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你先生了本王的儿子再说!/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月初九,太子唯一的嫡女宁舒郡主的周岁生辰。

太子妃卫涪陵据说是大病初愈就亲自张罗开了,安排小郡主生日这天的周岁宴,只不过因为前面刚出了大理寺大牢里的无头公案,太子被牵连在内,激怒了皇帝,后宫都在观望,各宫送出来的礼物就十分的有限了。

常贵妃一向和宫外都没有来往,自然不会掺合这种事。

季淑妃全着面子让人送了一份礼物过去,陆贤妃则是直接避嫌了,而到了初九这天,宫里几位位分高的主子也都老实呆在了宫里,没有去凑热闹。

东宫办宴会要邀请的客人名单是卫涪陵亲自拟的,她就是冲着沈青桐来的,自然帖子是如期送了来的。

沈青桐也没和西陵越说,只是这天起床之后西陵越却没急着走。

两个人和往常一样的用过了早膳,沈青桐道:“今天是宁舒郡主的周岁生日,东宫设宴,王爷过去吗?如果不去的话,就把云翼借给我用一用吧,我怕会有麻烦,得防着点儿!”

西陵越坐在桌旁喝茶,回头看了她一眼,问道:“那得看你想不想本王陪你去了!”

她要借着小郡主周岁生辰的机会对卫涪陵下手的事,本来就没瞒着西陵越。

沈青桐本来正在衣柜前面挑衣裳,闻言,手指停在一套石榴红的宫装前面顿了半天,容后又突然扯了衣裳出来冲着西陵越道:“我今天想穿这个,王爷有合适的衣裳搭吗?”

脸上却是笑得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西陵越懒得和她计较,从她脸上移开了目光又喝一口茶:“随你!”

沈青桐就欢欢喜喜的拿着衣裳去里面的卧房里翻出首饰匣子搭配首饰去了。

西陵越扭头盯着她忙碌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就放下茶碗起身走了出去。

他走之后,木槿才从外面进来,一边把桌上茶碗都收了让丫头端走,一边走进来,满脸担忧的道:“王妃,这两天你又把王爷怎么了?”

怎么瞧着都觉得这两天的气氛不太对,虽然俩人不吵架也不打架,可就是这种气氛微妙的有时候叫人觉得压抑又有时候甚至会毛骨悚然的。

沈青桐回头看了眼外间圆桌旁边已经空了的凳子,失神了一瞬,然后才把目光移到了木槿的脸上道:“帮我配好了首饰收拾一下,今天东宫那边你就别跟着去了!”

木槿刚要伸手帮她准备东西,闻言,一颗心瞬间悬到了嗓子眼:“今天……会有事情发生吗?王爷和王妃会有危险?”

“可能吧!”沈青桐不甚在意的说道:“总之你不用跟着了!”

沈青桐做事没个谱儿,更是随性而为,经常的没轻没重,木槿知道自己跟着反而容易成为拖累,纵然心里不放心,也只能以“王爷至少还靠谱”为借口来安慰自己了。

沈青桐换了衣裳收拾好,出门的时候,周管家已经把礼物和车马都准备好了。

西陵越不在。

沈青桐左右看了眼:“王爷呢?”

周管家一愣。

沈青桐道:“去叫他一声,就说我准备好了!”

周管家是这才知道西陵越要一起去东宫,忙不迭进门去叫人了。

西陵越没那么多讲究,周管家进去了不一会儿就把他请了出来。

他只随意的穿了身月白色的锦袍,本是极清雅的颜色,那布料里面却用浅银色的丝线穿插绣了厚重的云纹图案,瞬间将那种清新明朗的气质压下去,莫名的就增几分凛冽和庄肃。

沈青桐穿了色彩鲜亮的衣裳站在他身边,就给人一种锦上添花,赏心悦目的感觉。

周管家跟在他身后,眼睛忍不住在两人身上瞄了又瞄。

沈青桐就是明目张胆的盯着他看了。

云翼手里提着宝剑缩在门边,心想他家王爷真是不讲究,人家东宫设宴是喜事,他却穿成这样去招摇?这就是故意的吧?

