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冲突/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钰一去不回头,青青急的都要哭了。

“娘娘,现在怎么办啊?太子殿下这一次是动了真格的了,您方才为什么不服个软,跟他解释一下啊!”

卫涪陵的心思却全部在此,冷笑道:“迟早也会走到这一步,意料之中的结果罢了,你慌什么?”

“可是——”青青还想说什么。

卫涪陵已经扶着门框转身,神色凝重的忖道:“事情好像真有点不对劲,庄嫔母女,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按理说昨天的正主既然都已经脱身了,那么也就应该没她什么事了,为什么还会因为她而闹出乱子来?”

这么一想,她便是脑中灵光一闪:“昨晚那个女刺客,到底是什么人?难道——这一切都是和她有关的吗?”

青青道:“娘娘,这个时候,我们都自身难保了……”

卫涪陵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不以为然道:“他不是也说了,他不会杀我的!放心,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动我的,不过就是软禁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青青却没她这么想不开:“娘娘,可是今时不同往日,陈家小姐过了门,她也是太子妃,偏偏您又在这个时候被太子殿下厌弃,奴婢是怕后院的那些贱人落井下石……”

卫涪陵从小到大,是没受过什么委屈的。

现在西陵钰对她厌恶的态度表现的这么明显,他的姬妾们万一找上门来糟践……

青青是想来就捏了一把冷汗的。

卫涪陵侧目她一眼,未知可否,只还是正色道:“我总觉得临川公主这事儿里头还有蹊跷,叫人去看看!”

这院子里的奴仆都被禁足,显然是出不去了,她现在要派出去的人,自然就是隐藏在暗处的暗卫了。

青青闻言,便是勃然变色,紧张的道:“娘娘三思!当初为了不惹人怀疑,您带过来的暗卫不过八名,而且大半又都在昨晚折进去了,您现在的处境又不好,剩下的人,真的不能擅动了,万一后面再有个万一,好歹是可以用来保命的!”

当初在南齐,南齐太后是真的对她全面的封锁施压,但凡她有一丁点儿出格的地方被拿住了把柄,那老太婆都一定会抖出来给齐崇看的,为了不让齐崇对她失去信心,所以她是步履维艰,每走一步都谨小慎微,以至于千里迢迢来到这里,都不敢过分张扬的带着更多的人手。

前几天韬光养晦,还没觉得怎样。

可是现在,真要用到人手的时候,劣势立竿见影的就显露出来,是真的捉襟见肘了。

卫涪陵心里迟疑了一下,左右一想,就也是犹豫了——

现在她的处境不好,难道还真要这一次就孤注一掷吗?毕竟常贵妃那边还没发力呢,她何必要这么早就把自己所有的老本都贴上?

青青见她面有动摇之色,就趁热打铁的赶紧再劝:“还是先等等看吧,娘娘不是也说,临川公主她们都是小角色吗?犯不着在她们身上浪费精力的!”

卫涪陵捏着拳头,心里又再斟酌了一阵,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青青见她面色缓和了,就拿帕子去按她嘴角半干涸的血迹:“奴婢找点消肿的药膏给您抹以抹!”

卫涪陵没说话,任她扶着自己进了里面的卧房。

这一路走来,弄到今天这样地步,后悔吗?

这样的问题,卫涪陵是从来没有问过自己的。

就因为,她这样的人,很清楚,人生是没有回头路可以走的,既然当初的第一步就是自己选择了的,那么——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已经丧失了回头看和后悔的资格。

后悔和忏悔?这些都没有用,回头的话,等着她的,也不过就是万劫不复,所以,摆在眼前的,就只有脚下的这一条路。

有时候,倒也不是一个人有多孤勇,而是——

没有回头路可以走,那么你就只能逼着自己拼尽全力的继续往前走下去。

无论对错,绝不回头。

这边西陵钰从卫涪陵院子里出来就火急火燎的往大门口去,可是紧赶慢赶,走到半路,一紧和来势汹汹的庄嫔狭路相逢。

庄嫔满面的怒色,身后还跟着一大队的禁军侍卫。

西陵钰本以为她是因为女儿下落不明而过来质问两句的,却不曾想她居然带来了这么大的阵仗,当场便知道事情棘手。

“见过太子殿下!”庄嫔见到他,仓促之间倒是也没有懈怠,止了步子,屈膝福了一福。

西陵钰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往前迎了两步,站在了她的面前。

他也不打马虎眼,直接就是面有担忧之色的说道:“临川还没有回宫吗?昨夜本宫府里的客人多,后来又出了点儿意外,也是下人们的疏忽,本宫也是刚刚才听到消息!”

他这虽然没有明着推卸责任,却也是婉转的把干系撇清了。

庄嫔一口气堵在胸口,气闷了一小下,然后才是重新振奋了精神,迎着他的目光正色道:“是,昨夜殿下府上的都是贵客,临川人微言轻,也不值得殿下时时的盯着。本来我的女儿她有手有脚的,就算是出宫之后走丢了,这都也怪不到太子殿下的身上,可是殿下,本宫听说昨夜有人去找过纪王妃,说是临川在你的府上出事了?”

