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昭王眼睛有问题吗?(二更)/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沈青桐先是吓了一跳,但是转念一想,这地方也还算隐秘,就干脆懒得和他争执。

她抬手抹了把额头。

西陵越道:“没流口水!”

沈青桐:……

他的手,撑在她头顶,眉目含笑,由上而下的俯视她,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沈青桐料想那少年的到来是影响不到他什么,再见他心情正好,便就直接问了:“那会儿站在那边的那个人,你也看到了吧?他是什么人?”

西陵越抿抿唇,眸子里光影明亮的盯着她,就是闭口不谈。

沈青桐倒是能够读懂他眼神里的意味,横竖这地方也算隐秘,她便是往前一迎,飞快的踮起脚在他唇上啄了一下。

于是,西陵越就很满意了。

沈青桐微微的红了脸。

他抬手蹭蹭她的脸颊,笑道:“裴影夜回国之后一直没有登基为地,一直以太子的身份监国,这事儿你知道的吧?”

裴影鸿走后,有关他的消息,沈青桐知道西陵越不高兴,所以都没有刻意的打听,但是如果他真的继位为北魏的皇帝了的话,那么大越这边肯定也会议论开,皇帝也会安排礼部过去人道贺的。

所以,显然是还没有消息的。

对于他的明知故问,沈青桐没有回应,只是盯着他,等他继续。

西陵越道:“摄政王独揽大权多年,他在北魏朝中的势力根深蒂固,想必他是想在那之前,先把余孽肃清吧,所以就顺水推舟的由着他们阻挠拖延了。不过么……和咱们大越拉一层关系上来,总归是利大于弊的!”

这样说来,就还是要联姻了!

沈青桐对这个消息并不觉得怎样的意外,想了想,只是问道:“陛下这边,还是选的临川公主吗?”

西陵越看她的神情,是真的没有任何额外不该有的情绪,不由的心情大好,几乎是有问必答的。

他有些揶揄的笑道:“不过么……北魏方面的人选,大概会有变!”

沈青桐一愣,随后就明白过来。

她皱眉:“那——陛下会答应吗?”

西陵越但笑不语。

众人在御花园里散步了一会儿,待到接近开宴的时辰就去了设宴的大殿。

年关的朝贺,总是场面隆重盛大,至于他国来使,不过客人,尤其今天来的这个北魏二皇子裴影鸿,皇帝对他的期望值也不高,所以都没有刻意引荐。

殿内的气氛还算不错,只是后半席的时候,就有女眷不胜酒力,先后出去透气了。

临川公主是坐不住的,几乎是最先走的。

然后,没过一会儿,裴影鸿就也悄悄的溜了。

沈青桐想了想,就也放下酒杯跟了出去。

彼时云翼就站在殿外,见她出来,便是福至心灵,探出一根手指头指了指。

沈青桐顺着他的指引找过去,果然,临川公主已经被那位堵住了。

那边的回廊尽头,光线昏暗。

“我皇兄是北魏的一国之君,他的后宫,哪能只容一个女人?到时候三宫六院,公主就算你贵为金枝玉叶,又能分他多少宠爱?”裴影鸿道。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临川公主的声音明显透着惊慌。

那裴影鸿始终笑嘻嘻的一副模样。

这时候,他突然一步上前。

临川公主吓了一跳,连忙后退。

可是今天为了赴宫中国宴,穿的过于隆重了,裙摆太长,拖在了地上。

她这一个后撤,就身子不稳。

裴影鸿一把拉住他的手腕。

他的容貌本就生的不差,不只是不差,甚至可以说是容貌甚美的,这么露齿一笑,即便不怎么正经,倒也不叫人讨厌。

但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临川公主烫了似的就去甩他的手,却听他语气有些暧昧的说道:“公主殿下不如考虑一下本王如何?”

