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你爱他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公夫人心里认定了事实,脑子一瞬间就没拐过弯来,以至于脸上表情就诧异僵硬的太明显了。

她愣在那里。

这甘泉宫没人住,后院疏于打理,有些树木的枝叶过于茂密了,再加上本来就已经是秋日里了,陈婉菱身上湿漉漉,禁不住就打了个寒战。

老夫人本来正握着她的手,此时猛然惊醒。

她说:“你不要怕,有什么委屈都说出来,祖母会为你做主的,咱们定国公府的人,不是随便就能给人欺负了去的!”因为是强行坚持,舌头都有点僵硬。

刘妈妈赶紧脱下外袍给陈婉菱披上。

陈婉菱没有拒绝,使劲的裹着衣裳。

她身上衣裳全湿,发间配饰也有遗失的,这时候刘海和头发都有些贴在脸上,看上去十分的狼狈。

可她还是坚定的摇头,“我第一次进宫,不认识路,胡乱的就走到这里来了,但是那边的草丛里窜出来一只野猫,我吓了一跳,就掉下去了。”

说话间,前院那边又是一阵骚动。

众人循声望去,片刻之后就见季淑妃带了一群人火急火燎的赶了来。

她本来是到处找儿子的,可是顺着宫人的指点找到附近的时候就听人说这边出事了。

要知道,今天宫里的宴会是她主持,她也怕极了会生出什么乱子,不得已,就只能吩咐了身边的人继续去找西陵徽,自己折道赶着来了这里。

刚拐过回廊,一抬头,季淑妃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宝贝儿子,登时就顾不得别的了,赶紧快走两步过去,扯着西陵徽的手腕将他拽过来,数落道:“你怎么在这?不是说过了不准乱跑吗?”

她这到底是儿子心疼的紧,所以说是严肃的斥责,语气却根本就绷不住多久。

西陵徽对自己我亲娘的习性还是了解的,当即就往季淑妃怀里一桩,然后脸一扬,嘴巴一咧就撒娇起来道:“母妃!”

这个小子,是真的识时务。

本来就是自己的儿子,再被他这么甜腻腻的声音一叫,季淑妃就怎么都气不起来了。

“你啊!”她软了语气,宠溺的使劲点了下儿子的额头,这时候,一抬头,自然第一个就看到了和西陵徽站在一起的沈青桐。

季淑妃微微有些迟疑。

沈青桐却是落落大方的露出一个笑容,“淑妃娘娘!”

“哦!”季淑妃明哲保身,平时和东宫还有昭王府都不亲近的。

她心里多了几分戒备,也含糊着扯了下嘴角,敷衍着略一点头:“哦!”

再一看远处,才看到那边的卫涪陵和陈家人。

陈婉菱湿漉漉的一身,国公夫人的脸色又不好,再加上还有太子妃在场……

既然身在妃位,有些小道消息淑妃还是灵通的,她当然知道最近定国公府和东宫之间在较劲的是什么。

一看到这帮人,她顿时就新生警觉,也头大了起来。

“这是……”季淑妃小心翼翼的试探着走过去,“方才本宫路过附近,听说这里出事了……”

说着,她的目光就定格在了陈婉菱身上。

国公夫人态度不怎么好的屈膝福了一下:“见过淑妃娘娘!我家二丫头头次进宫,不过就是去小解的工夫,就被不认识的宫人骗到这里,还险些要了命。给淑妃娘娘添麻烦了,老身实在对不住!”

怎么就遇到这种事了?

季淑妃的心头一惊,顿觉事情棘手。

她想尽量忽视太子妃的存在,可到底心里已经有了成见。

沈青桐在远处看热闹,忍不住的想:云鹏到底知不知道给西陵钰传递个小道消息啊?要不然陈家表妹这深明大义的一出戏,没了观众赏识,岂不可惜?

季淑妃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也正发愁呢。

然后,那前院的方向就听见有人喊:“太子殿下到!”

沈青桐可不想西陵钰把事情联想到她的身上来,赶紧往旁边不起眼的地方挪了两步。

西陵钰本来是在前面的御书房和皇帝商议一些事情的,没想到刚出来,就听到有宫人议论说是后宫出乱子了,倒是没细说,只听到对方提起定国公府和太子妃这些字眼。

这些天,定国公逼他很紧,他本来也就格外警惕,而且卫涪陵那性子……

想想都觉得肝儿疼。

他可不敢掉以轻心,赶紧拔腿就往这边来了。

隔着老远听人喊“太子”,季淑妃顿觉精神一振。

她干脆就不管事了,不动声色的往旁边让了半步。

卫涪陵对这事的反应一直不大,面上表情始终淡淡的。

片刻之后西陵钰就绕过那回廊的拐角,大步走了过来。

第一眼看到落汤鸡一样的陈婉菱,然后是明显面色不善的国公夫人……

嗯,还好没出人命。

他暗暗松了口气,这才径自走到卫涪陵面前,冷着脸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卫涪陵道:“臣妾只是和昭王妃一起散步路过附近!”

