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讯问/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说一石激起千层浪,那么卫涪陵这番话就当真有如晴天霹雳了。

皇帝的脸色铁青。

西陵钰色厉内荏的吼道:“卫涪陵,你竟敢信口雌黄,如此的颠倒黑白来诬陷本宫和母后,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是诬陷吗?”卫涪陵寸步不让的反驳,“我说这些话,可是问心无愧的。”

西陵钰本来还想喝住了她,这才知道为卫涪陵根本就没打算买他的账。

情急之下,他就只能转向了皇帝道:“父皇,这个女人就是丧心病狂,这些年里为了把持儿臣的后院为所欲为,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宁舒的事……”

话音未落,卫涪陵已经打断他道:“古嬷嬷人就在这里,父皇大可以当场训问!”

皇帝的目光挪过去。

架着古嬷嬷的两个侍卫松了手,古嬷嬷就一滩烂泥一样的趴在了地上。

她使劲低垂了脑袋,不敢随便开口。

卫涪陵道:“本宫知道你和母后主仆情深,如果你就是不想说实话,本宫也不逼你,就让你对你的旧主留有一份忠诚之心吧……”

古嬷嬷才刚要庆幸,不曾想,紧跟着下一刻,卫涪陵又是话锋一转,凉凉的道:“横竖当时在场的证人多了去了,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的!”

说话间,她意有所指的目光巡视一圈。

黄氏,来宝,沈青音……

这些人,都是亲眼见证了当初卫涪陵小产时候的那一幕真相的。

本来西陵钰抖出小郡主的身份有假,这些人压根就没想,这盆脏水会泼到他们的头上来。

而这个时候,就几乎每个人都开始汗毛倒竖了。

皇帝也是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闹这么大,如果就只有古嬷嬷一个知情人的话,那么为了皇室的颜面,他一定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根本就不会当众审讯古嬷嬷,而是选择维护西陵钰。

可是现在——

好像是陈皇后和太子等人全都联合起来,大家一起做了一个局,把他一个人给骗了。

所以呢,知道真相的人有很多,而这些人沆瀣一气,撒下弥天大谎,就为了诓骗他一个人的。

怒火,从心底无声的升腾。

古嬷嬷战战兢兢的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他的脸色,顿时就只觉得头皮发麻。

那边西陵钰还在做垂死的挣扎:“父皇,您别听这个疯子的信口雌黄,自从儿臣娶了陈氏之后,她就心生怨怼,较劲了脑汁的找茬,不让儿臣好过,儿臣一直都不知道宁舒的身世有问题……”

皇帝也是恨惨了他们母子的胆大妄为。

他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抬手一指趴在地上的古嬷嬷:“给朕撬开这个狗奴才的嘴巴,朕要听听她怎么说!”

“皇上!”古嬷嬷惊呼,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

几个侍卫训练有素的已经抬了板子来,把她人往长凳上一按,第一个板子下去,古嬷嬷的惨叫声已经冲破天际。

当着皇帝的面,太子不用想也知道古嬷嬷根本不可能扛得住,这时候是真的心急如焚但又完全的无计可施。

卫涪陵背影笔直的跪在那里,还嫌这里事情不够大又很“体谅”的说道:“父皇,古嬷嬷的年纪大了,怕是熬不过几个板子,臣媳的记忆力还不错的,我这就把当时在场的其他证人的名单都列给您,相信他们之中总有人是对父皇忠心的,不会一心维护,并且帮着母后和太子殿下欺瞒于您的!”

这个高帽子戴得,皇帝可不会觉得受用。

皇帝冷着脸不说话。

太子的这个跟头栽得都已经这么明显了,如果不赶紧踩一脚,反而会叫人怀疑西陵越的用心了。

西陵越“为虎作伥”的赶紧道:“去给嫂嫂取一套文房四宝来伺候!”

其他人没动,挤在人群外围的云翼颠颠儿的就去了。

不多时,不仅不知道从哪里搜罗出一套文房四宝抱着,而且还很体贴的扛了一张红木八仙桌过过来,客客气气的摆在了卫涪陵的面前。

西陵钰的嘴角直抽,真是恨不能扑上去咬死这一对儿傻缺的主仆。

只是可惜——

他颈边还架着一把短刀,扑不过去。

当然了,另外他也没有沈青桐那样的好牙口。

西陵钰在这边暗暗磨牙的时候,卫涪陵已经撸袖子,完全忽略了古嬷嬷的惨叫声,挥毫泼墨,洋洋洒洒的列下了一排名单。

黄氏和沈青音等人这时候也想扑上去咬人灭口了,不过他们想咬死的却是这个死也要拉她们垫背的太子妃卫涪陵。

卫涪陵把一张纸喜好,吹干了墨迹递过去。

梅正奇接了,又去看皇帝的反应。

皇帝却移开了目光,又去看古嬷嬷。

这会儿十来个板子下去,古嬷嬷趴在凳子上,连惨叫声都显得虚弱了。

察觉皇帝的目光,她努力的抬了抬眼皮,本来想求个情,可是当触及皇帝眼底那种隐藏的阴鸷的情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皇帝也不开口逼问什么。

古嬷嬷已然告饶,哀嚎道:“奴婢招!奴婢什么都招了!”

