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王爷是个神经病/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西陵越蹭的一下站起来。

沈青桐以为他会甩门而去,可是等了半天都没听到额外的动静,一时狐疑,就扭头过来,悄悄地掀了掀眼皮。

西陵越站在美人榻旁边,黑着一张脸盯着她,那眼神,怎么看就怎么透着诡异。

沈青桐被他盯的脊梁骨都隐隐的发凉,本来是又困又累的,这会儿却只觉毛骨悚然的,一瞬间倒是困意消散了出来。

她也知道自己这事儿做的不太地道,可是,这也不是她愿意的啊。

沈青桐于是翻身坐起来,面上故意摆出一副毫不在乎的表情道:“你这么盯着我干什么?就算要杀人灭口,那也该是太子的事儿!”

我听的是他的墙角,又不是你的!

这话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就更是火上浇油。

“你!”西陵越眼睛一瞪,顺手就把她从被窝里扯出来,想骂两句又好像不太擅长,可是如果不给她点儿警告,这混账东西只会越发的不知道天高地厚。

沈青桐被他这拎,脚下就几乎悬空。

她也是怒了,踩在榻上,刚好两个人视线平齐,她想也不想的抬脚就踹,“你发的什么疯?要不是被你害的,你当我愿意在东宫里头呆着吗?”

真是见了鬼了!她到底是欠了这一家子什么了?尤其是这个西陵越,上辈子被他坑死,这辈子也是自从遇到他之后就几乎没好事,也还多亏了她的胆子大,要不然——

随便换个人,还不早被这几次三番的事故给吓疯了。

在外面受气也就算了,更混蛋的是这个死王八蛋的狗屁昭王,有事没事的就给她甩脸子,把她当个东西似的拎来拎去!

沈青桐胡乱的踹了两脚,没踹动。

她一急,抓过对方的手腕就往嘴里塞。

西陵越被她咬也不是这一次了,尤其是今天本来就先吃过一次亏了,这时候察觉她的意图,也是怒火中烧。

他的动作,自然比沈青桐快上许多,另一只手当即就掐住了她的下巴。

沈青桐的力道挣不过他,但是心里新仇旧恨的涌上来,眼睛里都在往外喷火。

对峙之下,她猛地抬起膝盖就朝上顶去。

西陵越哪能让她得逞?抢先一步弯身将她一捞。

沈青桐只觉得脚下一空,就被他打横抱怀里了。

她再踢腾,也踢腾不到他身上了,又唯恐这混蛋王爷打击报复,直接把他掼地上,她就是个能屈能伸,不吃亏的,一反手就抱住了西陵越的脖子。

西陵越一个防备不急,险些被她勒得一口气没上来。

他倒是忘了,这女人没脸没皮没底线的。

本来是一口怒气堵在胸口,这时候就升华成了一口心头老血。

手里端着个媳妇,他们这是在吵架的好么?可是这会儿沈青桐就八爪鱼一样的扒着他,西陵越就是有天大的火气也是被压在胸口里,发泄不出来。

打也打不得,骂人他又不会……

总不能真把人摔地上吧?

昭王殿下抱着他家媳妇,一时之间茫然极了,就那么手手足无措的在原地站了半天,最后实在没办法了,这才忍着脾气,大步走到里间的大床前。

他弯身,把人放床上。

彼时沈青桐还挂在他脖子上,脸藏起来了,缩头乌龟一样。

西陵越沉声道:“松手!”

感觉屁股底下是有着落了,沈青桐这才狐疑的撒了手,把脸缓缓地从他的肩窝里退出来,小心翼翼的寸寸抬头去看他的脸。

彼时也才刚中午,外面的天光很盛。

里屋这边被屏风隔开了一点,床帐之下就多少透着点儿寒意。

沈青桐身上就穿了一件不薄不厚的袍子,本来贴在西陵越怀里还不觉得,这时候两个人分开了,她就觉得胸前凉飕飕的,左右一看,就想转身去扯被子。

可是她这到处找被子的小眼神,实在是太纯洁无暇了。

西陵越一只手还托在她腰后,彼时两个人的脸孔就只是近在咫尺,她两个黑眼珠子咕噜噜的乱转。

明明就不是什么纯真懵懂的小丫头,但是很奇怪,就是这么个性子古怪,有时候刁钻有时候阴险,也有适合火爆脾气的女人,西陵越就是瞎了眼的,有时候不经意间就会从她身上看到那种好不矫揉造作的纯粹的东西。

