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我害怕啊!/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常贵妃带着向嬷嬷和两个贴身的大宫女往回走,一直走到昭阳宫的门口,却忽的顿住了脚步。

“娘娘?”向嬷嬷不解,也跟着停下来。

常贵妃道:“好像这一上午皇上都在御书房处理朝政吧?你带两个丫头去小厨房炖一盅补品,一会儿替本宫送过去。”

皇帝那里的饮食起居,她是经常关心的,向嬷嬷虽然心里起了几分疑虑,却到底也没多事,点头道:“好!”

于是就招招手,先带着两个宫女进门去了。

常贵妃于是抬脚继续往前走,走到前面御道的尽头,拐个弯,一抬头,果然就看到等在那里的卫涪陵主仆。

卫涪陵本来是背对着这边站在一片桂树下头,仰头看花的,听闻她的脚步声就主动转身。

“贵妃娘娘!”她的面色如常,常贵妃仔细观察,倒是没有发现她有因为前面那件事而迁怒的意思。

只是她的心里多少有点尴尬,这便主动解释:“是本宫的一时疏忽,本来想着帮你一把的,没曾想最后居然阴错阳差的弄巧成拙了。”

卫涪陵唇角噙一抹笑,那笑容倒是有几分不真实的。

她说:“不算娘娘的疏忽,娘娘的好意,本宫心领,只是那位昭王妃的手段着实有些出人意料了,这一次,只能算我们大意,我不怪娘娘就是!”

常贵妃派出去的一个宫女和一个姑姑都不见回来复命,她只知道卫涪陵阴错阳差的被西陵钰当场抓包,至于具体的事发经过,她这边却是一头雾水的。

此时闻言,常贵妃便是面露狐疑。

卫涪陵低头扯平了袖子上的一点褶皱,重新抬头看向她的时候,语气中就带了几分揶揄的味道:“昭王在昭阳宫附近安排了眼线,娘娘你今天的计谋从一开始就被沈青桐识破了,所以她将计就计,推我出去抵了这件事!”

“啊?”常贵妃低呼一声。

常贵妃是真的猜不到,权倾了半个朝野的昭王西陵越会在宫里埋下眼线吗?不见得吧!

纵然她想不到西陵越的人能全程掌握她的行动,并且出手挫败了这一次的计划,心里也总该是有数的。

卫涪陵的眼底,却是迅速漫过一点微冷的锋芒,只是消纵的太快,情绪上没有外露罢了。

常贵妃愣神了偏了,然后才勉强拉回了思绪道:“说到底,还是本宫疏忽了。我本来也只是想破坏掉东宫和定国公府联姻结盟的可能,毕竟定国公是太子的亲外公,虽说他一旦和东宫联姻,就必定全力的支持太子,会成为太子身边最强有力的助力,可是这样一来,你和太子之间的关系就要被彻底的离间了。虽说借力打力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是有些主场,却还是要能把持在自己的手里才比较稳妥吧?”

一旦让太子娶了陈婉菱,那么陈家人必定不遗余力的齐齐上阵,排除异己,把卫涪陵挤到一边去。

一旦太子把东宫倚仗的重心转移到了陈家那边,那么卫涪陵这个被架空了的太子妃就会彻底失势,而如果一旦她失去了对东宫一切事物的影响力,那么她就真的丝毫作用也没有了。

所以常贵妃拿陈婉菱下手,是对的!

至少陈婉菱死了,陈家联姻的事情就又要继续搁浅,只要太子还对卫涪陵心存幻想……他越是信任卫涪陵,越是依赖于南齐,那么有朝一日,卫涪陵反戈一击的时候,才越是容易将他一举拿下。

卫涪陵是真的相信她没有恶意。

于是她就只是略带遗憾的笑了笑道:“我说了,这件事不怪娘娘,即使发展到了这一步,会对我们诸多不利,那也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不过——后面的日子还长着呢,总有机会补救的,这件事,还是几次揭过吧!”

她没揪着此事不放,常贵妃也彻底放了心。

她微微叹了口气,却听卫涪陵话锋一转,突然又再问道:“贵妃娘娘对那位昭王妃,了解的多吗?”

