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脱身/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婉菱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在了血管里,刚软下去的身子就整个僵硬了。

“怎么了?”西陵钰察觉她的异样,暂时止了动作,低头问她。

“没……没什么!”陈婉菱忙道,竭力的让脸上表情看上去自然些,面带娇羞的推他,“殿下,这天还没黑呢,而且丫头们很快就要过来传膳了……”

西陵钰一时心血来潮,又正在兴头上,哪里管这些,埋头就在她红润的唇瓣上亲了一口,调笑道:“你饿了?”

“啊!”这会儿陈婉菱哪里有脑子思考,随便的就应了一句,待到听见耳边西陵钰的闷笑声时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但是为时已晚。

西陵钰已经又把她按在了榻上,三两下就解开了她的衣衫。

这个时候,虽然沈青桐也自觉地把床帏放下去了,陈婉菱扭头看不到她,心里也是尴尬非常的。

昨天她新婚,今天大婚的第二天,回回行房都有人现场参观,想她一个大家闺秀,简直就是羞愤欲死。

她这会是真的满肚子的脾气,要不是因为压在她身上的是当朝太子,她是真的要强行把人推开了。

屋子外面的天色渐渐黯淡了下来,办个时辰之后芸儿带了丫头过来传膳,听到里面的动静,就识趣的没有打扰。

没人进来点灯,黑灯瞎火的。

那俩人这会儿已经挪到了床上,在她头顶上又折腾的惊天动地,她却木着一张脸,手枕在脑袋下面懊恼的想她之前怎么就没想着拿个枕头下来?

至于西陵钰?

他大概还是顾及着陈婉菱这新嫁娘的脸面,其实还是挺含蓄的,还有很多拿手的本事都没使出来呢,根本也没什么心意的。

那俩人前后折腾了有俩时辰,这才叫丫头送了热水进来,沐浴更衣,又用了晚膳,西陵钰也就直接歇在这里了。

沈青桐饿着肚子,又不敢睡,就眼睁睁的又苦熬了一宿。

陈婉菱这一晚上又何尝不是提心吊胆,第二天她起床很早,趁着天没亮就下床找丫头备水候着,回来的时候趁机把桌上的一盘点心端过来塞在了床底下——

她是真的把沈青桐当祖宗一样的供着了,只求先稳住了她,然后盼着今天回门之后,再回来的时候千万别再看见这活祖宗了。

沈青桐饿了一晚上,早就前胸贴后背了,这时候也不好挑食,就随便塞了几块糕点垫肚子。

好在这会儿西陵钰还睡着,倒是没注意到床底下窸窣声。

等她吃了五六块糕点把盘子递出去了,陈婉菱这才调整好面部表情,无限温柔笑意的又钻进床帐里去把西陵钰推醒了。

新婚燕尔,太子殿下对自己的这位新太子妃还是不错的,搂着她又腻歪了一会儿方才起身。

然后,这屋子里就忙乱起来。

丫头们捧着洗脸水漱口水和陈婉菱要穿的衣裳鱼贯而入,伺候两个主子梳洗更衣。

陈婉菱亲自替西陵钰更衣整理,贤良温婉的模样倒是让西陵钰也十分的受用。

“殿下,娘娘,早膳准备好了,这就摆膳吗?”芸儿去了一趟厨房,回来问道。

陈婉菱看了西陵钰一眼,见他没意见,就道:“摆膳吧!”

然后又转向了西陵钰,神情有些忐忑的道:“昨天傍晚说的事,殿下……”

西陵钰是和卫涪陵横眉冷对惯了,相形之下,对这位太子妃就比较满意了,他的心情好,就抬手摸了摸对方的脸庞道:“闲来无事,本宫陪你回去吧!”

“多谢殿下!”陈婉菱简直欣喜若狂,这种特殊的感情,真的是没有第二个人能感同身受的了。

“这么一点儿小事而已,至于么?”西陵钰笑道。

芸儿也是高兴的,毕竟太子肯陪着太子妃回门,这是真的给太子妃长脸,可以进一步证明了陈婉菱这个太子妃在东宫还是有地位的。

一屋子的丫头都欢天喜地的,动作麻利的摆膳上来。

西陵钰两人用了早膳,陈婉菱才有些为难的道:“我这里没有殿下的衣裳,殿下是不是要先换身衣裳再出门?”

