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寻衅/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夜,昭王殿下早早的回了府里,妖精打架,而太子则是去了大理寺,忙着查了一夜的案,一直忙到黎明时分才回府。

陈婉菱一夜没睡,忧心忡忡的等着,这时候听说西陵钰回来,就赶紧往门口去迎。

“娘娘,您怎么来了?”管家正指挥人把车马移进府里。

“殿下回来了?”陈婉菱道,往外看了眼。

“是的!”因为她自打入府以后就和西陵钰的关系处的不错,管家对她就格外的尊敬客气几分,刻意提醒道:“殿下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陈婉菱一愣,却也没有多问,只是略一点头,就又带着丫头转身往里走。

“娘娘,咱们回去吗?”芸儿问道。

陈婉菱顿住脚步,想了想:“小厨房不是炖着鸡汤吗?去取来!”

“是!”芸儿会意,转身去了。

这边卫涪陵的院子里,却是分外寂静。

自从小郡主被挪到了陈婉菱那里,两个乳母都无精打采的,这院子里就格外显得死气沉沉了。

卫涪陵一直无所作为,甚至都没有想办法缓和她和西陵钰之间的关系,仍是我行我素。

不过最近她的睡眠不是很好,这天很早就醒过来了。

“娘娘醒了?”青青也欠身从外间的榻上起来,点了宫灯进来,“天还没亮呢,娘娘再歇一会儿,早膳想吃什么,奴婢先叫人去准备!”

卫涪陵却根本没有看她,目光只是越过她去,盯着外面的方向道:“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外面的灯光好盛!”

青青扭头看过去,也没说话,转身要出去打探消息。

卫涪陵却是兀自笑了笑道:“不用去了,你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天亮以后,你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带你去见西陵钰,小郡主的周岁生日就要到了,宴席是不能不摆的!”

这一晚上,府邸里明显不正常,显然是有事情发生的。

青青迟疑:“这个时机……”

“照我说的去做!”卫涪陵道,语气不容拒绝。她冷笑:“一开始不就是他在打折瑞算盘,想要借这次的生日宴来给我好看吗?现在他想收手了,也要问我答不答应!”

青青是真有点怕了她了,“娘娘,最近这朝中的情况看着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咱们是不是再等等看?”

卫涪陵看了她一眼:“等着看什么?”

青青道:“要不再跟贵妃娘娘通个气,问问她那边的打算和情况?”

卫涪陵冷笑:“那个女人可不是个善茬,本宫可不敢指望她!”

青青终究是觉得她这样做太疯狂了,还是尽力争取的劝道:“可是此事一出,势必影响两国关系,这样一来就势必激怒太后,我怕到时候……”

卫涪陵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这就是釜底抽薪之计,这样的日子,本宫也的确是过的够了,就这一次,且看齐崇和齐岳双方的手段了吧!”

以前的卫涪陵,永远可以保持冷静的头脑和清晰的利益算计,可是最近这段时间青青明显的发现她是日益疯狂了。

可是自家主子是个什么性情,青青再清楚不过了,见她如此坚决,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西陵钰这边被大理寺的一宗纵火案搞的焦头烂额,查了一晚上,得到的线索也就和之前大理寺卿报上来的无异。

陈婉菱叫人把鸡汤送过去,自己很识趣的没进去打扰。

西陵钰听说是她送来的,倒是勉强打起精神来喝了两口,只是怎么都食之无味。

来宝见他一筹莫展的模样,忍不住道:“皇上既然是把此事交给了殿下您来处理,多少都有个维护的意思吧?现在事情的决定权既然落入殿下您的手里,咱们仔细的把这事情给圆过去不就好了?”

西陵钰不悦的将勺子一扔,“你当这事情是这么好处理的吗?父皇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里面存在的疑点,本宫还能把他当傻子糊弄不成?”

皇帝现在是怀疑他,更不信任西陵越,把这件事交给他处理,多少是带了几分试探的意思。

他总不能真就有恃无恐的照着自己的意思把一切的事情都抹平了。

来宝被他骂得缩了缩脖子。

西陵钰也没了胃口,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命令道:“传本宫的话下去,让咱们府里的亲信出去秘密查访,临川的身份不能实打实的确认,这件事就要格外的慎重,反正后面还有时间,也没有必要着急就这么定案,先看看还能不能找到别的线索吧!”