然后,就没了后话。

西陵越一愣,这时候循着他的视线一找,才看到躲着这群人老远的沈青桐。

他眸中微微掠过一丝微光。

沈青桐只面无表情的站着,只但是看不见他。

淑妃道:“太子殿下来得正好,陈小姐失足落水了,不过事情有些蹊跷的,国公夫人,您刚才说……”

她的话,只到一半。

国公夫人就沉着脸把事情又说了一遍。

毫无疑问,西陵钰的心里也是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卫涪陵。

他沉吟,左右环视一圈,问陈婉菱道:“那个引你过来的宫人不在这里?”

“恩!”陈婉菱道,“可是进了这个园子之后,她人就突然不见了。”

国公夫人起初还不知道有这一茬,当即大怒:“殿下,你听听,这是有人故意设局,要菱儿的命啊,简直其心可诛!”

西陵钰的脸色就越发的难看了。

平心而论——

呃,他的太子妃,还真就是这样的人。

这时候,围观的禁军侍卫和宫人,大抵也都是这个想法,不敢明着去看太子妃,眼珠子多少都滴溜溜的转着,偷瞄几眼。

场面有一瞬间诡异的寂静。

然后,陈婉菱就咬着嘴唇,微微上前一步,冲着卫涪陵屈膝福了一福道:“多谢娘娘,我知道娘娘方才是想要拉我下去的,却苦于不通水性!”

她本来就生的眉目清秀,身上没有多少大家闺秀的高雅清傲的气质,反而带了几分小家碧玉才有的温柔和婉约。

这时候,盈盈动人的一拜,即便一身狼狈,让人看在眼里,也觉得舒服。

尤其再和旁边冷冰冰的太子妃卫涪陵这一对比——

西陵钰就觉得心里憋闷的慌。’

卫涪陵的态度始终冷淡,她却根本不屑于和陈婉菱做戏,更不领情的直接对西陵钰道:“臣妾也觉得如果陈家表妹说的那个宫人却有其人的话,那么那个人肯定是有问题的。先是引了陈家表妹过来,又刚好是我在附近的时候出事?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吧?”

挑拨离间?你来这里,难道也是被人引来的吗?

国公夫人是不信她的说辞的,刚要发作,却被陈婉菱暗中拉住了衣角。

陈婉菱冲她隐晦的摇了摇头。

国公夫人之只略一怔愣,这边西陵钰自然是希望息事宁人的,已经点头道:“既然人没事就好!”

他看向了陈婉菱道:“那个引你过来的宫人,如果本宫把宫里差不多岁数的都照过来来给你认,你能指出来吗?”

这个态度,他是不得不摆出来的。

国公夫人还没反应过来,陈婉菱已经上前一步,屈膝福了福道:“表哥,今日陛下于宫中设宴,本是一番好意,现在既然我也没什么事,就不要声张了吧。而且……”

她说着,一顿,又垂下了头去:“方才我太害怕了,宫里的姑姑们又都穿的差不多,我好像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西陵钰现在最头疼的也是怕陈家的人要闹,却没有想到这个他都没见过几次的表妹居然如此识大体和善解人意。

他微微诧异的同时,心里更是松了口气。

那边国公夫人却是认定了必然是卫涪陵行凶,总想着顺藤摸瓜就一定能让卫涪陵从太子妃的宝座上栽下来,正还在权衡利弊的时候,陈婉菱就又扯了扯她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道:“祖母,我好冷!能不能找个地方给我换身衣裳?”却是想要尽快的将这事儿翻篇的。

西陵钰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莫名的就又多了几分好感。

他也是见好就收,于是就转向了季淑妃到道:“菱儿的衣裳湿了,怕要着凉,本宫还有事情要办,就麻烦淑妃娘娘找个地方给她换了衣裳,再叫个太医看看吧!”

“好!”这点人情,季淑妃还是马上应承了下来的。

西陵钰于是也不多追究什么,抬脚就走。

国公夫人还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了。

季淑妃含笑上前一步道:“人没事就好,陈小姐受苦了,去本宫那里换身衣裳吧,要不就真该着凉了!”

“多谢娘娘!”陈婉菱感激的连忙道谢。

季淑妃手里还牵着儿子,这时候就带着陈家祖孙先走了。

宫人们也不敢再好奇下去,立刻做鸟兽装散。

沈青桐尾随众人从甘泉宫出来。

这时候,季淑妃走在最前面,早就忘了她了,倒是那小胖子西陵徽,边走边是回头,冲她调皮的眨眨眼。

沈青桐忍俊不禁,就也跟着笑了笑。

卫涪陵比她出来的还晚一步,按理说她哑巴吃黄连,本人当面算计了,是该恼羞成怒的,可是这个女人也的确是和一般的女子不同的,这时候从门里出来,居然还是十分冷静自控的模样。

沈青桐听到她的脚步声回头。

两个人,四目相对。

卫涪陵本来是连话都懒得说的,想了想,却还是开口:“这就是你的目的?”

