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软禁/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侍卫跪在地上,面有愧色,也不敢狡辩,只是汗颜道:“属下无能!”

“你是无能!”西陵钰怒道:“一个晚上,你就在本宫的府邸里闹出这么大的笑话,本宫的太子妃险些被劫持,后院里又莫名其妙留下这么多身份不明的尸首,这事情传出去,你让本宫的颜面何存?”

“属下无能,甘愿领罚!”那侍卫也不敢说别的,只一个劲儿的请罪。

西陵钰也知道冲着他发火也于事无补,虽然心里气恼,这时候却不是他发脾气的时候。

面前压下心里的怒气,他说:“还不去把这些尸体都处理掉?是要等着被人发现,来揪本宫的小辫子吗?”

那侍卫闻言,如蒙大赦,赶紧磕头:“是!”

西陵钰却是抬脚就朝院子外面走去。

“殿下!”来宝小跑着赶紧去跟,不解道:“您这是要去哪儿?”

西陵钰也不回答,只是大步往前走,待到进了后花园,他才突然脚步一缓,冷冷的道:“去给本宫叫两队侍卫过来,去卫涪陵的院子外面待命!”

说完,仍是冷着一张脸大步往前走。

来宝的心里一惊——

他家殿下这是要做什么?难道……昨夜的事情是和太子妃娘娘有关吗?

如果真是,那事情可就大了去了。

后院里妻妾争宠,本来就不算什么事,可是在太子大婚当夜,又是派刺客,又是派杀手的,这就绝对是史无前例了。

西陵钰脚下健步如飞,很快就走了个没影。

来宝回过神来,也不敢怠慢,赶紧往附近就近的叫了两队巡逻的侍卫,一路往卫涪陵的去处狂奔。

而卫涪陵那边,这一整个晚上也的确是都没闲着。

她要打探各方面的消息,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打听,再加上她人在这里,根基也的确是尚浅,故而是派出去身边所有的亲信,正在多方打听消息。

青青不敢擅离她左右,这会儿屋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陪着。

卫涪陵面色凝重的坐在桌子旁边,早膳也没吃。

青青看着桌上热了一遍又凉透了的饭菜,心疼的劝道:“娘娘,您的身子要紧,不管怎样,都好歹是先吃一点,垫垫肚子!”

卫涪陵这人素来冷静,这时候却难得的失控了。

她真心烦意乱,听了青青的声音,便是恼怒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沉声道:“都是废物!人都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本宫养了他们这么久,好不容易需要用到他们一回,他们就给我这样办事的?出师未捷?本宫只是要他们去杀区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沈青桐,而且路子也都给他们指好了,他们都还能给我搞砸了?还有你手底下的那些奴才,怎么打听个消息也这么久?”

青青被她骂了也不生气,更不敢还嘴,只道:“昭王那两个贴身侍卫的身手并不是一般的死士能应付的,而且二殿下给的人,虽然跟着娘娘来了这边,可一直都是蛰伏未动的,他们人生地不熟的,中间会出现差池,也是——”

青青本来只想安慰她,但是卫涪陵这一次是明显恼羞成怒了。

她恼怒的很过去一眼。

青青的声音就卡在了喉咙里,登时噤声。

卫涪陵看着她面红耳赤的模样,也知道自己这样发脾气根本于事无补,可是心里憋着的一口闷气散布出去,她的脸色就始终难看。

勉强定了定神,她才稍稍缓和了一下语气道:“昨天陈婉菱院子里的又是怎么回事?那个纪王妃……”