一大家子堵在这里参观他家王爷。

西陵越冲沈青桐一挑眉:“可以走了?”

沈青桐这才赶紧收摄心神道:“可以了!”

他先一步上车。

周管家赶紧招手,有人搬了垫脚凳过来,沈青桐也跟着上了车。

木槿和蒹葭这些丫头都不在,西陵越看在眼里也没为说话。

沈青桐挪到他旁边,仔细拉平了裙摆规矩的坐好,以免留下褶皱,然后才又回头上下打量他。

西陵越手里拿着书卷,忍了半天,最终还是破功,砰地一声把书卷扔桌子上了,“你看够了没?”

沈青桐都是神态自若的道:“你这身衣裳是什么时候做的?以前好像没见过。”

自从俩人住一起之后,西陵越的衣裳一般也都搬到了沈青桐那边,就留了一套朝服在书房,以备不时之需。

而且这个人,虽然自视甚高,却从不附庸风雅,多少还是喜欢有些颜色的衣物。

西陵越闭眼往车厢壁上一靠。

沈青桐本以为他是不屑于回答的,不想他居然却是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道:“有几年了,具体不记得了!”

他也曾是个青葱少年,有过最好最灿烂明媚的年华。

只是这样的一个人,沈青桐就算是竭尽全力的去想象,也想不出他那时候的样子。

纵然她也见过他玩世不恭的做派,风流倜傥的调笑,但那确乎都只是一张张量身定做的面具,任他随心所欲的扣上哪一张,就是哪种模样。

自己想不出来,她就忍不住的好奇,于是又往他身边蹭了蹭,问道:“在你和太子正式对立,夺权斗法之前,每天都做些什么?”

西陵越的唇角弯了弯,带了一点明显自嘲的弧度。

他侧目过来看她:“你觉得我每天都会做什么?”

从一开始,他就贤妃培养出来和太子抗衡的棋子,而在皇帝那里,他又是用来惩罚陆贤妃和绝地反击的武器,这些东西,几乎是从他开始懂事的时候起就已经被强行注入到了思想里面,还真是和光阴和年纪都完全无关的。

西陵越兴致缺缺,似乎是真没什么可说的。

沈青桐想想也觉得无趣——

她最近大概是太无聊了,还指望他能给她讲一些鲜衣怒马年少轻狂的故事吗?

只是这个人的一生,如果一直都要是这样一刻也不能放松的过,他到底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沈青桐突然沉默。

西陵越的唇角微弯:“怎么,你在可怜我?”

沈青桐被他吓了一跳,她错愕的扭头又去看他,刚好对上他满是嘲讽意味的眸子。

她脱口狡辩:“你哪里值得可怜了?比起我,你强太多了好么?”

她的脸上并没有现出任何悲戚的表情,只是顺口这么一说。

西陵越突然发现,好像从相识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听她亲口抱怨过什么,无论是年幼丧失双亲的痛,还是在沈家一直被冷落忽视的苦。

她也不过一个刚刚十七岁的少女,一个孩子的内心,到底要有多强大,才能在丧亲之痛里顽强的挺过来?而一个人,又要有多么的冷漠或者麻木,才能对所有人的白眼和排挤都泰然处之?

因为有过类似的际遇,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更能体会这种处境的艰难。

沈青桐也许觉得他游刃有余走到今天,这种心智顽强的叫人觉得可怕。

而他——

“你也没有什么值得愤愤不平的,本王说过,只要有我在的一天,这天下都可以任你横着走!”沉默了片刻,他又从她脸上移开了目光。

沈青桐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饶有兴致的盯着他呈现在她面前的侧脸,忍不住的又抬手摸了摸,揶揄笑道:“我没有愤愤不平……”

“你只是根本就不在意!”西陵越突然出声打断她的话。

他伸手,一把将她拽过来,手掐着她的下巴,近距离的逼视她的瞳孔:“沈青桐,这世上到底还有什么人和事是你会在乎的吗?”

她不伤心,不难过……其实归根结底,也只是因为她的不在乎。

一个人,怎么可以没心没肺到这种地步?

