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老夫人出手/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路晓也心里莫名打了个突。

随后,他皱着眉头道:“娘娘不要自己吓自己了,而且……她不是都已经不记得了吗?”

常贵妃自然听出了他话里的心虚,冷笑道:“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路晓也是心中烦躁,道:“就算她想起来了又能怎么样?不过就是个无权无势的小女子,就算想起来她敢声张吗?能有她的什么好果子吃?”

常贵妃面上却始终一副过分凝重的神色道:“那么昭王呢?”

路晓一愣,这倒是一时间没有领会她的意思,脱口道:“什么?”

“本宫怎么听说昭王对对她很不一般,她现在是无权无势,不足为据,可是万一将来昭王得势,我们的处境恐怕就没这么乐观了吧!”常贵妃道,语气铿然,字字句句,掷地有声。

路晓的呼吸一滞,脸色瞬间就有了变化。

常贵妃于是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直视他的面孔道:“我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居然把她许给了昭王,皇上是一国之君,手握着这普天之下的生死大权,他自是什么都不必顾虑的,可是大总管,你和本宫,咱们的处境可是大不一样的。现在是凡事都有皇上在上头压着,可是别人不知道,你和我都比任何人清楚,这些年,皇上殚精竭虑的治理朝政,操劳过度,这一二年,他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了吧?”

虽然太医没说过,路晓也没透露过,可常贵妃,毕竟是这后宫之中陪伴皇帝时间最多的一个女人。

她虽然平时谨言慎行,从不多话,但实际上,皇帝的外强中干和身体变化,她都见微知著,全部看在了眼里。

路晓的眼神闪躲,回避了一下,却终是咬咬牙,没有否认!

常贵妃叹一口气,自嘲道:“不是我咒着皇上,可是皇上如今是真的已经不再年轻了,他还能活多久?十年还是八年?一旦她龙驭宾天之后,照着目前的这个状况,天下必定会落入昭王之手的。对昭王其人,大总管你能把持住他的性子?在这种情况下,还留着那丫头在他身边?也许你觉得无所谓,可是本宫——我真的不能视而不见。”

那位昭王殿下,真的是个半点不由人的个性的,如今连皇帝都对他颇为忌惮,路晓在他面前,更是说不上话的。

只不过,这时候他嘴上仍说:“就算来日陛下大去了,登基的也未必就是昭王吧!”

语气,却怎么都偷着几分心不在焉。

常贵妃道:“昭王上不上位,本宫一点也不关心,只是那个丫头,我必不能再留她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坚决,眼中神色都添了几分凌厉。

路晓张了张嘴,最后却是欲言又止:“那您也不该擅自做主,现在这样,咱家……唉!”

常贵妃把他找来了,那就是为了堵他的嘴的,他总不能还回去皇帝那里告她的状去吧?

常贵妃道:“总之我就只有这一个要求,尽快让那个丫头消失!”

她这是在给路晓施压。

“娘娘!”路晓面有难色,还想说点什么,又觉得无话可说,最终只能重重的叹了口气,“咱家出来的时候没跟皇上交代,怕他寻人,我先走了!”

到底,也是没敢明着应承她什么。

路晓转身离开,常贵妃倒是没拦着她。

这时候,向嬷嬷已经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见到这里的殿门紧闭,心里就一阵的不踏实,她也不敢打扰,就躲在了旁边的偏殿里。

这时候看到路晓迟疑着走了,她才犹豫着又过来:“娘娘!”

“凝烟回来了?”常贵妃坐在椅子上,问道。

“是!”向嬷嬷赶紧点头,“说是看着皇上用了小半碗汤,陛下像是胃口不好,只吃了那么多!”

她低着头,不太想去看常贵妃脸上的表情。

常贵妃却是把话挑明了说道:“本宫不想为难你,有一句话我可以给你透透底,总之以后不管我做什么,至少——都不会是冲着皇上的。本宫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以前她愿意忍的时候,就直接装傻,当成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计较。

可是现在——

既然决定要出手了,那就绝对不能是以前那个得过且过的态度了。

她不能在身边放着个随时会扯后腿的奸细,而是需要可以用得着的心腹。

向嬷嬷有口难言,毕竟之前已经被她警告过了一次,这时候就只能是硬着头皮点头:“是!奴婢是娘娘的奴婢,自然——什么都听娘娘的!”

“嗯!”常贵妃得了这话,方才满意,摆摆手道:“你下去吧!”

而此时的昭阳宫外,不起眼的地方,沈家老夫人带着方妈妈已经站了许久。

本来她尽量避免,不和常贵妃打照面的,后来听说陈婉菱出了事,也只是觉得蹊跷,本来是想找个人多的地方听一下消息的,不想走到半路,就刚好看到太子妃卫涪陵往昭阳宫这边来。

昭阳宫附近还有两座宫殿,但是里面住的人都和太子妃八竿子打不着的。

她心里起疑,就悄悄尾随,然后——

就目睹了后面发生的一连串的事。

“老夫人,咱们走吧,万一叫人看见了,那就不得了了!”方妈妈等了半天,手心里都是冷汗。

“这个贱人私会太子妃?她这是要作妖呢!”老夫人道,咬牙切齿,眼睛里闪烁着恶毒的凶光,即便是跟了她几十年的方妈妈看在眼里,也是陌生的毛骨悚然。

只是常贵妃私会太子妃,这件事里面是实打实的有猫腻的,谁都部能狡辩。

方妈妈为难的略一失神,就见昭阳宫的院子里头,路晓正脚步匆匆的走出来。

方妈妈一急,忙拉着老夫人往花树后面退了两步。

待到路晓走后,方妈妈才忧心忡忡的开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和太子妃勾结到一起了?还有这位大总管……”

