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谁家公子?/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转眼就是新年,除夕这天宫中大摆国宴,庆贺新年。

卫涪陵作为太子妃之一,原是不应该轻易缺席的,可是这天一早,西陵钰收拾从门内出来的时候,等候的仪仗前却是不见她的踪影。

“殿下!”陈婉菱带着众人行礼。

西陵钰的目光只粗略一瞥,眼神就忽的顿住。

下人们都不能贸然开口说话,使劲的把头垂低。

卫涪陵却不能视而不见,勉强露出一个还算得体的笑容道:“去了人回后院看看,姐姐是不是因为什么事耽搁了,怎么还没出来!”

这事儿,她可不想打发自己身边的人去。

管家无奈,只能答应着,自己亲自进门去看了。

今天这样的场合,是大日子,就是黄侧妃也没有资格跟着一起进宫的,但是小郡主,作为太子名下唯一的嫡女,却是肯定要带着的。

说起来那孩子也算是乖巧,虽然半途被送到了陈婉菱那里,因为换了乳母,开始的小半个月经常半夜嚎哭,让陈婉菱很是头痛难熬了一阵,但是日子久了,倒也是不哭不闹的适应了。

这时候,乳母给她穿着喜庆的红色小斗篷,帽子压下来,几乎盖住了大半张脸,怕她吹了风。

最近西陵钰和陈婉菱新婚燕尔,西陵钰多是宿在陈婉菱那里,孩子住在她的院子里,见到西陵钰的次数就自然而然的多了起来,陈婉菱又是周到的,不会留下把柄让人抓,经常会把孩子抱过去见一见,这时候,小姑娘有些羞怯的从乳母怀里扭头过来,口齿还有些模糊不清,但却声音软糯的叫了声:“父王!”

西陵钰对这个孩子,自然不会有什么感情。

不过也好在她不是卫涪陵生的,否则恐怕还会适得其反的让他看都不想看一眼。

这会儿大家都站在这里,闲来无事,西陵钰见着孩子粉嘟嘟的小脸蛋,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小姑娘咯咯的笑了两声。

小孩子,就是有这样的感染力。

一大早,阳光微暖,孩子的笑声纯洁清脆,西陵钰倒是不觉得这个孩子讨厌。

陈婉菱从旁边看着,面上也带了笑容道:“小郡主最近又长个了!”

裹在大氅下面的手,忍不住摸了摸自己尚且平摊的小腹,这时候,倒也不带什么功利之心,只是有些羡慕的急着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了。

西陵钰没发怒,这里的气氛自然就跟着融洽几分。

大家等了快有一刻钟,管家才满头大汗的快步从门里出来。

西陵钰抬头,见着出来的就只有他一个人,顿时就是脸色一沉。

管家偷偷抬眼瞧见了,便是心里咯噔一下,但也只能硬着头皮迎上来:“殿下!”

陈婉菱也有些尴尬:“姐姐呢?”

“回禀殿下娘娘,青青姑娘说太子妃身子未愈,不想冲撞了这大好日子里的喜气,所以……”管家道。

下人们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偷偷那眼角的余光去瞄西陵钰的反应。

西陵钰的面色阴沉,片刻之后便是一拂袖,转身就上了马车,“进宫!”

陈婉菱也不多此一举的劝说,使了个眼色。

乳母赶紧抱着孩子上了后面的马车,她则是被芸儿扶着,上了西陵钰的马车。

东宫的仪仗,浩浩荡荡的启程。

这个时间,不早不晚,今天有资格进宫赴宴参加朝贺的官员们也都正车马并进的往宫里赶,西陵钰他们虽然耽搁了,但是东宫本来就离着皇宫最近,他们还是比西陵越和沈青桐都早到了一步。

这位太子,可是旷古烁今,同时拥有两位太子妃的,所以这一天,东宫众人不可能不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尤其是——

前一位太子妃卫涪陵没有出现,小郡主都是被陈婉菱带过来的,这自然就不免的让人开始揣测议论太子后院错综复杂的关系。

一群的命妇千金们正在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呢,就听到有太监高唱:“昭王殿下到!”

