公府的那个老夫人,仗着太子和陈皇后的势力,霸道的很,可不是个好惹的。

那姑姑心里一怕,却又想着陈家是太子一党的人,根本就不会相信沈青桐的话,再想到她今天的任务,本来就是要把这件事嫁祸给沈青桐的,就又瞬间坚定了信心。

这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还站在远处的太子妃卫涪陵,登时就调整好表情,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着卫涪陵哭喊道:“娘娘救命啊,奴婢根本就不知道这是这么回事,奴婢只是偶然路过,听到这边有动静才进来看看的。刚才……刚才那个宫女……”

那是昭王府的人吧?毕竟对昭王妃言听计从的。

这时候,卫涪陵的一张脸早就冷的没有任何表情和温度。

这姑姑异想天开,她可不会,她说有看到沈青桐的人在这里就是看到了吗?那宫女连脸都没露,要在满宫的人里揪出来?做梦去吧!到时候只要沈青桐矢口否认,就谁都拿她没辙,没准她还反咬一口,说是太子东宫的人做局害她呢。

卫涪陵一语不发。

沈青桐就看着那姑姑哭。

那姑姑干嚎了两句,就也觉得这气氛不大对了,她慢慢的停止了哽咽,转脖子好奇的去看沈青桐的反应。

沈青桐唇角带这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卫涪陵还没来得及喊出声呢,她已经抬起一脚,把人踹水里了。

“救——”那姑姑惊慌的扑腾着,刚喊了一个字就灌了一口水。

沈青桐本来没想理她,没曾想这居然是个会水的,起初的惊慌过后,她居然就是就挣扎着岸边游了过来。

沈青桐有点尴尬,低头看看手里的木棍,有意想敲一棍子,又觉得已经踹一脚了,再当着个孩子的面这么办,有点过分。

云鹏是看出她的心思了,心里骂了一声娘,见那姑姑爬上了岸边,便就顺势一拍她颈后,人一晕,他就把人提上来了,沉着嗓子道:“一会儿属下叫人处理掉!”

沈青桐干咳一声,没反驳。

这时候的卫涪陵简直就想就近跳水自杀,真的是受够了跟着这疯子一起玩儿。

沈青桐瞧见她的表情,却是半点也不在意的,她又看了眼晕倒在地的陈婉菱,道:“这件事是谁做的,你跟我都一清二楚,她想一箭双雕,送你个人情的同时也证明给你看,你没有选错盟友,嫂嫂觉得,这一局,我该怎么回敬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