纪王妃被那女刺客拍晕了,后来醒来之后就把事情都如实的说了。

无非就是一个眼生的婢女找过去,说临川公主出了事,结果带着她要过去的路上,又偷袭把她打晕了。

至于蒹葭和木槿——

宴会散了之后,西陵越没见沈青桐出去,就让云翼过来接应了,云翼照过来,看到俩丫头晕在地上,为免惹祸上身,赶紧就把俩丫头带走了。

纪王妃出事,这不算什么大事,可是——

沈青桐失踪了。

在木槿和蒹葭醒过来,问清事情的经过之前,这件事是绝对不能生长的,万一是太子做的,这一旦闹到,他就有可能恼羞成怒,一不做二不休的对沈青桐不利,而如果不是他做的——

知道沈青桐失踪,他也势必趁火打劫,偏巧这里又是东宫,是他的底牌,从这里和他抢时间抢人,西陵越还是不占优势的。

云翼提了两个丫头回去,西陵越果然也是这个意思。

待到弄醒了俩丫头,追问,知道陈婉菱出面的事,西陵越马上就让云翼去陈婉菱那边找,可是等云翼过去的时候,那边女刺客死了,陈婉菱的脸上的血也洗干净了,人家新婚夫妻颠鸾倒凤的在屋子里折腾,云翼插不上手也帮不上忙,只能铩羽而归。

当然——

那屋子里来人打的热火朝天的,他也绝对想不到他家王妃人会在那个屋子里藏着呢。

他急着找人,就连听墙角的欲望都被压下去了,赶紧回去给西陵越通风报信。

这边西陵越为了防范西陵钰趁火打劫,对外就始终没有声张,虽然心里也气也闷,可是——

他到底还是了解那个女人的,就算她真落到别人手里了,那么最起码,线索也会留一点下来,好给他追查的。

这样无声无息的,他反而更愿意相信,她其实没事,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暂时不方便传递消息。

当时纪王妃醒来的时候自然问过沈青桐的去处,西陵越说受了惊,他要带着人先走。

纪王妃自然不会怀疑,后来东宫的人把那女刺客的尸体给她认了,她也认出来就是暗算她的人。

既然大家都是有惊无险的,而女刺客又死了,这事情自然也就揭过了。

青青把这些事情又在心里捋顺了一遍,也是百思不解的:“那女刺客的身份,太子叫人去查了,可是没有查出来。据说当时是她误打误撞闯进了陈婉菱的院子里,在混乱中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杀了,却不知道是咱们的人做的,还是昭王的人……”

“照纪王妃的说辞,她的目标也应该是沈青桐的!”卫涪陵沉吟,“可是到底又是什么人会这么做呢?”

她用了临川公主为饵,本来是想,沈青桐似乎对临川公主的印象不错,应该会中计的,却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失策了。

至于陈婉菱那边突发的意外,她也是后来才知道的。

当然的,知道的,也只是大众版本——

被陈婉菱刻意隐藏了某些关键信息的版本。

“这个就不知道了!”青青摇头,面上神情也是一筹莫展:“会不会是常贵妃?”

话音未落,就听身后砰地一声。

青青吓了一跳,匆忙转身,就见西陵钰满面煞气的站在门口。

他背光站着,阴影打下来,面上表情越发显得阴森。

青青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升腾起来,打了个哆嗦之后才慌张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话音未落,西陵钰已经大步闯了进来。

