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血案/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她没回来?”沈青桐大为意外。

想了下,她赶紧扭头吩咐木槿:“去给庄嫔娘娘提个醒儿!”

这宫里,毕竟不是她和西陵越的地方,有些事,他们还是不宜轻易插手的。

“是!”木槿答应了,退到外围,绕了个圈子过去,悄声的和庄嫔说了。

对面的席间,庄嫔的脸色明显有变。

不过她也算稳得住,很快就端起茶碗喝了口茶。

木槿转身退开了,她才吩咐了唐嬷嬷两句话,唐嬷嬷接过她的茶碗,端着出去了。

席间的客人众多,周围的人也只当她是让唐嬷嬷去给她沏茶了,故而也没人在意。

沈青桐这时候却有点心不在焉。

如果真是有人要针对临川公主做些什么的话,那么那人必定也是今天入宫赴宴的客人之一。

只是这大殿之中齐聚了这么多人,毫无头绪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揪出那一个两个的呢?

裴影鸿跟着她就回来了,这个人,虽然有动机,但是应该不是他做的。

那么——

庄嫔母女久居宫中……

“是宫里的内斗吗?”思忖片刻,沈青桐也只能是再去问西陵越:“还是……因为这次联姻的事……宫里还有其他适龄的公主或是皇族宗亲中间有这样的姑娘吗?”

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

西陵越面上并无所动,一直都是一副神态自若的模样。

他抿了口酒,却是不以为然的摇头:“事情未必会有这么简单。”

“怎么?”沈青桐心里困惑,正要扭头看他,不想目光不经意的一瞥,隔着老远,刚好瞧见沈家三夫人林氏满面的喜色,眼底的神情也难掩雀跃。

沈青桐心里一恼,这才想起那天她回沈家时候遇到的小插曲。

莫不是三夫人母子真的异想天开,居然这样的胆大妄为,居然就把手伸到宫里来了?

西陵越见她不动,循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心里便是有所顿悟:“怎么?”

“你还是叫个人去看看吧,我怕临川公主会有事!”沈青桐道。

三夫人母子不知天高地厚,真的保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何况——

皇帝对沈家的那个态度……

如果沈家这次真的因为三夫人母子惹祸上身了,沈青桐倒是乐见其成,只是临川公主何其无辜?

西陵越略一点头,刚要让木槿传信给殿外等着的云翼和云鹏,却见座上常贵妃拦下了皇帝手里的杯盏,搀扶着摇摇晃晃的他起身:“陛下,您今天已经喝了不少了,天色已晚,臣妾先让人送您回去歇息吧,您明天还要单独宴请各国和番邦的使节呢!”

皇帝被她夺了酒杯,本来有些不悦,但是听了她的后一句话,也就没有勉强。

“罢了,朕不胜酒力,就先走了,今儿个大喜的日子,你们随意吧!”他起身,由常贵妃扶着慢悠悠的从王座上下来。

“恭送陛下!”满殿的人就只能纷纷离席,跪地送他。

西陵越的行动受阻。

这大殿很大,皇帝有些微醺,走的又是格外的慢些,等到他挪出了殿外,已经过了好一会儿。

期间,常贵妃一直尽心尽力的扶着他,眼神都没有额外的分出来一点儿。

可是从她开口说话的那一刻,沈青桐的心里几乎已经本能的认定今天的事情里,必定会有她的手笔在里头。

这个女人,伪装蛰伏了十余年,终于是忍不住要跳出来了是吗?

却不知道,是皇帝与她合谋,还是她在瞒着皇帝计划什么?

但是有一点却很肯定——

但凡是这个女人出手,这次是事情就远不会是三夫人想给儿子谋个前程那么简单了。

袖子底下的手指用力的掐着掌心,沈青桐低头跪在那里,直到常贵妃扶着皇帝出了殿门,她就立刻站了起来。

西陵越当然也因为常贵妃恰到好处的开腔而有所警觉,这时候也跟着站起来,眼疾手快的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沈青桐抬头看他。

西陵越道:“本王也喝多了两杯,王妃陪本王出去花园里散散步!”

等不及一步一步的传消息出去了,只能是他自己出面赶紧的找出去。

他拉了沈青桐的手,往外走。

裴影鸿一直盯着他俩呢,这时候便是眼睛贼亮,蹭的一下也跟着跳起来:“听说晚上宫里还会放烟火,小王也要过去看看!”

他这一下子冲出来,因为他本来就样貌生得好,自然容易撩动在座的闺秀们的放心。

有几个人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了两句,也借口透气或者散步,三三两两的离席了。

气氛被这么一带动,本来皇帝在的时候大家就拘谨,这一坐一个半时辰,早就骨头都僵了,朝臣们只顾着互相寒暄,命妇们也有相约出去走动的。

整个殿内的气氛瞬间就松动了。

沈青桐心志不妙,却已经顾不上去踹那没眼色的裴影鸿一脚了。

一大群人,先后从殿内出来。

彼时皇帝正在台阶底下等着辇车过来,听到身后的动静,他回头看了眼,也没说什么。

西陵越牵着沈青桐的手站在高高的台阶上,面上神情寡淡,只是左右一看,沈青桐却是心里咯噔一下。

“云鹏呢?”她问。

“那会儿跟着王妃走了,就没回来!”云翼道,显然是没多想。

他和云鹏都经常陪着西陵越进宫的,哪次也没出什么事。

“王爷!”沈青桐不由的用力握住了西陵越的手指。

西陵越却是纹丝未动,只是从沈青桐的角度,可以看到他唇角若有似无扬起的一点近乎诡异的冰冷弧度。

这么多人尾随,他现在就什么也不做。

片刻之后,台阶底下,从远处就屁滚尿流的跑过来一个小太监,他该是吓坏了,还隔着几步远呢,就先扑倒在地,匍匐在皇帝面前道:“陛——陛下,花园那边——出——出事了!”