西陵钰一紧张,就要上前去,却被颈边的刀刃拦了一下。

皇帝却也没有马上叫停,一直等侍卫又打了两三个板子,他才抬了抬手:“说吧!”

侍卫们停了手,古嬷嬷从长凳上滚下来,哎哟惨嚎一声。

她挣扎着勉强爬起来跪好,倒豆子似的开始招认:“皇上……奴婢招,是皇后娘娘,那天太子妃的生辰……”

横竖人走茶凉,陈皇后走后太子也没想着要接济她一下,让她在宫里受气,横竖现在也是没有活路了,古嬷嬷是当真的无所畏惧,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招了。

从沈青音和太子被捉奸在床,如何冲撞太子妃,引发太子妃小产的进过,到陈皇后威逼,太子默许了隐瞒卫涪陵小产的真相,再到太子妃“生产”之日的风波和冲突。

一出出一件件,这是比话本子上的故事还精彩。

皇帝一开始还愤怒,到了后面就渐渐地没了脾气。

亏得他自诩是万民之主,谁曾想却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和糊涂蛋,被自己的枕边人和儿子耍的团团转。

而这个高氵朝迭起的故事,却又听得其他人心潮澎湃。

太子党的官员叫苦不迭,已经开始暗暗的盘算着怎么能以最小的代价从太子的阵营里脱身出来;昭王党的官员就差鼓掌欢呼了,而中立派的就很遗憾,皇帝在场,他们不能搬个小板凳过来切西瓜了……

古嬷嬷的口才不错,逻辑清晰的把整件事都做了交代。

西陵钰自知大难将至,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做最后的挣扎:“父……”

皇帝劈手一把抓过梅正奇手里的那张名单,语气森凉如许的打断他的话,道:“既然太子有辩解,那么朕也不能凭这一个老奴才的话就偏听偏信,接着审,把这名单上的人逐一审讯,听听他们的证词……黄氏……”

于是首当其冲,被列在榜首的太子侧妃黄氏就很荣幸的被皇帝亲自点名了。

黄氏花容失色,一下子就软在了地上,磕头如捣蒜道:“父皇,冤枉,臣媳……”

“你说冤枉?朕的二子也说自己冤枉呢!”皇帝冷冷道,无动于衷的缓缓闭了眼。

侍卫会意,架起黄氏把人提上了长凳。

黄氏死命的挣扎却拗不过,只能去向西陵越求救,板子还没下来,她已经哭得提泪横流,难看无比了:“殿下,殿下救命!”

西陵钰直想跳脚——

他都自身难保了,这女人瞎吗?

黄氏娇生惯养的一个大家闺秀出身,还不及古嬷嬷耐打。

“啊——”侍卫打第一个板子的时候,在场的人就想塞耳朵了,而等到第二个板子下去,她已经含着流到了嘴里的鼻涕大声道:“父皇,臣媳冤枉,这事儿和我无关,是母后——是母后不准我们说出去的!”

她还是有点脑子的,这时候只把事情往死了的陈皇后身上推,毕竟她已经是西陵钰的侧妃了,如果西陵钰的下场凄惨,她也要跟着倒霉,这余地还是能留一线就留一线吧。

皇帝依旧没有做声,等侍卫又打了三个板子,他才挥了挥手。

他一直闭着眼,没人能看到他眼底的真实神色,只是顺手把那张名单又递给了梅正奇。

梅正奇扒拉着数,又叫人把来宝提过来。

来宝既然能跟着西陵钰这么多年,自然圆滑又激灵,眼见着古嬷嬷和黄氏都先后招了,他也回天乏力,没必要硬扛,只意思意思挨了十几下就果断的也招了。

后面又拖出来两个当时在场的丫头。

只是这名单一个一个的数下去,居然就迟迟没有轮到沈青音。

沈青音站在旁边,每次梅正奇看一眼那名单,她就出一身的冷汗,到最后,大冬天里,一身的棉袄都被汗水湿透了。

一开始她也没多想,后面再傻也看出来卫涪陵是在故意整她的了。

她咬紧牙关,满脸愤恨的朝卫涪陵看过去。

卫涪陵对上她的目光,居然坦然又得意的露出一个笑容,转而对趴在她身边地上的黄氏道:“宁舒虽不是本宫亲生,但本宫一时视她如己出,那天你让丫头在花园里拿热汤泼她的事还记得吧?今天这几个板子,是本宫替她还给你的!”

黄氏愤愤的抬起眼睛看她。

可卫涪陵是孤注一掷的不怕死了,她还不想死。

卫涪陵不在乎皇帝在场,随意说话,她却是不敢的,只能拿目光将卫涪陵凌迟。

这名单上的人一个个打过去,大家招认出来的内容并无多少出入,而这只半圈下来,大家就心知肚明——

这位太子殿下的储君之位坐到今天就到头了。

------题外话------

枕上王妃:师叔乖乖躺好

【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绝宠无下限,腹黑无极限。】

穿越以后,苏浅璎最得意的事就是有个年龄比她大,天赋比她高,武功比她强,心机比她深,手段比她狠偏偏辈分比她低的美貌师侄儿。

然而某一天,她把这个美貌师侄儿给睡了,从此地位一落千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