众人连忙收摄心神,循声望去,就见昭王府的车驾也在晨光的沐浴之下缓缓地行来。

最近这段时间,沈青桐和西陵越之间的关系还不错,当然,他们的关系在外人看来,一直都很“不错”,西陵越先下的车,穿一身紫金朝服,光芒万丈。

他站在马车旁边,目空一切的负手而立,待到沈青桐被婢女扶下马车,他就扯了她的一只手,往宫门的方向去,两人换了宫轿进去了。

这时候,因为西陵越出现带起的低气压气氛才缓慢的消散恢复正常了,大家长吁短叹的纷纷松了口气。

“唉,太子妃怎么没来?不会是真的病了吧?”喜欢嚼舌头的妇人们又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

“怎么没来?那不是跟着太子进去了吗?”有人笑嘻嘻的打趣。

“装什么蒜?我说的是前一个!”前面的人撞了她一下。

旁边又有人凑过来:“这卫太子妃都称病好几个月不肯出门应酬了,虽说太子娶平妻这事儿有些稀罕,但是那位主子看着可不像是这么不经事的人啊,之前我可一直以为她是为了和新晋的这位赌气,这才故意称病不出来露面呢!”

“话是这么说,可是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局面?虽说都是太子妃,现在借着南齐朝廷的风光,卫太子妃还压了陈太子妃一头,可是卫太子妃是被太子诊断说是不能再生了的,回头等陈太子妃生了儿子……两个人,还不是高下立判,胜负一目了然吗?”

“是啊!子嗣为大,现在虽然看着两人是平起平坐的,可是对这女人来说,最后谁能生出儿子来,谁才是真正的赢家啊!”

这么一想,大家都不免唏嘘。

卫涪陵虽然性格孤傲冷淡了些,不会刻意的和谁去讨好拉拢关系,但毕竟她也不屑于算计这些人,所以这么多人下来,她的人缘虽然不好,却也不坏。

大家都是深宅大院里出来的,哪家对妻妾争宠的事情没有点儿感同身受的感触的?

一时之间,有些人就不免有些同情她。

气氛一度低迷。

然后就有人半开玩笑的打圆场道:“什么儿子不儿子的,最后看的还不是女人的手段吗?昭王妃还不是没儿子?你们再看看昭王府,干净的跟什么似的,别说侧妃了,连个侍妾都没有,我瞧着,昭王殿下和王妃的关系可是好着呢!”

这么一说,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马上有人附和:“是啊!这事儿瞅着就稀奇了哈,那昭王妃看着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本事?”

重点是,那位昭王殿下浑身都打着“生人勿近”的标签。

可偏偏——

王妃降得住他啊!

这时候,已经有些被后宅争斗闹得心力交瘁的妇人跃跃欲试的想——

是不是该寻个机会和昭王妃搞好关系,请教一下驯夫之道啊!

这绝对是个严肃的问题,不是开玩笑的。

有人暗地里琢磨开了,有人却还在举一反三的继续议论:“儿子不儿子的,倒也不是真是那么打紧的,还是要看男人啊!”

有正室生不出儿子的多了去了,只要男人的心思在你身上,孩子么……抱一个过来也是一样的。

一群看上去光鲜无比的夫人们,在平头百姓艳羡其锦衣玉食的同时,其实或者真的谁也不比谁幸福。

这些人,热火朝天的议论到最后,最后推己及人,却都难免的有点心有所感的各自散了。

彼时的东宫之内,卫涪陵却不过刚刚起身,还穿着中衣,身上披了一件大氅站在门边看阳光落在院子里青石板上的光影。

青青端着洗脸水过来的时候难免被她吓了一跳。

“娘娘!”她跺脚,焦急的唤了一声,然后感激快跑进来,把脸盆往桌上一放,转身把卫涪陵拉进门,反手关了门:“这大冷的天,您穿这么少,当心染了风寒!”