庄嫔担心女儿,根本就坐不住,这时候闻言,终于再也控制不住,快步的冲下了台阶。

皇帝被她惊动,不悦的回头看了她一眼。

庄嫔察觉自己失态,却已经顾不得了,直言道:“皇上,临川中途离席,已经有好一会儿不见踪影了!”

皇帝皱眉,继而问那小太监道:“花园里出什么事了?”

“这……这——”那小太监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不敢讲。

庄嫔却是等不得,一脚踹开了她就朝方才他跑过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殿门之外聚集的妇人们开始窃窃私语的议论。

这会儿辇车也来了。

常贵妃道:“皇上,别说临川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就不好了,要不——”

皇帝面上神色是极不耐烦的。

他只是叫常贵妃锄掉沈青桐,可如果常贵妃是要拿他的女儿做筏子——

即使临川在他心里的地位并不重要,这也有点触及他的底线。

他盯着常贵妃,眼底目光阴鸷。

常贵妃勉力挤出一个笑容,没做声。

然后,皇帝就抬脚往前走。

“带路!”梅正奇赶紧踢了那小太监一下。

小太监赶紧爬起来引路。

有了皇帝带头,后面的人就能光明正大的尾随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御花园,却也没走多远,就看到前面夜色中竖起一道刀墙,十几个侍卫围着,中间一个华服男子仰面倒在地上,眼睛惊恐的圆瞪着,脑后的地面上血水聚成了小小的湖泊,明显已经没气了。

而在旁边的地方,临川公主面色惊恐的抓着领口,茫然无措的站着。

再越过她去,是两个体格健硕的禁卫军按倒了一个蓝袍的侍卫跪在地上。

那人不是别人,却赫然就是昭王西陵越的贴身亲信云鹏。

“临川!”庄嫔是第一个赶到的,见到倒在血泊里的男人就先吓得丢了一半的魂,再等看到了临川公主,就赶忙冲过去,一把将女儿揽入怀中,“你没事吧?”

临川公主一直在发愣,这时候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茫然的抬起头,有一瞬间,居然像是都没有认出庄嫔来。

随后皇帝也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赶到了。

“呀!”梅正奇惊呼一声,指着地上横死的男人尸体,“这……这……”

大好的日子,真是晦气!

皇帝目光锐利的环视一圈四周,眼底都是阴霾。

然后下一刻,本是喜滋滋混迹人群里的沈家三夫人林氏突然发出了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嗷的一声就扑了过去,抱住了血泊里的那具尸首:“浩儿!浩儿你这是怎么了!”

这惨叫声,和远处的鞭炮声以及周遭喜气洋洋的红灯笼映衬的气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凄惨,只是叫人看在眼里,又会觉得莫名的滑稽。

“啧啧啧!”裴影鸿扯着脖子看了两眼,就拿袖子掩住抠鼻,唏嘘着看热闹去了。

沈青桐看到被按在那里的云鹏,脑中顿时如电石火光一般掠过整件事情的全貌。

果然,这件事的发展不简单。

三夫人母子想要利用临川公主平步青云,却也不过是被有心人士利用做了垫脚石,这一局,要针对的,居然是西陵越,乃至于整个昭王府。

她面上表情冷凝,并没有去看常贵妃此时的表情,只是心里在无声的冷笑——

这女人,果然是狮子大开口,她想把昭王府一口吞了,那也要看她有没有这样的胃口消受了。

那边林氏抱着横死的儿子一顿猛嚎。

常贵妃是置身事外,不随便开口的。

不知道为什么,皇帝也迟迟没有说话,却是被她嚎的头痛欲裂的贤妃斥责道:“行了,先别哭了,好歹先问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云鹏居然被按下了,看到这个局面,她才是最心焦的人。

只是想不通,到底是谁有本事在宫里布局,设了套给西陵越钻。

林氏满心都沉浸在失去儿子的悲痛中,闻言,哭喊声便是戛然而止。

她猛地抬头,朝被人按在一边的云鹏看去,随后又想起了临川公主,便是恶狠狠的瞪了过去,大吼道:“谁!是谁害了我的儿子?”

禁卫军们看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尤其是西陵越也在场,他们多少有些为难,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道:“就是这个人,是他在宫里行凶杀人的!”

昭王的贴身侍卫在宫里杀了沈家的儿子?

怎么看都是要杀人偿命的,而且弄不好昭王也要因为御下无方被弹劾的。

何况——

云鹏是西陵越的心腹,他会舍得就这么废掉这一条左膀右臂?

而一旦西陵越出门袒护,那么这件事就会越闹越大,慢慢的朝着不可收拾的方向发展下去的。

常贵妃的目的,绝对不只是一个沈青桐这么简单,她的目标,是西陵越。

说白了,没了西陵越,沈青桐算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