常贵妃一窒,面上表情也出现了瞬间不自在的僵硬。

她极力的掩饰情绪,抬头,对上卫涪陵的视线:“怎么这样问?那个丫头……”

卫涪陵失笑,道:“她今天软硬兼施的把我带到了甘泉宫,当着我的面把陈婉菱扔水里了。”

“什么?”常贵妃一时间只是觉得脑子有点转不过来。

卫涪陵道:“也不知道真是被昭王放纵的不知道个轻重,还是她平时装傻充愣,演戏演得太出色,把你我的视线都给蒙蔽了,但总归是,经此一事,我提醒贵妃娘娘一句,以后在遇到和这个丫头有关的事情的时候,一定要慎重,切莫要重蹈覆辙了!”

沈青桐吗?

那个丫头,虽然如今已经是昭王妃了,可是常贵妃也是在宫宴国宴的时候,隔着老远的见过她两三次,连脸都没看清楚过。

这时候,卫涪陵特意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她还觉得有点抽象和不真实。

卫涪陵见她失神,只当她是意外,就又叫了她一声:“娘娘?”

“哦!”常贵妃赶紧收摄心神,点头道:“多谢你的提醒,本宫以后会多主意她的。今儿个宫里要宴客,人多眼杂,没别的事的话,咱们容后再行联系吧!”

“嗯!”卫涪陵点头,刚要转身离去,可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又顿住了脚步,重新回头看向了她道:“对了贵妃娘娘,本宫怎么觉得……你倒是对昭王一党带来的威胁没太放在心上啊?”

虽说定国公逼婚,太子方面的事情比较棘手,但常贵妃一出手就是为了分化消弱西陵钰的实力的……

毕竟,虽然最近皇帝对西陵越的态度转变了许多,但是这么多年的积累下来,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西陵越更占着上风的。

常贵妃本来还在暗暗思索沈青桐的事,因为心不在焉,一时之间神色就没有控制的好。

她的眼底飞快的闪过一点心虚的情绪来。

卫涪陵看到了。

她也知道对方肯定注意到了,心里飞快的略一琢磨,就半真半假的含糊道:“本宫在后宫这么多年,也不是白呆着的,我的手上,多少是握着些昭王的把柄的,只是现在时机未到,还不太方便,晚些时候,我再与你说!”

她手里握着西陵越的把柄?

青青狐疑的扭头去看卫涪陵。

卫涪陵却不好奇,只是点头:“那好,本宫今天就先走了!”

说完,就转身带着青青先走了。

常贵妃也不便久留,转身也急匆匆的回了昭阳宫。

彼时向嬷嬷等人还都在小厨房,她一个人回了正殿,也不做别的,就是面色肃然的坐在桌旁想事情。

又过了有一刻钟的工夫,向嬷嬷就带了个捧着托盘的宫女过来:“娘娘,汤炖好了,咱们这就给皇上送去吗?”

她跟了常贵妃很多年,当然也注意到,常贵妃是隔了有一会儿才回的宫里的。

常贵妃回过神来,抬起眼睛看她。

向嬷嬷一笑,容色之间还是极为自然的。

两个人,四目相对,常贵妃挥挥手道:“让凝烟去吧!”

向嬷嬷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她身后捧着托盘的大宫女凝烟已经屈膝退下了。

凝烟人一走,莫名的,向嬷嬷的心里突然就生出几分紧张的情绪来。

“娘娘——”她搓了搓手,强行扯着嘴角露出一个憨态可掬的笑容来。

“把门关了!”常贵妃抬了抬下巴。

向嬷嬷拿不准她的心思,转头去关了门,心里正忐忑呢,没想到刚一回头,常贵妃却已经开门见山的直接道:“太子妃来我这里的事,你已经报上去了吗?”

向嬷嬷脑中轰然一声,只觉得眼前发晕。

她站在那里,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一时间只是手足无措了起来。

常贵妃靠坐在椅背上,面上表情严肃而冷淡。

她说:“你们都是路晓安排过来服侍本宫的人,这从一开始就不是秘密,这后宫,乃至于天下都是皇上的,你们自然更要效忠,这一点,无可厚非!”