西陵钰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袍子,有些地方已经明显的有些发皱了。

于是他也没多想的站起来:“好!本宫去换身衣裳,一会儿你准备好了就去门口等吧,本宫去去就来!”

“好!”陈婉菱起身,亲自送她出了院子。

待到西陵钰一走,她就又急匆匆的转身往里走,一边问芸儿道:“昨天我让你准备的糕点呢?”

“厨房已经做好了,需要拿过来吗?”芸儿道,她本来是直接带着上车就行的。

“拿过来我看看吧!”陈婉菱道,快步进了屋子。

芸儿转身出去,不多一会儿就有四个丫头,两个提着食盒,两个捧着锦盒进来。

“放着吧!”陈婉菱道,伸手去掀食盒的盖子的食盒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就又抬眸对芸儿道:“这会儿带回去的礼物差不多要装车了吧?你带人过去对照礼单再清点一遍,别有什么差错!”

“是!”芸儿也是不疑有他,一挥手就带着丫头们去了。

待到她们走后,陈婉菱就起身出门去偏院的下人房里找了套衣裳回来,再回来的时候,沈青桐已经从床底下出来了,正在动作有些夸张的伸着懒腰舒活筋骨。

陈婉菱是看见她就来气,瞬间就黑了。

她赶紧关了门,快走两步过去,把衣裳塞沈青桐怀里:“你要的衣服!”

沈青桐倒是心平气和的模样,旁若无人的脱下自己身上做工复杂的裙衫,换了那身丫头的衣裳,然后然后把已经卸下来藏在袖子里的一包首饰也拿出来。

陈婉菱懒得看她,转身去里面,把床底下的棉被收拾出来,又仔细的确认,没有她留下的别的东西。

待她把被子塞柜子里之后,沈青桐已经麻利的把头发挽成了双髻。

她本来也就年纪不大,眨着眼睛的时候活脱脱一个懵懂无知的小丫头模样,这么不施粉黛的一扮,在人堆里,如果不刻意的引人注意,还真的不太容易被认出来。

陈婉菱皱着眉头打量她。

沈青桐已经取过一个锦盒,打开盖子把里面的糕点都倒出来,摆在之前被她吃了一半的盘子里,再把自己的衣裳首饰都混乱的一卷,全部塞进去。

最后,她才抬头,冲着陈婉菱露齿一笑:“我的东西,还是不要落在你这的好!”

陈婉菱自然也是这个意思,可是左右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看了半天,这时候却是后知后觉的又是蓦然一惊:“你……你不会是想跟着我一块儿出府吧?”

沈青桐一边挑拣着盘子里的糕点,一边理所应当的道:“不跟着你,我怎么走?”

就算她换了婢女的衣裳,一会儿真要找借口出门,哪怕看门的侍卫不认识她,也会细细的盘问她的身份和去处的。

这么一来,就算当时侍卫没反应过来放她出去了,回头等回过味来,还不是要露馅?

陈婉菱也这才反应过来——

的确,沈青桐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这两天发生的事的所有痕迹都抹掉的话,真的就只能趁着她三朝回门,出门的时候人多杂乱,混在人堆里,跟着她们走出去了。

可是——

陈婉菱气得不行,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那你要我一定哄了太子殿下跟着一起走?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沈青桐趁机又啃了凉快糕点,拍拍手上的渣子,仍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半真半假的笑道:“到时候你可以在出门的时候想办法让太子发现我啊,这样一来,是你求着他陪你出门的,就算我说我这两天都在你这里,他也一定会认定你是清白的,毕竟,你不会自投罗网啊!”

