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女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在旁边的卢雪娘惊得脸都白了。

魏氏却是急了:“娘娘!不能把小郡主交给他们啊!”

卫涪陵本来手里正拿着个布老虎的玩偶在逗着孩子玩儿,闻言,脸上表情虽然纹丝未动,手下的动作却是难免的滞了一瞬。

一屋子里的老老小小都盯着她,等她拿主意。

可是她却半晌都没有做声。

最后,还是青青忍不住的开口道:“娘娘,现在要怎么办?”

小郡主还没满周岁,天真无邪的一个婴儿,此时还不知道生活中即将生出的变故,口中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叫着什么,伸手要去拿卫涪陵手里的布偶。

卫涪陵低头看着她刚长出几颗米粒牙的牙床,脸上平静无波的表情上就微微绽放了一抹笑。

她复又低头,把那布偶凑近孩子面前,继续逗。

“娘娘?”外面带着新乳母过来传话的丫头唯恐她又要和西陵钰闹起来,左右为难的都要哭了。

而那乳母——

这位太子妃娘娘的身份显贵,在东宫里一直都是个没人敢惹的人物,这么多年了,虽然现在她看着是失势了,乳母也是打从心底里心虚,不敢随便的招惹她,这时候也是一脸的尴尬,并不敢多说话。

卫涪陵又逗了会儿孩子,方才抬头看了眼门口的几个人道。

她的眼神很平静,但是视线扫过来,那乳母也是没来由的心里一抖,连忙绷紧了脊背,甚至是不自觉的人讨好的扯出一个笑容来。

卫涪陵看了她一眼,语气平静又略到几分慵懒的道:“是殿下的意思?要把小郡主送去给陈氏抚养?”

两个人,都是太子妃,孩子挪到陈婉菱那里,虽是打了她的脸,但是严格算下来,却不算苛待了孩子的。

“是!”乳母连忙答应了,“娘娘要闭门养病,殿下大概是怕过了病气给小郡主,而且小郡主还小,正是活泼好动的时候,暂时把小郡主挪出去,也好让娘娘静心安养!”

她是竭尽所能的把话说的好听又体面,即使所有人都明白西陵钰这样做的初衷。

乳母的心里忐忑,不想卫涪陵并没有点破。

她面上表情始终带着安之若素的淡定,此时便是语气平静的道:“陈氏要孩子,那就要她亲自来抱!”

那乳母一惊,脸都青了。

陈婉菱进府的那天,卫涪陵就没露面,两人还没正式见过呢,所谓的一山不能容二虎,这两天府里上下都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总觉得是有什么将要爆发的。

卫涪陵这语气看似平淡,但却绝对的不善。

“这……”那乳母哪敢随便去传话,犹豫着手足无措。

卫涪陵等了片刻,见她站着不动,就挑眉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本宫的话,不好使?”

“奴婢不敢!”那乳母连忙屈膝一福,用了很大的勇气才勉强开口,好言相劝道:“娘娘把小郡主交给奴婢抱过去也就是了,奴婢会尽心尽力的照看的!”

卫涪陵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那乳母正想着赶紧回去回禀了西陵钰,不想卫涪陵却早有准备一样,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机会,直接对青青道:“青青你去,把陈氏给本宫请过来!”

她也不说要做什么。

可是人之常情,但凡是做母亲的,哪个女人看到自己的孩子即将被抢走,也会发疯的吧?尤其——

这位太子妃又从一开始就不是个善茬。

青青心里却多少有数——

以卫涪陵的为人,她其实不太可能和陈婉菱上演争风吃醋的戏码的,何况别人不知道,青青却很清楚,小郡主根本就不是她生的孩子,她也犯不着。

只是,卫涪陵这会儿心里绝对是有别的盘算和打算的。

青青其实不想去,但是又忤逆不了她,所以即使不情愿,也还是温顺的点头:“是!”

“娘——”新来的乳母如临大敌,想要说什么,卫涪陵已经一记凌厉的眼波横过去:“这里没你的事,老实站在那里等着就是!”

本来西陵钰就只是打发她来抱孩子的,跟着过来的还有俩丫头,卫涪陵虽被禁足,这院子里可都是她的人。

那乳母也不敢造次,张了张嘴,终于也也还是没胆子再多说什么。

青青抬脚错开她身边走了出去。

卫涪陵没事人似的,继续低头逗孩子。

其实西陵钰叫人过来抱孩子的事,提前是没和陈婉菱打招呼的,本来陈婉菱喝了参汤才想要打个盹儿,外面就有丫头进来通禀,说卫涪陵身边的大丫头来了。

陈婉菱一下子就翻身坐起来。

正陪在旁边做绣活的芸儿也是一惊,忧虑道:“娘娘,卫太子妃这是……”

这么快就明目张胆的上门找茬了?

而且,卫涪陵院子里的人不是都被禁足了吗?

主仆两个互相对望一眼,外面的丫头没听到动静,就道:“娘娘?您听见奴婢的话了吗?卫太子妃那边的青青姑娘求见!”

卫涪陵的人上门,陈婉菱也是进退两难——

不见,就是自己认怂,让后院里那些女人看笑话,如果见了,少不了的就是一顿是非。

可实际上——

陈婉菱也并不是个有多怕事儿的人。

她侧目,给芸儿使了个眼色。

芸儿点头,去开门,她自己则是低头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衣襟发饰。

片刻之后,芸儿带着青青从外面进来。

“奴婢见过娘娘!”青青倒是周到的见面就行礼。

陈婉菱看过去一眼,道:“我听说姐姐最近身子不适,正在养病,也没敢去打扰,是我怠慢了吗?”

