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夫妻斗法/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回事?”西陵钰面沉如水。

来宝跪在地上,浑身发抖:“不……不知道!奴才找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了。”

怕西陵钰迁怒于他,赶紧的又补充:“这乳母还有气息,奴才已经叫人去请大夫了!”

西陵钰于是不再说话。

而陈婉菱则是惴惴不安的白了脸。

毕竟——

这个乳母和孩子都是养在她的院子里的。

她跪下去,请罪:“是臣妾失职!”

却给自己留了一线余地,没有主动请罪。

相对的,作为一个无缘无故丢了孩子的母亲,卫涪陵的反应就太过冷静了。

她没哭也没闹,而是目光凌厉的四下里一瞥,冷声道:“不管孩子是被谁带走的,本宫就不信了,在这东宫的后院里,一个大活人抱着个孩子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混出去了!来人,传本宫的口谕,所有的侍卫和内院护卫全部出动,关了府门,连带着周围都给我一寸一寸的搜!”

小郡主是皇家血脉,丢失了可是天大的事情。

侍卫们也不用等西陵钰首肯,马上应诺,赶紧的就去办了。

卫涪陵也没有借机对陈婉菱发难,就只是面色冷凝,一语不发的站着。

西陵钰也只是阴沉着脸,没有作声。

不多时,就有小厮拽着府里的大夫匆匆的赶来了。

“殿下,大夫来了!”

西陵钰看一眼那乳母:“还不快去救人?”

“是!”大夫应了声,也顾不上行礼,赶紧就背着药箱过去。

那乳母脑后被人猛击,但那人不是生手,就有可能是力道不够,其实伤势并不致命。

大夫掐了人中,人没醒,他又从药箱里翻出一个小瓷瓶,打开了瓶盖凑近对方的鼻下晃了晃。

那乳母先是没反应,等他晃到第三四回的时候,人便是嘤咛一声,悠悠的转醒了。

起初还迷糊着,一脸茫然,然后因为剧痛,脸上表情扭曲,直至最后慢慢清醒过来,看到这里围了一圈的人,包括太子和太子妃在在内,她便是骤然惊醒,连忙爬起来,伏地磕头,“殿下……”

“小郡主呢!”却是青青抢上前去,大声的喝问。

那乳母打了个哆嗦,如梦初醒。

她愕然的抬起头,眼底的神色惶恐,左右环顾了一圈,然后很快就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面无血色的颤抖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西陵钰气急败坏的一脚踹过去:“别说废话,本宫问你,宁舒呢?”

那乳母简直吓破了胆,“我……奴婢不知道。因为抓周礼的时间快到了,奴婢就和丫头们抱着小郡主从娘娘院子里出来,后来半路上厨房那边来了个丫头,说人手不够,跟咱们娘娘打过招呼,要把丫头们借调过去帮忙。奴婢想着也没几步路了,而且又是在自家的府邸里,就没多想,让丫头们都去了,后来……后没没走几步,就有人从后面打了我的头……我……殿下饶命,娘娘饶命啊!”

陈婉菱几乎汗毛倒竖,立刻指天发誓:“殿下明鉴,从大半个时辰之前开始臣妾就一直陪着殿下在前厅会客,殿下您是知道的,我绝不曾传下这样的命令!”

西陵钰正在气头上,怒道:“本宫没聋也没瞎!”

这算是他头一次这样粗声粗气的吼陈婉菱,陈婉菱抿抿唇,倒是很识趣的没有在这个时候扮什么委屈和娇弱,而是闭紧了嘴巴,垂眸下去。”

西陵钰仍是问那乳母道:“过来找你们的那个丫头,你可认得?”

那乳母又是一头冷汗,结结巴巴的小声道:“看……看着眼生!”

话音未落,西陵钰又是暴跳如雷的吼:“废物!”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那乳母直接烂泥一样的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西陵钰扭头又吼来宝:“你是死人吗?还不去厨房把人都叫过来问话!”

来宝道:“奴才已经让人去叫了!”

话音未落,厨房那边的管事已经带着之前从陈婉菱院子里出来的四个丫头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

“殿下,娘……”过来就要行礼。

“免了!”西陵钰打断他,只是扫视一眼那几个丫头道:“过来传信叫你们去厨房帮忙的那个丫头呢?”

“这……”丫头们的胆子小,犹豫着不敢回话。

厨房的管事婆子赶紧道:“殿下,这件事有古怪,因为今天府上宴客,卫太子妃娘娘早有准备,一早就安排了需要的人手,临时过来帮忙,人手是够用的,奴婢可以拿脑袋担保,其间绝对没有再去请求过陈太子妃加调人手过去,更没有找过什么丫头去传信!”