沈青桐迎着他的目光,皱眉。

她不说话,西陵越本来正怒火攻心,却在这一瞬间又泄了气。

他松开拽着她的手腕,顺手将她拉过来,抱在怀疑,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沈青桐再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一刻,西陵越就只觉得无力。

他运筹帷幄了这么多年,却唯独没有办法约束和掌握一个完全没有软肋的人。

这一刻,他抱在怀里的这个女子,他真的完全不确定她到底什么时候会突然彻底的从他身边消失,逃离,也或者……

是真的消失。

毕竟——

她连生死都不是看得那么重要。

反而是他,是可提心吊胆,总担心突然有那么一天,她玩的太过火了,进而把自己的小命折进去。

这种感觉,与日俱增,越来越强烈,偶尔半夜醒来,甚至胆战心惊,直到冷静下来能重新触摸到她温软的身体好温度时,浮躁的心情才能慢慢的平复。

而这种感觉,他又不能对任何人说。

不是为了征服一个女人而存有的不甘心,而是真的害怕就此失去。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喜怒无常,沈青桐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就是闷不吭声的等着他的怒火自行好去,总觉得这男人的脾气坏的莫名其妙。

西陵越却是真的拿她没办法。

半晌,沈青桐又听他在自己头顶微微叹了口气道:“沈青桐,你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

特别想要的?

沈青桐本也以为自己早就心如止水了,只是听了这句话,脑中却是清晰又迅速的浮现出一个念头——

她想要那两个人的命。

那两个人,合谋害死了她的父亲,让她对这人世间再也生不出任何美好的向往,一颗心,永远就只能沉沦于修罗地狱里。

她什么也不贪恋,什么也不需要,有那么一刻她差一点就冲口而出“让我和那两个衣冠禽兽一起去死吧”。

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只是念头从脑海中浮现,她冲口而出的语气却是清晰而平静的道:“皇帝陛下好像还要活很久的样子。”

西陵越一愣,瞬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沈青桐拉开他圈在她腰间的手,转身跪坐在他腿上,仰头去看他的脸,眨着眼睛笑道:“等到什么时候你大权在握了,我才能知道横着走是什么感觉呀。”

她的眸子,清澈明亮,真的是看不出一丝一毫阴暗的东西,仿佛,这就真的只是随口一句调侃的玩笑。

西陵越一低头望进了她肆意明媚的眸光里。

沈青桐笑了笑道:“云翼为什么那么听话?你吩咐的?你是不是特别害怕我又给你惹麻烦呀?”

西陵越没好意思说我是怕你把自己给玩死了,他只是绷着脸,不说话。

沈青桐根本也没指望他的回答,自己咯咯一笑就搂着他的脖子,把脸藏到了他的颈边,继续半真半假的道:“你看,这样多麻烦啊,如果等到有一天你能只手遮天了,就再不用这样了。”

她是真的没办法用小女孩子崇拜或者爱慕的心思去面对他,有时候想想又会觉得西陵越其实挺亏的,明明高高在上,骄傲又自负的一个人,偏偏遇到了她。

西陵越知道她没心没肺,可哪怕她只是一时兴起的闹着玩的,他也实在是起不来什么脾气。

他手拍着她的背,冷笑了一声。

那一声太过突兀了。

沈青桐微微诧异,就往后退开了些,又去看他的脸。

西陵越道:“你拿本王当冤大头吗?”

“什么?”沈青桐不解。

西陵越把她拎起来,扔回了一旁,力气有点大,即使车厢里铺了羊皮,沈青桐也是被摔得屁股一疼。

西陵越道:“那也要等你先生了本王的儿子再说!”

沈青桐:……

------题外话------

我大越越还是靠谱哒,为了配合媳妇秀恩爱,可是把压箱底的衣裳都掏出来了╭(╯^╰)╮

ps:汇报一声,我回家了,但是家里没网,手机更的,撒一把狗粮庆祝我回家,嗷嗷嗷。今天欠的那章还是更不了,继续不要脸的往后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