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蒹葭哭哭啼啼的,沈青桐恨铁不成钢,懒得理她。

云翼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媳妇,然后……然后就过年了。

腊月里,京城里就家家户户的采买年货,一团的喜气。

沈青桐在昭王府就是个好吃懒做的甩手掌柜,以前柳雪意在的时候,周管家多少算是有个帮手,后来柳雪意西陵越丢回去给陆贤妃了,周管家就毕恭毕敬的带人捧着账本给他们家主母送过来,结果……

沈青桐没接。

然后后面那仍是过得叫一个惬意悠闲啊。

本来年关将近,都是各家府邸迎来送往,应酬的最为忙碌的时候,她还是每天睡觉逗鸟晒太阳,倒是周管家跟个陀螺似的转的晕头转向。

后来,周管家憋了几天,终于鼓足了勇气去跟西陵越委婉的表述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西陵越瞪了他一眼。

结果周管家夹着尾巴走了,扯着脖子盼了几天,后院那边王妃院子里的几个丫头就欢欢喜喜的拿着王妃用私房钱给的赏赐出门裁新衣裳准备过年了。

周管家看着一群丫头叽叽喳喳的出了门,一个头两个大,却还是不得不兢兢业业的带了份儿礼单过来拜见沈青桐。

彼时沈青桐正站在廊下,剥瓜子逗红眉,木槿捧着个托盘站在旁边,主仆两个的气色是一个比一个好。

周管家叹了口气,还是强打精神进了院子:“王妃!”

沈青桐有些意外:“周管家?你怎么来了?”

周管家从袖子里掏出礼单。

木槿赶紧把托盘房子栏杆上,走过去接了,拿给沈青桐。

周管家拱手道:“再有不到十天就是年关了,最近这有段时间王妃您没有往您的娘家走动了,这里小的准备了一份年货的单子,请王妃过目,如果没问题的话,小的这就打发人往将军府走一趟!”

沈青桐这才想起来,她这段时间是真的蛮冷落她家祖母老夫人的。

手里礼单她随便翻了翻,是根本就不在意,只是略一沉吟道:“那你准备好吧,年关将近,我也该回去看看祖母了!”

周管家脸上表情木然,心道您这是府里呆着没意思,找机会出去散心的吧?只不过面上仍是本分又毕恭毕敬的答应了:“是!那王妃准备哪天过去?小的好安排准备马车!”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沈青桐道,把礼单塞给木槿就进屋去了。

木槿这时候倒是知道自己主子不着调,对周管家颇有几分歉意。

她走过去,笑了笑:“那就有劳周管家了!”

周管家早就习惯了,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转身带着礼单走了。

他的办事效率绝对首屈一指,沈青桐进屋换了身衣裳,再出来的时候,门口那里,那车和礼物就都已经备好了。

今天她给身边的丫头都遣散了,没什么人可以用,但是堂堂昭王妃出门的排场却是不能含糊的,周管家就随便拉了几个丫头过来凑数,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往镇北将军府去。

马车上,木槿给沈青桐鬓边的步摇正了正,道:“王妃怎么又想起来要回沈家了?”

沈家那一家子,在木槿看来,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沈青桐笑了笑,眨着眼睛道:“你不懂!”

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而且西陵越的脾气又没人敢惹,按理说她要现在就是冷落疏远了沈家,沈家的人也是无可奈何的。

可是——

老夫人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沈青荷的事情之后,沈家损了名声又损失了胡氏的一双孩子,老夫人和沈和都深受打击,现在的沈家,越来越不见当年的威严和风光了。

老夫人那人要强,现在沈青桐这个昭王妃就是她重振门楣的救命稻草,如果沈家真在这个时候败了,那么老夫人绝对会鱼死网破,拉着她一起死的。

毕竟——

常贵妃的存在,就是她身上的致命伤。

现在老夫人是为了沈家,所以这十几年里一直都在忍着这口气,一旦沈家有个什么闪失,她也就没有顾忌了。

木槿瞧着她的神情就知道她是有话不想说,所以也是本分的没有再多问。

待到一行人去到沈家的时候,却意外发现顾家的马车居然也停在门口。

“应该是三小姐回来送年礼了,今儿个的日子赶的真是巧啊!”木槿笑道,扶着沈青桐下了马车。

“王妃回来了!”门房的婆子听到动静探头来看,顿时就喜出望外,转身奔进去,往红梅堂给老夫人报信了。

沈青音的确是回来了,只不过回来的就只是她一个人,连孩子没带,这会儿也正好在红梅堂陪着老夫人说话呢。

“见过王妃!”沈青桐进了门,除了老夫人坐着没动,其他人都赶紧起身行礼。

在外人面前的时候还好一点,但是私底下,老夫人在沈青桐跟前就一直端着她长辈的架子的,之前沈青桐刚嫁过去王府,那几次木槿倒是没太在意,只是现在他们在昭王府住的时间长了,府里的下人全都规矩本分,这时候再看老夫人这倚老卖老的架势和神情,木槿的心里突然就有点膈应了。

沈青桐倒是面色如常,就近虚扶了一把站在离着门口最近的韩姨娘,道:“都免了吧,这里又没有外人!”

三夫人林氏这时候已经回来了,之前她赶着去三老爷沈慵的任上闹了几个月,没能折腾掉他新纳的小妾肚里的孩子,但也算是她云起好,那妾室十月怀胎之后也只生了个女儿,她没了后顾之忧,又挂心京城里的一双儿女,所以赶着过年之前就又回来了。

“祖母!”沈青桐冲着炕上的老夫人略一颔首,也没行礼。

老夫人淡淡的点头:“年货你打发下人送来就是,何必亲自跑这一趟?”