“是!”来宝领命出去了,西陵钰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又过了有小半个时辰,天色已经大亮。

来宝从外面回来,脸上表情就纠结的很难看了。

“有什么话就说!”西陵钰一直没睡着,不耐烦的道。

“是!”来宝吓了一跳,这才说道:“刚才太子妃那边叫人传了话,说是……想知道小郡主生日宴的具体布署!”

西陵钰一开始的反应是陈婉菱,就没当回事。

来宝站着没动。

他又反应了一下,便是忽的睁开眼:“卫涪陵?”

“是!”来宝知道这个时候提起那位太子妃就无异于火上浇油,不禁就有点头大。

西陵钰果然恼怒的一挥手把汤盅砸在地上,恼羞成怒道:“摆什么生日宴?让她老实呆着!”

卫涪陵那女人,她会急着给女儿摆什么生日宴?何况那又不是她的女儿,不过就是个由头引子,又来找茬跟他挑衅的。

一开始他关了卫涪陵,又带走了孩子,真的就单纯的只是想借这个孩子的身份来逼卫涪陵就范服软,好把她藏着的暗卫都交出来的。

可是这女人不识好歹,一直死扛着。

他也是受够了这女人的脾气,便干脆就有了孤注一掷的打算——

只要揭发了卫涪陵混淆皇室血统的重罪,他不出面力保,那么卫涪陵必死无疑,这女人做了这样的事,就是南齐的皇室都没有脸保她,更有甚者,还要和她赶紧撇清了关系。虽然表面上看,此事一经揭发,必定要损坏他和南齐之间一直保持良好的关系,但是换个角度想想,卫涪陵做了这样的事情,实属居心叵测,如果南齐不想被她拖下水的话,他们反而需要进一步表示诚意,来拉近彼此的关系的,这其中还是有余地的。

虽说这都是未知数,若在以前,西陵钰的为人在那里摆着,他不一定会赌,但是最近他的耐性真是被卫涪陵消磨殆尽了,赶紧把那个女人处理掉,他才能永绝后患,耳根清净。

小郡主的生日宴,本来已经被他罗列上了日程的,可是现在——

他刚因为临川公主和云鹏的事成了众矢之的,这个节骨眼上还要拿他的家务事去烦皇帝,那就太不明智了。

西陵钰基本已经打算将这件事搁置了,谁曾想卫涪陵居然又上门寻衅?

来宝未免被波及,赶紧脖子一缩就转身退了。

这件事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陈婉菱的耳朵里。

芸儿担忧的道:“娘娘,这件事您要不要去跟殿下说一声?毕竟您刚进府,小郡主就被挪到您这里来了,外面流言蜚语本来就很多,已经说的很难听了,如果现在连小郡主的周岁宴都不给办——这脏水,恐怕都要泼到您的身上来了!”

陈婉菱最近也是顶着很大的压力,可是这时候也唯有忍了。

“算了!”陈婉菱道:“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有些事还是尽量的不要掺合,总之你盯紧了乳母那边,只要保证小郡主在我这里万无一失,总归也没人能戳透了我的脊梁骨。”

“嗯!”芸儿答应了,就没再提这茬儿,又过了个把时辰,管家就过来找人,委婉的表示,今天应该继续应酬,去给族中的长辈们拜年了。

“礼物和车驾属下都照规制准备好了。”管家道,只是西陵钰那里,他不敢去催,所以就只有来找陈婉菱了。

这种送人情的场合,陈婉菱傻了才会驳他的面子,想了想道:“殿下手上不是有要紧的案子要办吗?我一个人去吧!你叫人把车马准备好,我换了衣裳就来!”

“是!”有她出面主持,管家算是松了口气。

这边陈婉菱收拾了一下,又让人知会了来宝一声,就带着丫鬟仆役出了门。

昨儿个初一,各方官员来府里送礼的多,他们一天没出门,今天出门,转的自然就是各家老王爷的王府了。

陈婉菱一个人过去,也就是和各家的王妃打个招呼,过个面子情就算了。

她一晚上没睡,路上颠簸着就觉得头痛欲裂,正在烦躁的闭目养神的时候,不料身下马车剧烈的一颠簸,她吓了一跳,忙不由的坐起来。

“怎么回事?”芸儿推开车门大声的斥责。

陈婉菱皱着眉头,正在发愣,冷不防旁边的窗帘被人从外面撩开,冬日暖阳之下,露出一张让她视为梦魇一样的明媚脸庞。

简直就是白日见鬼!

脾气温婉柔顺的太子妃,一瞬间就想跳脚大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