西陵钰已经是对这个陈婉菱心生好感了,并且因为这件事,对她的品行又大打折扣,十有八九,定国公府的这门婚事马上就要尘埃落定了。

沈青桐一笑:“本来也不是的,主要是这位陈小姐……”

很意外啊,这个陈婉菱居然颇有些心机和胆识,没有如个泼妇一样短视的大吵大闹,反而圆滑的将此事给圆过去了。

本来沈青桐是想把事情闹大了,皇帝就得出面了,卫涪陵和国公夫人一起到皇帝面前掐一架,也足够卫涪陵元气大伤的了。

可是现在——

倒好像是可以期待东宫后院的战况和战报了。

卫涪陵听了笑话一样的冷笑:“你以为就凭这些雕虫小技,就能奈何的了我吗?”

沈青桐道:“我要杀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其实你也不过就是仗着南齐,仗着齐崇而已。我知道你不怕死,你这样的人,生死都没有区别,反而如果你死了,齐崇必定就此失控,你现在最大是的依仗,不就是这个吗?”

卫涪陵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也许她想放手一搏的决心是真的,但其实,她这已经是走了极端了。

如果她们成事,自然可以一飞冲天。

而一旦落败,在这巍巍大越的国土之上断送了性命,九泉之下,她还可以看着齐崇为她发疯,毁天灭地呢,到时候,就算南齐不是大越朝廷的对手,但是直接对她下了杀手的人,怎么也要活脱脱的被剥下一层皮来的。

卫涪陵听了这话,面上表情也始终是冷淡的没有半分变化。

沈青桐于是就很好奇。

横竖这会儿也没事可做,她就开口问道:“有件事,我挺好奇的,你对齐太子到底是种什么样的感情?你真的爱他吗?”

话一出口,她又马上觉得用词不当,又改口道:“不!确切的说,曾经!曾经,你爱过他吗?”

齐崇为了她,曾经孤身犯险,险些丧命在西陵越的手里,他的心里,是真的爱着或是放不下卫涪陵,这是一定的,可是卫涪陵——

如果她真的爱着,不哪怕只是爱过那个男人的话,如今又怎么可能会存这样晦暗的心思?

不叫他断了对她的念想,并且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大越这边惹是生非,让他跟着提心吊胆,甚至于是在这时候,都拿自己的生命做了最后的筹码,不惜激得齐崇在她死后为她冲冠一怒,挑起两国的战事?

一开始沈青桐是实在不能理解西陵越对卫涪陵的手下领情到底是为什么?后来综合卫涪陵的种种举动和作为分析下来,就明白了——

现在大越国中夺嫡的争斗不休,实在不是再引发外战的时候,所以他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容了卫涪陵的惹是生非。

沈青桐这话问得仓促却直白。

卫涪陵面上表情居然是没有露出半分的改变和不同的。

这时候,青青转醒之后刚好从远处寻来。

“娘娘!”看到卫涪陵安然无恙,她才松了口气,直接跑过来,站在卫涪陵面前,再回头看沈青桐的时候,眼神里还带着深刻的戒备。

“没事了,我们走吧!”卫涪陵这才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带着青青径自转身离开了。

沈青桐也没有追着去要她的答案,就目送她们主仆的背影渐行渐远。

在旁边等了好一会儿的云鹏这才从暗处现身,走过来道:“王妃?”

沈青桐一直盯着卫涪陵的背影,勾唇一笑,忖道:“你说,她这是因为当初齐崇没能护住了她,害她颠沛流离到了这里而生出的报复之心吗?”

云鹏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也不敢妄议。

他不说话,沈青桐也不介意,随后却是无比怅惘的叹了口气——

传说中的因爱生恨吗?可是她却总觉得,这卫涪陵已经走火入魔了。

他们走的和卫涪陵刚好相反的方向。

卫涪陵从甘泉宫出来,这一次就朝着戏台子那边慢慢的走过去。

她一路上不说话,青青就算有一肚子的话也不敢问,跟着她一起去了戏台子那边。

彼时常贵妃还没事人一样的坐在那里听戏,而甘泉宫里的动态她自然知道,只是为了避嫌,她才没去蹚浑水而已。

卫涪陵过去坐了会儿,离着她挺远的一张桌子,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飘过去看她,然后只做了一盏茶的工夫,她就又如来时一样,悄无声息的又起身离席了。

常贵妃又坐了会儿,就也神情倦怠的站起来,道:“本宫乏了,回去歇会儿!”

------题外话------

突然觉得太子和越越也算难兄难弟了,一起眼瞎,娶媳妇都娶的不省心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