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双倍/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这一走一个半月,再听到有人提起,沈青桐的心里居然恍惚了一下。

蒹葭面上的表情带着显而易见的喜悦。

沈青桐放下手中绣了一半的帕子,轻声的道:“他这会儿进宫去了吧?”

“嗯!”蒹葭点头,“周管家说是直接进宫复命去了。”

“哦!”沈青桐应了声,就没再说话。

一开始蒹葭是真有点小激动的,这时候见她的反应平平,倒是有些兴味索然的无所适从,但是再转念一想,西陵越就是出门办了一趟皇差,好像是没有什么必要大惊小怪的。

白天里,沈青桐一如往常的做着自己的事,倒是晚间到了吃饭的时间,木槿一直迟迟没有摆饭,她才想起来——

那个人,今天回来了。

暮色初临,沈青桐趴在窗口,外面梧桐的叶子没有及时清扫,零星的落了几片在青石板的地面上。

落日的余晖落在墙头,再慢慢融于缓慢降临的夜色里,那光晕,被廊下的灯笼取代。

倒也不是刻意的等他,只是——

好像成日里无所事事,这时候倒是觉得有点事做了,也不怎么觉得无聊了。

西陵越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

他从院子外面进来,一抬头,就看到被烛火光芒笼罩下的她。

秋日里,花草开始枯萎,到处的景物都难免看着有些萧条,但就是那么不经意抬眸的一眼目光,却突然破天荒的暖到了心里。

于是,楼宇草木都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

夜色中,那扇透着暖色灯光的窗户,那个倚窗而坐的人,成了这世上最难能可贵的风景。

这是第一次,西陵越突然有了一种归属感。

尽管——

他当做是在等他的那个人,十有八九就只是巧合了,刚好无聊。

他的脚步,在跨过门槛的一瞬间,有了一点不易察觉的停滞,然后,他继续举步,若无其事的大步走了进来。

两个人,四目相对的那个瞬间,沈青桐突然愣了下神,然后就飞快的收摄心神,起身从窗边挪开了。

“王妃!”木槿从隔壁的书房里看见西陵越进来,赶紧跑出来,她站在廊下转头去看沈青桐:“王爷回来了!”

真是苦不堪言,西陵越不在的时候,这院子里一群丫头叽叽喳喳的没个完,今天知道西陵越回来,这到了用膳的点儿了,居然就只剩下她一个了。

沈青桐站起来,顺手拍了拍衣襟上的褶皱。

她转头。

西陵越已经推门走走了进来。

沈青桐笑了下,问:“王爷在宫里吃过了吗?”

这中间也算有挺长时间没见了,她却还是老样子,笑容有点假,但好在收放自如,看不出做作和勉强来。

西陵越也懒得和她计较,道:“没!”

沈青桐这才转头冲着窗外的木槿道:“吩咐摆膳吧!”

屋子里没人,她走过去,亲自解下西陵越的披风。

烛火之下,她螓首微垂的样子,不说有多么的温柔小意,但就是那一个恬静的侧脸,睫羽扑闪,会让人感觉时光正好。

西陵越本来也没有多少过分的期待,这时候却是胸中血液一热,忽而抬手,将她纳入怀中,狠狠用力的抱住。

沈青桐一个没有防备,被他勒的险些一口气背过去,在他怀里,一时忘记了呼吸,憋得脸都红了。

然后等反应过来,她就抬手使劲的推了他的胸膛一下:“干什么啊!”

西陵越闷哼一声。

沈青桐脑中飞快的掠过点什么印象,只是还没来得及细想,因为他没松手,只是故意咬重了语气在她头顶道:“本王一走差不多两个月,你倒是真放心,连口信都不带一个的?”

这口气,大抵是有点兴师问罪的意思。

沈青桐就郁闷了——

她跟他有什么还值得千里迢迢捎信去说的?想想都觉得尴尬好么。

沈青桐也不回他的话,行动上倒是乖了不少,就靠在他怀里不动了。

回来这一路,西陵越走的有点赶,几乎是日夜兼程,上午进京之后又直接进宫去应付了皇帝一通,这会儿是真有点疲惫的。

他拥着她,闭上眼,就那么安静的站了许久。

窗外夜色渐渐浓稠。

木槿带着一众传膳的丫头红着脸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这……王爷和王妃到底还需不需要吃饭了啊?

