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搜索/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死在后院的假侍卫的尸体?

西陵钰之前倒是忘了这茬来的。

他的面色微微一变。

庄嫔已经迫不及待道:“过去看看!”

“娘娘请!”那禁军侍卫引着她往前院侧门的方向走。

来宝心里就有些慌了:“殿下,这要怎么办?”

西陵钰黑着一张脸,也不说话,也是抬脚就走。

一行人匆匆赶过去的时候,就见那里十几个禁军侍卫剑拔弩张堵住了门口,东宫里也是十几个人被拦在那里,地上胡乱卷着五六个草席,其中两个被扒开了,里面硬挺挺的赫然就是几具陌生男人的尸体。

庄嫔一个深宫妇人,自然没见过这种场面,可是想着女儿还生死未卜,她就什么也顾不上了,匆忙过去看了两眼,转而就对西陵钰怒目而视:“怎么回事?太子殿下是不是应该给个解释?”

西陵钰知道她这时候正在较真,也不好堂而皇之的撒谎,唯恐后面追究起来会更难看。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压抑着脾气道:“不瞒娘娘说,昨夜本宫府里的确是出了些事情,有刺客混进了进来,好在他们只在后院出现,没并没伤到前来赴宴的客人,这些就是刺客的尸体……”

他边说,心里便在暗暗的权衡思忖,最后,顿了一下才道:“是被我府里的侍卫格杀的!”

总不能说,这些陌生男人的尸体是离奇出现在他东宫的后院里的吧。

庄嫔倒抽一口凉气,脑中瞬时间一空,手扶着额头,有些摇摇欲坠。

跟着她过来的唐嬷嬷赶紧扶了她一把:“娘娘,您怎么样了?要不要传太医?”

西陵钰也怕人在他这里有个什么好歹,就微微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庄嫔娘娘,临川是本宫的亲妹妹,若是真有什么事,本宫也会竭尽全力的先顾着她的。昨夜,她真的不是在本宫这里出的事,否则这么大的事情,本宫还能瞒着宫里不成?本宫承认,没能及时发现她的行踪,是我的疏忽,可是临川下落不明,本宫和你是一样的着急。但是,此时却是绝对的不能声张,哪怕只是为了临川的名声,娘娘你还是先回宫吧,回头本宫会交代下去,让府里的人也出去帮着秘密寻找,一旦有什么消息,一定第一时间告诉您知道。”

临川公主也是皇帝的女儿,现在她生死未卜,就算庄嫔真的有所逾矩,那也是情有可原的。

并不是西陵钰有多给她面子,而是太确定,就算告到了皇帝了那里,皇帝也不会追究,索性他也懒得和这女人一般见识了。

这会儿庄嫔的脑子里却是空荡荡的一片,半靠在唐嬷嬷的身上,手用力的抓着对方的手背,指关节都在微微颤抖。

“娘娘,奴婢还是先陪您回去吧!”唐嬷嬷担忧的劝道。

庄嫔不想答应。

她就也只当是对方默许,扶着她就要就近从这侧门里头出去。

西陵钰回头对管家道:“叫一队侍卫,护送庄嫔娘娘回去!”

“是!”管家赶紧答应了。

这边庄嫔眼神空洞,有气无力的被庄嬷嬷扶着往门外走。

西陵钰使了个眼色。

来宝立刻沉声呵斥道:“还不赶紧的把这里都收拾了?”

“是!”小厮和侍卫们不敢怠慢,匆忙的把散落在地的尸体又再卷起来。

当着宫里禁军的面,动作难免仓促,当收起落在地上的一具尸体的时候,那尸体的手往下一垂,刚好从袖子里掉出来一小截宝蓝色的流苏穗子。

庄嫔眼角的余光扫见了,身子便是剧烈一震。

“等等!”她厉喝。

众人都吓了一跳。

她已经松开唐嬷嬷的手奔过去,捡起地上的穗子。

唐嬷嬷跟过去,只看了一眼,也是勃然变色:“这……这是公主香囊上面的啊!”

穗子的颜色不怎么起眼,但是上面那个八宝节看上去却做的有点歪歪扭扭的,欠缺着精致,这穗子独一无二,庄嫔和唐嬷嬷之所以能一眼认出,是因为这穗子是临川公主自己亲手编的。

她是手艺不好,偏偏还要沾沾自己的拿过去庄嫔跟前,很是炫耀了一番。

西陵钰一瞬间就面沉如水。

他的目光冷厉如刀,朝站在不远处的管家射过去。

管家却是毛骨悚然的就出了浑身的冷汗——

这些刺客的身上他们都搜过了,也有发现这个穗子,如果一个大男人的身上带着个香囊,他们肯定会警觉,可是宝蓝色的做工又不是很精致的一个穗子,就谁都没当回事。

管家的冷汗一瞬间就流了满脸,却又不敢去擦,只下意识的目光闪躲,避开了西陵钰的注视。

这边庄嫔捏着穗子的手在不住的发抖,一张脸上更是血色全无的苍白。

“临川……”她喃喃低语,半晌,才如梦初醒一般霍的抬起头,冲着禁军大声呵斥道:“都给我去找!”

临川果然就是在东宫出的事!该不会是……

庄嫔的心头剧烈一颤,后面就强迫自己再不敢去想了。

“是!”禁军侍卫们见她发了狠,就再也不敢马虎怠慢。

有人走过去问西陵钰:“太子殿下,敢问昨夜贵府的侍卫是在哪里拿下这些刺客的?”

