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讨好王妃是个技术活/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公夫人对陈婉菱是真的不放心。

这个孙女因为是个庶出的,所以一直一来她都不怎么上心,后来因为有用,这才把她和她那个没用的娘都抬举了。

扪心自问,国公夫人对陈婉菱其实是不了解的。

纵然这个丫头一直以来看上去都是循规蹈矩,本本分分的,可毕竟就是个低贱的姨娘生养出来的——

如果真是她的嫡长孙女,她未必就会这么想,这时候却免不了要多了几分谨慎小心。

芸儿点头答应了,待到把她送回了住处,一边叫人去把阮妈妈等人叫回来,一边就去后门软硬兼施的把守门的婆子审问了一遍。

她也不敢就是明着问,二小姐有没有出过门,但是一番喝问之下,那婆子却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最后只能回去给国公夫人复命。

“老夫人,奴婢都仔细的问过了,后门那边的看门的婆子说没人出去过!”芸儿道。

彼时阮妈妈才又帮国公夫人打散了发髻,闻言,不禁露出惊讶的表情。

“嗯!”老夫人淡淡的应了声,“没事自然是最好的,你回去吧,以后多警醒些,好好的看着她,明天我再给东宫递个信,虽说皇上已经指婚了,这门婚事就跑不掉了,可是他们这一天不完婚,我就始终心里不踏实,这个节骨眼上,千万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

“是!都是奴婢的疏失,今天这样的事情,奴婢保证不会再发生了!”芸儿赶紧道。

国公夫人挥挥手,她就带上门退了出来。

“既然是虚惊一场,那就好,老夫人也不要再想的太多了,当心自己的身子!”阮妈妈一边帮她更衣,一边道。

国公夫人叹一口气:“到底不是从小我看着长大的,我这心里也总是不踏实的!”

“二小姐是个懂事的!”阮妈妈也不敢忤逆她的意思,只能打圆场。

“呵……”国公夫只是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再没有多说。

这天晚上的事,也好在是国公夫人有言在先的没有声张,所以大家虚惊一场之后也就当成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给忘了。

太子对定国公的立场还是有信心的,所以根本就没想过需要去监视陈家。

而朝中大臣们,自然也没有这个必要。

当然,在这所有的人里头,还是有一家例外的。

沈青桐是次日一大早周管家来找她的时候还觉得奇怪,一直听周管家把事情的始末都说了,她听了半天,最后却是一脸懵懂的眨着眼睛道:“什么意思?干嘛来跟我说这些?是王爷走的时候有交代我做什么了吗?”

西陵越在外面做的事,是从来不需要她插手的,以往就算他和太子之间斗得再凶,也没指使她去出面做什么。

沈青桐这时候的第一反应是——

西陵越出门了不在,所以要拿她当苦力和枪使?

周管家也是木着一张脸道:“也不是,王爷没说要王妃做什么,只是昨夜定国公府的后宅里头确实有些异常……属下想着王妃和那位陈家小姐是打过交道的,不敢瞒着,所以就过来跟王妃交代一声。”

周管家这会儿也是郁闷——

他就只是个管家,给西陵越看着房子看着下人就得了,暗中盯梢和搜罗消息这块儿是云鹏在管的,可是一大早云鹏却去找他来传话,让他自己来,她就说王妃在后宅,不方便。

周管家又没瞎,虽然中秋那天宫里发生的事,回来之后云鹏用不着跟他交代,但是看那天回来时候云鹏和沈青桐各自的表情就知道,这宫里肯定是出了事的,而且,八成还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周管家对云鹏这种“己所不欲却非要施于人”的做法,是非常愤慨的——

哦,你不爱和王妃打交道,我就愿意应付她吗?摊上这种永远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子,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这会儿周管家已经是一脸的苦逼样。

以前西陵越难伺候,只是因为他脾气坏,你怕惹到他,直接本本分分做事,争取不落他手里就行了。

可是自从他家王爷娶了媳妇——

他们能绕着王爷走,是因为王爷不用他们哄,可是他那媳妇……

他虽然不明着说,府里的下人只要不是眼瞎或者想死的就都明白——

王妃了不起啊,王爷自己都拗不过她得哄着来,他都哄,你敢不巴结吗?

所以云鹏这是因为觉得他家王妃大概是对太子的新太子妃比较有兴趣,所以硬着头皮也得上来溜须拍马,不能不把陈家的事告诉她啊。

周管家低着头,内心独白都够写一场戏了。

沈青桐倒是不觉得这来人这是在拍她马屁,只是用心的想了想,还是不甚在意的道:“最后不是也没出什么事吗?”

“是没出什么事情!”周管家赶紧收摄心神,不叫自己乱想了,正色道:“咱的探子,一直有盯着定国公府的,昨天半夜,其实是有人潜入陈家,带走了那位小姐的,那人的轻功极好,所以陈家的下人压根就没有察觉,而且前后的工夫也不长,也就一炷香左右,他就又原封不动的把人给送回去了。”

沈青桐沉吟:“有人带走了陈婉菱,后来又不显山不露水的送回去了?”