就算是皇帝派来传话的,可是——

路晓在照样宫里呆的时间也太久了,这太不合常理了。

“定国公在逼着太子娶他家的女儿,太子妃这是被逼走投无路了,要另谋出路,有什么奇怪的?”老夫人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那眼神依旧森凉刺骨,夹了无数的刀子一样,盯着昭阳宫大门的方向道:“早就知道这个贱人不安分,她还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勾结了太子妃,八成是打着南齐朝廷的主意,想要撺掇着上位呢!可是她也不看看,就她生的那个贱种还想君临天下?简直痴心妄想!”

老夫人这些年来在勋贵圈子里摸滚打爬,无论是耐性还是修养都锻炼的极好,可是这一次咒骂常贵妃的母子的时候却是毫不含糊,什么恶毒就说什么。

方妈妈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跟着唉声叹气。

老夫人骂了两句,待到目送路晓的背影消失在另一端小路的尽头,方才收回了目光,扭头问方妈妈道:“确认好了吗?之前我安排你做的事……”

方妈妈顿时精神一凛,心弦紧绷,赶紧道:“奴婢方才已经抽空去确认过了,按照老夫人的吩咐,都已经安排好了。”

话音才落,她的一颗心却是不安的砰砰直跳,忍不住的迟疑道:“老夫人,真的要这么做吗?这里……毕竟是宫里啊!”

这些年,沈和一直在北疆戍边,沈家的门第虽然不低,但是说真的,在这京城之内的根基还是很浅的,要在宫里动手脚?实在是太费劲了。

老夫人却是心意已决:“我不能看着这个贱人继续作妖了,刚好……”

她说着,一顿,扭头又看向了方才路晓消失的那个方向,眼神里的寒意就更重了些:“这机会,要是刚好撞上了,她活该了!”

说完,就不在此处滞留,一转身又往御花园深处走去。

这边路晓因为擅离职守,又被常贵妃的一番话说的乱了心神,回去的时候,他一路只顾着埋头快走。

迎面过来的侍卫宫人都认得他,忙不跌的主动避让。

他这一路走过去,待到从戏台子附近经过的时候,冷不防一个捧着空托盘的宫女从旁边的岔路上拐过来。

两个人,都走的太快,都没有防备,冷不丁就撞了个正着。

路晓本能的抬手握住她的手臂扶了一下。

“呀——”那宫女偷瞄一眼是他,吓得瞬间白了脸,连忙低下头去道饶:“奴婢该死,大总管饶命!”

路晓这会儿心里正乱,本来憋着火气想骂两句,却又觉得烦躁,所以连她的脸都没看清就直接就沉着脸迈开步子继续往前走去。

那宫女也没多留,一转身,抱着个托盘也是走得干干净净。

陈婉菱“意外”落水的事,并没有引起什么轩然大波,纵然这件事已经对西陵钰和卫涪陵之间的夫妻关系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但是大多数人都没有太过在意,一众受邀进宫的命妇和贵女们仍是听戏的听戏,赏花的赏花,御花园里,欢声笑语不断。

待到开宴时分,大家一起移步往临时搭建起来的棚子那边走。

那边一直是季淑妃在忙着布置,这会儿早就忙的晕头转向,好在开宴前的半个时辰,陆贤妃就过来了,又帮着看了看,确定都安排妥当了,两人才坐下来喝了杯茶,再然后,花园的另一边,大家也就陆续过来了。

“陛下还没过来,今儿个过节,就是为了热闹热闹,大家不必拘礼,都随意些,入座吧!”坐在上首第二席的陆贤妃笑道。

老夫人走在人群里,斜睨了一眼上面空着的主位就聊做不经意的提议道:“陛下还没入席,咱们也不着急吧,就暂且等一等吧!”

最近皇帝的心情都不怎么好,有些礼节,周到些总是没错的。

三十多个人聚在一起,大家也没在意是谁说的话,想着在理,就纷纷附和。

陆贤妃也没强求。

今天这宴会四周都布置的菊花的盆栽应景,花房里精心种植出来的花卉,花朵开的饱满又热烈,而且各种稀罕的品种都有,一众的女人就都站在小径入口的地方,一边赏花一边闲聊。

御膳房那边,仍有宫人不断的往这边送着瓜果酒水。

一直又过了约莫有一刻钟的工夫,皇帝才带着路晓姗姗来迟。

因为今天在场的都是女眷,他大概也就是准备露个面而已,所以就只穿了一身便袍,身边的侍从也只有路晓一个。

“臣妾恭迎陛下!”正在低头耳语说着悄悄话的陆贤妃和季淑妃赶紧起身,带着大家行礼迎接。

“免了免了!”皇帝大步而来,看着心情倒不像是太糟糕的样子,声音听上去爽朗有力。

花园里的小路,再加上有两边都有长了一个夏天的花草树木,所以就格外显得狭窄了些。

一众的妇人都使劲往旁边让开。

皇帝带着路晓穿过人群,人群里却突然有人从旁伸出一只脚。

路晓是跟着皇帝来的,哪里想到有人会故意绊他,冷不防被人绊了一脚,惊呼一声就直接趴地上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