西陵钰冷着脸不说话。

管家察言观色。

他们本来就是理亏,有些焦头烂额的,更怕把事情闹大,于是就硬着头皮站出来道:“我带你们去!”

“有劳!”禁军只想找到人好交差,并不想得罪人,所以态度上还是很客气的。

管家带着一行人匆匆往后院的方向走。

庄嫔自然没心思干站着了,就也匆忙的转身去追,在错过西陵钰身边的时候,她又顿住了脚步,目露凶光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道:“临川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本宫和你没完!”

说完,也不等西陵钰开口说话,就提了裙子往后院的方向快走而去。

西陵钰站在原地,袖子底下的手攥成了拳头,额角青筋暴起。

来宝缩着脖子,不想往枪口上撞,却又为难,只能嗫嚅道:“殿下!”

“卫。涪。陵。”西陵钰没理他,只是眼神阴鸷的盯着脚下的青石板路,从牙缝里缓慢又低沉的挤出几个字来。

她要跟陈婉菱过不去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把临川公主给牵扯进来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要不是庄嫔还在他府里闹,这会儿西陵钰真是恨不能立刻冲过去,把那个可恶的女人给掐死了了事。

来宝瞧见他的脸色,就缩着脖子,再不敢多说话了。

西陵钰回过神来,就也一撩袍角,也往后院的方向跟过去。

这边庄嫔一行被管家领着去了昨夜发现尸体的花园,那院子靠近东宫东南边缘,位置比较偏。

昨夜似乎打斗的不轻,那一片花圃里头一片狼藉还没来得及收拾。

庄嫔捏着手里的帕子,站在边上,面色苍白而神情焦灼。

禁军和东宫的侍卫一起在四下里查找线索。

这一回大家都没有敷衍应付的,而是一点一点很仔细的在搜寻,生怕漏掉了一点线索。

这块的地方本来就不大,再加上人多,很快的就有人指着右边一侧的墙壁大声的道:“这里,这墙上有血迹!”

庄嫔等人都是精神一振,赶紧过去。

有人翻上墙头,就看到那骑墙的泥土上模糊的印着一个血手印的形状。

他也来不及细看,翻过墙头,就见下面的泥地上稀疏的几滴血一路往后巷的围墙那边滴去。

因为时间久了,血液浸入泥土里,并且已经干涸,必须要蹲在地上,一点一点仔细的找才能看得见。

庄嫔看着地上一路滴落的血迹,一颗心就越发的揪的厉害,紧张的仿佛随时都会昏厥一般。

侍卫一路找,她也一路跟。

那血迹是到了后巷的墙边就断了的,有人翻过去,其他人则是从后面绕了出去。

“怎么样了?”庄嫔紧张的问。

那侍卫指着地上密集的有十来滴的血滴道:“回禀娘娘,这里的血迹明显有些多,应该是伤者有在此逗留过,后面他可能是包扎了伤口,血迹只到这里就没有了!”

其实昨夜就禁军来这附近寻过,可是天黑再加上不够细心,便是忽略了这些。

庄嫔失望之余,只觉得胸口又是一凉。

“那就是没有线索了吗?”她脚下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如果真是这个人掳劫了公主殿下的话,从他仓促奔命的时候还要急着停下来处理伤口的情况来看,他要么就是伤势不轻,要么就伤到了要害。昨夜东宫很多客人,纵然大家都集中在前院,会忽略了这边的动静,但是一个重伤之人要带着个女人一起离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娘娘别急,咱们就往这附近的人家都打听一下,没准会有人看到什么呢!”

“快去!”庄嫔更笨容不得多想。

“是!”那侍卫道,转头吩咐自己的手下,“你带几个往那边,我走这边,咱们分头,挨家挨户的都问一问。”

“是!”禁军侍卫训练有素,立刻兵分两路,出了巷子,往附近的人家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去了。

不过这里是东宫,太子的府邸,附近的所为邻居也都是高官显贵,几个大宅子连成了一片,要说人家是没有几户人家的,但是家家户户都是几重院子,那也真可谓是人多眼杂,总不能挨个下人都询问道,何况又不能明着说是公主失踪,这样查找起来,其实也是希望渺茫的。

西陵钰也是一路从门内跟出来的,这时候他只能尽量示好庄嫔,走过去道:“这里侍卫们会找,娘娘你实在不宜抛头露面,不如进去里面等消息吧!”

庄嫔一心挂念女儿,哪里想的了这么多,看也不看她的直接拒绝:“不用了!”

说完,又再想了想,就拉着唐嬷嬷的手道:“嬷嬷,我们也跟着去看看吧!”

然后就步履匆匆的也往巷子外面走。

这时候,禁军已经在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了。

庄嫔走过去,就看到两个侍卫在翻旁边一座宅子的围墙。

“这是干什么呢?”唐嬷嬷问。

“娘娘!”帮着另一个人进去了,另一个侍卫才道:“这宅子没人住,看着应该是废弃了,奴才们想着,也还是开门进去看一眼的好!”

说话间,里头的人已经开了门。

“你们,进去找找!”另一个侍卫挥挥手。

五六个人就冲了进去。

庄嫔一个人茫然站在陌生的街巷里,也无处可去,就也鬼使神差的跟了进去。

那院子的确是废弃依旧,根本就半点生气也没有。

侍卫们大致的搜索了一遍,没有看到有什么线索,就逐渐撤了出来。

庄嫔的希望落空,眼泪就忍不住的滚了下来。

唐嬷嬷拿袖子给她擦,一边劝道:“娘娘,公主会平安无事的,咱们先出去吧!”

说完,正待要扶着庄嫔转身,却听身后的柴草后头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声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