本来如果临川公主安全回府了,她也不会计较中间这些小插曲,可是现在临川公主下落不明,庄嫔也算是病急乱投医,这就当真是半点蛛丝马迹也不肯放过的了。

西陵钰面上表情一僵。

庄嫔却不是过来和他讲道理,当即又走上前来一步,继续道:“敢问太子殿下,我的女儿她到底出了什么事?麻烦殿下把她交出来吧!”

她这是找不到女儿,就有点蛮不讲理了。

西陵钰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气,面上却还要尽量的保持不要发作,仍是温文尔雅的解释道:“纪王妃昨夜被刺客惊吓到了,许是说胡话了吧?临川既然是在本宫的府上,如果她真有什么事,下人们要找也该是去找本宫和太子妃的,怎么可能去跟个外人胡说八道?现在临川下落不明,娘娘你的心情本宫能够理解,临川的性子你知道的,总没个定性,许是难得出宫一趟,跑去哪里玩儿了吧。娘娘莫要着急,本宫这就叫人帮着去一起寻一寻。”

说完,他的目光就越过了庄嫔,冲着跟在庄嫔身后的管家道:“去召集一下府里的人手,都帮着……”

昨夜,西陵越让人把临川公主失踪的消息散进了宫里,庄嫔半夜就去求了皇帝。

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又是皇家公主,事关皇室颜面,皇帝也不能大肆宣扬的说皇宫里丢了一位公主,所以这件事也没有交给下面的大理寺和京兆府衙门去办,而是吩咐了心腹的御前侍卫带人出宫,以捉拿逃犯为名,秘密的搜寻。

可是没想到,出洞了三百禁军,找了整个下半夜,不仅没找到人,甚至连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寻找到,只是有昨夜在东宫赴宴的不同女客的证词,都表明,自从婚宴开始的时候就没人见过临川公主,但是白天的时候,她却是有出现在东宫的。

这样一来,庄嫔就只能盯着东宫了。

现在她好好的一个女儿,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她甚至都要怀疑,是不是这儿是临川公主在东宫出了什么意外,然后太子怕担待责任,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了,毁尸灭迹,想把这件事推脱干净。

这个时候,庄嫔心急如焚,已经隐隐的有些丧失了理智了。

“是!”东宫的管家答应了一声就要去办。

庄嫔却是当场出言制止:“不必了!”

她的态度强硬,西陵钰的脸色一沉,脸上表情已经明显透着不悦。

庄嫔也不管他高兴不高兴了,直接道:“外头自有禁军在帮着找寻,不敢劳动太子殿下的人了,只是既然临川是在殿下府中失去踪影的,那么还请殿下恕我斗胆——”

庄嫔说着,一顿,就抬手招呼了后面跟着的一个禁军校尉上前道:“我想带人也在殿下府里找找!”

语气强硬,根本就不带商量的。

“什么?”西陵钰听了笑话一样的冷笑出声:“你这是要搜查本宫的府邸吗?”

堂堂太子的府邸,断不是什么人想搜就能搜的。

庄嫔面不改色:“是!”

“呵——”西陵钰又是一声冷笑。

庄嫔却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于是也不等他说话,就直接抢白道:“本宫是请了陛下的口谕出宫来的,殿下若是对此尚有疑问,大可以马上叫人进宫去跟皇上确认,只是人命关天,我现在就要找人,还请殿下吩咐您府里的下人让一让,免得伤了和气!”

她只是皇帝的一个嫔妃,而且又不是最受宠的,的确,如果不是有皇帝的口谕交代,她也根本就出不了宫门。

而事实上,出宫的圣旨口谕,的确是庄嫔去皇帝那里求的,但是她也很清楚,如果没有真凭实据,就是知道临川公主陷入东宫之中,皇帝是绝对不会让人来搜查东宫的,所以出宫之前她就打算好了,出宫之后,没有直接来东宫,而是路上绕了个弯,从正在街上搜查找人的禁军中拉了一队人马过来,说是皇帝的吩咐,让他们跟着来东宫帮忙找人。

当时她的态度强硬,禁军却没西陵钰这样大的脾气,敢当面质疑她。

再加上,皇家公主失踪,的确兹事体大,其实也有这种可能的,所以这队禁军虽然心里也不是十分确信,都还是跟着她来了。

西陵钰面上笑容敛去,冷冷的盯着她。

庄嫔却是等不得了,直接一挥手道:“你们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给本宫找?”

说完,又周到的补充了一句:“只查看能藏人的地方就行,都注意点,别惊动了太子殿下府上的人!”

她这么说了,西陵钰反而不好直接冲她发火。

那些禁军冲西陵钰道了声“得罪”就硬着头皮进了后花园。

来宝探头探脑的凑上来,小声的道:“殿下,要进宫去——”

问皇帝?有用吗?就算证实了不是皇帝的口谕,后面他惩治了一个庄嫔,有什么用?

这边双方对峙,场面僵持。

禁军先从前院搜起,不曾想,也没过多久,就有人神色凝重的回来,大搜:“娘娘,发现有人偷偷摸摸的要出去掩埋尸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