卫涪陵倒是任由她把自己拉进门。

她走到桌旁桌下,笑了笑,问:“今儿个吃什么?”

“今天除夕,娘娘想吃什么,奴婢叫人去给您做!”青青道,一边打湿了帕子递给她。

卫涪陵却没再说话,接过帕子把手和脸都擦了。

隔着几重院子,外面的街巷上隐隐有爆竹声传来,喜年的气氛一览无余,反衬之下,这雕梁画栋的东宫内院之中就显得过分冷清了。

青青看在眼里,难免的一阵心酸。

她半天没吭声,卫涪陵把帕子扔回脸盆里,却是面色如常的问道:“他们都走了?”

“嗯!”青青黯然道。

卫涪陵闭上眼,半晌,唇角牵起一点嘲讽的弧度,“孩子呢?”

“带着一起去了!”青青道。

卫涪陵于是就不再说话了。

青青咬着嘴唇,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的一转身,跪在了卫涪陵的面前,拉着她的袖子恳求道:“娘娘,要不您就不要硬撑了吧,去跟太子服软认个错,都这么多天了,我看他也快忍到极致了,有小郡主在他手上,您讨不了好的,不如还是……”

卫涪陵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

青青瞬间噤声,声音戛然而止。

卫涪陵冷笑:“你以为我服软认个错就能息事宁人了吗?”

不可能了,她和西陵钰之间,早就不可能化干戈为玉帛。

“可是他手里抓着您的把柄呢!”青青急道:“一旦小郡主的事情被抖出去……”

那可是混淆皇室血统的罪名!

这一条罪名一旦被揭发,就算卫涪陵背后的靠山是南齐皇室,她理亏成这样,也是必死无疑的。

西陵钰带走了孩子,无非是在威胁她,想要逼她就范去主动告饶的。

可偏偏,她就是不肯。

青青想着这些事情背后的牵连,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卫涪陵的心思却根本就不在此事上面。

她扭头盯着窗棂上的阳光,半晌,面无表情的道:“之前我叫你回给宫里的消息,你回了吗?”

之前常贵妃有叫人传信过来,问她除夕会不会参加国宴的事。

因为是让下人传信,她就只问了这么一句。

但是不用多说卫涪陵也知道,她是在这天有所图谋和打算的。

她没回应自己去不去,只是让人捎信,把西陵钰大婚那天东宫里那场风波的始末转告常贵妃了。

“嗯!”青青点头,心里难免的忐忑。

“真有意思啊!”卫涪陵叹一口气,面上表表情却带着戏谑:“那一天,到底还有谁在针对昭王府和沈青桐呢?”

而宫里的常贵妃得到了消息,却只是冰冷的一笑,顺手把曲嬷嬷带回来的纸条烧了。

“唉!娘娘!”曲嬷嬷有些意外的低呼一声。

火光蔓延,映在常贵妃脸上,让她涂了厚厚脂粉的脸看上去诡异的有点不真实。

“你下去吧!”常贵妃只是面无表情的挥挥手。

有人要针对沈青桐,那会是什么人呢?

卫涪陵的眼光虽然犀利,可却也毕竟只是个涉世不深的外人罢了。

那天凌晨的一道火光窜过,第二天再推开殿门的时候她就绝口不提了,一直转眼到了这一天,除夕。

一大早,常贵妃也是盛装去参加皇室的祭奠。

皇后不在了,有些仪式本来她现在位分最高,是有资格陪着皇帝一起参加的,可是皇帝没提,她也不在乎,就安之若素的和众嫔妃一起跟在后面。

祭天的仪式上,有人不经意的侧目,却看到远处的回廊上一个看着极为眼生的蓝袍少年在瞧热闹。

“咦?”有人小声的道:“那是谁啊?是哪家的公子?怎么——以前没见过?”

尤其,还能这么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宫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