“是!”陈管家点头。

“真有意思啊!”沈青桐忍不住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渣渣眼睛抬头看他,“知道是什么人吗?”

“探子传回来的消息,只说那人轻功很高。”周管家道:“因为不知道对方的底细,而且一早王爷的命令就只是让盯着陈家的动静,探子不敢擅自行动,又怕是把人给惊动了,所以当时就只是守在陈家附近,并没有去追!”

“能驱策高手的,都不可能是什么等闲之辈吧!”沈青桐深有同感的点头,略一思忖,倒是对此有了几分重视:“你是说后来陈婉菱回去之后把这事儿给瞒住了?”

“应该是的!当时国公夫人已经派人出去找了,但是没一会儿她人一回去,就有人把之前遣出去的人都叫回去了,他们府里也安安静静的没闹,她应该是没跟国公夫人透露的!”周管家道。

“看她也像是个聪明人!”沈青桐道。

周管家不再说话,就等着她拿主意。

沈青桐兀自想了半天,抬头见他还站在那里,不禁奇怪:“王爷到底让我做什么了?”

“没!”周管家忙道,后面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王妃啊,属下和云鹏这是在讨好您老人家,您真的不知道吗?

“哦!”沈青桐点点头,既然他说不同做什么,她也就放心了。

周管家也不好当面要个小红花啥的,就只能尴尬的搓搓手:“王妃要是也没有别的吩咐,那属下就先告退了!”

“好!”沈青桐点点头,见他转身,就又想起了什么,又道:“不管怎么样,昨晚国公夫人既然被惊动了,以她的性格,应该会快刀斩乱麻,督促太子和陈婉菱早日完婚的,如果他们的婚期定下来,一有消息就尽快告诉我!”

“是!”周管家答应了一声,这才转身走出了院子。

正在旁边打扫的木槿这时候才走过来,神色凝重的道:“王妃,到底是什么人掳劫了陈家小姐?”

事情很奇怪啊!

“带走了陈婉菱的人,明显不是为了坑定国公府的,要不然还不当场就闹得沸沸扬扬的?”沈青桐提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水,“这么一来,就只有一种情况,是有人想要利用陈婉菱来图谋些什么了,难道……”

沈青桐沉吟,后面不禁就是神色一凛。

“难道是针对太子的?”木槿也是一点就通,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陈家小姐马上就嫁入东宫了,若是有人要利用她对太子做些什么,这也说得过去,可是……到底又是什么人会这么做呢?”

沈青桐扭头看她,眼底的神情似笑非笑,红唇微启吐出几个字:“要问有这样做的动机的,首屈一指的就是你家王妃的夫君啊!”

除了西陵越有理由把太子咬死了了事,最起码就目前来看,是没第二个人有利用陈婉菱的理由了。

也许卫涪陵和常贵妃也有动机,但是常贵妃身边不太可能有周管家描述中的那种高手,而卫涪陵——

陈婉菱是即将成为西陵钰的枕边人,而她自己却一直都是,她想做什么不能?何必要多费一遍事去找陈婉菱做呢?

奇怪啊!真是太奇怪了!

木槿也是百思不解,“好像真的只有咱们王爷有理由这么做了,可是王爷不是出京公干了吗?难道……”

木槿的话只到一半,说着就扭头来看沈青桐的反应。

沈青桐低着头喝水,不说话,心里却道——

他要真的半夜跑回来私会人家小姐,我都敢拿刀抹脖子给他看。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事情也绝对不会是西陵越做的。

可如果是唯一有嫌疑的西陵越都被排除在外了的话,那么到底是谁三更半夜潜入定国公府带走了陈婉菱呢?

沈青桐这时候是真纳闷的快疯了。

然后,太子和定国公府二小姐的婚期就敲定了,年末,十一月初六。

虽说皇后今年才没了,太子这做儿子的这就赶着娶媳妇,不太合适,但是毕竟是在皇家,子嗣为大,有些事还是有特权的。

钦天监测算好了黄道吉日,皇帝那边就给了口谕下来,然后东宫和礼部就风风火火的忙碌起来了。

自从上回陈皇后的丧事是太子西陵钰亲自带着礼部的人做的之后,在皇帝的默许之下,他已经在礼部拉拢到了一部分的势力,算是公然开始插手染指了西陵钰的势力范围。

西陵越此时人不在京城,他一党的官员也不敢轻举妄动,都是尽量顺着西陵钰在替他操办大婚的有关事宜。

沈青桐最近一直窝在昭王府不出门,转眼又是一个月,十月初四,一大早,毫无征兆的蒹葭就跑进来,欢欢喜喜的道:“王妃,周管家刚让人来送信,说王爷回京了!”

------题外话------

给桐妹儿的情商…跪了!心疼云鹏这耿直的汉子和周管家这苦逼的奶妈~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