她说的这个办法,的确可行。

如果在出门的时候,想办法让西陵钰自己发现沈青桐混在人堆里,那么——

沈青桐就走不了了。

可是,陈婉菱却根本就没把她这话往脑子里过。

她现在只想把这瘟神赶紧送出门,除非她疯了,才会自己不嫌事多的去惹她。

这两天被她折磨的,陈婉菱觉得自己没有崩溃掉,这已经是奇迹了。

这会儿,陈婉菱就是冷着脸,一声不吭。

沈青桐也像是早就料到了她不会出卖自己,吃完了东西,趁着芸儿等人都没回,就走过去,站在门后,从门缝里趴着看外面的情况。

又过了不多一会儿,芸儿就带着一群丫头匆匆回转了。

“娘娘!”她从外面推开门。

跟着她过来的丫头有七八个。

沈青桐侧身往门外一闪,等待她们鱼贯而入,就抢了一步,从后面融进她们之中。

“太子殿下已经出门了,正在门口等着呢,娘娘赶快走吧!”芸儿焦急道,可是不敢让西陵钰等的。

陈婉菱盯着沈青桐如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心里早就麻木的不知道心惊肉跳是什么滋味了。

她冷着脸起身:“拿着东西,走吧!”

然后,就目不斜视的往外走,心里想,爱咋咋地吧,反正只要沈青桐不是想不开的自己找死去,对她就没什么影响。

几个丫头抢着就要过去拿桌上的东西,沈青桐的动作迅捷,趁机撞了旁边的丫头一下,已经把那个装着她衣裳首饰的锦盒捧在手里了。

那丫头一把捞空,愣了下,但是大家都心里着急,也就没乱想,赶紧提着裙子,一行人跟在陈婉菱身后,浩浩荡荡的往大门口的方向走去。

陈婉菱的心里其实多少是有点紧张的,可是她控制不了沈青桐,就只能自欺欺人的当她不存在了。

一路目不斜视的就被众人拥簇着往大门口走去。

这沿路,“凑巧”就遇到了好几拨来花园里散步的姬妾们。

一群女人,听说西陵钰要亲自陪着陈婉菱回娘家,全都红了眼,对于陈婉菱庶出的身份不屑至极,心里难免都酸溜溜的。

沈青音刚好也在其中。

陈婉菱一行从花园里经过的时候,她就带着丫头,站在隔了一整个花圃的另一边。

身边的丫头翻了个白眼:“草鸡变凤凰,看她得意的!”

而沈青音,本来是一门心思想着要来东宫争宠,出人头地的,可是自从死了儿子,她却好像完全断了这方面的心思,西陵钰一直想不起来这府里有她这么个人,她也不试图主动往上凑。

这时候,她就满面阴森的冷笑道:“还不是因为她是定国公府的人吗?这种荣宠,有什么用?”

都是看门第,看利用关系的大小的,西陵钰就算看着再宠她,也不是真心的。

小丫头近来是越发的怕她了,想了想,就没敢多嘴。

沈青音随后却已经岔开了话题道:“前面那位太子妃呢?太子和这一位这么‘情投意合’的,她就没点儿表示?”

“没呢!”小丫头道:“太子殿下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发了好大的脾气,好像说是陈太子妃院子里那晚的刺客和之前的那位有关,把人关了两天了,但是奇怪的是,那位居然是转了性子了,居然就这么安安分分的呆着,像是认命了似的!”

“她会认命?指不定是憋什么坏呢!”沈青音不以为然的冷哼一声,转身要往回走,可是目光不经意的一瞥,却刚好瞧见跟在陈婉菱身后的那队丫头里面,似乎有一个的侧影十分眼熟。

而沈青桐当然知道东宫里有些人是见过她的,所以她跟在陈婉菱身后的时候就使劲的把头垂低。

沈青音没看到她的脸,再加上也根本就想不到她会陷入东宫之内,而且又只是个丫头而已,就也没多想。

这边一行人去到门口,西陵钰早到一步,已经坐在了马车里了。

因为他要亲自过去,用的就是太子的依仗,跟随的侍卫婢女都要比陈婉菱单独出门要多得多。

陈婉菱上了车,人马缓慢的护卫着马车往巷子外面走。

待到前面的人都出了巷子了,后面载着礼物的马车也才刚刚起步,沈青桐低着头,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混在人堆里,跟随马车快步的往前走。

其实本来出府的人数是有限的,她趁乱混进来,当时跟着陈婉菱,没人细数她背后的到底是几个人,这样两队列开,等到队伍成行,自然就会多出一个人来。

沈青桐自然不会做多出来的那一个,抢着走在了前面,等到落单的婢女发现的时候,整个人就懵了。

旁边的管事也注意着队伍呢,见着人够了,那婢女还要跟,就一把把人拽回来:“干什么!”

“我——”那婢女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转眼那一队人已经出了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