他不知道他对她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喜欢,只是不知不觉间已经十分习惯与她同出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即使经常的都要几乎要被她气得英年早逝,但是扪心自问……

即使当时生了再大的气,却好像从始至终,他是真的就直接没把这些往心里去。

哪怕是对一个无知的孩童,他都绝对不可能这样的宽容到近乎纵容,可就是这么个混账的女人,他跟她就是较真计较不起来。

就比如是今天,明明前一刻都要被她气炸了,可是这一刻,她没心没肺的眼珠子一转,他心里的怒气就自然而然的散了淡了。

沈青桐转身要从他怀里爬出来去拽被子,眼见着她这一扭身,西陵越托在她腰后的手臂突然探过去一圈,又把人牢牢地锁在了怀里。

沈青桐心里可还惦记着他们这时候正在吵架较劲呢,一看西陵越反悔不让她走了,吓得差点跳起来,转头就去掰他卡在她腰际的手指,如临大敌的道:“你干嘛?放开我!”

真要对打起来,她连人家一个指头都扛不住的。

可是西陵越那收紧,哪里是她能撼动的?

无计可施,沈青桐几乎是有些惶恐的仓促转头去看他的脸,这一看才觉出不对劲来。

西陵越的脸离着她就在咫尺的距离,喷在她脸上的呼吸深沉又火热。

这气氛转变的太快,沈青桐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瞪着眼,张了张嘴……

可是,西陵越卡在她腰上的手她掰不动啊。

这都算是些什么事儿?

不是吵架吗?不是在发脾气吗?不是要彼此攻击彼此谩骂的吗?这个王爷是个神经病吧?还能不能正儿八经的讲讲道理打打架了?

有那么一瞬间,沈青桐是气闷的想哭。

西陵越见她又扭头去抠他的手,另一只手就强行捏着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转过来面对自己。

他盯着她的眼睛,眸子里的怒意已经物质所踪,只是那张俊朗脱俗的脸孔上仍是一副冷若冰霜的表情,勾了勾唇道:“你哪儿来得这么大脾气?本王姑且都还没和你计较呢!”

“要计较也是太子和太子妃来和我计较吧!”沈青桐脱口就顶回去。

西陵越被她顶的又是胸口一闷。

他的眸色一凝。

沈青桐心中警觉,奈何人在他掌中,往后退不了,然则她也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那就以进为退巴,瞅准了西陵越露在她面前的手腕就又要张嘴。

西陵越哪里不知道她这点本事的?本来捏着她下巴的手指微一发力。

“痛!”沈青桐倒抽一口凉气,才刚叫了一声出来,下一刻已经被他趁虚而入的堵住了嘴,压倒在了床上。

沈青桐气得头脑一阵一阵的发晕——

她今天冲回来的初衷就是为着掐架泄愤的好吗?起来啊,起来吵架打架啊,她还憋着一肚子火没处理干净呢好么?

可是面对身上的一座大山,她是真的完全束手无策。

昭王妃无比的郁闷,想打架都要被单方面碾压,虽然明知不敌,但是昭王殿下却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不配合的激烈反抗,虽然王妃从来就没完全的配合过……

这一整个下午,昭王府的主院里都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下人出没,房间里的动静惊人,就连院子外面把门的两个侍卫也都堵住耳朵自觉的提前换岗了。

傍晚时分,昭王殿下独自从屋子里出来,整了整发冠一脸高冷的走了。

云翼抱着沈青桐那包衣裳,在斜对面的花园里蹲了半天,眼尖的发现,王爷的肩膀上全是血啊!

------题外话------

王爷啊,你媳妇情商负数,你特喵的…还不如去弄只奶娃娃回来养成,那也比养她强啊—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