其中的一个丫头这时候才大着胆子道:“那个丫头给我们传了话之后,没跟着去厨房,半路就推脱有别的事,就和咱们分开了。”

这样一来,整个事情的脉络就清晰明了了。

是有人假传了陈婉菱的命令,调开了这些丫头,然后打晕乳母,抢走了小郡主。

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东宫大宴宾客的节骨眼上,对西陵钰而言,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废物!一群废物!”他额角青筋暴起,几乎是暴跳如雷的大声斥责。

一群人跪在那里,瑟瑟发抖,辩解都不敢。

然后,又是卫涪陵上前一步,问道:“那个丫头,你们有谁认识的吗?是咱们府里的人吗?”

“这……这……”几个丫头都使劲的低着头,谁也不敢随便说话。

卫涪陵看出来她们的顾虑,道:“本宫知道这件事不是你们的责任,你们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只要能追回小郡主,本宫保证既往不咎,不会讲你们连坐!”

看到了生机,几个丫头这才有了勇气。

“娘娘,那个丫头,奴婢们是不认识的,只是看着面善,绝对是以前见过的!”其中一个赶紧交代:“就因为是这样,奴婢才没有怀疑她。”

另一个也赶紧附和:“是的,那个丫头,奴婢以前好像也有和她打过照面,只是没有深交,实在记不得名字了!”

如果是内鬼,那么相对的就更能解释的通了。

“赶紧去找!”西陵钰道,“去前后门都问问,有没有可能带着孩子的可疑人等刚从府里出去的。”

“是!”来宝爬起来就跑,然则还没跑出去几步,就迎着一个管事带着门房的一个小厮过来,个来宝咬了几句耳朵,来宝就扭头把人带回了西陵钰的面前。

“又发现?”西陵钰问道。

那管事的推了小厮一下。

小厮满头冷汗的跪下去道:“殿下,奴才想起来了,有一个很可疑,可能是她带走了小郡主!”

“可能?”西陵钰重复了一遍这几个字,皱眉。

“是的!”那小厮道:“去年秋天咱们府里的刘大夫不是染病去世了吗?当时他的妻子儿女刚好都在老家替他老母守孝,不在京城,后来也是他家里来人仓促的把棺木给接回去了。今儿个一早,老刘的闺女突然求上门,说是父亲猝然离世,想过来看看,把遗物收拾带回去。当时管家刚好在后门那边跟送菜的菜农说话,见她实在哭得可怜,就放了她进来了。殿下您是知道的,老刘在咱们府上许多年了,东西不少,再加上人死了,他的那间屋子也不急用,就一直留着了。小的带了那姑娘过去,就去忙别的了,半个时辰之前,她收拾了不少东西离开了。”

那位刘大夫……

这事情就相当的玄妙了,外人不知道,最起码西陵钰和卫涪陵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当初卫涪陵意外小产的时候,就是这位刘大夫给处理诊的脉,后来因为“生产”的时候又闹了风波,东宫方面也还是打着这位大夫的名义替卫涪陵接生的。

可是混淆皇室血统这样的大罪,西陵钰是不可能长久的留着这么个活口在的,所以卸磨杀驴就成了必然。

如果在小郡主出生之后马上就锄掉这个知情者,难免惹人怀疑,所以就一直又等了半年,西陵钰才下令,秘密的把这个人做掉了。

本以为时过境迁,没想到今天会翻出来,并且还横生了枝节。

“你怎么断定是她带走了小郡主?”西陵钰狐疑道。

那小厮心虚的不住冒汗,他拿袖子用力的擦了擦:“今天府里客人多,很多客人的车马也停在后巷里,奴才也是忙的脱不开身,那姑娘出来的时候,不仅拿了个大包袱,并且连老刘生前的铺盖卷都给扛出来了,杂七杂八的东西太多,奴才……奴才就没有拆开来细看,就只拆了包袱。现在回头想想,她的那个铺盖卷好像是有点太鼓囊了!”

西陵钰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卫涪陵道:“她是朝着哪个方向走的,赶紧带人去追!”

有人劫持了小郡主是一回事,而是那个知情人刘大夫的女儿做的……

这事情就不可能简单了。

卫涪陵根本就没去看一本正经的西陵钰,心里已然十分的清楚,这就是西陵钰今天设给她的局了。

不过因为早就预料到了,她也完全无所谓的。

“是!”那个管事先爬起来,转身又跑了。

然后这里站了满院子的客人,不知道何去何从的反而尴尬了。

小郡主出了事,他们要拍拍屁股走人,就太不近人情了,而如果留下来,又似乎是有看东宫和太子笑话的嫌疑……

一群人,左右为难,就只有西陵越和沈青桐两个一脸坦然,跟走马游园的观光一样云淡风轻。

西陵钰没开口打发他们,众人也不敢主动请辞,正在集体尴尬着的时候,就见管家带了个脸生的布衣书生一样的人匆忙的进了花园。

“这是京兆府的吴师爷啊!”人群里,有人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殿下,京兆府来人了,说是有要紧事禀报,是和小郡主有关的!”管家道。

西陵钰看过去。

那吴师爷也不废话,直接跪下去道:“殿下,就在一刻钟以前,有人跑去京兆府击鼓鸣冤,我们大人升堂问案的时候,那女人却突然劫持了抱在手里的一个孩子。”

青青低呼一声:“小郡主?”