“殿下!”青青本能的就迎上去阻拦,却被他一把推开。

卫涪陵皱了眉头起身。

西陵钰几步到她面前,连话都不带说的,抬手就以巴掌把她扇出去老远。

他这盛怒之下的力道,早就没了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储君气度。

卫涪陵只觉得眼前一黑,踉跄出去好几步,扑在了墙角的桌子上,把上面的一盏琉璃灯撞落在地,五彩斑斓的碎片四溅开来。

卫涪陵从小就是金尊玉贵的郡主,即使南齐的太后不待见她,刻意的不叫她好过,也是从来没人动过她一指头的。

西陵钰这一巴掌下去,打得她有点懵,头目森然,趴在那桌子上,半天没反应过来。

“娘娘!”青青却是心疼的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转身就扑过去搀扶。

卫涪陵的半边脸都麻了,嘴角滴了鲜血出来自己都没有察觉。

青青扶着她。

她慢慢站稳了身子,一寸一寸的回头看过来。

西陵钰站在那里,眼底的怒意沸腾,看着大有一副要杀人一样的架势。

卫涪陵盯着他,最后却是怒极反笑。

“你打我?”她问,三个字,都是用了很大的力气,从牙缝里缓慢的挤出来的。

西陵钰显然也不是一时冲动,此时更是面不改色,他抬手指着她,同样也是语气冷硬的道:“本宫不杀你,但你若是真有那样的胆气,大可以自己一头撞死在这屋子里。但是卫涪陵,本宫今天告诉你,本宫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致了,我的府邸里,容不得你再不知天高地厚的兴风作浪!别以为你是南齐的郡主,本宫就奈何不了你,本宫的大婚之日,你指使一群奴才去刺杀陈氏?你做了这样的事,就是拿到南齐太后的面前也说不过去吧?”

谁会在他的大婚之日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刺客放进他的府邸里来?

而且种种迹象显示——

陈婉菱的院子里出了人命,他就有理由怀疑是针对陈婉菱的。

上一回她在宫里杀人未遂,这一次居然变本加厉,把毒手下到自己后院里来了?

西陵钰倒不是有多偏袒陈婉菱,只是——

卫涪陵这么做,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太没有把他放在眼里了。

陈婉菱听完他的话就知道他是误会了,可是与其让他发现自己是联合了外人在找昭王府的麻烦……

还不如当她只是小肚鸡肠的和后院里的那些女人过不去吧。

西陵越撂下了狠话,甩袖就走。

卫涪陵此时还有点儿站不稳的没缓过劲来。

青青急了,赶紧松开她的手会要去追:“殿下!”

话音未落,却被卫涪陵死死的攥住手指,给拉了回来。

西陵钰和来的时候一样,健步如飞,头也不回的就冲出了院子。

走的太快,和院子外面匆忙跑进来的小厮直接撞在了一起。

“大胆!”来宝怒喝一声,“冲撞殿下,你瞎了吗?”

西陵钰倒退半步。

那小厮则是直接跪下,伏在了地上,也顾不上告罪,只道:“殿下,您快去前面看看吧,庄嫔娘娘闹上门来了,管家去和她讲道理,她根本就不听,说咱们要是交不出临川公主去,她就要……要和殿下同归于尽!”

这狠话放的,是有点过了。

西陵钰本来就心情不好,登时脸又黑了几分,狐疑道:“庄嫔?”

那小厮趴在地上,也不敢抬头,使劲的擦了把汗道:“昨儿个客人太多,咱们府里的人都没顾上,原来昨儿个夜里,临川公主根本就没有回宫。就说下半夜的时候宫里还来人问了,管家也没多想,只当她是回去的路上耽误了,就也没有去惊扰殿下和太子妃娘娘。”

小厮说来,也是焦头烂额,偷偷拿眼角的余光抬眸瞄了西陵钰一眼,这才小声的道:“昨儿个纪王妃不是说临川公主……”

之前西陵钰也只当临川公主只是女刺客编排出来的一个借口,这么看来,却不是空穴来风的。

“怎么不早说!”他恼怒的踹了那小厮一脚,就往门外冲去。

卫涪陵也听了动静,走出来,站在门口。

西陵钰走了两步又想起了她,就回头,恶狠狠的道:“给本宫封死了这个院子,从今天开始,这个院子里的人都不准出去!”

言罢,大步的走了出去。

门口,卫涪陵倒是一脸的无所谓,神色凝重的盯着院子里的阳光,喃喃的道:“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题外话------

给好友推个文,《妈咪在上,爹地在下》by雨凉

六年前,豪门“婆婆”将支票甩在她脸上,“一百万,离开我儿子!”

她拿着支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六年后,她带着五岁的儿子再次见到那个男人——

他一改曾经的冷漠,霸道的闯入他们家中,俨然一家之主,不但霸占了她的屋,还想霸占她的儿!

潇湘的老作者了,坑品保证,喜欢现言的妹纸可以去瞅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