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王爷有病!/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再次派人刺杀西陵越的事,西陵越不提,他也不说,朝野上下,就好像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曾发生过,一点迹象也没露。

西陵越身上的那个伤口,愈合的虽然缓慢,但却是真的在一日日复原的,于是沈青桐就也只当是这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

而这短时间之内,东宫和定国公府的联姻已成定局。

很快到了十一月,钦天监测算出来的黄道吉日,两家府邸同时大摆筵席,喜结连理。

太子大婚,作为他的兄弟,西陵越是不可能不出席的。

不过今天的主角不是他们,他和沈青桐过去,抱着的大抵就是个瞧热闹的心思。

按照惯例,皇室的大婚仍是在晚上举行,午后西陵越从衙门回来,接了沈青桐一起去东宫赴宴。

沈青桐本来对这事儿也不上心,路上无聊,就突然想起了前阵子的旧事,于是就扭头看向了西陵越道:“之前有天晚上,陈家二小姐被神秘人请走的事,王爷那边有查出些蛛丝马迹没有?知道是什么人做的了吗?”

西陵越本来正在认真的翻阅桌上公函,闻言却是一愣。

他回头,对上西陵越的视线。

沈青桐一看他这表情,也是心里一愣,片刻之后才又回过神来,道:“云鹏没和王爷禀报过吗?”

西陵越不语,算是默认。

沈青桐就将那天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和他说了。

“肯定不是太子做的,因为他最没有这个必要,那么此时的精华曾之内,有能力驱策那样高手的……王爷觉得会是什么人?”沈青桐问道。

西陵越倒是很当回事的想了想,手指敲击在桌面上,缓缓地笑了笑道:“有意思啊!”

沈青桐见他如此,心里就更是一团迷雾:“王爷也猜不到背后那人的身份吗?在这京城之内,有动机,同时又有能力做这种事的人,并不多吧。毕竟那神秘人出现的时间刚刚好,就是在皇上指婚,陈婉菱确定会嫁入东宫的这个契机上。有人要利用其中的这重关系,那么针对的人,就必定是太子了!”

“有人要利用陈婉菱刺杀太子?”西陵越却是不以为然的冷嗤一声。

沈青桐拧眉看着他。

西陵越道:“这样的伎俩,未免太肤浅了吧?陈婉菱只是陈家名不见经传的区区一个庶女,谁给她的胆子?要知道,这世上可不是人人都和你一样,随随便便就敢往当朝储君的脑门上盖茶碗的!”

前半句他说是还算正经,后面这话锋一转,沈青桐停在耳朵里就不那么对味了。

西陵越是个什么人,她很清楚,他会在乎你往太子脑门上罩的的什么吗?这么外观抹角的,不过就是翻旧账的。

沈青桐被他噎了一下,就抿抿唇,干脆不说话了。

西陵越又看了她一眼,就又埋头下去继续翻阅公函。

沈青桐坐在他身边,百无聊赖的继续想陈婉菱的事——

西陵越说的没错,就算真的是有人想利用陈婉菱对太子不利,那么这个决定也下的太过草率仓促了。西陵钰到底是当朝储君,且不说陈婉菱的出身怎样,只就一般人,都不可能有这个胆子去对太子下手的。

所以,这人找上陈婉菱,其实真的十有八九是白忙活的,除非——

陈婉菱是有什么把柄被握在了什么人的手里?

可是——

如果陈婉菱身上真有什么漏洞,西陵越不可能不知道啊。

这会儿是好奇心作祟,沈青桐忍不住的就又偷偷的抬眼去看他。

他认真处理公务的时候,通常眉峰微敛,薄唇抿成一条线,眉宇间那种艳得有些妖冶的气息被压下去,眼前的这个人,才是前世记忆里最熟悉的这个昭王殿下的模样。

清冷,桀骜,高高在上。

就是那么个高不可攀,神祗一样的男人,可是私底下的画风怎么就截然不同了呢?脾气坏,小心眼,还动辄就厚颜无耻的耍流氓,这些都也还算了,而最奇葩的是,他居然就是有这种本事,让你见识拉他所有抽风的行为举止之后,随后他再切换到这种高高在上的模式的时候,你还能欣然接受,居然心里毫无隔阂,那是真的一点违和感也没有的。

沈青桐觉得很神奇,有时候就有种冲动,特别想揪着他的衣领问一句:王爷啊,到底是你有病还是我有病?

好吧,事实上,他俩都不正常。

这边沈青桐的心思乱转,倒是很快又把陈婉菱的事情抛诸脑后了。

可大概是因为“同病相怜”的关系,她盯着她家夫君的视线太过持久热烈了,本来心无旁骛正在看公函的昭王殿下终于扛不住,把手里拿着的一份公函随手一扔,就双手环胸靠在了身后的车厢。

沈青桐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西陵越道:“看吧!正脸总比半张脸更有看头不是?”

“我没有!”沈青桐脱口反驳。

西陵越这会儿其实也没什么处理公事的心思了,于是随手一捞,将她扯过来,抱在了怀里。

沈青桐仰头看他。

他便是唇角一勾,有些恶意的道:“刚你一直盯着本王在想什么?”

沈青桐登时就有几分心虚。

可是她这个人,向来镇定,便是立刻正色道:“陈家二小姐的事,王爷的心里也没谱儿吗?”

西陵越的思绪被拉回来些许。

他把下巴抵在她发顶,蹭了蹭,拧眉沉思道:“是有点奇怪!”

纵观整个京城,好像除了他,真的再没有第二个人需要这样大费周章的去打陈婉菱的主意了。

西陵越在想事情的时候,手也没闲着,他有用手指轻叩桌面的习惯,这时候一只手卡在沈青桐的腰际手指动了动,就觉得她那腰身掌握在手的感觉特别的好,纤细柔韧,忍不住的就用力揉了两下。

沈青桐动了动身子,没躲过。

西陵越回过神来,方才是不经意,这回却是真的动了歪心思,那只手铁钳一样卡在她腰际不动,埋在她颈边的唇更是往领口里嗅来。

他鼻息间呼出的气体温热。

沈青桐坐在他怀里,彼此的体温隔着衣料蔓延交融,尤其还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沈青桐浑身都不自在。

她使劲的去掰他的手,可是完全无法撼动。

沈青桐一急,就想张嘴咬人。

这么想了,她就也真的做了,本来使劲的往后一仰脖子,想咬一口的,但是牙齿磕到那人颈边的肌肤时,她才后知后觉的突然反应过来,这人是她夫君,真咬死咬伤了……

一会儿下了车,没法见人。

于是千钧一发之际,她就心思一转,本来准备狠狠的咬一大口,就变成了慢动作,浅啄了一口。

------题外话------

桐妹儿和越哥最大的默契就在于:越哥有病的时候,桐妹儿都是忘了吃药的,所以压根就不觉得他有病。ps:妞儿们,今天就先这样吧,昨天一晚上没睡,今天又搬家折腾了一天,实在是脑子不转了,今晚我目测能睡着了,养精蓄锐,明天一定不这么坑了~o(>_<)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