那吴师爷似是有难言之隐的样子,欲言又止的瞄了一眼站了满院子的人。

本来一个穿着朴素的黄毛丫头抱着锦衣玉服的孩子去告状,已经够扎眼的了,何况她又声称手里的是东宫的小郡主,太子唯一的嫡女,而更可怕的事,她还说那个孩子的血统有问题,状告太子妃卫涪陵有混淆皇室血统和杀人灭口两条重罪。

京兆府的人当然只当她是信口开河,可毕竟她声称手里的孩子是东宫的小郡主,为了保险起见,京兆府尹让封锁了消息,并且让自己的师爷过来通个气。

谁曾想,吴师爷来了东宫,居然发现小郡主真的丢了。

这下子事情就严重了。

他不敢把那女子告状的内容当众说出来。

西陵钰也不用他多说,直接抬脚就走。

一直事不关己的西陵越却是突然站出来一步,冷嗤一声道:“那女子是个什么身份,怎么值得当朝太子纡尊降贵,亲自去见她?”

西陵钰的脚步一顿。

侧妃黄氏为了讨好,立刻就声音尖锐的开口反驳:“昭王殿下这是什么话?事关小郡主的安危,我们殿下这也是拳拳的爱女之心!”

西陵越那里会搭理她,只就就冲那吴师爷下了命令:“你回去跟她说,不管她要说什么,都到东宫这里来说,挟持宁舒郡主,已经罪无可赦,还敢在当朝储君面前摆谱?她脸大啊!”

“可是小郡主……”黄氏自己受了侮辱,又要开口。

西陵越道:“照本王说的去做!”

语气明明闲散,但是那种不怒而威的力量,却还是叫人听来就遍体生寒。

吴师爷战战兢兢的左右为难不知道如何是好。

沈青桐道:“就照王爷说的去做吧,她不过是想找人听她说话而已,如果是要对小郡主不利,就也不会带着孩子去京兆府了。”

这话还是在理的。

本来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西陵钰今天的目标就是拿下卫涪陵,当然是陪着看戏的人越多越好。

他不好明显表态,就只是沉默。

只不过奇怪的是,卫涪陵居然也是半点不着急,也是一样的沉默。

吴师爷又等了会儿,见两个正主都没说话,就爬起来照着西陵越的指使去办了。

一行人就站在这院子里等。

吴师爷走了一趟,大概是半个时辰左右,前院的方向才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动静。

众人循声望去,又过了一会儿,京兆府的衙役们严防死守的围着一个素衣的女子,一步一步的挪进来花园里。

那女子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人有些瘦弱,眼窝深陷,因为黑眼圈明显,人看上去就显得阴郁。

“小郡主!”芸儿第一眼看到她怀里的孩子就惊叫出声。

那孩子大概是被她灌了迷药,这时候还正睡着,她手里拿着把短刀,一手紧紧的抱着孩子,一手死死的握着刀,刀锋抵在孩子的喉咙边。

一大群的衙役围着她,谁都不敢乱动。

青青当先冲上前去,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挟持小郡主,还不把小郡主还回来?”

那姑娘抱着孩子的手下意识的抖了下,却飞弹没有松手,反而把孩子抱得更紧了些。

跪在地上的那几个陈婉菱屋子里的丫头终于反应过来,指着她大声道:“对!就是她骗我们去厨房的,我想起来了,他是刘大夫的女儿刘莲香!”

西陵钰声色俱厉的咬牙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混入东宫来劫持本宫的女儿……”

“不!我劫持的不是殿下的女儿!”话音未落,刘莲香已经出言打断,她急切的道:“这孩子不是太子殿下的女儿,我也无意冒犯殿下,我只是是来替我父亲伸冤报仇的,殿下圣明,请替民女主持公道!”

此言一出,无异于晴天霹雳,满场哗然。

众人交头接耳的议论,甚至都顾不上避讳当事人,声音此起彼伏。

“一派胡言!”西陵钰奴才。

刘莲香大声的道:“不!民女绝对不敢撒谎,当初父亲的棺木被送回老家,我就从棺材的夹层里找到了父亲留下来的密信,信上说小郡主不是殿下的亲生女儿,是她——是太子妃小产之后偷龙转凤,抱养来蒙蔽殿下的,她要挟我父亲替她安胎保密,最后还杀人灭口,要了我父亲的命。殿下,民女所言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假,愿遭天打雷劈!”

说完,她就谨慎的踢掉了右脚的鞋子。

有人会意,过去拿过鞋子,剖开鞋底,取出一张纸送给西陵钰。

西陵钰看过之后,脸色顿时铁青。

他霍的转头看向了卫涪陵,咬牙切齿道:“你好大的胆子!”

卫涪陵却是突然轻盈一笑,“我的胆子是大,殿下还没有完全领教呢!”

话音未落,西陵钰就觉得颈边一凉,被人用刀架在了脖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