说着,就随意的招招手。

沈青桐在她左手边,三夫人刚让出来的位子上坐下了,道:“这阵子王爷的脾气都不怎么好,我也不便随时出来,这不趁着快过年了,回来看看祖母,看祖母的气色不错,身子应该还好吧?”

她要甩锅给西陵越的时候,那叫一个得心应手。

老夫人道:“我这把年纪了,还不是过一天算一天了嘛!”

以前遇到这种情况,三夫人总免不了讨好卖乖的蹭两句话,可是今天,沈青桐回来了,沈青音也回来了,就连沈青瑶都陪在旁边,偏偏就只有她的女儿沈青音因为只是太子的妾室,不能随随便便的回来省亲,三夫人看在眼里,心里就十分的不是滋味,所以就兴致缺缺的没说话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点尴尬的冷场了。

韩姨娘母女都没说话。

沈青瑶本来不想挑这个头儿的,这时候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道:“三姐姐怎么没把祁哥儿抱过来?我们都还是在他满月宴的时候瞧过呢,这会儿他个头应该长了不少吧!”

三夫人等人都朝沈青音看过去。

沈青音道:“前两天夜里踢被子,乳母没照看好,有点着凉,我怕他再吹了风,就没抱出来!”

其实不过就个借口,以前唯唯诺诺不善言辞的沈青音,这时候撒起谎来也是游刃有余了。

韩姨娘面上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我本来也想着能见一见呢!”

她是沈青音的亲娘,这话这么一说,多少是有点指责的意思了,其他人倒是都没再说什么,沈青音的孩子姓顾不姓沈,他们沈家人,其实管不太着的。

沈青桐左右看了眼,就岔开了话题道:“怎么没见大伯母?”

老夫人闻言,眼底神色隐晦的暗淡了几分。

三夫人嘴角难掩的带了几分讥诮,淡淡的道:“大嫂都病了几个月了,还是别叫她出来吓唬人了!”

胡氏一夜之间失了两个孩子,受到的打击太大,神志就不怎么正常了,成天里胡言乱语,疯疯癫癫的,大夫看了,非但没治好,她那病情反而每况愈下,现在老夫人就不让她出门了,成天只关在她自己的院子里,这也是沈家现在看着愁云惨雾的原因之一——

任凭是谁家院子里常年关着个疯疯癫癫大嚷大叫的疯妇,也不会是件叫人感到愉快的事。

一屋子的女人,倒也不愁没话说,很快的韩姨娘就又把话题岔开了。

过了会儿,老夫人抬眼看向了方妈妈道:“两个丫头难得一起回来,让厨房准备着,中午留她们都在家里用膳!”

“好!”方妈妈笑眯眯的答应了,转身要出去。

三夫人的眼珠子一转,便是顺势起身拉了一把她的袖子,笑着冲老夫人道:“母亲,还是我去吧,我知道二丫头和三丫头都爱吃什么。”

老夫人看了她一眼,没反对。

三夫人就捏着帕子,欢欢喜喜的去了。

木槿盯着她出门,心里就跟着多了几分小心。

厨房那边的准备还算快,正午十分,一家人移步花厅去用膳。

木槿和沈青音都对三夫人不怎么放心,所以吃饭的时候就都额外的注意着,只是这一顿饭也算吃得其乐融融,却是没出什么事的。

饭后又吃了一盏茶,两人就要告辞。

老夫人坐着没动。

三夫人道:“母亲您歇着,我送他们出府!”

“嗯!”老夫人点头。

韩姨娘拉了沈青音的手,面色有些乞求的对老夫人道:“老夫人,婢妾给祁哥儿绣了两顶虎头帽,早上过来的急,忘了带了,我带三小姐回去取一下吧!”

她只是沈和的一个妾室,沈青音省亲,都只能是去拜见老夫人的,老夫人不点头,母女俩连说两句私房话的机会都没有。

老夫人知道她的意思,倒也没拦着,闭着眼挥了挥手:“去吧!”

一行人从花厅出来,就分了几路。

沈青音母女去了韩姨娘处,三夫人送沈青桐出府,沈青瑶则是直接回了自己的住处。

一路上,三夫人倒是对沈青桐一改常态,都是笑眯眯的,没话找话的活跃气氛。

沈青桐以不变应万变,但也不主动问她什么。

待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三夫人揪着手里的帕子半天,终于还是切入正题道:“王妃,前几天我才刚回来,听说我不在的这几个月京城里出了不少事呢,太子娶亲那天,临川公主殿下都险些出事?”

沈青桐目不斜视的继续往前走:“是吗?我倒是不知道!”

当初为了找临川公主,宫里的禁卫军都出动了,虽然庄嫔有意的隐瞒消息,但毕竟事情闹得不算小,主要是——

沈青音人就在东宫呢!

庄嫔大闹东宫的事,三夫人会知道就不足为奇了。

三夫人本来想套她两句话的,可是沈青桐走的太快,没几步拐过弯去,前面就迎面走过来几个丫头,三夫人话到嘴边,也只能咽下去了。

沈青桐没在沈家多留,上了车就直接离开了。

马车上,木槿皱眉道:“三夫人这话里有话的,怕是没安好心吧?”

“哼!”沈青桐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沈良浩废了,现在就是个药罐子不离手的病秧子,就算沈家的家底再雄厚,他想要入仕也是不可能了,林氏这是爱子心切,琢磨着要走捷径呢!”

木槿大惊:“她想打临川公主的主意?”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吗?亏她想的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