多可怕!她这样看似荣光显耀,冲冠六宫的一国贵妃,从来就不过一只被困在牢笼里的鸟儿,十多年里,谨言慎行,不是她没有别的心思,而是不敢有,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身边,她这昭阳宫的内内外外,所有人效忠的真正主子都不是她。

甚至于——

今天她用来给沈青桐下套的两个宫人,也都不是她宫里的人。

向嬷嬷一下子被她当面掀了老底,难免的慌乱起来——

她们虽然是直接听命于路晓,效忠于皇帝的,可是服侍了常贵妃这么久,却从来没拿住这女人一点儿的把柄,也就是前些天卫涪陵找上门的事了,可那也是卫涪陵主动上门的。而常贵妃,毕竟是地位仅次于正宫皇后的贵妃,如果她要携私报复,那却是再容易不过的了。

向嬷嬷一紧张,赶紧跪伏于地:“娘娘,奴婢服侍娘娘多年,我对您的忠心……”

“我不听这些!”常贵妃直接打断她的话,“我只问你,上次太子妃过来这里的事,你有没有报上去?”

向嬷嬷赶紧摇头:“没有!奴婢没有!”

常贵妃盯着她,那眼神里审视的意味看得人极不舒服。

向嬷嬷已经隐隐的开始冒冷汗,赶紧的抢着再道:“娘娘,奴婢跟了您这么多年了,就算是身不由己,可是十多年的主仆情分还是在的,奴婢可以走咒发誓,我是真的没有背后嚼舌根,做出对娘娘不利的事来啊!”

常贵妃瞧着她的表情,却也不像是在说假话的,而向嬷嬷之所以会替她隐瞒的心思,她也能猜到个七七八八。

“起来吧!”半晌,她缓和了语气开口。

向嬷嬷跪在地上,偷偷抬起眼皮,拿眼角的余光打量她一眼,见她真的没有发怒和追究的迹象,这才小心翼翼的爬起来,大气不敢喘。

常贵妃低头弹了弹指上护甲道:“太子妃的事,既然你还没说,那就不太说了,知道吗?”

“是是是!”向嬷嬷连连点头,还哪有不答应的搭理。

但是紧跟着,又听常贵妃话锋一转,冷冷的吩咐道:“你现在就去见路晓,告诉他今天甘泉宫里的事是我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构陷昭王妃的!”

“啊?”向嬷嬷低呼一声,忽的抬头看向了她,一方面觉得不可思议,另一方面又觉得这位贵妃娘娘是不是疯了。

常贵妃看着她,面上表情不变:“那件事,就是我做的,只可惜最后功亏一篑,误伤了太子妃!”

向嬷嬷的脑子一直转不过来,反应了好一会儿才道:“娘娘……”

“你没得选!”常贵妃道:“纵然你是皇上的人,可是本宫如果想要你死,也是轻而易举的,照我的话去做,至少,你还有命在!”

去跟皇帝告密吗?皇帝信不信她的话都两说,哪怕是信了,常贵妃还有六皇子西陵卫多保命符,只要她不死,回头想要报复自己这样区区一个奴才,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蚂蚁是的?

向嬷嬷不傻,这些年里她也早就把x这些道理都想通了,所以基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这时候,她其实并没有思考的太久就咬牙磕了头:“是!”

说完,就双腿发软的爬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路晓来得不算慢,赶在凝烟从御书房回来之前他人已经到了昭阳宫,面上很有几分怒气,但是细看之下,眉宇间又带了几分焦灼。

彼时常贵妃也没休息,正站在一副水墨画前面,盯着上面描绘的景色细看。

路晓来势汹汹,刚一进门就要开口质问,不曾想,常贵妃却没含糊,直接转身,坦言道:“向嬷嬷都和你说了?”

路晓一愣,这才恍然大悟,向嬷嬷是她指使过去的。

他一怔。

常贵妃从那墙边走回来,又坐回了桌旁的椅子上,嘶嘶的抽着气,苦涩道:“大总管,这一次恐怕我们得好好谋划谋划了。”

即便她是主子,路晓也几乎要暴跳如雷的吼叫出来。

可是这时候,他仍知道要压抑,扭头先去关了殿门,方才转身奔到常贵妃面前,面色不善的质问道:“向嬷嬷的话是真的?你真是……”

话音未落,他自己先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我害怕啊!”常贵妃并无悔意,仍是面带讥诮的苦涩说道:“她活着,我总觉得我们都不会命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