她这话说的,倒是先认了个怂。

青青也是有些见识的,当即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的微微一笑,直接避开了这个话题,笑道:“娘娘客气了,是这样的,方才太子殿差了个乳母过去,说是要把小郡主送过来您这里,让您帮忙先带着,我们娘娘和小郡主母女连心,对下头的那些奴才不放心,所以就让奴婢请您过去,大概……是要当面交代些什么事吧!”

陈婉菱和芸儿俱是一愣,两人的神色都有些茫然。

青青看在眼里,不免也有些奇怪——

其实她一直以为这事儿是陈婉菱撺掇的,但是就这主仆两个的反应来看,她们似乎并不知情的?

“这……太子殿下没说过啊!”回过神来,芸儿道。

青青也赶紧收摄心神,面不改色道:“下面的奴才总不能随乱传话的,所以还是请娘娘走一趟吧!”

本来她要出来,守在院子外面的侍卫是不答应的,却奈何,卫涪陵这个太子妃在这府里的威势尚在,两个侍卫见她强硬,也没敢就是强行阻拦,只是放了她出来的同时也去给西陵越传信了。

陈婉菱骑虎难下。

青青就是微笑的看着她。

其实陈婉菱的心里也明白,她和卫涪陵之间,早晚都要针尖对麦芒的呛起来的,所以心里飞快的权衡计较,她也没犹豫的太久就站起来道:“那走吧!”

青青别有深意的偷偷看了她一眼,转身引路。

芸儿招呼了几个丫头,一行人拥簇着陈婉菱出门。

她的院子和卫涪陵的院子离得刻意的有点远,但是相形之下也比在前院的西陵钰来得快。

“娘娘,陈太子妃到了!”青青引了她进门。

“见过姐姐!”陈婉菱进门,落落大方的就冲卫涪陵屈膝福了一礼。

卫涪陵还在低头逗孩子,她本来想寒暄解释几句的,不想卫涪陵却是直截了当的抬头道:“既然是殿下的意思,那孩子你就抱走吧!”

这一句话,立刻就打了所有人都一个措手不及。

两个乳母面面相觑。

陈婉菱面上的表情僵住,“我……”

她似乎,是有点明白卫涪陵叫她过来的真实用意了。

魏氏和卢雪娘是从小郡主出生就一直带着的,这时候难免舍不得,但是她们在这院子里当差,和卫涪陵接触的就多了,更知道这位太子妃说一不二的强硬脾气。

魏氏也不敢说别的,赶紧道:“那奴婢去收拾一下小郡主的东西!”

说着,就转身就要往外走。

“不必了!”不想,卫涪陵再次出言阻止,“府里什么也不缺,那边缺什么都让他们重新准备好了!”

一般的孩子,用惯了的东西多少会有依赖,轻易不好换的。

陈婉菱咬咬牙,不做声。

她知道,自己这也是被人挖坑给坑了,所以脸色就明显不怎么好了。

卫涪陵懒懒的的往身后的床柱上一靠,挥挥手道:“还不把孩子抱过去!”

奉命过来的乳母赶紧过来就要抱孩子。

卢雪娘舍不得,赶紧抢着把孩子抱起来道:“我来吧!”

她抱了孩子在怀里,却又舍不得撒手了,那乳母伸手来接,她眼里已经含了泪,手探出去一半,又飞快的缩回来,回头求卫涪陵道:“娘娘,让奴婢跟着一起过去伺候小郡主吧,小郡主晚上都是跟着奴婢睡的,换了地方,奴婢怕她要闹的!”

毕竟是太子的嫡女,也是府里唯一嫡出的孩子。

其实新来的乳母和陈婉菱也都不想接这烫手山芋,陈婉菱刚要顺水推舟的应承下来,卫涪陵已经语气强硬的开口:“给她!”

卢雪娘知道自己拗不过,终于是流着泪把孩子交了出去。

卫涪陵就靠在床柱上,闭目养神,居然是连一句交代的话也没有。

按理说 陈婉菱是该说点什么的,可陈婉菱也是聪明人,自然也知道多说无益。

见乳母接了孩子,她就暗暗的一咬牙,转身就走:“走吧!”

一行人,来的快,去的也不慢,很快的,这院子里就恢复如初,寂静非常。

两个乳母舍不得孩子,都在默默垂泪。

青青使了个眼色,两个人就带上门出去了。

“娘娘,您这是——”青青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卫涪陵没睁眼,只是冷笑:“陈婉菱也不傻,自然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芋,她这样把孩子接了去,后面要提心吊胆的人是她。西陵钰后院的这些女人真是能耐了,本宫不过才几天没出门,她们一个个的就都迫不及待的上赶着来送死了?那就随便他们闹去吧!”

孩子?黄氏叫人去对小郡主下手,又一番暗示,太子本来对她就心存芥蒂,这样就更是主观的认定,是她蛇蝎心肠,为了翻身,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下毒手利用。

黄氏的那番话暗示很明显,因为太子妃被禁足,所以才有人会欺负她的女儿。

言下之意,不就是卫涪陵要借此解除禁足翻身的意思吗?

果然,西陵钰更恼她了,直接就叫人来抢走了孩子。

他们以为她舍不得?

是啊,虎毒不食子,可惜了——

那又不是她的孩子,她有什么舍不得的?那群女人要闹,那就看她们一个个的怎么争先恐后的送死吧。

卫涪陵道:“太子后院的女人的确是太对了,是时候少几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