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太子被废,皇帝被掳/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没有!”黄氏颤抖着,矢口否认。

卫涪陵根本就不搭理她,冷嗤一声道:“我知道,那主意是别人给你出的,你也不用强行狡辩,我也根本就没想听你的解释!”

黄氏已经被几个板子打得皮开肉绽,这时候冷汗直冒,其实也根本就没有精神和她吵架。

皇帝把一群人一个个的打过去,可是他那样的人,是真的不至于和一群奴才浪费时间较劲的。

趁着侍卫们正按着黄氏身边的一个丫头打板子,他侧目递给梅正奇一个眼神。

梅正奇会意,点点头,一个个的把名单上的后一半名字都逐一点名。

那些人,本来就已经惶惶不安,听到梅正奇念了自己的名字,就一个接一个的跪了下去。

沈青音跟着也跪了下去,袖子底下的手指死死的掐着手掌心。

皇帝阴着脸环视了众人一眼,道:“你们之中,还有谁有和他们前面那些人不一样的说辞吗?”

一群人战战兢兢的伏在地上,只是磕头如捣蒜:“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

皇帝置若罔闻,于人群中寻到了京兆府尹:“京兆府尹——”

京兆府尹颈后的汗毛根根直立,赶紧站出来:“臣在!”

皇帝道:“这些人犯了什么罪你心里有数,逐一查实核对他们的身份,该怎么处置定什么罪,就不须要朕来教你了吧?”

他这话,其实是有留有余地的。

毕竟当时在场的,除了东宫的下人之外,还有黄氏和沈青音之流的官家女子,本来欺君大罪,严重的话,是可以连坐宗族的,但是有些世家大族的关系却是不好随便动的。

京兆府尹当然可以酌情给这些人定罪名的轻重。

“是!”京兆府尹却不敢掉以轻心,义正辞严的赶紧领命。

但是皇帝要追究这些人,也就等于已经定了陈皇后和太子欺上瞒下的欺君大罪了。

西陵钰急了,大声的辩解道:“父皇,您切不可听这些贱人和奴才的信口雌黄,他们——”慌乱中,他的眼神混乱的乱飘,最后便是硬着头皮道:“他们是和卫氏串通,被卫氏收买了还陷害儿臣的,母后是父皇的结发妻子,儿臣对父皇也是一直敬重,我们绝对不敢也不会——”

殊不知,他这样的垂死挣扎更容易引起皇帝的反感。

“你是说他们都是听卫氏的?”皇帝由鼻息间哼出一声冷笑。

西陵钰慌神了,根本没听出他言辞间的讽刺,赶紧道:“对——”

话音未落,皇帝就把手里的串珠愤怒的朝他兜头砸过去。

他一向都自诩是个有涵养的人,在人前时候从不轻易发脾气,这时候,不仅动了手,更是歇斯底里的冲着西陵钰吼过去:“那你就更该死了!你身为当朝储君,是朕的太子,可是连一个后院都管不了?你在这东宫里的地位和能量,竟还不如卫氏这区区一介女子,这样的废物,死了也是活该!”

这一番话,当真是半点的面子也没给西陵钰留。

西陵钰是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样的激怒他,一时间就只是神情恐慌的不知道如何是好:“父皇——”

皇帝却已经是完全的失态了,手指隔空点着他,额上青筋暴起,虽然极力的隐忍,却也是完全的控制不住。

最后,他咬牙切齿的道:“朕没有这样大逆不道,不把朕看在眼里的儿子,我大越王朝,也没有这样窝囊无用的太子,来人,报宗政——”

这就是要正式的走废太子的流程了。

“父皇!”西陵钰声音脱线的惊呼。

他是真的很想跪下去求情,奈何利刃就横在颈边,他完全动不了。

父子两个隔空相望,皇帝腮边的肌肉痉挛,一字一顿的道:“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朕的太子。梅正奇,马上传朕的口谕,让禁军调人过来,即日起,封禁东宫,将废太子和太子妃全部看管起来,不准他们擅自踏出府门一步,其他人,胆敢和东宫来往走动的,全部抓起来,移交大理寺,以抗旨的罪名论处!”

