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宁舒郡主,是谁的女儿?/权宠妖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涪陵脸上表情控制不住的出现了明显一瞬间的僵硬。

西陵越的手,垂于身侧,他没有去阻拦沈青桐,手指却一寸一寸缓慢的收握成拳。

沈青桐这是在替他解围吗?

虽然一眼看上去的确是这样子的,他却知道,她绝对是还有另外的打算和心思的。

所以,原本站出来阻止的,这时候,他却岿然不动。

卫涪陵飞快的收摄心神,却没马上去动沈青桐,仍是挑衅的看着西陵越道:“昭王殿下已经决定好了吗?”

西陵越面上表情无异,飒然道:“既然你都说的这么有诚意了,本王也不能不给你的舅舅,南齐国主这个面子。我父皇贵为一国之君,要他陪着你一起上路的确是不合适,正好,桐桐最近也总跟本王唠叨,说是在这京城里呆的时间长,憋闷坏了,既然你有雅兴,那就当是带着她一起去散散心吧!”

国不可一日无君,他这话圆滑成这样,也当真是面子里子都占全了。

卫涪陵暗暗咬牙,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揶揄笑道;“殿下就不怕我言而无信,您的王妃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西陵越道:“你要真有些额外的想法,也不妨试试看,你说你今天此举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平安返回南齐,如若南齐举国都不存在了呢?”

卫涪陵不由的倒抽一口凉气,勃然变色道:“你什么意思?”

“大越的一国之君此刻都被你挟持于刀锋之下了,你觉得大越和南齐之间的关系还能一如往常吗?”西陵越道:“你想走,就尽管走,但是该怎么做,你自己考虑分寸,就不需要本王教你了!”

言罢,他就当真甩手展柜一样的甩袖走到了一旁。

卫涪陵暗暗咬牙,她突然意识到,今天已经有太多的事情都超出了她的预料了。

她本来以为她可以拿沈青桐作为牵制西陵越的筹码,却没有想到西陵越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妥协,而是口出狂言,拿着南齐一国的存亡直接反将了她一军。

现在,沈青桐是站出来替皇帝挡灾的,那么后面皇帝就算只是为了堵塞天下悠悠众口,都也必定要不遗余力的保她的平安,如若不能,一旦沈青桐有什么闪失,西陵越要对南齐开战来泄愤,从人情和道义上讲,皇帝也都只有点头答应的份儿。

她这算是和整个大越一国都结下梁子了,这样一来,南齐太后乃至于那个不管事的皇帝都不可能容得下她了。

这种情况下,她即使是回到南齐,也极有可能被通缉,然后被南齐太后绑回来给大越赔罪。

她预算好的退路,一瞬间就成了死路。

可是——

她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在飞快的权衡利弊——

她是可以选择鱼死网破,在这里顺手杀了大越的皇帝,以便于引发大越朝中的乱斗,这样就能给南齐方面可乘之机了。

可是——

如果她敢这么做,她就必死无疑。

而她——

虽然心狠手辣也有野心,却并不想射舍身取义。

她做着一切,要谋的都是她自己的将来,如果人死了,她可不想做别人的铺路石。

权衡再三,卫涪陵拿定了主意。

她使了个眼色,示意隐藏在东宫侍卫里的另一个心腹去把沈青桐拉了过来。

西陵钰看到那人那的时候,不由的又是一身冷汗。

卫涪陵却是回头冲皇帝道:“皇帝陛下,卫涪陵真的是被逼无奈才不得不出此下策的,得罪之处,还请您海涵!”

皇帝死沉着一张脸不说话。

卫涪陵也不等他的反应,随后挥挥手。

暗卫移开架在皇帝脖子上的短刀,然后迅速闪身退回了卫涪陵身边。

“昭王殿下——”卫涪陵再次看向了西陵越。

西陵钰却是如梦初醒,指着她大声的道:“来人,还不把这个丧心病狂的毒妇给本宫拿下,就地正法?”

皇帝的命可是拿着昭王妃的命换的,这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绝对不会去替西陵钰泄这个愤的。

西陵越面上表情冷静,一抬手。

他也没说话。

“让开,都让开!”京兆府尹赶紧指挥者疏散人群。

卫涪陵又看了西陵越一眼,虽是心里不甘,也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两个暗卫,护卫着她和青青,一切挟持沈青桐往前院里退。

卫涪陵道:“昭王殿下,为了王妃的安全,我不希望沿路发现有任何人尾随我,这一点你应该可以保障吧?”

沈青桐真要耍起混来,还需要别人出手吗?

西陵越冷冷的道:“如你所愿!”

卫涪陵这时候却是真的弄不清他到底是在不在乎沈青桐了,如果他是真的在意,就绝对不该这么痛快的放她跟沈青桐走的。

不会——

这个沈青桐其实就是一枚无足轻重的废棋吧?

卫涪陵虽然心里忐忑的打起了鼓,但是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她也只能硬着头皮一路的走下去了。

她冷嗤一声,刚要收回目光,却又听西陵越话锋一转,又再不充了一句道:“自求多福!”

这几个字,明显就个警告的意思。

卫涪陵的心里又打了突。

可是此时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

卫涪陵冷然的一挥手,带着几个人就要走。

这时候,那个正抱着宁舒郡主手足无措的妈妈突然追上来,乞求道:“娘娘!娘娘您救一救小郡主吧!”

这个孩子,既然已经证实了不是皇家血脉,那就必死无疑了。

何况之前磕了头,后脑一直在流血。

这时候,孩子已经哭得气息微弱,小脸煞白,看上去分外的可怜。

卫涪陵看过去一眼,脸上再无一丝关切之色,剩下的就只有冷漠和决绝。

那妈妈看着她的眼神,就只是觉得遍体生寒,不由自主的,居然是抱着孩子后退了一小步。

卫涪陵继续扭头往外走。

沈青桐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纵然宁舒郡主不是你亲生的,那么她也总该有个来历,你难道就不准备顺口交代一句,给孩子一个明白?”

卫涪陵看了她一样,不予理会。

沈青桐道:“怎么,她的生身父母难不成还是和你有过节的人? 你这是在拿孩子出气吗?”

卫涪陵道:“你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

说是个解释,却让沈青桐听出了她的欲盖弥彰。

本来一直以来她的心里就都有一个疑团和揣测,这时候就几乎认定了一件事实。

只是她从来就知道卫涪陵不是个善茬,却从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如此的丧心病狂。

押解她的暗卫推了她一下。

沈青桐就闭了嘴跟着他们走。

因为西陵越有言在先,后面果然没有人跟出来。

一行人从大门出来,外面就有人迎上来:“郡主!”

卫涪陵颔首:“马车呢?”

“准备好了!”那人引着他们往前走。

沈青桐却不肯走了。

卫涪陵拧眉,递过去一个嘲讽的眼神:“你后悔了?”

“有件事,有些人可能需要一个真相!”沈青桐一笑,语气斩钉截铁的道:“宁舒郡主,到底是谁的女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