她虽识趣,却不敢妄自揣测主子的心意,于是就干脆当自己是个瞎的,屏息敛气的站在门口半天。

这边西陵越也没打算吃点别的,缓了半天,终还是把沈青桐从怀里拎出来。

“摆膳吧!”他说,头也不回的径自先走到里边的盆架前洗手。

木槿赶紧带人见来摆膳,饭菜上桌,又忙不迭的退了出去。

屋子里,两个人安静的吃饭。

沈青桐的饭量从来就小,而西陵越也许是因为路上劳累,就也没吃几口。

木槿计算着时间,估摸着两人该吃得差不多了,就又带人过来收拾。

“王妃,要送洗澡水进来吗?”木槿问,偷偷抬眸看过去的时候,西陵越漱口之后已经洗了把脸进了里屋了。

沈青桐隔着屏风看了眼,道:“算了吧!”

“那奴婢就先退下了!”木槿点点头,带了门出去。

沈青桐转身往里走,绕过屏风,却见西陵越衣服都没换,直接和衣靠左在床柱上,闭目养神。

灯影下,他面上神情,有着显而易见的倦意。

这是他平时在人前绝对不会外露的表情。

沈青桐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弯身去戳了戳他的肩膀:“王爷要歇了吗?先把衣裳换了?”

西陵越缓缓地抬起眼皮看她。

他眸子里的光芒内敛,如墨色一般漆黑,就这么近距离的对视,鼻尖几乎触到鼻尖。

沈青桐有点不自在的脸上有点发热,出于本能的反应就扯着嘴角笑问道:“这趟出门,差事都还办的顺利吗?”

西陵越一看她慌,心情就总会莫名的好。

他挑眉:“回来看到你没趁着本王不在偷偷跑掉,本王就觉得这趟差事办的异常的顺利了!”

沈青桐:……

这人这是什么毛病?是一天不挤兑她就感觉活不踏实是吗?

沈青桐那个假笑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刚要起身退开的时候,他的眸子里就闪过明亮的笑意。

下一刻,他抬手,圈住她的脖子,吻住了她的唇。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甚至于唇舌纠缠时候那种微妙的触感都是熟悉的。

沈青桐犹豫了一下,无措的双手搭在他肩头。

她倾身配合他。

原是缠绵悱恻的一个吻,很快就崩坏失控。

西陵越是坐在床上的,沈青桐却渐渐觉得身子发软,要站不住的时候,她也没客气,直接爬上去跪在了西陵越腿上。

这就是传说中的小别胜新婚吗?

虽然在西陵越看来,他这媳妇肯定没朝着那方面想,但是这么长时间没见,又赶上她不刻意气他的时候,他就真有点把持不住了。

他拥着她的身子,想顺势把人压床上的时候,却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克制,往旁边把头偏开了些许。

沈青桐一愣,就有点懵了。

他却扔是抱着她,把下巴抵在她肩窝里,口鼻间喷薄出来的气息火热的印在她颈边,轻笑道:“赶了几天的路,今天先欠着你的。”

沈青桐脑中轰的一声,脸一红,瞬间就怒了——

到底是谁先不要脸的找事儿了?这说的好像是她强行耍流氓一样?

她是真有点气了,黑着脸推开他,自己从他腿上爬下来,坐到了一边。

西陵越靠在床柱上,懒得动,但还是坐起来,又凑过来逗她道:“双倍?”

沈青桐扭头瞪他一眼。

可是他那面上笑容实在太过灿烂了,她心里的那口火气,就生生的没有发泄出来,最后只咬咬牙道:“睡了!”

她转身脱衣服,西陵越也脱掉外衣,她转身的时候,却见他左边胸口的地方,里衣上居然氤氲出一片殷红的血迹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