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那我就咬死他!/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陈婉菱带人抱了孩子回去,同样也是没什么喜色。

“娘娘——”待到回了院子,乳母看着怀里的孩子也有点手足无措。

陈婉菱回头看了眼,吩咐道:“把右边的厢房收拾出来,你暂时就带着小郡主住那儿吧!”

“是!”乳母答应了,院子里的洒扫丫头基友眼力劲儿的已经自觉的去收拾屋子了。

陈婉菱于是又转向了芸儿道:“你去找管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告诉他,让他马上准备小郡主用的东西!”

孩子既然已经抱过来了,当然就半点也不能怠慢马虎了。

“是!”芸儿知道轻重,自然片刻也不敢耽搁的去了。

因为事出突然,一院子的人闹得人仰马翻,一直折腾到半夜。

待到把孩子安顿好了,陈婉菱又亲自过去看了一遍,确定该准备的都准备周到了,这才回了屋子。

关上房门,芸儿就神色凝重的道:“娘娘,卫太子妃这架势,看着来者不善啊!”

陈婉菱坐在灯影下,冷冷的道:“她来者不善是真的,但是这事儿却不见得就是她挑起的!”

“娘娘的意思是……”芸儿不解。

卫涪陵扭头看了眼外面厢房的方向道:“到底是她亲生的孩子,她不至于!”

“娘娘您是说黄侧妃她……”芸儿倒抽一口凉气。

陈婉菱道:“不过就是些阴私伎俩,或是为着挑拨离间,或是想要坐山观虎斗,等着坐收渔人之利,也得亏了是卫涪陵方才没闹,否则这事情真的就轻易没办法收拾了!”

后宅之中,妻妾们之间的明争暗斗,无非就是这些手段而已。

一开始芸儿还真是被误导了,以为是卫涪陵拿孩子演的一出苦肉计了。

只是这时候知道可能不是,她的心里非但不见轻松,反而越发的警觉道:“毕竟母女连心,那位太子妃娘娘这样都沉得住气,看来真就是个难缠的角色了!”

陈婉菱没应声,过了一会儿又道:“孩子是殿下让送过来的,就没办法再推出去了,乳母既然也是殿下送来的,那也就不要额外的再过我们的手安排了,厢房那边你盯紧了,知道吗?”

“娘娘您是担心……”芸儿立刻心领神会。

陈婉菱冷嗤一声:“傍晚在那边,卫涪陵的暗示还不够明显吗?既然是有人要引我和她之间互相残杀,一招没有奏效,后面就极有可能还有后手,小郡主是皇室血脉,也是太子唯一的嫡女,绝对不能在我们的手上有任何的闪失,否则人言可畏,外面不明真相的人的唾沫星子也能将本宫淹死了!”

谁如果会觉得小郡主是个眼中钉,想要借机铲除异己,那才是目光短浅,活腻了呢。

纵然她和卫涪陵之间的身份地位彼此水火不容,她陈婉菱也不至于出这样的昏招。

“是!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芸儿谨慎的正色答应了。

东宫后院里闹了这么一场,因为卫涪陵和陈婉菱两个都沉得住气,所以明明是很严重的事,最后居然是雷声大雨点小的过去了。

别人可能都不会注意,但是昭王府方面的消息却是灵通的。

云翼知道了,自然而然,蒹葭也就知道了。

下午和西陵越置气打架,后来又折腾半天,傍晚时分西陵越走后,沈青桐直接没下床,睡了个昏天黑地,一觉睡到夜里二更,实在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才挣扎着爬起来要东西吃。

木槿知道她会饿,所以西陵越一走就溜回来,带人去小厨房里准备了不少吃的备着了。

沈青桐披头散发的爬下床,慢悠悠的挪到桌子旁边。

本来在东宫赴宴的那天就没好意思多吃,然后后面又连着饿了两天,沈青桐是真觉得自己要疯了,尤其和西陵越打架打的浑身散架,这会儿真是感觉骨头都是软的,恨不能直接趴在桌子上等人喂。

木槿把饭菜摆好了,想着下午自己和蒹葭的没义气,多少是有点心虚,就不去看沈青桐的脸,垂了眼睛道:“奴婢让小厨房准备的,都是王妃爱吃的。”

沈青桐是真的没想过要和她们置气,拿起筷子就没工夫说话了。

下午的时候俩人闹得很凶,想来晚上西陵越应该是不会没脸的再过来了,沈青桐吃得心满意足了,又慢悠悠的洗了个澡,待到从浴桶里爬出来,外面刚好夜色正浓。

她趴在榻上任木槿给她擦头发,蒹葭这才拿着洗好的衣裳从外面进来。

“王爷今天不过来了?”木槿回头看她,随口问道。

“啊?”蒹葭却有点没反应过来。

沈青桐却明白木槿的意思——

就蒹葭那胆子,如果知道西陵越会来的话,她是绝对不敢往这屋子里凑的,除非是她已经有了确切的消息,西陵越今天不会回来睡了。

“说是王爷已经在书房歇下了!”蒹葭道,走到里面,把折好的衣裳都整整齐齐的放进了衣柜里。

“哼!”沈青桐意味不明的冷哼一声,心道这人好歹还是要点脸的,没再死乞白赖的又摸回来。

木槿却有些奇怪,仍是回头问蒹葭:“云翼说的?”

