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事起/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郡主的生辰,再加上是卫涪陵亲自张罗布置的,这天道贺的客人仍是不少的,就算朝中有些大员因为大理寺事件避嫌了,到底也还要顾及着太子的身份,家里的女眷十有八九的都不曾缺席。

沈青桐和西陵越过去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其他的客人都来得差不多,宴席也已经摆上了。

大厅里济济一堂,大家正围着西陵钰一家子恭维。

太子和两位太子妃同时出现的场合,毕竟还是千载难逢的么……

“昭王殿下到,昭王妃到!”外面有内侍高唱一声。

众人不约而同的循声望去。

西陵越面上表情淡淡的,看上去却是丰神俊朗,耀眼非常的。而

沈青桐这个昭王妃的存在感一向不太高,众人见她陪在西陵越身边的感觉,也无非就是个锦上添花的意思,顺带着看一眼就算了。

“老三?”西陵钰面上带了笑容,那笑容却只浮于表面,“本宫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呢!”

西陵越道:“怎么会?侄女儿的生辰,本王这个做叔叔的当然要略表心意了!”

他略一侧目,身后跟着的两个小厮就捧上两个锦盒。

沈青桐道:“小郡主是金枝玉叶,虽说是什么都不缺,但是这对儿玉如意,至少算是我家王爷和妾身的一点心意,讨个好彩头,还请太子殿下和嫂嫂笑纳吧!”

这些话,本来是极为得体的,可是从这个不着调的昭王妃嘴里吐出来,却怎么都叫人觉得有那么点儿别扭。

西陵钰的目光这才移到她身上。

这少女的眉目脾气大抵也都还是当初的模样,只是穿着上却不似是当初做姑娘时候那般的素净寡淡了,如今俏生生的往那里一戳,居然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他一时失神。

已经有东宫的婢女去接了那两个锦盒,捧着过来呈上。

卫涪陵打开盒子看了眼,明明发现了西陵钰的异样,也还是不动声色的趁着伸手的时候轻轻的碰了他一下,道:“这玉的质地绝佳,雕工也漂亮,昭王殿下有心了!”

西陵钰赶紧收摄心神,挥挥手道:“既然是老三和弟妹的一番心意,那就收起来吧!”

“是!”婢女答应了,应声把锦盒捧了下去。

来宝往前凑了凑,提醒道:“殿下,娘娘,都准备好了,是开始抓周礼的时辰了!”

“哦!”西陵越应了一声,侧目去看陈婉菱。

陈婉菱面上一直带着得体的笑容,扭头吩咐芸儿道:“去让乳母把小郡主抱过来吧!”

“是,娘娘!”芸儿答应着,转身去了后面。

宁舒郡主是卫涪陵的女儿,现在却养在陈婉菱那里?虽然太子一直对外声称卫涪陵在养病,但是看卫涪陵的气色,却根本就不像是大病初愈的样子。而且从一开始她这病的时机就刚刚好,赶在了太子娶陈太子妃的节骨眼上……

这些人的视线不敢明目张胆的在几个人身上逡巡,私底下却阻止不了的好奇心泛滥,忍不住的拿卫涪陵和陈婉菱在作比较。

卫涪陵出身南齐皇室,气质风度自然都不是一般的贵女可比的,而且再加上她本身的容貌就不差,整个人看上去就高高在上,清贵无比,只是么……不好相处也是众人皆知的。

而陈婉菱,虽只是个庶女出身,如今和卫涪陵平起平坐的时候居然也完全不怯场,她是没有卫涪陵那样的气质,可却也是温婉端庄,落落大方的。

两个女人,容貌上不相上下,可是坐在一起的时候却是高下立判,毕竟——

谁家娶个媳妇回去,也不能是只为了高高在上摆着供着的。

所以外面传言,太子偏宠陈太子妃,甚至被她教唆着从卫太子妃那里抢走了小郡主,这都是真的了?

一大厅的人,全都陪着笑脸恭维,心里却已然暗暗补脑了一出东宫之内两位太子妃斗法的精彩绝伦的好戏。

陈婉菱何尝不知道这些,可是有口难言,也没有办法解释澄清什么,就只能把苦水往肚子里咽。

厅内的气氛还是不错的,大家言笑晏晏的说了半晌的话才见去了后院的芸儿迟疑着进来,左右张望着就皱了眉头。

陈婉菱直觉的有些不妙,问道:“怎么了?不是让你去把小郡主抱来吗?”

芸儿也知道事情不对劲,福了福,神色凝重道:“奴婢是回去传话了,可是院子里的丫头说乳母已经抱着小郡主过来了,奴婢还以为是院子太大,走岔了路……”

她说着,又忍不住左右看了眼,言下之意很明显。

陈婉菱的心里咯噔一下,虽然知道肯定是出事了,却不敢第一个挑破此事。

“殿下……”她扭头去看西陵钰。

西陵钰道:“可能真的是走岔路了,来宝,你去后院看看,让乳母赶紧把孩子抱来!”

“是!”来宝恭顺的应声退下了。

他们在这里一唱一和的,反而是旁边宁舒郡主的生母卫涪陵一直静默。

侧妃黄氏坐在下首,忍不住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的瞄了眼坐在更不起眼为止的沈青音。

沈青音这时候脸上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心里却很是有些快意的——

她就知道陈婉菱也不是社么好货色,亏得她演戏演了这么久,这不终于还是把狐狸尾巴给露出来了。

下面的客人自然也是觉得事情不对,只是不好点破,不过脸上表情都有点勉强和敷衍了。

一大片人都各怀欣喜的熬着。

来宝又去了有一会儿,就见一个小丫头面无人色,慌慌张张的从外面冲进来,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小郡主不见了!”

话没说完,就被裙子绊倒,趴在了地上,软得爬不起来。

“你说什么?”陈婉菱当先拍案而起,震惊不已。

孩子是养在她那里,不管现在出了什么意外,她都首当其冲要负责的。

诚然,她是不会怀疑卫涪陵的,怎么都不会觉得卫涪陵会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做筹码来对付她。

因为毫无头绪,她就求救的看向了西陵钰:“殿下……”

西陵钰沉着脸,脸色已经相当的难看了。

卫涪陵这时候却已经站起来,抬脚就往后面走:“本宫自己过去看看!”

“殿下!”陈婉菱是真的着急,害怕孩子有什么关系了她要跟着倒霉,就又去扯西陵钰的袖子。

这时候,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沈青桐。

沈青桐撺掇她怂恿西陵钰大办小郡主的生日宴,难道这事情是她做的

这会儿她却也顾不得了。

毕竟名义上也是他的女儿,哪怕是做戏,西陵钰也跟着站起来。

他转身也进了后面。

黄氏早就跃跃欲试,赶紧也提了裙子站起来:“咱们也跟着去看看吧,这小郡主可不要有什么闪失才好!”

她这一带头,当然也是合了其他人的心思。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进了后院,绕了几个弯找到一处偏僻的花圃后面,就见那个乳母一脸血的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孩子……

不知所踪。

------题外话------刚从外地回来,然后家里装修这阵子在收尾,各种事情实在是太多太麻烦了。这个局今天开个头,欠着你们的那一更,明天应该可以兑现,么么哒,宝贝儿们晚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