临川公主如遭雷击,整张脸上的表情都僵了。

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的这个人,像是在看一个随时可能把她撕成碎片的疯子,半天忘了反应。

裴影鸿犹不自觉,仍是脸皮奇厚的继续推销自己:“本王吧,随手不及皇兄那般雄才伟略,可是回头皇兄登基之后,我也好歹是个亲王,我看公主也不像是个喜欢后宫算计的刻薄女子,咱们彼此将就一下,而且……”

他说着,就自顾转了圈打量自己:“本王这样貌至少生得也算不错了吧!”

临川公主是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的人,更何况,这人如此直白大胆,当面就来跟她谈婚论嫁来了。

“二殿下您许是喝多了,本宫先走了!”匆忙的应付了一声,临川公主提了裙摆,推开他就有些狼狈的要逃走。

裴影鸿目标明确,他回头,盯着那少女可以说是仓惶的背影,不禁勾唇一笑,然后抬脚就要去追。

本来大越的皇帝就有联姻之意,他也已经明确是表明了来意,虽然皇帝一开始的目标是裴影夜的皇后之位,所以表现的多少有些不悦,并且也还没有明确的应承什么,可是么——

不结亲,难道还要结仇吗?

只要他稍微用点儿手段,做一点小动作,这事情皇帝也就只能顺水推舟的点头了。

因为他没急着追,临川公主转眼已经冲过前面的拐角,没了踪影。

裴影鸿快步去追,也没顾上脚下,冷不防本来光滑平坦的回廊上就从旁边的暗处横出来一只绣鞋。

“哎哟!”裴影鸿全无防备,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的趴在了地上,待到揉着发疼的手腕做起来,一寸一寸的抬头,顺着那只绣鞋网上,锦衣华服再上面,就现出一张女子明眸皓齿的脸庞来。

彼时那女子正悠然坐在栏杆上,随手弹了弹鞋尖上的灰尘。

她的样子看上年纪肯定不大,但是装扮华丽厚重,又挽了妇人的发髻,一看就是成了婚的。

廊下灯笼的射出的光线自然不及殿内那般亮堂,裴影鸿第一眼没认出她来,但是再定睛又看了一眼,马上就知道她是谁了。

他是有些意外,便就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了,就那么仪态全无,散漫无礼的仰头看着坐在栏杆上的沈青桐,吊儿郎当的质问道:“你偷听?”

沈青桐但笑不语,只是拍干净绣鞋,这才抬眸对上他的目光,盈盈一笑道:“二皇子殿下走路怎么也不看着点儿?瞧你把本宫的鞋子都弄脏了。”

恶人先告状?而且还是面不改色心不跳?

裴影鸿觉得自己今天算是长了见识了,不免又多看了她两眼。

他专注看人的时候,眼睛就显大了,沈青桐一瞬间想到脑子缺根筋的云翼,顿时就没了教育他的兴致。

于是,她拍了拍裙子,起身绕开裴影鸿就走。

裴影鸿坐在地上,一着急,扭头就冲着她的背影喊:“好不容易遇上了,多聊两句呗!”

沈青桐怀疑自己是不是又遇到一智障,直接没理他就继续往前走。

裴影鸿知道叫不住她,这才慌慌张张的爬起来,身上的泥土都来不及拍掉,就屁颠屁颠的追过去,一边道:“我呆不了几天就走的,你就没什么话要捎给我皇兄的吗?”

沈青桐脚下步子不由的一缓。

裴影鸿颇有些得意的追上来,绕到他面前镇定,挑着眉毛道:“你脾气这么大,大越的昭王眼睛有毛病吗?”