“嗯!”蒹葭点头,也没当回事,反正私底下云翼给她传递小道消息已经成了习惯,她甚至也都不觉得怎么样了。

等把衣服都收好了,蒹葭才走过来道:“王妃,云翼说今儿个傍晚,东宫出事了!”

沈青桐正恶心那一大家子呢,就没吭声。

却是木槿问道:“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说是乳母抱着小郡主在花园里玩的时候,险些被黄侧妃的丫头用热汤泼了,后来太子殿下发了脾气,貌似是嫌太子妃没有照看好孩子,就让人把小郡主抱到陈太子妃那里去了!”蒹葭道。

她就是个传话的,脑子里懒得想事情。

木槿拧眉略一思忖,便是微微的倒抽一口气:“太子这是以为事情是太子妃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吗?”

否则的话,何至于把孩子都抱走了。

蒹葭自然跟不上她的思路,木槿就只能把目光移给了沈青桐。

沈青桐于是翻身做起来,自己拿了帕子继续擦头发,一边道:“西陵钰心里是怎么认为的我是不知道,不过么……”

她说着,却是神秘的一笑,语气忽而顿住。

木槿正等着呢,忍不住道:“王妃……”

沈青桐今天是真的只觉得累,也没太有心思和她们凑热闹,所以也就没再拐弯抹角,又在继续开口道:“卫涪陵豢养杀手的事情暴露了,西陵钰和她之间的关系又不好,这会儿肯定正在心里发毛呢,可是就卫涪陵那脾气,如果要硬碰硬,她十有八九是不会泄底的,那么怎么办呢……如果抢走她的孩子呢?那么卫涪陵为了讨回孩子,就只能如软就范了。”

“王妃您是说太子妃会用手里的杀手对太子下手吗?”事情哪有这么严重的?那到底是当朝太子,那两个人也到底是夫妻啊。

沈青桐笑道:“以前也许不止于,但是现在西陵钰娶了陈婉菱,那事情就不一样了。陈家那边,是他的外祖,只要他肯投桃报李,自然会和不惜一切的支持他,扶持他,可是南齐——这么多年了,除了个名字好听,说到底,也没有给太子提供过实质性的帮助啊?时间久了,谁都会算这笔账。”

最主要的是,卫涪陵本身就是南齐朝廷的弃子,也许现在西陵钰还没能完全意识到这一点,但是实际上,卫涪陵现在就个没有退路的疯子,如果真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她是真的有可能拉着西陵钰垫背,两人一起死的。

所以,就算是歪打正着,现在西陵钰开始防备忌惮她却是正确的选择。

“那……太子妃会妥协吗?”蒹葭狐疑。

应该是个为人母亲的,就都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妥协吧。

沈青桐只是一笑,未置可否。

卫涪陵那个孩子的事,除了她和西陵越之后,其他人都不知道。

蒹葭见她不语,虽然云翼说西陵越今晚不会过来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在这屋子里呆着,她就会觉得不自在,所以看着这里没什么事了,就自觉的先退下了。

待她走后,木槿沉默了半天,感慨道:“太子和太子妃,一场夫妻做到这种地步,竟然需要拿两个人亲生的孩子来要挟逼迫对方,这也算是人间罕见了,纵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不好,太子妃这时候也会觉得心凉吧!”

沈青桐却是没心没肺的一笑,居然还是调侃道:“她又没受这威胁,心寒个什么劲儿!”

木槿有时候是真那她没办法,却又不能说什么,横竖这会儿没外人,就故意的道:“那如果换成是咱们家王爷也这么对您,王妃您会怎么样?”

木槿问的是她会怎么应对,沈青桐却根本就没多想,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

“他?”她把半湿的帕子随手扔给木槿,自己又伸着懒腰往床榻那边晃去,一边道:“他才不是那样的人,也不会做这么没顺准的事儿!”

木槿见她的语气如此笃定,也跟着站起来,不死心的再问:“如果万一呢?”

“那我就咬死他!”

反正往死了咬,他最后也只能自己憋着气硬受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