“是!”梅正奇连忙答应了。

“废太子”三个字一出,这件事就等于是板上钉钉,再没有任何一丝一毫转圜的余地了。

西陵钰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人瞬间抽空,目光空洞茫然,愣愣的站在那里。

他是皇帝唯一的嫡子,生来就是太子,这好像本身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怎么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会被废。

西陵钰的一张脸上,血色褪得干干净净。

皇帝却是一眼都懒得多看他,转身就走,这才发现他身后站了一大片被这个突然的变故惊傻了的官员和命妇。

这样的场合,真无异于是把皇帝脸皮扯下来,让大家一起在地上踩。

皇帝怒火中烧,冷冷的道:“朕的话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进去大理寺大牢吗?谁会吃饱了撑的,难道还要进去观光吗?

“恭送陛下!”众人从善如流,拥簇着皇帝就要离开。

京兆府尹也是片刻也不敢耽搁,赶紧招招手:“还不把该带走的都带走?”

“不!我不去!我不去,我不要去大牢!”有人过去拽黄氏,黄氏惊恐的大声喊叫,一条垂死挣扎的死狗一样,半点的仪态和脸面都不要了。

其他人里面也有喊冤告饶的,一时间怨声载道,此起彼伏。

好在今天京兆府的人是为了护送那个劫持了宁舒郡主的刘莲香来的,为了小郡主的安全,几乎倾巢出动,来了许多人。

他们把人一个个强行拖着往外走。

沈青桐是这些人里面反应最冷静的一个。

卫涪陵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这是在报复,而且被扣上了欺君之罪的帽子,这一走,她就决计不可能再全身而退的回来了。

卫涪陵!卫涪陵!

她凭什么?

先是害死了她的儿子,现在居然还有脸来算计她?

这世道,怎么会如此的不公?

这么久以来积压的所有怒气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化作热血冲进了脑壳里,沈青音的眼睛猩红,被衙役粗鲁的退囊着往前院走,但是她的目光怨毒,一直死死的盯着卫涪陵,用目光将对方凌迟。

而眼见着皇帝转身要走,西陵钰突然就泄了气。

“父皇——”他凄声大喊,绝境之下,已经顾不上横在颈边的利刃,膝盖一寸寸的弯曲,缓慢的跪了下去。

那个挟持他的人倒也识趣,顺势退开了两步。

跪在地上的陈婉菱爬过去,面容悲戚的搀扶他:“殿下——”

这边卫涪陵却是完全的无动于衷。

她拍拍裙子站起来,伸手冲旁边抱着宁舒郡主的一个妈妈道:“把宁舒给我,青青,我们回去!”

似乎对于这样的处境,完全的不在意。

“是!”那妈妈小声的答应了,为了不引起皇帝的注意,就低着头一步一步的往这边走。

沈青音的眼底突然闪过一抹厉色。

“快走!别磨蹭!”压抑又退了她一下,她的步子本来小,这时候却借机踉跄了一大步往前冲了一下,刚好冲到了那妈妈身后。

然后,她动作迅速的从后面抬脚一勾,同时又伸手往那乳母背后大力一推。

“当心!”人群里,有人捂住眼睛大声的尖叫出来。

“哎哟!”那妈妈被绊,再加上被人大力一推,身子失衡。

手里抱着个孩子,本来就有些吃力,这时候一慌,孩子直接就脱手往高处抛去。

本来皇帝一呵斥,大家就争先恐后的要往外挤,院子里就乱糟糟的,这样混乱的局面下,虽然有人想去抢孩子都也显得力不从心。

那小郡主本来就被刘莲香灌了药,正昏迷着,这一下结结实实的落地上,该是真的疼了,却是哇的一声响亮的嚎哭起来。

“小郡主!哎哟!小郡主!”本来扶着皇帝手的梅正奇跺脚大叫。

皇帝也没想到又会起来变故,仓促间大家就纷纷趁乱回头。

沈青音也是豁出去了,站在人群里,得意洋洋的看着卫涪陵。

不想,既没有从卫涪陵眼中看到愤怒也没有看到痛苦,反而看到了势在必得的一抹冷笑。

沈青音正纳闷呢,却见卫涪陵突然朝她走过去。

她下意识的以为对方要对她不利,闪身躲避,卫涪陵却直接错开她往前院的方向挤去,错肩而过时,沈青音听她低声的道:“谢谢你!”

正纳闷呢,就又听梅正奇惨叫:“皇上!”

众人回头,却见之前挟持西陵钰的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趁乱摸到皇帝身边,利刃却是架在了皇帝的脖子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