这么口无遮拦的孩子,是连云翼都要望尘莫及的。

沈青桐也不着急,她面上犹带着一成不变的笑容,抬手拢了拢头发。

裴影鸿只当她是借机掩藏尴尬,正想再奚落两句呢,冷不防就被沈青桐推了一下。

沈青桐的手劲不算大,但是推这个纨绔一把还是绰绰有余的。

裴影鸿脚下一个踉跄,后退两步,后背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觉得脖子上一凉,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抵住了。

养尊处优的皇家子弟,可没有西陵越那样的定力,当场就吓得手脚冰凉,脸色惨白。

他也不敢动了,想说话,又觉得喉结抖动就要见红,于是就憋着一口气,用见鬼一样的表情盯着面前矮了他大半个头的沈青桐。

沈青桐手里簪子抵着他喉咙,面上笑容还是不露任何的瑕疵的调侃道:“他眼睛大概没问题,不过他的应变是比你强多了,这时候,至少身边要多带个人吧!”

她说着,左右看了眼。

裴影鸿横竖的不敢开口说话的。

沈青桐又把视线移回他脸上,话锋一转,继续道:“北魏朝中据说也是没美女众多,二殿下何必千里迢迢过来我朝娶个媳妇呢?不嫌麻烦吗?”

主要是——

这大越难道盛产泼妇吗?

眼前的这个可是堂堂昭王妃啊,而且还有极大的可能会是将来的一国之母,确定真的不是昭王眼瞎吗?

裴影鸿这会儿是看见她就先怕了,心里已经开始打退堂鼓。

可是,他不敢说话,连摇头也不敢啊,眼见着那一口气憋得一张脸都青了,沈青桐这才慢条斯理的撤了手,又在动作优雅又毫不违和的把簪子插回了发间。

一只金步摇,妖冶妩媚。

裴影鸿心想:这样的首饰,配她,真是暴殄天物。

沈青桐整理好,就又甩了他便走。

裴影鸿摸摸自己的脖子,确定没见红,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这位纨绔皇子也是个缺心眼的,转念一想,还是好奇心作祟,赶紧快走两步又追上去,跟在沈青桐屁股后面问:“哎,你怎么不问我怎么一眼就认出你的?”

白天他去祭奠那边的时候,其实就是为了去看沈青桐的。

昭王西陵越,是大越朝中地位仅次于太子的皇子,他的朝服和所站的位置都一目了然,那么跟在他身边的自然就是他的王妃了。

而至于裴影夜和她的事——

沈青桐的确是有些奇怪,这个纨绔的二百五怎么会好像是知根知底的样子,就算他和裴影夜连成一气,以裴影夜的为人也不应该会跟他这么毫不保留的透老底的。

沈青桐停下步子,冷了脸,扭头看他。

裴影鸿就有点不敢离她太近了。

他也赶紧刹住了步子,还刻意隐晦的往后退了小半步。

可是沈青桐的眼神盯着他,尤其是这么不友善的盯着他的时候,他就本能的想要讨好一下,于是挠挠后脑勺,颇有些腼腆的道:“早年皇兄一直不在朝中,我母妃动了点儿心思,为了提前早做准备,就暗地里先追查了一些事……”

只是,他的母妃在他才刚十岁的时候就早逝了。

这些事情,包括裴影鸿母妃去世的原因,沈青桐都没过问,知道了她想知道的,她就又继续往前走,拐了几个弯,直接回了大殿。

裴影鸿追了她一路,可是从这边的回廊是拐过去,就偶尔能见到宫婢内侍往大殿那边送菜送酒水了,他也不敢追上去,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掩人耳目的回了大殿。

彼时那殿内的酒宴已经接近尾声,气氛却很好,觥筹交错,到处都弥漫着酒菜的香气。

因为两个人不可能有交集,所以纵然两人一前一后的回来,倒是也没有任何人怀疑过他们会私底下见面。

西陵越是猜得到的,不过他只看了沈青桐一眼,就什么也没说。

沈青桐见他如此识趣,心情就更好了,端了杯子刚要喝水,不想,却听身边西陵越小声的问:“临川呢?你刚才没找见她?”

临川公主?

沈青桐端着杯子的手顿住,隔席看过去,果然,庄嫔旁边的位置还是空着的。

她一愣:“她没回来?”

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漫过心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